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順便一提,威古所購入的乾糧麵包,是重視量大易儲存的行軍食品。所以,能在吃過晚餐的情況下,還輕輕鬆鬆吞下兩隻的米拉,她的胃簡直就像是無底洞一般。

「所以別硬撐了,今晚就交給我吧!」

很少見的,對於今夜的守夜,米拉強硬到了令人感到不自然的地步。

「……好吧。但是,別放開肚子把乾糧都吃光了。我們的錢剩下並不多。」

在這一番對話之後,一股猛烈的疲勞感不禁湧上了威古的心頭,使得他敗下陣來。

「這個嘛……最多再一個。」

米拉用一臉如臨大敵的堅毅神情這般說道。

對此,威古露出了一絲無奈淺笑,便站起身鑽進了帳篷。之後,米拉從包裹中取出了第三隻麵包,然後用力地綁起繩索。

「伏路特——!」

向著空無一人的空間,米拉沉聲喊道

「嘎——嘎嘎——嘰嘰嘎嘎——」

然後,空氣中隨著『噼噼啪啪』的激烈響聲,憑空顯現出一枚碩大的圓球,那圓球的周圍帶著活躍的電光,並不斷地發出『嘰嘎』的怪聲,就好像在說話一般。

「啊啊,我知道,會小心的……幫我守個夜,如果發現不軌的人影,直接擊斃也無妨。」

「嘎嘎——嘰——嘎——嘰嘰嘎——」

「什麼?你說自己和平主義?呵呵,你這傢伙從什麼時候起,也學會幽默了?」

「嘎嘰——嘎嘎——嘎嘎嘎嘎——」

「好了好了,是我錯了……那麼,時候差不多……這兒就交給你了。」

「嘎……嘎嘎——」

就這樣,米拉在和發出怪聲的帶電圓球,進行了一系列旁人無法聽懂的對話之後,朝著荒無人煙的夜幕踏出了腳步。

她小心翼翼地躲過了營地四周冒險家們的哨兵,來到了一處矮坡的背面。開始輕聲吟唱,「——,——,——,——,——……」

這是一段冗長無比的咒文,持續進行了十多分鐘才終於結束。

「——【空間隧道】。」

隨著米拉念出魔法的名稱,她面前的『空間』發生異變,出現了一條詭異的裂縫,然後裂開的空間,就像是被掀開的帷幕一般慢慢敞開,形成了一扇足以讓她通過的大門。

「米拉,大半夜的,不惜強行支開威古……你想去哪裡呢?」

而就在伸腳踏入裂縫的一刻,身後傳來了男性平穩的話音。只見,淺棕色髮絲,腰間別著「聖劍」,映射著皎潔月光的白銀盔甲,帝國最強騎士——克里斯,赫然佇立在米拉的身後。 ?「克里斯……」

米拉停下了即將穿越【空間隧道】的腳步,淡然答道,「現在這點距離,使用空間魔法就能直接抵達『法·里拉比斯』山脈。」

所謂的空間魔法,在這片大陸上,只有極少數的魔法師才能掌握,米拉雖然身為騎士,但她卻是少數能夠操空間魔法術者的其中一人。說到底,天生就擁有『空間』這種魔法屬性的人,本身就是少之又少。

「我知道。我是問,為什麼你要偷偷的一個人去?」

「沒什麼,只是去偵查罷了。你看,冒險家們也不是會經常派出機動性良好的小隊,對前進的道路進行偵查和清理嗎?」

牽強的說辭,要知道上古的魔龍和路上的魔獸可不一樣,貿貿然單獨前往,換作是誰都難以全身而退。

「這樣啊……」

但是克里斯沒有反駁,只是在不假思索地輕聲回道,「既然如此,讓我和你一塊兒去吧。」

「……」米拉凝視著青年騎士的臉龐,沉默了片刻,「也不是不行,但是,不追問我理由嗎?」

「米拉不想說的話,我再怎麼追問都無濟於事。相反的,如果是可以透露的情報,你應該會主動告訴我,沒錯吧?」

對此,美麗的女騎士沒有回答,她只是嘴角一揚,露出了一個迷人的淺笑,並同時跨開步子,踏入了次元的裂縫。

沒有回答就等同於默認了,克里斯非常了解朝夕相處的同僚,緊跟著她,一同穿越了【空間隧道】。

一眨眼的工夫,兩人便跨過了數百公里的距離,來到了目的地——法·里拉比斯山脈,巨龍沉睡之處的山腳之下。

抬起頭便能夠看到,原本連綿不斷的山巒,被某種壓倒性的力量給硬生生挖空一塊的痕迹。以及在那空洞之中,埋頭沉睡的青藍巨獸。

青淵龍——庫克拉提歐·古拉琪艾絲,紋絲不動地沉睡在山脈之間。她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也沒有向周圍散播那足以讓世界都為之冰結的寒氣。

