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龍王的臉上露出羞慚與悔恨的神色,黯然看著痛哭的蛟兒,也在不停的問著自己,真的沒有拿她當過女兒嗎?

他和龍母龍血相連,蛟兒是龍母所生,身上流淌著的,也有他的龍血!他在內心深處也是喜愛這個女兒的,雖然這份喜愛來的很遲,整整遲了十六年!

可是他從來沒有表現過對蛟兒的喜愛,不只是對她,對待任何子女,他都沒有表現出來過!用不著去表現的有多寵多溺,只需要給他們一個安定而殷實的家,那就夠了!

至少對於他來說,家越大越好,就已經足夠代表一切,可是現在再問自己,真的夠了嗎?兒女們真的已經滿足了嗎?

這邊廂哭成了一片,可是有些心神混亂的玄寶卻獨自一人走到了一旁,蹲在了石頭下面。

現在他的腦子裡已經亂成了一團。神帝的神識雖然強大,潛力無限,可是一旦陷入混亂,所產生的後果也是十分可怕的!玄寶現在的腦子就像是回到了三年之前,在沒有吃下七霞寶曇的時候的樣子,有些痴傻和呆木。

這只是初期的徵兆,真的如果神識不能自我恢復,就會自我關閉,那才是最可怕的,玄寶整個人會變成一具沒有意識的行屍走肉,直到肉身死亡!

神識的確很強大,不容易受到攻擊。可是萬物相剋,只要擊中它的弱點,那就會令它受傷!看似堅不可摧的宮殿,其實只需拆掉幾根關鍵的柱子,就可以轟然崩塌,變成一片廢墟!

現在的玄寶就是這個樣子,能不能做上神帝,就是支撐他做一切努力的關鍵柱子,現在竟然斷裂了,他整個人也就處在了崩塌的邊緣!

「相公!」一直心繫愛郎的蛟兒終於看到了玄寶的異常,鬆開龍母奔跑過來,抱住了玄寶,驚慌的說:「相公你蹲在這裡幹什麼?別嚇唬蛟兒好嗎?你不可以出事的!」

玄寶眼睛卻一隻盯著礁石下面,伸手指著一個地方,嘴裡說著:「那是什麼?」

順著他的手勢,蛟兒扭過頭看到礁石的下面,有一群花生大小的透明小蟲,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看不見。此刻正附著在礁石上面,吞噬著礁石上的一種紅色苔癬。

而隨著它們不斷的吞噬,它們原本透明的身體也逐漸發紅,甚至慢慢的從身上長出一雙粉紅色的魚鰭,非常的漂亮!

蛟兒也對於水族的生物也不是很了解,看到這樣的小東西也倍感驚奇。就在這時,一群小魚遊了過來,嘴巴一張,就吞掉了幾隻剛剛長出了紅鰭的那個小東西!

「啊!」玄寶和蛟兒同時發出了一聲驚呼,心中大為可惜。不過卻沒有去趕走那些小魚,萬物有萬物的生存法則,他們可惜歸可惜,卻不會人為的去干預這個法則。

二公主走過來,對兩人說:「這是蝶鱘,是細鱗魚最喜歡的食物。」

蛟兒卻有些奇怪的指著那些附著在礁石上的透明小蟲說:「可是這些蝶鱘為什麼沒有被細鱗魚吃掉?」

「因為它們現在還不算是蝶鱘,只能算是鱘蛹,只有吞下了大量的紅苔,它們才會如蝴蝶一般破繭重生,長出美麗的魚鰭,到了那個時候,才能變成蝶鱘!」二公主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有些可惜的說:「只不過大部分的蝶鱘都被細鱗魚給吃掉了!」

「真是太可惜了!」蛟兒看著那些不斷在吞食著紅苔的鱘蛹,搖搖頭說:「不要這麼貪吃了,吃的越多,死的越快啊!」

玄寶一臉傻笑的指著那些鱘蛹說:「明知道自己變成蝶鱘了就會被吃掉,還在這裡大口大口的吃,這些鱘蛹全都是一群傻蛋啊!」

二公主淡淡的說:「可是它們已經美麗過了,不是嗎?雖然它們終歸會死,可是在死之前卻綻放了自己最美麗的生命,讓人記住了它,不是嗎?」 玄寶怔住,臉上似悲似喜,看著眼前的蝶鱘,整個人就像是掉了魂一般,一動不動,可是雙眼中卻紅光大盛!

