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馬爾科斯相對的就要冷靜一點,儘管他也對這些感到驚嘆,但他還是盡量保持著自己的情緒。「沒見過世面的老兄,歡迎來到夢幻世界。」

「現在,你們可以試試行走,相信你們會需要一個適應過程。」卡爾不禁笑道,他開始有點期待馬費奧接下來會做出什麼樣的搞笑動作。

兩人按照他所說的邁開了自己誇張的步伐,他們始終謹慎著面對著這一切。令人驚訝的是,儘管自己全身都處於水中,但是似乎所受到的阻力並非是在水中所應有的,他們就如同在陸地上行走的時候一樣輕鬆。

「也許我們不該擔心那麼多的問題,我們真是愚蠢。」馬爾科斯自嘲道,與此同時他也在說給馬費奧聽。

馬費奧遲疑了一會兒,最終贊同道:「我們衰爆了,不是嗎?」

「好了,我們要做的是繼續向前探索而不是在這裡感嘆自己的愚蠢,相信我,你們很聰明。」卡爾像是在安慰,但他帶著明顯的笑意。

於是帶著滿腦子的疑問,兩人跟隨者卡爾的步伐向深邃的宮殿內部走去。在這裡,卡爾彷彿成為了唯一的領路人。雖然他自己也從未來過這座宮殿,但他卻對天空之海十分的熟悉。

黑暗再度降臨在了三人的身邊,只是往裡走了一小段距離,許多的海洋生物就開始大量的出現了。天空之城外部的環形低矮牆壁給了一切海洋生物能夠通行的機會,雖然它們構不成什麼威脅。

很多人在一生當中幾乎都難以看到遍佈於此的白色且閃爍著五彩般光芒的珊瑚,某些魔法師們按照自己的興趣所好也許能夠造出這些神奇的玩意兒,但那終究不是野生的。

這裡的一切所構造而成的景象幾乎只有在童話故事裡才能看到,這裡或許是許多愛幻想人們的天堂。如果可以,排除一切不安的因素,他們會想在這裡定居終生。

在不知不覺中,一直交談著兩人將話題逐漸的引向了那些故事書上的傳說與童話。「我們能夠看見美人魚嗎?」

「我告訴你,那隻在童話故事裡才會出現,你已經是成年人了。」馬爾科斯用著一股對小孩子的語氣說道。

卡爾搖著頭,對馬爾科斯說出了讓他大跌眼鏡的話:「不,它們是真實存在的。」

這一次輪到馬爾科斯做出可笑的驚訝狀了,「什麼?怎麼會?」

「那是真的?」馬費奧興緻勃勃的問道。

卡爾點著頭,「它們在天界的海洋中屬於很常見的生物,但它們不會生活在深海,你們也知道的,我們所處的位置在天界看來應該屬於海底。」

「我想我去天界的理由又多了一條。」馬爾科斯一字一句的說道。

「嘿,你不是不相信嗎?」馬費奧不滿的嘟囔道。

馬爾科斯擺了擺手,「我想這些我們可以忽視掉。」

「你這個狡詐的混蛋……」

這裡四散的美麗光柱和珊瑚為這裡提供了短暫的光明,不然這裡只能是永遠的黑暗。但那些魔動人偶們既不懼怕光明也不懼怕黑暗,只要有著魔能,它們能夠在一切環境下作戰。

三人知道,這是無法避免的。它們再一次出現在了三人眼前,就像是事先計劃好的一樣。它們排列著陣型,帶著肅殺的氣氛朝著三人而來。長斧和巨劍折射的光芒在海水之中顯得十分的夢幻,但它背後所蘊含的卻是血腥的殺戮。

「我想你可以開始你的測試了。」馬爾科斯提醒道。

「沒錯。」卡爾掏出兩把滿載著爆炎彈的左輪。

「我們會給你提供掩護,所以開槍吧。」馬爾科斯和馬費奧同時拔出了自己的武器。

第一輪爆炎彈陡然出膛,就如同聲音在這裡的傳播速度不同尋常一般。槍響那一刻所爆發出來的震耳欲聾的聲音差點是讓離得最近的馬爾科斯耳鳴,他小聲的咒罵了一句:「真見鬼。」

六顆爆炎彈旋轉著穿破海水,直撲向那群魔動人偶。如果沒能對它們造成有效的傷害,卡爾此時也是十分滿意的。至少他想要測試的東西已經通過簡短的扣動扳機而得以證實,接下來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給那些魔動人偶們送上芙蕾雅精美製作的手雷大禮。

