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鬼語天昏身旁的老者眸子猛的一凝,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看著僕人離開,鬼語天昏哼了一聲:「鬼語天明,你覺得,你讓那些傢伙都選擇了你,你就贏了,有你的那些仇敵在,你永遠也翻不了身。」

天境聯盟的強者們都十分的意外,林陽他們向來都是無往不利,這一次竟然大敗而回,林陽身上帶傷,巫洪重傷,火蜂主神損失了一隻本命火蜂靈蠱。

可以說是損失慘重。

「靈猿位面的生意不要做了,聖劍王朝的王族幾乎都被殺了,我們的人調查發現,那些普通的村民也行動異常應該是中了鬼蛾蠱了。這個範圍很可能會擴大,我已經讓人去聯繫靈猿位面的那些實力強悍的種族了,讓他們都注意一些。」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好了,既然有了辦法,那就趕快去解決了吧,一旦那個傢伙跑到天境位面來,那才讓我們頭疼。」秦耕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 蛾天宇回到自己的院子后,他就覺得自己的心神十分的不安,作為一個鬼蛾一族的強者,他已經達到了皇一樣的境界。就算面對主神境界的強者,他也有辦法一戰,甚至可以讓所謂不朽的主神隕落。

但是,鬼蛾一族一直都有一個傳說,那就是飛蛾撲火。

飛蛾為什麼會撲火?而且是奮不顧身的撲火?是為了嚮往嗎?鬼蛾一族的老祖宗告訴了他的晚輩,不是這樣的,因為鬼蛾一族有著一個缺陷,那個缺陷就是一種火焰,至於那種火焰是什麼,族中並沒有記載。

「小舞姐,我沒有聽你的話,還是去了鬼語天明這邊,鬼語天明對我不錯,我的實力又強了很多,我的毒牙進化了,可是,我卻在對付一個叫做林陽的人時,被一個人戳破了弱點,他似乎知道我們鬼蛾一族的弱點。我覺得,我似乎可以找到火焰是什麼了。」

訊息在傳訊玉簡之中發了出去,傳訊玉簡對面並沒有人回答,蛾天宇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法箭一脈的人快速的聚集了起來,看到這些背弓的法修,林陽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我想,仰翎姑娘已經跟你們說過了,這一次我可是丟了大臉了,人差點死在靈猿位面。而那蛾天宇還口出狂言,要給我們好看,所以,這一次,我希望你們一定勝利而回。」

「放心吧,林陽盟主,比範圍攻擊,我們法箭一族的人,誰也不怕。」仰翎身旁的幾個大漢都大笑了起來。

而林陽卻發現,一股猶豫的情緒在自己的身體之中被釋放了出來,這股情緒肯定是來自巫靈。

自從見到鬼蛾之後,巫靈的情緒就有一些不對,如今馬上法箭一族的人就要出征了,巫靈又有了這種情緒,林陽頓時皺了皺眉頭:「巫靈前輩,您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呢?」

林陽明顯感覺到巫靈顫抖了一下,他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有,對付鬼蛾一族,沒有那麼麻煩。」

「真的?」林陽詫異的問道,看到林陽一個人在哪兒自言自語,還一副十分驚訝的表情,四周的人都轉過頭看向林陽,林陽一擺手,然後說道:「好了,大家都安靜一下,我想,對付蛾天宇,已經不需要那麼麻煩了。」

巫靈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林陽也保持著沉默,並沒有開口,過了好久,巫靈才開口說道:「只要用林陽你的鮮血浸濕鳳凰草,然後將鳳凰草點燃就可以了。」

「我的鮮血和鳳凰草?為什麼是我的鮮血?」林陽十分的詫異,而巫靈卻用陰仄仄的聲音說道:「因為我和你是共生契約,你的鮮血和我的鮮血有同樣的作用。」

「原來,鬼蛾的天敵就是你。那為什麼你不願意讓我們滅掉他呢?蛾天宇之前差點殺了我們,你也沒有吭聲。」

「你知道嗎?蠱蟲向來都有母蟲和上級對下級的區分,母蟲是繁衍的,而上級蠱蟲是控制下級蠱蟲的,這從蠱蟲誕生,就開始了。而我是第一個蠱師,鬼蛾是我的一隻蠱蟲。她耗費了很多的資源,甚至包括本命靈血。而她繁衍的那些蠱蟲,可以說是我的後代。」