「相公你怎麼了?不要嚇我!」蛟兒嚇了一條,趕緊抱住了他的胳膊。

二公主也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隨口說出的一句話,竟然讓玄寶變成了這個模樣,剛想安慰他,卻聽身後龍王突然開口:「神識頓悟?!你們不要打擾他,不能吵鬧,閃開,我來布置水鐘罩!」

蛟兒雖然有些不放心,可是卻奇怪的沒有去抗拒龍王的命令,而是鬆開了雙手,往後退了一步。

「嘩!」一股水浪平地而起,就像是一口大鐘,將玄寶籠罩在裡面,而玄寶也慢慢的坐了下來,進入了龍王所說的神識頓悟境界。

明知道會死,但是在死前已經綻放了它生命之中最美麗的時刻,這種死,值得嗎?

如果不吃紅苔,那些鱘蛹就不會變成蝶鱘,也就不會成為細鱗魚口中的美食。

可是它們還是義無反顧的吃下去,心甘情願的被細鱗魚吃掉,為的只不過是那一刻的美麗!在別人看來是愚蠢的,可是在它們自己,卻是值得的!

就像現在的自己,明知道到了最後是死路一條,還要不要繼續戰鬥下去?明知道自己成不了神帝,還需不需要繼續往下走?

難道就此認命嗎?就像鱘蛹一樣,只要趴著不動,就可以不被吃掉,過著現在一樣的日子。還是努力變成蝶鱘,就算是死在了御宣手中,或者是大魔尊的手裡,也無怨無悔,因為至少,自己美麗過!

這樣的美麗,帶來的是什麼?是天下黎民的幸福!就像現在的江南,一切都是欣欣向榮,連虎口海峽那樣的地方,都隱隱發展成了江南的經濟貿易中心!

這不是自己所期盼看到的嗎?這不正是自己推翻寅虎,打敗御宣的目的嗎?

對!這才是自己真正的目的!做不做神帝不重要,重要的是百姓的苦難已經被結束了,天下安寧,因為戰火而變得千瘡百孔的中原再次煥發出盎然的生機!

這才是自己真正的目標!只要盡心儘力的去完成這個目標,就會得到全天下人的支持!御宣也好,大魔尊也罷,他們再厲害,再殘暴,也不能將這天下人全都消滅乾淨!

只要有生命的繁衍,就不會停止對御宣和大魔尊的反抗!就算自己死了,也有人會堅持不懈的跟他們鬥爭下去,生命不息,反抗不止!

這就足夠了!這就是他現在所做的這些事的目的!玄寶眼中的紅瞳慢慢消淡,從地上站起來,右手一揮,身旁的水鐘罩已經消散無形,轉過身來,臉上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抑鬱神色,整個人竟似散發著隱隱神光!

「相公!」蛟兒驚喜的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的身體,看著他的臉色哭泣著說:「你怎樣了?你好了嗎?你別嚇蛟兒了好嗎?」

玄寶憐愛的撫摸著她的後背說:「我沒事了!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抬起頭,看著龍王,玄寶微微一笑,鬆開蛟兒,然後竟然對著龍王鞠了一躬!

蛟兒站在他的身旁,皺著眉頭拉了一把他的衣袖,嘟囔著說:「他把你害成那樣,你幹嘛還要給他鞠躬?」

玄寶微笑著看著龍王說:「他非害我,而是陳述了一個事實。我神識混亂,跟他無關,但是卻也因此能夠頓悟,渡過一次大劫!否則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我再次進入神識混亂的狀態,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是不是需要感謝龍王的及時點透?」

蛟兒一怔,頓時啞口無言,同時心中也后怕不已!是啊,如果是在別的地方,他一旦陷入這種神識的混亂,那結果簡直讓人不敢想象!

如果沒見到過蝶鱘的經歷,他也就不會有這樣的頓悟!這是一種機緣,換個地方可能就無法擁有這種機緣,所以這次相公的神識大劫,是一種必然,也是一個死結,只有解開了這個死結,以後相公的神識,就會上升到一個真正的高度!

