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飛船行駛中,機組人員開始上菜,片刻后就在小餐廳擺了幾大桌子,而且食材都是一些高能量魔獸。

沒錯,不要覺得詫異,在獵人世界,他們將那些超脫尋常的動植物全都劃分到魔獸類。

一個頭帶廚師帽的胖子走出來道,「余歡先生,飛船要在兩天後才能到達小鎮,要不先到餐廳吃點東西?」

「嗯?」

余歡汲著拖鞋,松垮垮的背心被崩成緊身衣,疑惑看向這個胖子。

「在你洗澡時,尼特羅會長安排的,食材足夠。」

「這老頭,行啊!」

余歡沒有遲疑,起身朝後機艙走去,同時朝酷拉皮卡跟雷歐力道,「一起吃點,時間還很長。」

應該是上次重傷后,自己大吃兩天傷勢痊癒,信息被獵人協會收集到,尼特羅才特意準備的,也是一種對對手的敬意。

真正的強者都希望在決戰之前,對手能恢復到最佳狀態。

「尼特羅你這個對手,我沒有選錯!」

「味道不錯!」

余歡一眼就相中了擺在當中桌子上的烤全豬。

是第二關的食材,豪鼻狂豬

幾口下去,只感覺這豬肉嫩滑爽口,特別是豬頭肉,碩大的豪鼻極具彈性,雙顎一碾細小肉粒在就口腔中彈來彈去。

人死燈滅,不是說余歡不重感情,而是他看得比較開,因為見過太多,太多。

「你們說的神秘力量是怎麼回事?」

余歡抱著豬頭亂啃。連骨頭渣滓都沒吐,反正時間還多,順便朝旁桌的酷拉皮卡問道。

「小傑!小傑身上好像有一種神秘力量,能夠在不知不覺之間扭曲旁人心性,但是我們本人卻絲毫察覺不到,要不是余歡君你說破,我們都感覺不到自己被改變了。」

酷拉皮卡眼神閃現出一種恐懼,這是一種比余歡的暴力,還要深一層的恐懼。

「沒錯,一些事情自然而然的被我們忽視了,比如說鮑得羅先生的死亡,一細想簡直讓人不寒而慄。」

雷歐力扶扶眼鏡后怕道。

「那個刺蝟頭小鬼嗎?他好像沒什麼三觀啊!」

余歡頓了一下,感覺自己沒在那小子身上感知到什麼異常,只是發現那個格外關注自己的變態,對這個小鬼也很關注,是僅次於自己的那種關注。

「嗯!」

酷拉皮卡重重點點頭,「所以我們決定最好是遠離他。」

余歡幾人在天上飛的時候,西索也來到機場。

通過某些途徑,他查到了鮑得羅老家所在的小鎮,現在步上收割果實的旅程。

「呵呵…絕美的果實我來了,以你的恢復速度,等那個死人安葬后,應該痊癒了吧!呵呵…我好期待呀?!」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 先帶回去吧,反正她就算是把人帶走了,大不了在給他做通了思想工作,他想要做什麼,自己再送他去也不遲。

武城見鄭樂樂同意了,眼裡迸射出喜悅的光芒。

「時間不多了,我送你去拿東西吧。」

武城拒絕了,「我的東西都在身上。」

他選了一套還算體面的衣服穿上,身上帶上了找人辦下來的身份證和通行證,以及幾塊錢,其餘的,全部留給福利院的弟弟妹妹。

有幾個身形和他差不多的弟弟妹妹都能穿。

鄭樂樂看著他有些無語,拍了拍他的頭髮,感覺到那頭髮也是毛糙的難受,乾脆暗暗打定主意,等回了東甌再讓他好好收拾吧。

武城知道這雖然是他最好的衣服,但是身上也是埋汰的很,所以主動上了車的副駕駛。

等到了機場,武城一個小人兒拉著四個行李箱,還準備拖剩下的兩個,被鄭樂樂給拒絕了。

林清澤走在鄭樂樂身旁,小聲問。

「這怎麼回事?」

鄭樂樂撇嘴,湊到林清澤耳邊,「被一個小鬼給纏住了,非要跟著我做事。」

武城往鄭樂樂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不光力氣大,也耳聰目明,鄭樂樂雖然故意壓低了聲音,他也能聽到。

