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魔力親和:提升魔法回復速度百分之十。

完美的靈魂項鏈(紅色):魔法攻擊力300-324,智力+87,特效1,暴擊,特效2,魔法強化。裝備等級20級,耐久100-100.

暴擊:提高暴擊率百分之一。

魔法強化:提高魔法攻擊力百分之三。

這三件裝備真是強啊,可惜都是法系的,全部裝備上的話不比他的神器差了,甚至更強點。

等下送給風雲天下吧,收了人家的錢,怪不好意思的。

看了紅色裝備,那兩個橙裝,張山都有點看不上了,一把斧頭,一把守護戰士用的戰刀,屬性還不錯,不過對比紅色裝備來說就差遠了。

倒是那件紫色裝備居然是20級的披風,好東西啊,正是張山急需的。

剛才打爆BOSS給他升了三級,直接升到了十八級,二十級也很快就可以升到,剛好要用上了。

天蠶絲披風(紫色):生命值一萬六。

直接增加生命值一萬六,簡直可怕,穿上這件披風后誰能打死他?比坦克還肉。

紫色披風真是超級極品啊,現在不要說紫色披風,就是藍色的也就是他賣風鈴的那件,再也沒聽說誰打出藍色披風了,那些大佬還都是用綠色披風呢。

三本技能書中有一本是獵人職業的,鷹眼,張山早就眼紅很久了。

直接把技能學會,並把技能升滿十級,他現在技能點多,升完鷹眼還剩下兩個技能呢。

鷹眼(被動):十級,提升攻擊距離、視野、感知百分之二十。

技能簡單粗暴,很強大,要是早有這個技能,根本不用跟BOSS來回拉扯到早上,半夜三點左右估計就能打爆了。

全面加強攻擊距離、視野和感知,現在的他只要自己不找死的話,基本沒人可以殺死他。

其它兩本技能書也不差,一本復活技能書,起死回生,非常搶手,張山還沒去拍賣行看,估計至少百萬金幣起步。

另外一本也是輔助用的,道士的技能書召喚天將,可以召喚一名天將協助作戰,和獵人的馴化差不多,召喚物可以一直存在的。

神秘材料也是個好東西,看張山的神器火槍就知道了,要是之前沒有那個神秘的金屬物質,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用上神器呢。

大豐收了啊,也不枉他一晚上沒睡覺,甚至還用了一個稀有道具。

看物品名字帶有稀有兩字,就知道那個沉默捲軸的珍貴了,如果沒有用在這次打魔族部落祭祀,留到以後也一樣會發揮大作用,絕對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看著孟寒樹高呼要酒,喬夢樓的臉上浮起一絲冷笑。

他的懷中也揣著一枚宛如妖眼一般的神兵令。自從他得到這枚魔怪般的鐵牌,他的右手一直沒有離開腰畔這對鯊魚皮鞘的四尺松紋雙劍。

江湖上覬覦這塊牌子的人多如過江之鯽,飛燕山莊喬家的雙飛神劍就算再厲害,畢竟不能天下無敵。此時的喬夢樓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根本連酒都不敢叫。

不過,天下無敵這四個字,卻將他牢牢鎖死在這梅花鎮。看著孟寒樹酒到杯乾的樣子,喬夢樓眼中滿是不屑,不知道孟寒樹這些年的江湖經驗都到哪裡去了,如此張揚買醉,不知防範,竟能夠活到現在,也算是異數。

慕容龍亭的眼睛自始至終都死死地盯住了慢條斯理擦拭著洞簫的歐陽平。他的手一刻沒有離開纏在腰間的銀絲軟槍。

南湖山莊慕容家和太湖山莊歐陽家之間的血仇,綿延了數十年,門人弟子屢次火併,死傷累及不下百人。

這門血仇實在流傳的太久,連兩家的弟子們都已經忘記當初結仇的原因。而慕容家一脈相傳的飛鳳槍法和歐陽家的玉簫劍法一直旗鼓相當。

慕容家的滿天花雨擲金針也和歐陽家的百川歸流不相上下。但是,飛鳳槍法的最後也是最凌厲的一式「鳳羽焚城」卻被歐陽平新近悟出的玉簫神劍最後一招「仙音攝魂」完全克制住了。

慕容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幸好慕容龍亭在最危急的時候和丹崖山莊的孟寒樹結為同盟,這才幸免於難。孟寒樹的孟家刀法雖然招式粗俗簡陋,但是孟家家傳神功橫煉罡卻令他們個個神力。所謂「一力降十會」,歐陽家輕易也不敢招惹登州孟家。不過,只要有了戰神天兵,慕容龍亭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神兵令背後那句「名橫千古」又在他的心底浮現。

歐陽平雖然在很悠閑地擦拭著自己心愛的洞簫,但是慕容龍亭又懼又恨的目光仍然讓他很不舒服。

當初他悟出「仙音攝魂」,以嘴渡真氣,吐於洞簫之中,奏出攝魂魔音,藉此克制了慕容家的「鳳羽焚城」,殺慕容龍亭的親兄長慕容雪亭於南湖之濱,心中著實興奮,以為終於可以一掃慕容世家,清洗血仇。