不管怎樣,現在愛郎已經沒事了,蛟兒也就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拉著玄寶的手說:「相公,既然沒事了,那咱們就走吧!我不想再留在這裡了!」

「不行!」玄寶轉過身正色看著蛟兒說:「你必須要留在這裡,這是你的責任!龍族需要你來振興,神龍玄訣也只有你才能參悟,你一走了之,整個水族都將因此而受到連累!」

「可是…」蛟兒不情願的看著元寶,然後瞥了龍王一眼,哼了一聲,低下了頭。

玄寶走到龍王的面前,看著他說:「龍王,我需要你的幫助!我必須要制止血池裡的魔血流入極幽魔陣,不能讓魔門打開,否則天下必將大亂!」

「哼!你以為你能阻擋的住嗎?」龍王的眼珠子瞪圓,看著玄寶說:「你把血池的威力想象的太簡單了!只要血池一被打開,就無法阻止,一旦被魔血進身,就算你有靈神修為,也一樣會直接墜入魔道!」

玄寶斬釘截鐵的說:「那也要去阻止!不能因為怕入魔就要讓魔門打開,龍王不會不知道一旦魔門開啟,這天下就會變成什麼樣子吧?到時候龍宮也不會倖免,魔獸入侵,水族還有多少可戰之兵?」

龍王的心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玄寶的話真的說中了他最薄弱的地方,現在水族已經沒有多少可用的兵士了!靠這些蝦兵蟹將來抵擋魔獸?別逗了,有多少死多少!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龍王才這麼急切的想要儘快參悟神龍玄訣,只有將傳說中的龍皇釋放出來,龍宮才有一點安全保障,否則光憑藉他和這幾個親人,根本擋不住魔獸的大量入侵!

成魔比成神要容易的多,所以魔界一直比神界要強大,不管是魔王對陣神將,還是魔獸對陣神獸,從數量和戰力上,都有很大的優勢!

雖然承認玄寶說的有道理,可是龍王也不會傻傻的就跟著他這麼去了極幽魔陣,那可是要冒著成魔的危險!一旦他要是成了魔,也不用魔獸來入侵了,整個龍宮就會變成魔宮!

龍王不敢拿整個龍族的命運開玩笑,而且大魔尊就在東海,如果魔門大開,這裡將是第一個受到攻襲的地方!

基於這樣的原因,他哪裡敢離開龍宮!而且每次見了這傢伙都沒好事,這已經成了定律,這次要真跟他走了,很有可能就回不來了!

龍王一揮手,冷哼一聲說:「去是死,不去也是死,我為何還要跟你跑這一趟?如果結果真的無可避免,那我就和我的家人在一起戰鬥,直到戰死!我不會離開他們的,你讓其他那幾個陪你去吧!」

「好,你可以不去,那我……」玄寶的話沒有說完,龍王眼珠子一瞪,沖他大罵:「你想用神龍玄訣來要挾我?做夢!就算沒有龍皇,我也不會答應你的要求!明知道是送死,還要去毫無意義的去做,那是愚蠢,懂嗎?」

玄寶搖搖頭鄭重的看著他說:「那不是愚蠢,那是信念!結局固然很重要,但是過程比起結局更重要!你放心,我不會用神龍玄訣來要挾你,因為這關係著整個龍族!我也不會任你逃避,你必須要跟我走,所以…」

「唰!」一道水龍從玄寶的雙手中躥出,飛到了旁邊一棵小樹旁,身體一卷,輕而易舉的將小樹給連根拔起!

龍王瞪大了眼睛,吃驚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小樹,嘴裡喃喃說著:「我的海杉啊,六百年的海杉啊!住手啊混蛋,那是一千年才開一次花的水羅蘭!啊!你打碎了我的珠晶照壁!你們難道是瞎子嗎?還是傻子?就這麼看著他胡鬧,給我攔住他!」

龍宮裡雞飛狗跳,亂成一團,蛟兒卻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龍王雖然是她的父親,,這裡雖然是她的娘家,可是看著玄寶在這裡大搞破壞,肆意胡鬧的樣子,她不光沒有阻攔,心中甚至還有了一種快意!

「你們這些畜生!遲早會遭報應的!」龍王氣的氣喘吁吁,雙目通紅的看著再龍宮大殿里到處打砸的玄寶,還有剛剛加入進來的赤紅流雲和神鼠,心中狠的簡直難以承受,這些可都是龍宮數千年積攢的心血啊,一旦被破壞了,再有數千年也不一定能夠恢復完好,因為有些東西,沒了就是沒了,找遍四界也找不到第二件!