林清澤觀察著武城,心裡有些驚訝,這個小夥子不簡單啊,林清澤也知道這個大孫女有注意,也不左右她的決定。

「行吧,既然你已經答應要照顧人家,就把人照顧好了。」

鄭樂樂點頭應下,她既然把人帶到這,就沒有打算中途不管。

武城聽到鄭樂樂這麼說,眼底帶了些笑意,雖然一閃而逝,但足以表明他心情不錯。

武城因為是經濟艙,所以和他們不是一起上飛機,要早一些登機。

等鄭樂樂剛上飛機,就聽到經濟艙的方向傳來吵鬧聲。

「媽啊,這是哪來的乞丐,竟然還來坐飛機,弄得我周圍噁心死了。」

「我不是乞丐。」武城開口反駁。

鄭樂樂原本也沒有太在意,一道聲音響起,讓她不想管都不行。

鄭樂樂要走過去,卻被空姐給攔住。

「乘客,經濟艙有人發生了衝突,我們會儘快解決事情,請您稍等片刻,對於打擾到您很抱歉。」

裡面吵鬧的聲音越來越大。

「我花那麼多錢竟然要和一個乞丐坐在一起,我受不了,我絕對受不了。」

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尖銳。

武城死死的攥著拳頭,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強調他不是乞丐。

他洗了澡,即使穿的差了一些,但肯定沒有聞到,是乾淨的。

「我不是,我說了我不是,我不是乞丐,我不是。」

武城一遍一遍強調,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是,沒有人聽他的解釋。

沒有一個人……

「你個乞丐還有……」

女人被武城一遍又一遍的頂撞,只感覺面子掛不住,揚起手就要打。

但手還沒有扇下去,就被人給握住。

「這位小姐,我和你換位置,如何?」

武城聽到聲音,先是一頓,然後不可置信的抬起頭,看著鄭樂樂。

鄭樂樂對著武城微微一笑,安撫住他的情緒,然後再次看向那女人。

女人被鄭樂樂攔住,而且,這裡周圍都是空姐,武城也是買了票上來了,想要再動第二次手也是難上加難,看向鄭樂樂全是恨意。

「呦,還有人來逞英雄啊,我這買的可是最中間靠窗的位置,是我好不容易才搶到的位置,你的位置,敢和我的比嗎?」

「頭等艙,你說,能不能比?」

女人一噎,剛想嚷著說不相信,鄭樂樂便將自己的機票塞到女人的懷裡,成功的堵住了女人的嘴。

女人看著頭等艙的機票,悻悻然的接過來,嘴張了張,冷哼一聲,轉身去了頭等艙。

她自認為佔了大便宜,卻不知道,在那裡,可還有一個十分嫉惡如仇的宋曲志等著她。

武城目光灼灼的看著鄭樂樂,鄭樂樂見他這個樣子,無奈失笑。

「看什麼看,快坐下吧。」

鄭樂樂坐在中間的位置,並沒有坐靠窗,反而是推搡著武城做到靠窗。

「我等下要睡一會,你坐在窗邊,還可以看看外面的雲。」

鄭樂樂說著就坐下,武城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坐到了窗邊。

剩下的旅程十分的安靜,鄭樂樂真的是坐下之後就睡著了。

等提示飛機即將要落地的廣播響起,鄭樂樂才睜開眼,就感覺自己靠在一個人的肩膀上。

鄭樂樂看過去,就見武城一動不動,讓自己靠著,還怕自己的肩膀不夠柔軟,將空姐送的毯子,一個蓋在她的身上,一個墊在肩膀上。

她坐起來,沒忍住揉了一把武城的頭髮。

「就這麼坐著難不難受?」

「還好。」

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對於武城來說,還真的不算是多麼難受的一件事。

等下了飛機,宋家父子便和鄭家人分開了,畢竟兩方都還沒有到交淺言深的地步,而且她也知道他們時間緊迫。

林清澤幾人已經等著鄭樂樂,兩人上了車之後,田蓉真伸手將武城拉到身邊。

「可憐的孩子,那女人說話不中聽,你可不要放在心裡。」

武城看著也就十四五歲的樣子,這個時候的孩子都是最為敏感的時候,那種話,也太傷自尊了。

武城淡淡搖頭,「我沒事。」

田蓉真也不為武城的淡漠表情介意,繼續,「不過放心,她已經受到教訓了。」

鄭樂樂頓時來了興緻。