「你不忍心了?」林陽皺了皺眉頭。

巫靈卻說道:「當然不是不忍心,我只是在想,之前的那隻鬼蛾根本就沒有繁衍過,這個傢伙很可能是最後一隻鬼蛾了,畢竟,是我創造出來的種族,就這麼覆滅在我的手中,我還是有一些不忍心的,要不然,當年那隻漏網之魚,我也不會放掉。」

「好了,我懂您的意思,如果能夠拉攏的話,我會拉攏他的。」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巫靈沒有吭聲,似乎是認同了林陽的想法。

當林陽親自帶著人來到靈猿位面的時候,靈猿位面的強者已經聯盟了起來。

「林陽盟主,您總算來了,那個叫做蛾天宇的傢伙太強了,聖劍王朝那邊,根本就打不進去,全都是鬼蛾,而且,我們發現了鬼語一族的動靜,似乎,鬼語天明和鬼語天揚都過來了。」一個身後背著巨大龜殼的老者長嘆了一口氣。

林陽認識這個老頭,他被稱呼為靈猿位面第一賢者,不僅實力達到了主神境界,而且可以說是為了靈猿位面鞠躬盡瘁。

靈猿位面能夠不內戰,而且在糧食稀少的情況下還能夠生存下來,和這個老頭息息相關。

如果不是之前這個老頭在外面經商的時候被人劫持打傷,靈猿位面也不會和那個位面開戰。

「龜元前輩,您放心吧,蛾天宇就交給我來處理了,如果鬼語天明和鬼語天揚要動手,你們可不能看著不管啊。」

龜元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放心吧,鬼語一族的人再強也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我靈猿位面也一點不弱。」

「是啊,是啊。老祖宗都親自出關了。怕個球。」龜元身後站著的一個大漢說著,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兩個老者身上。

似乎感覺到林陽看了過來,那兩個老者睜開了眼睛,沖著林陽笑了笑。

林陽知道,這兩個老者應該就是靈猿位面的那兩位實力強悍的老祖宗,一個是搬山巨猿,一個是破天巨猿。這兩個傢伙已經很多年都不出手了,恐怕就算是鬼語天明,也要忌憚三分。「

「那好,讓你們的人都退吧,法箭一脈的人準備。點火,準備攻擊。」

鳳凰草被放在了葯鼎之中,林陽早準備好的鮮血被倒了進去。砰的一聲,火焰燃燒了起來,一股古怪的香味在葯鼎之中釋放了出來。

沒一會兒,附近的房間之中走出了很多人。那些人的身體都劇烈的顫抖起來,然後一隻只鬼蛾在那些人的身體之中飛了出來。

箭雨落下,鬼蛾被箭雨殺了個片甲不留,可還是有鬼蛾奮不顧身的沖向葯鼎。

「好厲害,不知道林陽盟主用的是什麼葯,這些鬼蛾怎麼著了魔一般的衝過來送死啊。」龜元愣了片刻,來到林陽的身旁問道。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您忘記了,鬼蛾這種東西,是深淵蠱寨的蠱師煉製出來的,深淵蠱寨自然記載了很多對付它的辦法,這是一種十分捷徑的辦法而已。怎麼樣,效果很好吧。」

「確實很好。」龜元點了點頭,而林陽的目光則落在了那些倒下去的人身上。

「蛾天宇明顯不在這裡,如果在這裡的話,他應該會控制一些這些飛蛾的,雖然他無法控制,但飛蛾也不會這麼瘋狂的飛過來,它們應該是驚慌失措才對。」巫靈的聲音響了起來。

林陽點了點頭:「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繼續掃蕩,不是說,鬼語天明也在靈猿位面嗎?自從那一次見到他一次后,就再也沒有見到過了。姚航大魔王的賬,我還沒有找他清算呢。」

