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牙想了想,還是準備過去看看情況

別玩著玩著自己這邊還死人了。

……

這些雇傭兵果然不同於葉長生之前遇到過的那些正規保鏢團。

犯法的人果然都心狠手辣一些,每一拳每一匕首,都是向對方的要害擊去。

葉長生才對上一個殺手沒兩分鐘,就險之又險的避開了三五個殺招。

但是他的手臂小腿處依舊留下了傷痕。

「我這個半吊子對上這種專業的,果然還是不夠看啊。」

葉長生也不敢輕敵自大了。

他們四人當中,除了林沖優勢明顯,其他三人都是處於下風。

廝殺依舊在繼續。

葉長生險之又險的又躲過一個匕首的刺喉之後,一個側踢橫掃到殺手的腰處。

後者也是精疲力盡了,一個躲閃不及就被踹到了牆上。

但是殺手心裏也很明白,不殺死對方自己就會死。

他也靈巧的躲開了葉長生的一腳,翻滾到另外一邊迅速鯉魚打挺而起。

雇傭兵也好,軍隊也好,他們用匕首短刀的方式都是差不多的。

講究的都是一個快字,鋒利的刀尖甚至能夠在短短一秒之內刺激五六下,而且每一次都能帶着無窮的殺傷力。

葉長生被這招軍刺術打的節節敗退。

一寸長一寸強,哪怕對方拿的是匕首,葉長生也不敢貿然靠近對方。

情況越來越危機,葉長生邊躲邊退,甚至倒要背靠走廊最後的牆時,殺手終於漏出了一個破綻。

他的匕首速度變慢下來,而一直想要划葉長生脖子的角度也導致他的中三路和下三路處於低防禦姿態。

葉長生瞅准對手的一個上刺時機,迅速俯身前靠。

「頂心肘。」

葉長生猛喝一聲,他的肘部瞬間將殺手的胸口砸出一個小坑。

斷裂的肋骨瞬間將殺手的心臟扎了個透心涼。

甚至他哀嚎都沒來得及哀嚎,就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葉長生也不敢休息,連忙撿起匕首和殺手的手槍。這這裏不能開槍,但是等下解決電梯那邊的對手,還是需要這玩意兒的。

另一邊的戰況差不多也接近尾聲了。

林沖硬抗了一下匕首在小臂上的划傷,直接用另外一隻手將殺手的腦袋轟懵了。

劇烈的衝擊力帶來的是劇烈的腦震蕩,死的不能再死了。。 若是問誰有這樣大的能力,那除了官府,還有哪裡呢。

剛才南風翊也是親眼看到的,現在荊州出了那麼大的事情,沒有一個人感覺怨聲載道,正是因為這樣,南風翊的心裏面,才有有一種自己都說不出的緊張。

那些棺木,到底是用在什麼地方了。

他轉過身,疑惑的目光再次落在沈清若身上。什麼事情都能夠簡簡單單的解決,唯獨這件事情是不一樣的。南風翊就算是城府很深,身經百戰,這個時候也忍不住想要追問一個所以然來。

「太子殿下派人看著這些人就好了,這棺材不是什麼小東西,哪怕是在夜裡面進進出出的,總是需要打造的,哪怕不是在這後院打造的,整個荊州那麼多壽材鋪每一天人來人往的,總是會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吧!」

沈清若說完,南風翊恍然大悟。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至少可以知道因為疫情而死的人到底在什麼地方,方便之後順藤摸瓜,若兒你覺得這數量……」

「還是那句話,臣女沒有接觸過所謂疫情的事情。但是也看到師父的典籍上面寫過,凡是能夠成為瘟疫的東西,那麼殺傷力都是十分巨大的,所以說不可能只是死了區區十數個人,若不然的話,不能引起官府的什麼重視!」

沈清若還是那一句話,一件事情之所以能夠稱得上是瘟疫,那就代表著事情的複雜程度,遠遠超出了自己能夠控制的範圍了。

沈清若想著,將目光落回到了南風翊的身上。

南風翊沉下眸子:「在本太子過來之前確實聽說過,荊州瘟疫,已經死亡千人以上了,但是到了荊州之後問了知州大人才知道事情似乎不是那麼複雜!」

「這知州大人也是厲害,這樣的事情都膽敢隱瞞,當真不怕自己引火自焚了,害了自己,也害了旁人嗎?」

沈清若也是覺得有點好奇而已。

南風翊笑了笑:「這若一開始就像是若兒你說的,是一個局而已,別的事情還需要多想嗎?荊州的事情就算是捅出了天大的簍子,之後都能夠將這件事情名正言順的將這件事情直接栽贓到本太子身上,如今說起來真的是……」