可是他沒有辦法,憑藉身法,他不如玄寶快,甚至連那匹可惡的馬他都追不上!

而且一旦動起手來,被損壞的東西就更多了,玄寶那個混蛋甚至一直在引誘他和兩個兒子出手,還有那幫衛兵,都被他吸引過來,越攔越忙,看著一件件精美的珍品被打碎,龍王感覺自己的心都已經跟著碎裂了!

說什麼來著?每次見到這個混蛋都不會有好事發生的!前生是這樣,今世還是這樣!這個傢伙價值就是他的剋星,是他的災難!只要這個傢伙出現,自己就算是躲得再遠,也一樣會倒霉!

「混蛋!不要動那個東西!下來,你給我下來,那是定海龍珠,不能亂動!」此時的玄寶跑到了一座塔的旁邊,騎在赤虹流雲的身上,抱著雙臂看著面前這顆大如鵝卵的寶珠!

從外觀上來看,這顆寶珠炫目多彩,圍繞在它的四周,有一圈圈的多彩水紋!就像是波浪一般,不斷的向四周擴散。

對於龍王在下面的大叫,玄寶根本不理不睬,這個寶珠一看就是稀世珍品,就算玄寶一向對珍寶不放在心上,卻也看出這寶物乃神物,天下獨一無二! 這樣的寶貝自然不能放在龍宮,雖然玄寶現在還沒有將它的功效研究透徹,但是也知道這寶物的珍貴,放在這裡就實在太浪費了!

不顧下面龍王的大喊大叫,玄寶從赤虹流雲的背上下來,借著水流直接站到了塔頂,伸手就往那寶珠摸去!

「不要碰!」下面的龍王和大太子四太子三人同時大叫一聲,然後一起縱身上來,想攔住玄寶,卻再這時,整個龍宮開始劇烈的晃動!

「哎呀!」龍王和兩個龍子都摔了下去,赤虹流雲也被甩的遠遠的!要不是玄寶抓緊了塔頂,估計也被摔落下去了!

手中就像是被針刺到一樣,再抹到那定海龍珠的一剎那,玄寶就縮回了手,感覺自己體內血液翻騰,滋味並不好受!

難道這龍宮的震蕩跟剛才自己碰了一下那定海龍珠有關?玄寶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壞笑,再次伸長了胳膊,向著那定海龍珠摸去!

「住手啊你這個混蛋!好,我答應你,我跟你去找極幽魔陣!」龍王急眼了,一旦這傢伙把定海龍珠拿走,整個東海甚至連其他四海都完了!

玄寶一聽,胳膊僵在半空,斜眼看著塔下的龍王:「你說真的?」

「真的,你先下來!」這個時候龍王哪裡敢說半個不字!只要定海龍珠一旦從塔頂上脫離下來,整個龍宮就會崩塌,變成一片廢墟,而東海也會天翻地覆,掀起連他這個龍王都無法控制的滔天巨浪!

玄寶卻哼了一聲,搖搖頭說:「我不太相信你!再說了,逼著你跟我走,你不會真正願意出力的…」

「我是自願跟你去的!你先下來啊混蛋!難道你真的要把整個龍宮拆掉你才放心嘛混蛋!」龍王已經出離的暴怒了,恨不得衝上去把玄寶大卸八塊!

可是他知道自己沒那個本事,他對玄寶無可奈何,又被他拿住把柄,只能不甘的聽從他的指揮!

聽到了龍王的許諾,玄寶這才從塔頂下來,龍王迅速給這鎮海塔布下一道水盾,雖然這種小法術根本阻擋不住玄寶,不過也算有了一道屏障,就算玄寶再作惡,也得花點時間去解除這個水盾。

一旁的蛟兒已經笑的直不起腰來,跟對相公的感情相比,龍宮變成什麼樣,她才不管,她只是想不到一向老實溫厚的相公,竟然還有這麼壞的時候!