有法箭一族的人和鳳凰草的存在,林陽他們推進的速度很快。

最開始,蛾天宇還沒有察覺,當他發現自己的實力忽然變低了好多,才發現自己培養的那些鬼蛾竟然都死掉了,而且死掉的速度很快。

「鬼語天明先生,出事兒了,我的鬼蛾正在大批量的死亡,肯定是有人對我那些蠱靈人蛹動手了。」

「哦,應該不是那些靈猿位面的人,那幾隻老妖,沒有這個實力。」鬼語天明皺了皺眉頭,他雙手結印,然後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紫色玉鏡上。

玉鏡上閃耀起了濃郁的黑色光芒,林陽等人的身影出現在了玉鏡上,看著那些鬼蛾瘋狂的沖向火堆,鬼語天明幾個人的目光都凝聚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鬼語天揚看向一旁的蛾天宇,蛾天宇的臉色已經慘白的不像樣子;「飛蛾撲火,這是飛蛾撲火,難道,我鬼蛾一族真的又要面臨滅族了嗎?」

「好了,天宇,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出事兒的,這件事兒,我過去處理,我也好久沒有見過林陽了,剛好去和他敘敘舊。」

黑色的烏雲瞬間席捲了他身旁的一切,再出現的時候,林陽所帶的大軍,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不遠處。

「前方是聖劍王朝的木寨城,林陽他們應該正在攻打這裡,走吧,我們過去看看,會一會天境聯盟和靈猿位面的強者。」鬼語天明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林陽站在隊伍中看著不停死去的蠱靈人蛹和鬼蛾長出了一口氣,如今他們已經消滅了幾個城池的人蛹,到了這歌叫做木寨城的時候,城市中死掉的人成為人蛹的數量還不足十分之一,這就代表,蛾天宇似乎還沒來得及將這些城池的人都變成人蛹。

如果這些傢伙都變成人蛹的話,那林陽就算滅,也要滅上幾天。

看著不遠處的烏雲,搬山巨猿和破天巨猿的目光都凝重了起來,烏雲之中傳來了鬼語天明的聲音:「真沒想到,林陽你倒是蠻有注意的,用這種東西來對付鬼蛾,是影子給你出的注意吧。」

「影子?」林陽皺了皺眉頭,不過他也想到了,鬼語天明應該還認為影子在大羅元陽塔之中,所以,他認為是影子在指點林陽。

林陽哼了一聲:「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鬼語天明,我們似乎還有一筆賬要好好算一算。」

「哦?我們有賬要算?這我怎麼不知道,我倒是知道我們暗影界的人有很多賬要與你元陽界的人算。只是可惜啊。暗影界的人,都太不團結了。」鬼語天明說著,目光還落在了破天巨猿和搬山巨猿的身上。

破天巨猿咧嘴一笑,然後說道:「鬼語天明的這句話我認同,不過鬼語天明,你向來認為自己是暗影界的救星,暗影界的大賢,願意為暗影界做一切的事情,那我問問你,我靈猿位面可還是暗影界的位面?」

鬼語天明哼了一聲:「破天,你覺得,你靈猿位面還算是暗影界的位面?靈猿位面早就成為林陽的走狗了吧。」

「我呸。」巫洪在林陽的身後走了出來,他指著暗語天明,然後說道:「林陽乃是我深淵蠱寨的客卿,你憑什麼說林陽不是暗影界的人?

「破天,巫洪,你們不要再強詞奪理了,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既然已經見面了,就靠本事說話吧。」

聽了鬼語天明的話,破天巨猿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鬼語天明,當年你爹活著的時候,我曾與他一戰,今日遇到你,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本事吧。」 破天巨猿的話音落下,它便顯出了原型,那又高又大的身軀竟然遮蓋了天空,一股蒼老的氣息在它的身體之中被釋放了出來。

「都說靈猿位面的破天巨猿修鍊的乃是最玄妙的混沌一道,變換莫測十分恐怖,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巫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也點了點頭,這隻老猿猴的厲害巫靈也和林陽講過,不過看到鬼語天明運籌帷幄的樣子,林陽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給鬼語天明壓力,將那些人蛹和鬼蛾清理掉。」林陽看向身旁的仰翎說道。

而林陽這邊的法箭一脈的強者出手對付鬼蛾和蠱靈人蛹,蛾天宇的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起來,他能夠感覺到那燃燒起火焰之中釋放的力量對他是有多麼大的吸引力。