南風翊為難的表情,似乎相信了沈清若的話。雖然南風翊一開始也覺得事情不對勁兒,但是沈清若過來之前他也就是說不出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就是因為這樣的複雜,反反覆復的影響著自己,南風翊才感覺到十分為難。

沈清若抿抿嘴,淡然的目光落在南風翊的臉上。

「如今倒是解決了,就算是只有上千人的話,那麼他們想要處理乾淨也不是那麼容易。太子殿下若是願意,還可以追查一下所謂的源頭,沒有樹木,哪裡來的棺槨。如今這需要棺槨的數量越來越多,興許不是在荊州,可能就是在附近,這事情可能會有不一樣的逆轉了。」

沈清若的語氣,淡定自若。

南風翊轉過身,冷靜的吩咐榮錦,將這些事情全部都處理的妥當。在處理了之後,走到沈清若身邊:「你這一次過來,還真的是救了本太子,就像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一樣,若兒你說你是不是老天給本太子的救星呢!」

「這救星的話,臣女仰仗太子殿下才是,如今臣女能做的,不過是小事兒而已!」

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淡淡的溫柔。

南風翊也沒有別的話了,跟著沈清若的腳步,一路往前走。

要說這荊州,不是什麼大的地方,不能說繁華吧,也不至於如此冷清。如今這個地方哪怕只是有一點點熱鬧,那也是……

沈清若環顧四周:「這街道上面,也是奇怪的很,雖然人來人往的,卻不像是我們在別處看到的。再說荊州城內,倒是沒有看到什麼瘟疫的跡象,一點都沒有,臣女總是覺得這樣的平靜,似乎是在故意隱藏什麼。」

南風翊是相信沈清若的判斷的,不知道怎麼說,女人這方面天生優秀吧。

沈清若只要說出來的好奇,在這個時候全部都成為了真實,幾乎就是面對著事情進行的判斷,還真的是讓南風翊佩服的五體投地呢。

說實話,南風翊初次過來的時候也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但是這裡的知州應該也曾想過,這養尊處優的太子殿下啊,怎麼可能知道市井的東西,哪怕是沈清若一時之間都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但是這樣奇怪的事情,就這樣一點一點的發生了。

「究竟是哪裡呢?」

沈清若撓撓頭,似乎特別的不舒服。

這個時候南風翊一把攬住了沈清若的肩膀:「這個時辰,應該回去用午膳了,剩下的事情到時候再想也是不遲的。」

沈清若有點說不出的尷尬來。

「太子殿下,臣女這一身裝束,您這樣勾肩搭背,實在是不合適,不知道的還以為……」

南風翊也不在外面多留,畢竟這瘟疫蔓延的地方,現在沒有察覺哪怕是一點點不對勁兒,細枝末節的東西總是有可能帶來危險的。

南風翊過來也有些日子了,連瘟疫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敢在不放心的地方休息用膳呢。

兩個人午膳之後,這又一次湊在一起。

「知州大人之前怎麼說?難道說皇上都知道了荊州有瘟疫,讓太子殿下過來處理,過來之後風平浪靜,連一兩個病患都看不見,這樣的事情,也能夠好好的解釋?」

沈清若的問題,到這裡已經淋漓盡致了。

南風翊沉下眸子,低聲說道:「知州說的,之前荊州確實有疫病,只不過不嚴重,也不曉得是什麼人以訛傳訛,傳到了朝中,並且十分嚴重的模樣,本太子過來的時候,這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

南風翊的語氣,十分冷靜的說明了這一切的問題。

「這巧言令色也是本事,若真的是上千人感染,太子殿下前腳回京,後面就要有事情了,那就怪不得臣女在貴妃那邊,會聽說那種事情了!」

加更4,作者正在參加【咪咕杯】比賽,在作品首頁橫幅上面有點進去的通道,在古言選項裡面找到《嫡心計》普通用戶一日可以投10票,vip一日三十票,月底之前每天萬更以上,求票票!