但是慕容龍亭端得奸詐,竟然和孟寒樹結盟,令他無法一償所願。為了自保,他只有和膽小怕事的梅自在結盟共抗慕容家。這令他很沒面子。

他知道這「仙音攝魂」乃是出自自己對簫曲深刻的了解和精深的造詣。自己的子侄輩們沒有一個能夠領悟得出來。如果自己有什麼閃失,慕容家依舊可以憑藉「鳳羽焚城」對歐陽家大加殺戮。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得到戰神天兵,至少不能讓它落在慕容龍亭的手中。

梅自在將身子縮在自己的貂裘之中,讓隨行的梅家子弟將自帶的酒席擺上,督促著店家快點上一碗熱騰騰的豆腐腦解解寒氣。

在他感到倒霉的時候,他只有憑著自己的好胃口解決一頓上佳的美食,才能將心情好轉起來,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夠擁有如此臃腫的身形。

而現在,正是他最倒霉的時候,讓他如何不能大吃特吃。長安六藝堂,擅長點穴,擒拿,暗器,輕功,賭術和棋藝。

前四項梅家的確有過人之處,但是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功夫。至少,擒拿法蓋不過少林的大擒拿手,暗器也只不過和慕容家的滿天花雨四六分帳。

梅家渡鶴功雖然厲害,難道高得過越女宮的凌空虛渡么。而梅花拂穴手也只是對付得了普通高手,但是那些超一流的人物有哪個是可以點得中穴的。

只有賭術和棋藝,全天下梅家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

江湖人物把他梅家認做江湖七大世家之一,完全是看在幾乎所有的江湖客都欠了他賭債的份兒上。

他根本不想太多地介入江湖恩怨。但是,最近他的好運氣似乎到此為止了。因為他梅家居然得到了兩塊神兵令。

這勞什子玩意兒在兩個月內先後奪走了梅家七名弟子的性命。還好他及時和歐陽家結盟,令所有覬覦此物的江湖惡人望而卻步,否則,嘿。他只有希望這次梅花鎮之行可以如預料的那般順利,一次解決所有麻煩。

宋萬豪的心情一直沒法平靜,自從父親七星神劍宋錚歸降大唐,從此和伯父宋牧歸隱山林,宋家在江湖的地位江河日下,不復往日江湖第一世家的赫赫聲威。

這一次,對於戰神天兵,他志在必得,已經動員了家中所有稱得上高手的子弟,還有海南劍派所有忠於宋家的親信弟子。

這一次七大世家和得到神兵令的所有門派肯坐下來一起商討神兵令的合併和歸屬問題,完全是出於他精心而縝密的籌劃。

這樣可以省去爭奪神兵令的一場大廝殺,而爭奪戰神天兵的較量卻是免不了。

但是,這一次結盟,卻可以讓宋家少死不少精英弟子而保存實力,等到戰神天兵一現身,無論神鬼,只要是阻止他得到此物,一律殺無赦。

唯一令他感到氣惱的是,這七大世家執意要和武林七大公子還有智仙子方夢菁商量結盟之事。

這一點,宋萬豪完全明白他們的想法,這麼做是為了剋制巴蜀宋家,不讓他們在爭奪戰神天兵的聯盟中坐大。

因為七公子和方夢菁地位超然,比宋家更適合盟主之位。「無論如何!我都會想盡辦法得到戰神天兵。誰要阻我,誰就得死。」宋萬豪的眼中寒光閃閃。

魚飛揚仍然在閉目沉思。

江南虎丘有名揚天下的龍井茶,也有名揚天下的飛魚摘星塘。摘星劍法是魚家流傳三百年的神奇劍法。

一百五十年前,江南魚家邀集三十名當代頂尖劍客在飛魚七星塘集會,品茗魚家最驕人的二絕。雨前龍井令三十位高手的拍手叫絕,而摘星劍法則讓他們頹然失色。

當年以摘星劍法折服天下英雄的魚家高手還不足三十歲。今年,魚飛揚已經四十七歲了。

這一百五十年來,無論是越女宮還是天山派,劍法武功都在蓬勃發展,而江南魚家因為故步自封,武功停滯不前,已經無復當年的盛名。

而魚飛揚則不信這個邪,他三十年來廣游名山大川,拜會七大劍派,不斷地改進魚家的摘星劍法,如今,摘星劍法已經從原來的七十二式演變到如今的一百零八式。魚飛揚也從原來風度翩翩的玉面神劍變成了如今雙鬢染霜的摘星聖手。

但是,這離他成為像昔年飛魚塘畔一劍絕天下的魚家前輩一樣高手的目標,還非常的遙遠。

只看這些年來江湖上橫行的用劍高手,顧天涯,青鳳堂主,左念秋,宋錚,宋牧,華驚虹,一個個天才橫溢,劍法如神。

其中,華驚虹只有二十歲不到。而現在,他已經四十七歲。

四十七,魚飛揚的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他來到這個梅花鎮,完全只為了一個夢,一個天下無敵的夢。