龍母的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見玄寶笑嘻嘻的走過來,沒好氣的瞪著他說:「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去碰定海龍珠?你知道一旦定海龍珠離開了鎮海塔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嗎?整個龍宮甚至整個東海都會變回混沌之海,水族會有滅頂之災!」

原來定海龍珠有這麼厲害的功效,怪不得會把龍王他們急成那樣!玄寶看著龍母笑著說:「反正魔門一開,這裡還是會變成混沌之海,早一天晚一天的又怕什麼!」

龍母一窒,扭頭瞪著龍王大罵:「你個死老頭子就知道守著你這一畝三分地,唇亡齒寒的道理你不懂嗎?」

聽著玄寶的意思,如果自己不是真心答應要跟他走,這定海龍珠肯定是留不住了,這混蛋是鐵了心要拿下來了!

怎麼會攤上這麼一個妖孽!龍王覺得很憤怒,這小子簡直就是他的剋星!雖然現在以龍王的修為可以將玄寶打的很慘,可是卻因為這小子有神帝的神識而無法將他消滅!

如果真的能打死他,龍王不介意自己背上一個謀殺神帝的罪名,反正這傢伙沒有無上帝心,殺了他也不會遭到天譴。

可是神帝神識卻像是一個最強大的保命符,時時刻刻在保護著這個臭小子的姓名,除了大魔尊,其他人想殺死玄寶還真難以奏效,這種吃力不討好又沒結果的事情,龍王也不幹!

沒辦法,看來還真的要跟他跑一趟了!這個混蛋已經拿到了他的痛腳,會輕易放過他才怪!

強壓下火氣,龍王瞪著玄寶說:「我跟你去也可以,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須要先配合蛟兒,放出龍皇!如果沒有龍皇保護龍宮,一旦魔門打開,龍宮會第一時間遭殃!」

「你怎麼可以這樣!」蛟兒急了,她當然知道神龍玄訣的深奧,她用了這麼長的時間才領會了一點點,如果要讓相公進來跟她一起,那就等於兩人一起鎖進鎮神塔了!沒有個三年五載,別想出來,到時候根本不用去尋找極幽魔陣了,魔界早就佔領天下了!

龍王沒理會蛟兒,冷眼看著玄寶說:「我要離開龍宮,有很多的危險。不僅要防備魔獸進攻,更重要的是看護三塔!鎮海塔、鎮神塔,沒有我都可以。可是鎮魔塔離開了我,就會有危險!因為鎮魔塔下面壓著的,就是大魔尊!我走了之後,誰來鎮守大魔尊?」

這下連蛟兒都不說話了。原來龍王不想離開龍宮,還有這麼一層意思!龍宮三塔的來歷她也已經聽家人說過了,也知道龍王並沒有說假話!

鎮魔塔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釋放出一些魔氣,這應該是大魔尊的怨氣!也只有龍王才能化解這些魔氣,他要是離開了,魔氣就會在東海越積越多,召集來大量的魔獸,更能將整個龍宮都變成魔宮,這些水族修靈者都逃脫不了魔氣的侵襲!

按照龍王的意思,龍皇能夠代替他化解這些魔氣,甚至還可以替他鎮守龍宮!

可是要放出龍皇哪裡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她已經參悟了這麼久了,還沒有找到任何有關龍皇的信息,相公一旦進來,豈不是把他給困在了裡面?

「好!我答應你!」玄寶微微一笑,對龍王說:「我本來就打算幫蛟兒一把,參悟這神龍玄訣!蛟兒告訴過我,神龍玄訣是前世神帝留給龍宮的,那就是說,我的神識跟神龍玄訣有相通的地方,這次來龍宮,我就是想看看有沒有能幫忙之處!」

人家原本就是來幫忙的,自己還用這樣的借口來要挾他,龍王就算臉皮再厚,此刻也有些赫然了。

蛟兒有些擔心的對他說:「相公,你不知道神龍玄訣的奧秘,一旦進了鎮神塔就出不來了!這是龍王的一個緩兵之計,你怎麼就這麼傻傻的上了他的當呢!」

「別擔心!」玄寶微笑著給了蛟兒一個眼神,「你忘了相公的結界了嗎?」

蛟兒猛然驚醒,對啊,相公有時間結界啊!就算在裡面待多長時間,對於外面來說,都像是一眨眼一樣。

真是關心則亂,忘記自己相公現在已經今非昔比,再不是以前那個連一個鎮江王爺的師爺都能讓他難以對付的孱弱少年了!