似乎,他的潛意識都在說,只要觸碰到那些火焰,就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可理智又告訴他,絕對不能去觸碰那些火焰。

「蛾天宇,你怎麼了。」暗語天揚看到蛾天宇有一些不對,連忙用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蛾天宇的身體有些顫抖,然後說道:「快帶我走,我不能呆在這兒,快帶我走。」

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天羅地網,將他們都困在這裡,蛾天宇已經沒有辦法動手了。」

「林陽,你還和以前一樣卑鄙。」暗語天明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團黑色的光芒飛向了林陽,大羅元陽塔飛了出來,濃郁的元陽之力將那團黑光碟機散。

暗語天明伸出手去抓蛾天宇和暗語天揚,林陽的眸子卻快速的凝聚了起來:「四象逆天瞳。」

「破天奪勢。」

兩股強大的氣息直接擁向了暗語天明,暗語天明的身體閃耀起了暗紫色的光芒。

一朵巨大的蓮花出現在了暗語天明的面前,那蓮花之上竟然還坐著一個暗語天明。

轟隆。

慘叫聲響起,坐在蓮花上的暗語天明被破天巨猿的破天奪勢砸了個粉身碎骨。

而鬼語天明驚訝的發現,林陽的四象逆天瞳並非是直接奔著自己的,而是奔著蛾天宇的。

這樣如果他想要帶走蛾天宇,就不得不承受四象逆天瞳。

可他的本尊承受了四象逆天瞳,就很可能被留在這裡。鬼語天明長嘆了一口氣:「林陽,你好陰險。」

林陽還沒來得及吭聲,鬼語天明已經消失在了原地。看著消失的鬼語天明,林陽笑呵呵的來到了蛾天宇的面前。

蛾天宇一臉的頹廢:「你殺了我吧,我知道,你有那種火焰,我是沒有辦法逃脫的。」

林陽看了一眼身旁的巫洪,然後說道;「用禁蠱之術將它束縛了。不要傷害它。」

巫洪先是一愣,不過還是點了點頭,林陽安排好而來蛾天宇的事兒後來到了破天巨猿和搬山巨猿的身旁;「兩位前輩,多謝你們幫忙了。我們的人會幫忙儘快的將那些人蛹和鬼蛾清理掉的,以後我的商隊還會過來,還請兩位前輩照顧一下。」

破天巨猿看了一眼身後的龜元,然後說道:「龜元,這件事兒交給你,本來,我們靈猿位面經商的人就只有龜元一個人。」

龜元一笑,然後說道:「這個沒問題啊。林陽先生還是很念舊的,他的生意已經遍布了兩個世界,但是對待靈猿位面,價格很公道,質量也很好。我們靈猿位面很歡迎向林陽先生這樣的商人啊。」

聽了龜元的話,林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龜元先生還是誇獎了一些,我之所以質量好,那是因為都是自產的,至於價格的問題,我對靈猿位面有愧啊。」

破天巨猿擺了擺手:「林陽先生,你對這些不要有壓力,兩大世界,無數的位面,無數的玄界,每一天都有大勢力被毀滅,甚至還有位面被毀滅,這種事情很正常,或許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讓人有一些難以接受。但我們這些妖族,還是習慣了這種生死存亡的事兒。」

林陽的眸子一凝,卻發現四周的人都善意的沖著他點了點頭。

林陽抽噎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多謝兩位前輩理解了,我對聖劍王朝的人還是蠻有好感的。」

「是啊,那隻笨豬就算笨了一些,但實力還有的,就那麼被滅了。也挺讓我們覺得意外的。」搬山巨猿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好了,逝去者就讓它安息吧,我們就不要再叨擾他們了。這裡交給林陽先生,我們就先離開了。」