「關於『青淵龍』的傳說,克里斯你知道多少。」

「不是很多,但是和其他的魔龍傳說比起來,青淵龍的傳說非常豐富,不同的地域,傳說的內容也截然不同。據說甚至有一些小國,將青淵龍當做神靈來祭拜。」

「不錯,數千年前,確實是有過一個國家,將這頭冰之魔龍當做神靈來崇敬。而且當時那個信仰魔龍的國家,還作出了相當愚蠢的事來。」

「愚蠢的事?」

「試想一下,假如某個帝國得到魔龍的力量,那些貴族們,會想要利用她做些什麼呢?」

「假如真能馴養魔龍的話,將是史無前例的強大戰力吧……」

「是的,對弱小的人類而言,青淵龍的力量實在是太富魅力了,那些受到庇護的小國利用青淵龍,將這股力量當做『兵器』來使用。

甚至以此為籌碼,對周邊諸國進行了卑鄙的要挾,提出了許多不平等的要求。如果誰不順從的話,便肆意地藉助青淵龍的力量進行打擊。」

「可這麼一來,遭到威脅的周邊諸國不會一直都默不作聲吧。」

「沒錯,周圍的諸國立刻組成了同盟,對信仰魔龍的暴虐國家實行了圍攻……在遠征軍的猛烈攻勢之中,被帝國襲擊的青淵龍,以為自己遭到了背叛,不分敵我地發狂了。她將進入自己視野的所有城鎮都凍成了冰原。最後沒過多久,那個國家便在敵國的侵攻、和魔龍的暴亂雙重夾擊之下毀滅了。你看,愚蠢的人類不是嗎?自以為掌握了根本無法駕馭的力量,沉溺在可悲的幻覺之中自取滅亡。」

看上去年齡就只有二十多歲的米拉,卻用好似親眼所見似的,同時又彷彿自己並不是人類似的客觀口吻,淡淡地描述著千年之前所發生的故事。

「原來如此,不過,就算青淵龍沒有發狂,結果大概也無濟於事。畢竟青淵龍再怎麼強大,充其量也只是一匹魔獸而已,單靠孤身一匹怎麼可能照料得過來廣闊的國境線呢……仔細想想的話,我似乎很能理解她的境遇。」

而一旁的克里斯,也一點都沒有懷疑米拉話中的真實性,點頭稱是。同時,他聯想到了如今帝國之中『傳說之刃』所處的位置,不禁發出了惆悵的感慨。

「啊……這樣啊。」想到這裡,克里斯眼前一亮,明白了米拉的意圖,「所以米拉你才孤身來『偵查』啊,也就是說……你是想嘗試與這匹魔龍用言語對吧?」

「不錯……上古的魔龍,絕不是只憑本能四處作亂的狂暴猛獸。龍族往往都具備高度的智慧與理性,雖說他們之中也有一些毫不講理脾氣火爆的傢伙,但至少青淵龍並非如此……要知道數千年前,她是主動接受封印的魔龍之一。」

「那樣的東西具有智慧與理性啊……」

克里斯一邊發出感嘆,一邊望向那震人心魄的巨龍身姿,顯得有些疑惑。

「話說回來……米拉,青淵龍復活的訊息是你和威古、還有阿斯貝爾一同帶回帝都的。可你們當時身兼的任務,應該前往西方邊境次啊對吧。我記得是……掃蕩沙漠王國所派來侵擾邊郊城鎮的劫掠部隊?」

「是的。」

「可結果,為什麼會跑來這兒?」

「任務結束后,又收到了新的命令……僅此而已。」

「新的命令?內容是?」

「…………」

說到這兒,米拉沒有回答克里斯的問題,而是徑自陷入了沉思。

「如果是機密指令的話,就不必告訴我了。」

由於組織的特殊性,『傳說之刃』的騎士們也經常會肩負一些見不得光的特殊任務。雖然克里斯名義上被稱為『傳說之刃』的首席騎士,但事實上他並非騎士團的團長。所以隊員們,沒有將機密的任務內容一一上報的義務。

「不,並不是什麼機密。雖說不是機密任務,但現在回想起來,卻疑點重重……」

米拉話鋒一轉,沒有正面回答克里斯的問題,反而反問起來,「克里斯,關於『賢者愛德華』你知道多少?」

「愛德華先生在帝都恐怕無人不曉吧……為什麼突然問起他?」

「因為新的命令內容,就是讓我們三個來這裡,也就是【西利亞城】迎接『愛德華先生』回去,而且傳令中著重指出——無論他變成什麼模樣,也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將他給帶回帝都。」