。 下午時分,宋書航悠悠醒來。

「果然舒服了很……嗯?我怎麼被扒光了!」

宋書航一臉夭壽,自己睡一覺怎麼衣服沒了。

他連忙檢查自身,發現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感覺,頓時鬆了口氣。

「以後還是和滄瀾前輩保持距離吧。」宋書航嘴裏嘀咕道,然後開門下樓。

經過白前輩住的三樓,然後看到客廳中有位客人。那是個有點嬰兒肥的可愛少女,不過她現在渾身僵硬,看上去很不自在、很拘束的樣子。

「白前輩的客人嗎?」宋書航問道。

「不是。」白尊者搖頭道:「是空空盜門的人,過來想偷你的血神鑽,被我抓住了。正好過幾天要帶她去找回我的流星劍。」

「哦,流星劍!」宋書航記得白前輩提起過,那劍是被空空盜門的一個弟子偷走的。

望着這個可愛的少女,宋書航捏著下巴道:「她會逃走不,要不要給他綁起來?」

糖少主對着宋書航乾笑混蛋,原本她還真有要偷偷溜走的想法,現在後路都被宋書航給絕了。

「嗯,你說的有道理。」白尊者點頭道。

然後,糖少主就被五花大綁了起來,而且還被白尊者加上了一張符咒禁錮,保證她無法逃脫。

糖少主恨恨望了眼宋書航,第一時間就將這個男人恨到骨子裏去了。

「別這樣看着我,對小偷就應該要有防備,要不給你看電視,這樣妳就不會太無聊了。」宋書航笑道。

看電視聽到這詞時,白尊者有點不自然起來。

宋書航按動遙控,輕輕開啟電視電源。

白尊者馬上暗暗掐動法訣,電視機屏幕一亮,不過卻是白花花的一片,沒有節目信息。

「咦難道是數據線出問題了?」宋書航疑惑的抓了抓頭,試着按了幾個按鈕。

這時,白尊者悄悄的用手機上網,搜索了電視直播網,暗暗掐動法訣。

電視機屏幕上一亮,正在播放一部電影。

「哦,有信號了。」宋書航笑道。

白尊者暗暗鬆了口氣。

「滄瀾前輩呢?」宋書航隨口問了一句。

白尊者答道:「在樓上修行去了。」

「真是努力啊,看來我也不能怠慢!」

像這種大前輩都十分努力,他還有什麼理由懈怠呢!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怎麼總感覺這幢大樓里的靈氣變的很充足?」宋書航向冰箱走去時,嘴裏嘀咕道。

當他拿了一些小吃,準備用微波爐加熱一下的時候,豆豆安靜的蹲到他邊上,用看逗逼的眼神看着他。

豆豆這個眼神宋書航看過老多次了,所以對它這眼神特敏感。

「豆豆,我們有話就直接說,好嗎?」宋書航無奈道。

「沒事,我就特想看看你怎麼用『微波爐』加熱食材。」豆豆咧開嘴嘿嘿一笑。

「微波爐有問題?」宋書航馬上領悟過來。他伸手往前一探——結果眼前的微波爐就像是空氣一樣,他的手從微波爐中探了過去,彷彿那是個『微波爐靈魂』一樣。

「白前輩嗎?」宋書航苦笑道,這種事情除了白前輩,家裏沒人會做了。

「還有滄瀾前輩!」大妖犬豆豆老實的說道。

「除了微波爐外,還有什麼東西出問題了?」宋書航嘆了口氣,原來拆家也會傳染。

「除了那個被魔改的冰箱外,三樓其餘東西基本上都換了個遍了。」豆豆嘿嘿一笑。

宋書航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門上:「……」

……

轉眼就過了三天時間,在這三天裏,宋書航帶着白尊者去學車了,這時候他終於體會到了黃山真君嘴裏那詭異的運氣。

是夜,宋書航躺在自己的卧室之中。

「今天又堅強的活了下來……呵呵呵……」

心力交瘁的宋書航沉沉睡去。

這時候,在姜瀾的卧室之中,渾厚的氣血波動爆發而出,就連空間都因為這氣血之力蕩漾起道道漣漪。

不過在姜瀾的可以控制下,除了身下的床鋪化作篩粉之外,其他的東西都完好無損。

此刻的姜瀾渾身通透無暇,流轉着金紅色的輝光,有三十六團金色的光球分佈在渾身各大竅穴,如同一顆顆小太陽一般,璀璨耀眼。

嗡——

姜瀾體內的氣血開始震蕩,三十六道竅穴在姜瀾有意的控制之下,涌動出磅礴而厚重的氣血之力,互相交融,形成一道陣法。

一抹魂光從姜瀾的頭頂綻放,神胎小人盤坐在魂光中,統攝著竅穴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