與鬼神為伴的兩個傢伙們暫時還沒有做出任何的動作,他們就像是置身事外之人一樣注視著卡爾用著各種華麗的動作進行扔雷和射擊,那真是令人眼花繚亂。

在卡爾的一輪狂轟濫炸下,至少有五具魔動人偶眼中的紅光徹底熄滅成為了沉寂的存在。既然他想要證實的一切已經完成,那麼兩人自然難以按捺住鼓動的內心。於是在互相擊掌之後,兩人自左右兩邊撲向了剩餘的魔動人偶。

卡爾仍在持續著進行射擊,毫不在意兩人的所處位置。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數量,他還是有把握不誤傷自己的同伴。要是他連這樣簡單的工作都做不到,也許就不能稱他為一名漫遊槍手了。

這些傢伙們從不懼怕近距離的戰鬥,在巨劍和盾牌的互相配合之下,它們似乎能夠抹殺一切敢於近身的人類。它們始終充滿著自信,就如同它們的主人孤傲的巴卡爾一樣。

兩人互相配合著跑出一個X字型的路線,兩道弧光自最前面兩隻魔動人偶的身上一閃而過,自此它們的胸前多出了兩道裂痕。但這還不足以使它們停止行動,後面的魔動人偶已經開始了攻擊。在如此近的距離之內,兇猛的突擊幾乎是致命的。

馬費奧將身子低下,雙腳發力以來穩住身子的重心,同時右手將大劍平攤在自己的身側。馬爾科斯從他身後適時的一腳踏上劍身,同時手中凝聚鬼神氣息,對準突擊而來的兩隻魔動人偶的交匯點釋放出一道威力十足的鬼斬。與此同時他本人一個后跳離開了劍身,馬費奧瞬間將大劍橫掃向那兩隻受到鬼斬攻擊而遲緩的魔動人偶,它們的盾牌和武器在這次強勁的橫掃攻擊當中化為了碎片

在子彈與刀劍互相交錯的混亂場面里,這裡在無形中已經充斥著各種不同氣息所匯聚在一起產生的能量。無論是巴卡爾的魔力還是鬼神的氣息,它們都是現在這裡的主宰者。

卡爾在打空了四把左輪所有的彈藥之後,加上馬費奧和馬爾科斯的近距離接觸,本來完整的魔動人偶隊形已經變得殘破不堪。它們現在想要維持陣型來進行圍殺已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了,失去了數量優勢的它們只能各自為戰。

手雷應該算得上是卡爾永遠的後備選擇,在子彈打空卻又不能順利的施展體術的時候,通常他會掏出那些破片殺傷性極大的投擲玩意兒來戰鬥。在大聲的提醒了兩人之後,他咬開拉環將三顆手雷甩向了剩餘的魔動人偶。

「這一定是在開玩笑!」見識過手雷威力的馬費奧慌不擇路的想要找到躲避的地方,他看起來略顯可笑的連滾帶爬的朝著手雷的範圍之外跑去。

芙蕾雅一定是給這些手雷增加了某種能夠使火藥威力進一步擴大化的玩意兒,在三顆手雷爆炸的硝煙散去之後,沒有一隻魔動人偶還保持著站立的狀態,它們眼中的光芒已經永遠的暗淡了下來。

「這麼看來我們的配合還不錯,是嗎?」馬爾科斯故作誇張的在馬費奧的面前鼓掌道。

馬費奧雙手撐著膝蓋,喘著氣擺了擺手。「如果芙蕾雅在這裡,我想我們也許就要考慮一下自身了。」

「我會把這句話完整的複述給芙蕾雅小姐的。」馬爾科斯壞笑道。

「不不不,那樣她會殺了我的。」馬費奧驚慌的說道,似乎認為對方不像是在開玩笑。

「那麼你最好不要這麼緊張,不然我真的會告訴她。」馬爾科斯一字一句的說道。

「幹得好,各位。我想我們需要為戰鬥所進行的偵察已經足夠了,當然你可以選擇繼續往前探索。」卡爾一邊走向這邊,一把給自己的左輪裝填著子彈。

馬爾科斯注視了一會兒卡爾,隨後輕聲道:「我們走下去。」 ?就在馬爾科斯剛剛踏出自己步伐的時候,卡爾上前一把攔住了他。「馬爾科斯,今天的時間已經過去很多了。如果可能的話,還是回到城鎮比較好。」