玄寶拉著他的手,嘆息著說:「蛟兒,不要去猜疑龍王,他的確有很多苦衷,也並非你想象中的那般薄情寡義!」

沒想到玄寶這小子會替他說好話,站在一旁的龍王也有些驚奇,還以為這傢伙就知道害他呢!

「相公,他那樣對你,你還幫著他說話啊!」蛟兒撅著小嘴白了他一眼,低聲嘟囔著:「你啊,總是這麼傻!」

玄寶抓著她的手,微笑著說:「蛟兒,記得相公神識重塑的那一次嗎?你們為了救我,不顧修為的神識出竅,是很容易受到傷害的!」

蛟兒有些奇怪的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他怎麼突然說起了這件事。不過想想那一次還真的是兇險,稍有不慎,這些姐妹和玄寶都將會神識消亡,永世不得托生!

玄寶嘆息著說:「別說會被敵人所襲了,就算是被虎口海峽那強大的靈壓困住,也有神識湮滅的危險!那個時候我們是最脆弱的時刻,就算是一直小小的靈獸,都能夠殺死我們的神識!如果沒有一股強大的靈力保護,我根本無法順利的完成神識重塑,你們也會因我而受到連累!」

想起當日的一切,蛟兒也是一陣后怕!當時感應到相公的生命到了最危急的時刻,那種恐懼的念頭從來沒有過,也就什麼都不顧了,強行從鎮神塔脫困,然後用神識去救愛郎,根本沒時間去考慮其他!

嗯,強大的神識保護?蛟兒的眼睛瞪大了,扭頭難以置信的看著龍王,低聲對玄寶說:「相公,你的意思是說…那天在旁邊一直保護我們的是…」

玄寶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微笑著看著她點點頭。就算當時他的神識已經非常的脆弱,卻也能感受到旁邊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跟九頭鸆戰鬥,知道剛才跟龍王的一場你追我趕的打鬧,他終於確定下來,那股在保護他們的靈力,就是龍王的!

看著默默離去的龍王背影,蛟兒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難道自己真的錯怪了他?難道他真的承認自己這個女兒?可是當年他為什麼要拋棄她?

龍母走過來,嘆息了一聲,撫摸著蛟兒的頭髮說:「傻孩子,就算是現在的你,都很難承受虎口海峽那麼強大的靈壓,何況是剛剛出生的你?而且虎口海峽那裡荒無人煙,我們又怎會忍心把你放在那個地方!你乃龍種,原本就比其他靈胎更需要靈氣,你父親為了給你選擇適合的托養之地,把整個白鸞大陸有水的地方都跑遍了,差點被困在泥沼里回不來,才選中了螭江那個地方!」

「父王…」蛟兒的眼睛紅了,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確實有很多地方冤枉了龍王,原來自己的這個父親,並不是真的如她想象的那般薄情寡義!

玄寶拉著她的手,微笑著說:「不要自責了!既然龍王說過要跟我走,咱們就要儘快參悟神龍玄訣,讓他放心!好了,我們現在就去鎮神塔吧,我有一種感覺,龍皇要放出來,並不難!」 龍王雖然跟玄寶不對脾氣,但是在玄寶的眼裡,這老頭絕不是做事不講分寸的人!

既然他一定要等龍皇出現,就說明龍皇應該並不難參悟,龍王並沒有拿天下蒼生當兒戲的膽子!

龍宮三塔的位置並不是挨在一起的,鎮海塔在龍宮的偏中位置,也是三塔中最高的。

鎮魔塔在龍宮以北,雖然不高,只有三層,卻是佔地面積最大的,如果有人騎馬在裡面轉一圈,估計要跑上一個時辰不止!遠遠望去就像是一直巨大的海龜趴在海底!

鎮神塔在龍宮西面,這裡是龍王和龍母還有子女們的寢殿區域,整座塔比鎮海塔要矮一半,比鎮魔塔也要瘦許多,呈錐形直至上天,從外面看流光溢彩,奇怪的是玄寶感受不到靈氣!

沒有靈氣,如何鎮神?看著塔上那些散發著五顏六色光芒的寶石,玄寶微笑著說:「如果天天住在這種絢麗奪目的塔里,倒也是一件美事!」

「哼,你這麼想住啊,就讓你住個夠去!裡面空空如也,除了刻在塔壁上的神龍玄訣,再也看不到其他東西,你也看不到外面,看你悶不悶!」蛟兒撅著小嘴,白了他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