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魏嗣不禁問道:

「那依先生您之意,現在之勢如何呢?」

張儀回著:

「如今天下之勢,魏、齊兩國獨強,楚、秦、趙、韓次之,燕、越再次之,宋、中山、兩周、魯最弱!」

其實今日張儀來此,不過是魏嗣與其演的一齣戲,給陳軫、如耳等人看的而已,當年與韓王澠池會盟后,魏嗣雖然未有當面接見張儀,但是私下已經偷偷與張儀相談過了。

不然張儀也不會一直為魏所謀,做著實為秦相,名為魏臣之事,魏嗣在公孫衍走後,久不立相,其實也是有為張儀所留之意。

魏嗣這時便示意其它人全部退下,只留下了陳軫、蘇代、如耳和蘇秦幾人,然後詢問張儀:

「好,那依先生您之意,寡人以後定天下,當以何種方式呢?」

張儀回著:

「首先我們魏國得以大王您與燕國之交情,與燕國親密聯合,讓燕國出兵威脅齊國,迫使齊國無法援宋,我們魏國趁這機會滅了宋國,以宋地之富饒給我魏國休養生息之利!」

魏嗣又問:

「那接著呢?」

張儀繼續說道:

「滅宋以後,我們魏國便需要與韓國、趙國聯合把秦王逼入巴蜀,其次再就聯合韓國,繼續削弱楚國,然後轉而以上黨之矛盾,挑撥趙、韓交鋒,我們魏便可向東先滅魯,與燕國,越國一起共同打擊齊國,這樣諸國就會日漸削弱,而我們魏國將更加強大,直到一一滅掉諸國。」

陳軫這時說道:

「張儀,你這計策確實不錯,但是恐怕非二十載所能完成吧?」

張儀回著:

「我說的只是至少,所以如果發生變故,那就將更久了!」

魏嗣也說了句:

「難道就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嗎?而且以現在這形勢,韓國有可能重新強大啊!」

張儀笑了一下:

「大王完全不必擔憂韓國,新鄭雖離我大梁近,但是韓國因為早已失去了其河北、上黨之地,其就像失去了一隻手臂一樣,已經處在我們大魏包圍之中了,所以只要大王您在修魚駐紮好軍隊,韓國就不會有妄動之念,因為我們修魚軍隊即能防守大梁,又能兵不血刃一日即到新鄭城下,除非韓國遷都,不然其是萬萬不敢再背叛我們大魏了的。」

魏嗣又問:

「那若以後韓國聯合楚國,或是趙國呢?」

張儀回著:

「那不正合了大王您之意嗎?大王您正好可以出兵滅了韓國啊,現在我們魏國已經佔領了這麼多土地了,而且只要滅了宋國,以後離我們大梁最近的國家除了韓國也就是趙國了,但是現在我們魏國已在中牟駐軍,若趙國妄動,其必然得先攻中牟,不然其國都邯鄲也是一直處在我們中牟軍隊的威脅之下的,趁趙國攻打中牟的時間,我們魏國難道還攻不下一個新鄭嗎?」

魏嗣點額下頭:

「先生,還是您說的對,那寡人以後就在修魚繼續增兵,然後拉著韓國去攻打它國,若韓國有異心,寡人就命軍隊直撲新鄭滅韓。」

蘇秦這時說道:

「現在我們不應該商量這些吧,如今我們大魏可是處在與楚對峙之中,脫不了身啊,而且西面又可能面臨秦國威脅!」

張儀笑了一下:

「所以我張儀,正是要去秦國幫助大王,解決此次秦國可能之威脅!」

蘇秦便問張儀:

「不知道先生您去秦國后,打算要勸說秦王如何呢?」

張儀回著:

「秦王已老,經歷咸陽被破后,恐怕身體已經更加不行了,所以我去這次去秦后,會勸說秦王以自己身體為重,放權給其太子贏盪,免了樗里疾之權,讓贏盪為主將,去主持伐楚之事,這樣將大利於我魏國!」

陳軫說道:

「可是我們此番派使者去秦,是要向秦王索要巴蜀糧草還有逃秦的衛君,張儀,你卻去勸說秦國太子主持國事,這未免有點不相干吧?」

張儀回著:

「陳軫,這個時候秦國本來就已經動了要伐我魏國之心,若我們魏國再派使者去秦索要糧草和衛君?秦國會願意嗎?這樣只會逼得秦國再偷襲我大魏,更何況我大魏現在主力與楚國正在南面相峙了,對西面秦國,可是無絲毫防備之能的。這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做法怎麼能去做呢?」

魏嗣說了句:

「也是,先生不提,寡人還真又要做糊塗之事了,可是這秦太子主事後,對我魏國又有何大利之事呢?」

張儀回著:

「秦太子盪,此人好大喜功,但也十分的恩怨分明,只要秦王給其兵權,其必然不會像秦王那種老狐狸一樣,說一套做一套,其定然會命秦軍全力伐楚,而不會來攻打我們大魏了,因為我們大魏在不久前可是剛援助過秦國的,秦王贏駟刻薄寡恩,可是其太子贏盪卻不會去做這等事。」

魏嗣有些疑慮:


「可是你又如何能說服秦王放權給太子呢,秦王還會相信你張儀嗎?」

張儀回著:

「大王,您就放心吧,我張儀侍奉秦王這麼多年,秦王什麼樣的人,我張儀心裡最清楚不過了,其猜忌心十分嚴重,任何事都喜歡反著來,不然我張儀這次也不會以魏使的名義回秦國了!」

魏嗣便說道:

「好吧,那這次我們魏國可就指望先生您了,只要您使得秦國全力伐楚,解了我們魏、韓與楚對峙之難,那您回來任相,想必我們魏國也不會再有人有何異議了!」

張儀以魏臣之名使秦,到達秦國后,反覆向秦王敘說一直仇視自己的太子贏盪之好,所以再次得到了秦王的信任。

秦王也聽信張儀勸說,以樗里疾年老生病為由,免了其主將之位,自己也暫時退居幕後,命太子贏盪代理主持國事。


贏盪果然取消了老秦王贏駟與樗里疾當初襲魏之策,自任主帥,親自帶領著已從丹陽撤回的秦國軍隊,再次攻打起了楚國。

楚國腹背受敵,楚王無奈,只得與韓、魏兩國講和,以沘水劃分了界限,承認了魏、韓所佔的楚地。

楚軍與秦軍在郢都北面的鄀城交戰,兩軍打了三個月之久,以楚王主動講和,承認丹陽為秦地,從而結束了這場戰役。

而魏軍從沘水撤軍后,馬不停蹄,冰鋒向東,立刻攻打起了宋國,宋國向齊國求援,齊國這時北面遭到燕國報復,南門又被越國討伐,無力援宋。

所以秦楚在鄀城休戰的同時,魏國兵不血刃,拿下了宋國睢陽和全部的宋地。

魏嗣也在魏宮大殿審問起了被押送而來的宋君:

「宋偃,你身為成湯、微子之後,管理著無數殷商百姓,然而你卻昏庸無道,荒霪好銫,導致你們殷商百姓對你無不咬牙切齒,恨不得講你五馬分屍,本王代天子,順應民意,討伐與你,你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宋君偃也自知自己已經到了末日了,臉色已嚇得蒼白不堪:

「大王,大王,我宋偃確實有罪、有罪啊,只要大王您饒了我的惺命,我一定勸說全部宋民以後都有世代臣服與大魏、臣服於大王您啊!」

魏嗣厲聲喝道:

「寡人本要順應民意,把你五馬分屍於睢陽城外的,但是顧及你是先賢成湯之後,不想斷了成湯的祭祀,所以寡人決定把你遷徒到曾經你祖先之都朝歌,以作祭祀,您可服從?」

宋君偃趕緊跪地謝恩:

「多謝大王、多謝大王,我宋偃發誓以後一定好好祭祀成湯先主,侍奉於大王您的!」

魏嗣又說道:

「希望你以後能嚴格恪守祖業,不要像衛君一樣讓寡人失望了,知道嗎?」

宋君再度磕頭謝恩:

「宋偃我以後絕不會做衛君那等叛逆之臣,只會一輩子忠心侍奉於大王,侍奉於我大魏的。」

於是魏嗣滅亡了立國剛好過八百餘年的宋,遷宋偃於朝歌,奉成湯祭祀,以安宋地之殷民,又派數千軍隊在朝歌以作監視。

公元前一百一十一年春,宋國故地遭遇水患,殍屍遍野,國庫缺糧,無法應災,魏嗣無奈之下,再度派司馬由出使秦國,向秦王借糧。

秦太子贏盪本欲派送糧草來魏,結果被身體已經恢復了不少的秦王贏駟出來攔截住了,秦王於是再次出來主政。

秦王以秦國百廢待興,無糧可借為由,拒絕了魏國借糧求情,魏嗣憤怒,再派司馬由入秦,向秦索要衛君。

秦王不僅再度拒絕,反而當著魏使司馬由面,在雍城王宮宴請衛君,讓衛君羞辱於司馬由,魏嗣忍無可忍,於是聯合韓國,兩國集結兵馬於陰晉,開始討伐秦國。 由於秦國咸陽被破時,魏國趁機佔領了秦國武城以至函谷關大量土地而這陰晉正處於其中了。

而這次伐秦魏嗣認命的主將乃是莫尚,副將魏冉、樂毅,畢竟三人都是在伐宋立過大功的。

不過這時卻也有個喜事傳到了大梁,原來是燕王已經答應要將其妹姬靈嫁給蘇秦了,但是其提了一個要求,就是想借魏國的國寶』隨侯珠』觀賞一個月。

魏嗣為了蘇秦,自然是答應了,於是便來到梓漣寢宮,找其要』隨侯珠』了。

可是當梓漣帶著魏嗣打開自己放置』隨侯珠』的暗盒時,卻發現』隨侯珠』已經不翼而飛,就剩下一空盒了,魏嗣與梓漣便開始命人在魏宮四處搜尋起來,可是卻始終找不到這』隨侯珠』。

魏嗣自然著急不已了,畢竟魏嗣為了幫蘇秦取得心愛的女人燕國公主姬靈,已經答應了燕國使者,同意借』隨侯珠』予燕王的,自己又怎麼能說話不算數呢?所以不管為了自己顏面還是為了蘇秦,所以必須要找出這』隨侯珠』了。

魏嗣晚間與梓漣相依在榻上時,便詢問起了她:

「漣兒,你再想想,當初你收藏那』隨侯珠』時,可有其它人知曉?」

梓漣回憶了一番:


「夫君,一年前,小君我代您收藏』隨侯珠』時,並無它人看到啊,連小荷都被我招呼出去了,所以漣兒也是很不解,為什麼這』隨侯珠』會突然就消失呢?」

魏嗣嘆了口氣:

「唉,我們宮中,把守這麼深嚴的地方,』隨侯珠』居然都能被竊,這也是奇怪了!」

梓漣很是愧疚:

「是啊,這事都怪小君我,是我沒有幫助夫君您好好保管住』隨侯珠』,才讓其失竊於人的,大王您責罰小君吧!」

魏嗣便伸手摟住梓漣肩,輕撫了下其長發:

「漣兒,你也不必如此自責了,明天我們把宮中人全部集結過來,再重新搜查一遍,看有沒蹤跡吧!」

梓漣望著魏嗣深情的點了下頭:

「好,謝謝夫君對我這麼好,我一定會想辦法,幫助夫君您找回』隨侯珠』,贖我自己之罪的!」

魏嗣摸了下其下巴:

「漣兒,你沒罪,明日再找找吧,若真找不到這』隨侯珠』那就罷了吧,到時候寡人把上次從宋君那收繳來的宋襄公盔甲贈給燕王,以作替代吧,相信燕王還是會答應把其公主嫁給季子,賣寡人這個面子的!」

梓漣便說道:

「可是在我們堂堂一魏宮,居然連國寶』隨侯珠』都被人盜了,傳出去怎麼行呢?而且燕王向大王您借的是』隨侯珠』,您卻以宋襄公盔甲為替代,即使燕王表面接受了,恐怕也會影響了以後魏燕之關係啊,而大王您以燕制齊之策,恐怕也會發生變故啊!」

魏嗣無奈的說道:

「可是這』隨侯珠』找不到也是沒辦法啊!」

梓漣便說了句:

「明天我去問問韓芸兒吧,這』隨侯珠』畢竟是芸兒從韓國帶來的,說不定她會有些線索呢!」

突然這時外面傳來了敲門聲,倒是把魏嗣與梓漣驚了一下,畢竟現在已經早過夜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