「為什麼這麼說?」馬爾科斯笑著問道。

卡爾將三根指頭立在馬爾科斯的面前,「首先,我們需要證實的東西都得到了證實。第二,我們收集到了足夠我們進行戰鬥的情報。第三,別忘了我們面對的是一整支光之軍隊。所以繼續走下去會有著什麼樣的危險我們都不知道,如果我們身陷重圍,那麼麻煩會很大。」

馬費奧在一旁努力的點著頭,「拜託,老兄。卡爾說的有道理,前方又是黑暗區域,我們已經冒過太多的險。所以這一次,我想我們還是穩妥一點。」馬費奧指了指天花板。「它就要快被我們探索完畢了。」

在沉思了一會兒過後,馬爾科斯仍舊沒有做出回答。他只是不停的用自己的雙眼掃視著四周,似乎像是想要確認什麼東西。但馬費奧確信他仍舊在思考著,通常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都不會選擇去打擾他。

「你們是對的,看起來是我過於遲鈍了。」馬爾科斯陡然誠懇的說道,他倒是真的擺出了一副充滿歉意的模樣。

「既然決定好了,那麼我們就往回走吧。」

「沒錯,所以回去我要和你這個混蛋喝一杯,我想你不會拒絕吧?」馬爾科斯笑著拍了拍卡爾的肩膀。

「非常樂意。」

由於三人在海水之中的宮殿探索的距離不算太長的原因,所以他們只花費了很短的時間便走出了海水之外。當身體完全的從海水之中脫離出來的時候,馬費奧幾乎是同時嘴裡發出了咒罵的聲音。畢竟無論天空之海是多麼的神奇,都不會改變此刻他全身濕漉漉的情況。

「該死,衣服都黏在我的身上了。」馬費奧咒罵著,瘋狂的抖動著自己身上沾上的水滴。

「別玩了,馬費奧。你應該知道這是肯定會發生的。」馬爾科斯制止了馬費奧的舉動。

馬費奧搖著頭,垂頭喪氣的說道:「我回去得去洗個澡。」

「哇哦,你們怎麼會在這?」突如其來的聲音是打斷了準備開口的馬爾科斯,三人不約而同的向聲音的來源處望去。蘭德爾正一個人站在那,手中已經握緊了自己的雙手劍,看起來一副準備戰鬥的模樣。

「蘭德爾?」

「我本來以為我會是第一個踏入這座宮殿的人,還是疏忽了啊……」他看起來顯得有點沮喪。

馬費奧急忙上前安慰道:「好吧,老兄。第一個踏進這座宮殿未必是什麼好事,看看我們這副見鬼的模樣。」他指了指自己濕漉漉的身體。

「你們進入海水了?」蘭德爾遲疑道。

馬費奧撇了撇嘴:「簡直就是怪物一般的海水,可以呼吸,可以交談,可以正常的行動,但是你依舊會變成落湯雞。」

「我的老天,那是真的?」蘭德爾顯然不相信。

「我們還站在這裡和你交談,並沒有被淹死。」馬費奧似乎像是在自嘲。

「我來時的路上看見了一些哥布林和……」蘭德爾頓了頓,也許他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些四分五裂的魔動人偶。「一些奇怪傢伙的殘骸。」他只能用這種口吻來解釋道。

馬費奧倒成為了他的領路人,當然那也僅限於在這裡。「那是魔動人偶,我們將它們砍翻了,你不會喜歡它們的。」

「我想應該是這樣。」蘭德爾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好了好了,愛說話的女士們。按照卡爾說的,我們該回去了,不是嗎?」馬爾科斯走上前來打斷了兩人似乎無休止的交談。僅僅只是簡單的進行了探索,在這座宮殿里所得到的信息都是很難描述清楚的。想要在這種情況下通過馬費奧之口來解釋清楚則是更加困難。

「蘭德爾,要一起來嗎?你一個人去那裡面可能會有危險,我們已經了解到能夠對我們戰鬥有利的情報了。」馬爾科斯尋求著蘭德爾的意見。

「如果你們三人一直這樣認為,那麼我可沒有自信保證能夠一個人全身而退。走吧,我們去冰龍酒館喝一杯。」蘭德爾接受了馬爾科斯的意見,轉過身去朝著來時的入口走去。

「走吧。」馬爾科斯拍了拍站在原地不動的馬費奧。

「好的好的,馬爾科斯大人。」

當走出宮殿回到一百五十層的時候,即便是無意之中瞟到了塔外的景象,他們仍然不願相信那是真實存在的。海市蜃樓或許是此時最好的解釋,但卡爾緊緊注視著那道景象的雙眼則不這麼認為。