「外婆,你做了什麼?」

田蓉真這下有些赧然,但還是說了。

「也不算教訓,那女人太聒噪,讓我投訴了。」

鄭樂樂一愣,然後笑開了,「哈哈哈哈,外婆,然後呢。」

「然後,空姐遞給她一個隨聲聽和耳機,外加一個口罩。」

鄭樂樂這下是再也忍不住,笑的前俯後仰。

武城的眼底帶著笑意,他來之前還有些躊躇,但是現在,他卻是很堅定,跟著鄭樂樂,的確是一個好選擇。

來接人的鄭邦民已經知道了武城的事情,不打算過多干涉,而且,他只是看了一眼武城這個小夥子,就覺得眼神夠犀利,有點厲害啊。。 打發了黑怪獸和地宮的人之後,沈弘帶著兩人禮單回到客廳,這次他才有時間看著兩份禮單。

黑怪獸和地宮在來之前已經提前通過氣了,所以他們準備的禮單也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基本都是他們這些年來搜集到的各種奇珍異寶,而且大部分都是他們的殺手在執行任務過程中順手牽羊拿來的,並不是很合法。

不過沈弘並不是很在乎這些,一來這些東西不是他派人動手去搶的,二來這些奇珍異寶的前任主人得來的渠道或許也不是很正規,所以他直接拿過來是沒有任何心理壓力的。

反正已經落到他手裡的東西,就別想再吐出來了。

除了這些奇珍異寶之外,兩份禮單里竟然還分別夾了一張卡片,在拿到這兩張卡片的時候,沈弘心裡有些不解,不知道這兩張卡片有什麼用,最終還是蘭登注意到這兩張卡片,主動給沈弘解惑。

「沈家主,恭喜啊!據我所知,這兩張卡片是地宮和黑怪獸為最頂級的客戶定製的專屬卡片,從地宮和黑怪獸成立一來,總共也只定製了不超過五張。」

沈弘頓時就來了興趣,「那這卡片有什麼用?」

蘭登繼續解釋道:「最頂級的客戶可以在地宮或者黑怪獸內享受到每年一次的免費發布任務,從第二次開始,還可以享受半價,不管頂級客戶發布的任務多麼困難,地宮和黑怪獸都會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價執行,除非這個任務威脅到了地宮或者黑怪獸的生存,否則絕對不會停止!」

沈弘忍不住點頭,單單這個「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價執行」的好處就足夠誘人了,更不要說還有一次免費,其他任務半價的優惠!

這兩張卡片看起來不起眼,但實際上的作用絕對不容小覷!

魯道夫也露出了羨慕的神色,他們莫爾家族雖然大部分生意都是見得光的,但在某些時候也需要做一些特殊的事情,所以地宮或者黑怪獸的頂級客戶卡片對他來說還是有很大誘惑力的。

蘭登看到沈弘和魯道夫的反應,又道:「剛才我說的那些並不是這兩張頂級客戶卡片最大的用處,這兩張卡片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黑怪獸和地宮絕對不會接受或者發布針對頂級客戶的任何任務,就算有人拿著重金懸賞也不行!」

「不光地宮和黑怪獸如此,在世界範圍內,只要有點名氣的殺手,都知道地宮和黑怪獸的頂級客戶卡片意味著什麼,所以他們也不會對卡片的持有人或者家族出手。換句話說,從沈家主你拿到這兩張卡片開始,這個世界上九成九的刺殺都和你還有沈家絕緣了,除非真有那些不要命的殺手要跟地宮還有黑怪獸對著干。」

沈弘再次露出驚訝的神色,沒想到這兩張看起來簡單的卡片竟然還有這麼大的作用!

要是早點拿到這兩張卡片,他還需要擔心沈秋、沈瑜的安危嗎?

這一次地宮和黑怪獸確實是送了一份不得了的禮物。

魯道夫反應過來,說道:「沈家主,這次可要恭喜你了,你是不知道,任何一個家族或者勢力,在國際上有所發展,或者是有一定的影響力之後,難免會遭到其他勢力的惦記,但拿到地宮和黑怪獸的頂級客戶卡片之後就完全不用擔心這些了。」

沈弘也忍不住笑出來,他正打算讓沈家往國際上發展,就得到了這樣的禮物,簡直就是瞌睡的時候送枕頭。

看來地宮和黑怪獸還是很會做人的嘛。

……

京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