靈猿位面的人都離開了,只有龜元被安排陪伴林陽,看到搬山巨猿和破天巨猿都離開了,龜元探著頭一笑,然後說道:「不知道林陽先生要把這隻妖蛾子怎麼辦啊?」

林陽一笑,然後問道:「不知道龜元先生覺得我應該將他怎麼辦啊。」

「你想聽實話?」龜元先是一愣,然後咧嘴笑了起來。

林陽點了點頭,龜元則是一笑,然後說道:「他也是一個人才,如果是對手的話,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對手,但是是盟友的話,絕對是一個殺傷力十分強悍的盟友,要知道,主神契約擺在那兒,他這種人,簡直就是終極武器嘛。」

「他可是殺死了靈猿位面聖劍王朝的所有人,這種人你還願意將他留下來?」雖然林陽已經想要將蛾天宇收服了,不過還是被龜元的想法嚇了一跳。

龜元長嘆了一口氣,眼神之中也流露出了一絲的悲傷:「老豬頭這麼多年來,和我的關係最好,要說為什麼大家都來給他報仇,一來是因為大家都是靈猿位面的,第二就是照顧一下老頭子我的情緒。不過林陽盟主,我跟你說一件事兒,妖族,沒有人懼怕死亡,也沒有人嘲諷死亡,死亡就是死亡,他死了,只能說是他自己太差了。」

林陽深吸了一口氣:「龜元先生,說一句實話,我確實沒有想要殺死蛾天宇的意思。」

「哦,那你說說,你是怎麼想的。」龜元一笑,然後問道。

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是這個樣子的,蛾天宇這個傢伙,本來就是源自深淵蠱寨的,他和深淵蠱寨有很多的恩怨情仇,我的一個前輩讓我留他一命,反正我掌控著他最大的弱點,也由不得他不聽話。」

「那就好,我也在想,反正你有那種火焰,他應該會聽從你的吩咐的。」龜元點了點頭,然後便去和巫洪他們談生意了。

林陽則帶著火蜂神王來到了蛾天宇被押解的房間之中。

蛾天宇所在的這個房間是之前木寨城城主府的一個客房,林陽對他還算很客氣,飯菜都是有酒有肉的。

看到林陽在外面走了進來,蛾天宇的嘴角拉扯了一下,不過還是欠了欠身:「林陽盟主,多謝款待啊。」

「是嗎?其實我倒沒有想要款待過你。不過怎麼說,也要在你臨走前給你點好吃的,說吧,有什麼遺言,可以留下了。」

聽了林陽的話,蛾天宇先是一愣,然後詫異的問道:「你要殺我?」

「怎麼,你殺了那麼多聖劍王朝的人,我殺掉你為他們報仇,天經地義好嗎?難道你認為,我不會殺掉你?」

蛾天宇的眉頭皺了起來,似乎在想著什麼,過了好久,他長嘆了一口氣:「我似乎還真的沒有利用價值了呢。不過林陽先生,你說,我可以有遺言對吧?」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錯,有什麼話說吧。」

蛾天宇盯著林陽過了好久,然後說道:「跟我說說那種可以讓飛蛾撲火的火焰吧,那是什麼?應該不僅僅是鳳凰草吧?」

林陽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你很想知道?」

「嗯,特別想知道。如果你告訴我,我也可以告訴給你一個秘密,一個關於我鬼蛾一族的秘密。我覺得,你一定十分的想知道。」

林陽皺著眉頭,巫靈的聲音卻響了起來:「我答應你了,說吧,如果你說的秘密有用,我可以讓林陽留你一條小命。」

「是你,那個知道我們鬼蛾一族秘密的傢伙。」蛾天宇向著四周看去,卻發現,那聲音果然是林陽身體之中發出來的。

蛾天宇盯著林陽,然後問道:「他是誰。」

「他叫做巫靈,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名字。」林陽的目光死死的盯著蛾天宇,蛾天宇的汗瞬間掉落了下來。

要說鬼蛾一族最懼怕的人,恐怕就是巫靈了,巫靈到底有多強,蛾天宇並不知道,但是鬼蛾知道,沒有巫靈肯定沒有鬼蛾一族,因為鬼蛾一族的人就是巫靈創造出來的。

「難怪,難怪你知道鬼蛾一族的秘密。那好吧,我跟你說一個關於鬼蛾一族秘密,也是最大的秘密,那就是,如今鬼蛾一族,只剩下了兩個人。我和我的姐姐,可惜我和她失去聯繫了。」蛾天宇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