本以為上了年紀,這份心便會淡下來,沒想到,越是年老,這份心思就越迫切。而在他的懷中,宛如妖眼的鐵牌在他的心口處炙熱了起來,彷彿一塊烙鐵在他的胸前刻下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渴望。

「怎麼還沒有來?」一個梅家弟子不耐地小聲嘀咕著。

梅自在不悅地看了他一眼。所有人都在耐心地等待著,只有這個年輕弟子開始沉不住氣,這讓長安梅家十分沒面子。

「酒,再來三斤!」孟寒樹感到身子宛如烈火般燒了起來。喬夢樓偷偷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左手解下腰畔的水囊。宋萬豪雙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眼中精芒閃爍,呼吸也急促了起來。而魚飛揚常年緊閉的雙目,睜開了一絲細縫,射出一線可以熔石化鐵的火熱目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的身材也是嬌小玲瓏的,和時清靈身形很相似,可是卻遠沒有時清靈病弱的樣子。

她小身板挺拔筆直,彷彿蓄滿了力量,百折不撓一般。

「唐小姐可真好看啊。」

「是啊是啊,可惜了,被那個陸昭的捷足先登了,不然我就要下手了。」

時清靈聽到這些人稱讚的話,心裏有些氣憤。

她本想讓唐柒柒出醜的,反而讓大家驚艷了一把。

只見唐柒柒上前,打開了盒子,一套貴妃醉酒的戲服擺了出來,還有精緻絕倫的頭冠,上面的點翠都是用仿羽毛一點點粘上去的,還有明珠也是一顆顆鑲嵌而成。

耗時耗力不說,還是個精細活,她都覺得自己的視力變差了。

「這是什麼?戲服?難道是把老太太比喻成戲子嗎?」

薇薇安的男朋友忍不住開口。

時清靈總不能做惡人。

「是啊,好歹也是封家小姐,拿的禮物未免也太寒酸了。」

「這可是八十大壽,這麼糊弄不好吧?我看着也不是很名貴啊!」

人群里七嘴八舌的議論開來。

封晏見狀狠狠蹙眉。

唐柒柒站在中間,小小的身子看着那麼瘦弱。

她想要張口解釋,可是惡言惡語實在是太多了。

在這樣的豪門宴會,送禮也是一種變相的攀比。

他緊緊地捏住拳頭,理智一遍一遍的告誡自己,不要多管閑事。

他們已經沒有關係了。

可……

他情不自禁的上前跨出一步,老太太看到這一幕,也鬆了一口氣,她還真的擔心封晏不出面解圍呢。

「奶奶,柒柒準備了兩件禮物,一套是她親手為你做的戲服。我還記得奶奶年輕的時候最喜歡看戲,有時候還會自己穿上戲服跳上一段。」

「她還有份禮物,是蘇州綉娘一起繡的萬福圖,是她對您的心意。」

「哦?是嗎?」

老太太笑着說道。

白胭緊緊鎖眉,趴在老太太耳邊說道。

「媽,這次兒媳婦沒的送了。」

那可是她千辛萬苦託人從蘇州運來的,一路上耗費了很大的心力。

她還想好好表現一下兒媳婦的孝心呢,卻不想轉眼被封晏拿走了。

「你們送的禮物,我都喜歡,是我最喜歡的了。」

老太太笑的合不攏嘴。

更開心的是,封晏為唐柒柒解圍。

可見,他還是心疼唐柒柒的。

很快萬福圖上來了,綉工精湛,讓在座的人都一飽眼福。

大家也紛紛讚歎唐柒柒有孝心。

而一旁的時清靈死死地攥著拳頭,恨得咬牙切齒。

她知道唐柒柒送不出什麼名貴的東西,也只能做點手工表達心意了。

本想讓她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出醜,卻不想……封晏竟然出面幫她了。

以什麼身份,什麼資格?

他到底有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

一想到這兒,她心臟錐心刺骨的疼。

最後,老太太要挑選出最喜歡的禮物,自然是唐柒柒送的。

唐柒柒一直跟着老太太,老太太興奮的把她引薦給所有人。

「這是我的乖孫女,叫柒柒,以後還請你們多多關照。」

「她還只是個孩子,你們可要讓著點,她可是我的心肝寶貝。」

。說去的當然是西門吹雪。

可是李思純卻毫不在意地摟著顏開的胳膊,低聲道:「雪兒姐姐,讓我給你當小丫鬟吧!你跟姐夫親熱的時候,我跟你推屁股……」

西門吹雪瞬間臉紅心跳。

「這丫頭……」顏開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大被同眠的美夢,又有那個男人沒有想過?不過見趙青雀、潘淑慧等人一臉戲謔的樣子,他只能強行收斂了心思。

現在不是解決西門吹雪的問題的時機,雖然想到一群美女圍觀魂命雙修就……

《碰瓷之王》大地飛鷹145.吳安全的怒火 薄野的身上帶着一股子的野痞氣息,桀驁難訓,就差沒在腦門上明晃晃的寫上不好惹這幾個大字。

狂野的氣息撲面而來,中年大叔握著電筒的力道下意識的收緊,心跳漏掉一拍,精神提高警惕。

「砰砰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