「那是……城市?」馬費奧難以置信的說道。

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在塔外不遠處的空中,一座懸浮著的城市正漂浮在與天空之城一百五十層平行的位置。它古老且又神秘,沒有人對它有著十分深刻的了解,許多人也許都會認為它根本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等等,那上面有著什麼。」馬爾科斯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他從腰間抽出那支單筒望遠鏡朝著那座漂浮著的城市望去。

「該死,是魔動人偶,它們為什麼會在那裡。不不不,我的意思,它究竟是不是真實存在的。」在通過望遠鏡觀察到了那裡的景象之後,馬爾科斯少有的語無倫次的道出了上面的一番話。

「什麼,魔動人偶?它們不是只存在於這座見鬼的宮殿里嗎?」馬費奧指了指宮殿入口。

馬爾科斯沉默著將單筒望遠鏡遞給馬費奧,臉上的表情似乎在告訴馬費奧,你自己親眼確認過後就知道了。很快,馬費奧的表情便定格在了目瞪口呆。

「那是什麼?」他緩緩的道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那一定是見鬼的幻象。」蘭德爾迫不及待的說道。

就在轉瞬之間,馬費奧在望遠鏡中所捕捉到的懸浮城市在突然之間消失不見,就好像它從來沒有存在過這個世界上一般。那也許只是眾人太過勞累而見到的幻象,幾乎沒有人會對這種解釋產生疑問。

「真見鬼……」馬費奧緩緩的放下了那支單筒望遠鏡,與馬爾科斯和蘭德爾互相對視著,三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疑問。

「來吧,我們該走了。」卡爾的聲音很低,他默默的一個人向著傳送魔法陣的位置走去,似乎不願意在這裡再做過多的停留。 ?「那麼,我們回頭見。」馬費奧向三人招了招手,通常在這種時候,他是絕對不會同他們一起前往酒館的。更何況此時他渾身還沾滿了天空之海的海水,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覺只想讓他儘快的去洗一個澡然後坐在壁爐面前喝一杯咖啡。

在目送馬費奧消失在街角處之後,三人並排著走向冰龍酒館。馬爾科斯提醒了一下卡爾關於他和布萊克本所需要進行的準備,但後者輕鬆的擺了擺手。他至少認為在這種時候,能夠跟馬爾科斯和蘭德爾喝上一杯。那是用來放鬆自己身體的最好選擇,他並不急於一時解決掉所有的事情。

「我必須承認今天所見到的那些奇妙景象讓我不得不開始重新審視這個世界了。」馬爾科斯搖晃著手中的酒杯,饒有興趣的說道。

「奇妙的讓人難以置信,不是嗎?」蘭德爾與兩人互相碰了杯,隨後將杯中的朗姆一飲而盡。

「是的,但我們都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那裡面不是什麼觀光勝地,就以我們三個進去進行偵察的情況來看,危險一直存在於我們的身邊。」馬爾科斯也將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他很少以這樣的方式來喝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所經歷的一切使得他變得有點蠢蠢欲動。

蘭德爾將酒杯放在桌上,豎起大拇指指向酒館的大門。「我們沒問題,只用告訴我們出發的時間就好。」

「那得看我的朋友需要準備多長時間。」馬爾科斯將視線投向卡爾。

「這一次又要做出一些什麼的奇怪的玩意兒了嗎?」蘭德爾已經猜到了馬爾科斯所指的是什麼,他也將視線投向卡爾。

自從來到酒館之後,卡爾始終都沒有道出一句話,他那杯酒的水位也始終沒有降低過。直到他被馬爾科斯用力的拍了拍肩膀,「我和布萊克本可能還需要幾天的時間,毒蛇炮的構造不算太複雜,在他的幫助下我會儘快完成。」

「我非常期待。」馬爾科斯再次給自己的酒杯當中盛滿朗姆,隨後將杯子拿在手中對卡爾做出碰杯狀。

看到這裡卡爾不禁笑了出來,同時拿起一直未動過的酒杯。「乾杯。」

「乾杯。」

「所以,那座懸浮著的城市究竟是什麼?」蘭德爾道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但很顯然在場的人沒有一個能對他的疑問做出解答。

馬爾科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卡爾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蘭德爾的話無疑是又擊中了他的內心。馬爾科斯似乎注意到了卡爾的異樣,其實在之前的天空之城裡,馬爾科斯就已經留心過卡爾的舉動。「怎麼了,卡爾,你知道些什麼嗎?」

「聽著,我們現在只需要將目標放在那座宮殿里,好嗎?如果你想知道關於那座懸浮城市的答案,那麼我很遺憾,我並不了解它,只是對它感到一點熟悉而已。」卡爾耐心的說完了上面的一番話。

馬爾科斯將信將疑的說道:「真的,你確認?」

「非常確認。」

「好吧。」馬爾科斯攤了攤手。

無論如何,在一切意外的影響之下,眾人所需要做的就是不受那些意外的影響將注意力完全的集中在那座宮殿的身上。那是他們此行的最終目的地,它也關乎著卡爾和芙蕾雅究竟能否通過那裡回到天界,所以這對眾人來說至關重要。

菲特終於是說服了魯特船長,讓革命軍在一定程度上為那些冒險家們提供幫助。但實際上如果不是因為一份有用的情報,魯特船長也許不會如此順利的就答應菲特的請求。

那份情報出乎意料的由卡坤所提供,他就是這樣。有時候靠譜有時候不靠譜,但你完全可以不用懷疑他的能力。作為一名暗精靈,刺探情報的能力是大多數人類所不具備的。沒有人知道他這麼做究竟是出於什麼,但對他來說,他只是想簡單的和革命軍撇清關係而已,他可不希望捲入革命軍和帝國軍的紛爭之中。

帝國軍也許終於要開始來到西海岸的最後行動了,毫無疑問他們的目的與探索天空之城的冒險家和傭兵們一樣,那就是天界。馬爾科斯的猜測得到了證實,儘管那份情報上沒有詳細的描述出帝國軍的計劃,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們會在半個月內完成對天空之城的探索。

這一下革命軍提供幫助便成了有意義的一件事,聖諭軍團幾乎是在同時向魯特船長發出了協力的請求。雖然說是幫忙,但實際上他們的目標是帝國的第三公主伊莎貝拉。但為了不在表面上展露出內心的不滿,至少冒險家和傭兵們暫時所組成的聯盟和革命軍到目前為止相處的還算愉快。

在經歷幾個日夜的製造之後,卡爾和布萊克本終於將那門Ex-s毒蛇炮打造完畢。而芙蕾雅也適時的為它準備好了大量的彈藥,在將毒蛇炮拆散帶到郊區重新組裝進行過試射之後,三人得以真正的放下心來。

由於兩人不可能將完整的毒蛇炮一路上抬進那座宮殿內,所以他們選擇了將它拆散帶進天空之城的選擇。但這也就意味著兩人需要成為一頭人形騾子,因為那些零件幾乎能夠壓垮他們的身體。

儘管布萊克本很想進入天空之城裡看看,並且他也表示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卡爾和芙蕾雅的壓力,他不忍心看著兩人背著那些沉重的部件。但是考慮到布萊克本不擅於戰鬥的情況,卡爾和芙蕾雅還是拒絕了布萊克本的請求。這使得後者感到很沮喪。

「嘿,朋友們。」馬爾科斯站在布萊克本屋子的門口前。「為了這次合作,傭兵和冒險家們竟然還特意成立了暫時的聯盟,真是有趣。」他點燃一支煙。「告訴我你們一切搞定了。」

「非常順利。」芙蕾雅笑道。

在看見馬爾科斯之後,沒等卡爾的阻攔,布萊克本就迫不及待的跑到門口徵求著馬爾科斯的意見。「切尼先生,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能夠帶上我。」

「帶上你?」馬爾科斯有點奇怪的說道,他還不明白布萊克本究竟是什麼意思。「關於什麼?」

「帶上我進入天空之城,我真的很想看一看裡面的樣子,不然我的人生會變得非常遺憾。」

馬爾科斯笑了出來,「這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布萊克本。」

布萊克本欣喜的幾乎跳了起來:「真的?我真的很感謝你,切尼先生。」

卡爾少有的不耐煩的走到門口對馬爾科斯說道:「不,他不擅長戰鬥,要是遇到危險我們沒法第一時間保證他的安全。」

「我可以保護好自己,切尼先生。」布萊克本急忙對馬爾科斯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