「什麼意思……?什麼叫『無論他變成什麼模樣』?」

「克里斯,你有沒有聽說過,愛德華的獨創魔法【降靈轉生】?」

陌生的名詞,讓克里斯誠實地搖了搖頭。他雖然身為騎士團的首席,對魔法卻是一竅不通。

事實上,在騎士團里,也找不出有誰能比米拉更精通魔法。應該說,米拉在魔法方面的造詣之高,興許已經能足以和『賢者』比肩。

「【降靈轉生】雖然名字是『轉生,但實際上,卻是一種邪惡的死靈魔法。讓自己的靈魂強行佔據他人的身軀,從而延續自己的壽命。」

「你的意思是……」

「沒錯,愛德華近年來身衰力竭,而他卻還是不遠千里跑來這種邊境小鎮,肯定是為了侵佔『新的身體』。

據我了解,【降靈轉生】這種魔法的施法對象,應該對年齡是有所限制的。考慮到靈魂的附著力。那麼,轉生所需要的容器應該是七八歲的小孩子是最為理想。

又因為魔法的分類是屬於大規模的死靈魔法,施法時的祭品肯定少不了的,再考慮到愛德華先生的魔力總量,和多次轉生造成的靈魂缺損,粗略計算一下的話……他想要成功完成轉生,至少要犧牲數百條人命才行吧。」

「……」

雖然米拉的口吻波瀾不驚,但是一旁聽著的克里斯臉色卻越來越難看。

顯然,他完全沒有料到一直以來都抱著敬意的老人,竟會為了苟且偷生而使出如此歪門邪道的魔法。

「於是,你們找到愛德華先生了嗎……?」

「找是找到了,可是……」

米拉話到一半面露愁容,就像是在努力編織地自己的言語,最後說道,「可是,那已經不再是愛德華先生了。」

「這又是什麼意思?」

含糊不清的說法,讓克里斯緊了緊眉頭。

「確實,我和威古還有阿斯貝爾三人,在法·里拉比斯山脈下發現了像是愛德華的人物。大概七八歲左右的人類的小女孩。能感受到她的身體里,蘊含著驚人的魔力。」

「那女孩便是被愛德華先生侵佔身體,轉生之後的模樣?」

根據之前對於【降靈轉生】的描述,克里斯猜道。

「不啊……從她的反應來看,反倒讓我覺得,是愛德華的靈魂,被那小女孩給吞噬殆盡了一般。我猜,愛德華的轉生可能失敗了。」

「這是……正常的情況嗎?」

對於愛德華的失敗,克里斯沒有太多的感觸,甚至覺得這是自作自受。

可是他卻是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雖然克里斯不懂魔法,但是聽米拉的說法,愛德華已經不止一次使用這樣的轉生魔法來延長壽命,從未失敗過。那麼,這一次他為什麼會失敗?

「不……常理而言,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要知道,人的靈魂強度,取決於本人的知識和經驗。很難想象普通的小女孩,會具備著連賢者都難以抗衡的強大靈魂。而且,當我們發現那女孩的時候,她正在堆積上萬的魔獸的屍體堆里掘取魔核。而那些B+級以上的魔獸,很有可能是那女孩憑一己之力殺死的。」

「怎麼可能!」

「是啊……那絕不是普通的小女孩所能做到的事,就算是從前的愛德華都沒有這般本事。更何況,那女孩的身份很特殊。」

「身份特殊?」

「艾麗澤·艾爾·克魯斯尼爾……不只是她,就連她的姐妹們也一起出現了。好像是叫愛麗絲和索菲亞吧。」

「!?」

米拉給出的答案,使得克里斯無法掩飾震驚和動搖。

「七八歲的女孩……西利亞城……克魯斯尼爾……難道是,魯特加和佛洛拉的女兒?」

「八九不離十,那天,我們的行動遭到了小女孩們的反抗,最後戰敗。」

「你們三個?敗給了三個八歲的小女孩?」

實在是難以置信的的結果,讓克里斯的語調都變得奇怪了起來。

「準確來說,再加上一個女僕,呵呵……總之,而小女孩反抗我們的結果,就是這個。」

米拉沒有詳述戰鬥的經歷,只是露出了一個尷尬的笑容,將目光投向眼前被挖空的山脈,和鎮坐的巨龍。

「那女孩最後使用的魔法,甚至破除了次元的封印,連魔龍也給釋放了出來……」

「…………」

太過離奇的故事,克里斯終於無言以對。

「要知道,給我們下達令書的火漆上,留有凱爾特公爵府的家紋。但是回到帝都之後,公爵表示根本沒有下達過此項命令。如果公爵沒有撒謊,那麼就證明了背地裡有誰,假借公爵的名義,不知為了什麼目的,暗中操控我們的行動,並間接讓魔龍重新降臨世間。你看,是不是疑點重重?」

「……還真是。」

「好了,接下來就等回到帝都再細查吧,先讓我們開始正事。」

就在兩人交談之際,已經來到了離魔龍的尾下。青淵龍依然沒有意識到有人向自己靠近,繼續陷入深深的沉眠。

「接下來怎麼做?」

「先讓我先張開一堵大型結界,以防她醒來之後發狂。」

「封印的方法呢?」

「本來我打算召喚『空間的聖精靈』,不過現在有你,就方便多了。你的『聖劍』可以斬開空間和次元,讓魔龍重新回到它原本所在的幻界。當然,前提是我能說服她不做抵抗……」

說完,米拉張開雙臂,微微抬頭,口中開始吟唱咒文。咒文的內容,是她所擅長的,能讓所有屬性的攻擊魔法失效的光屬性結界魔法——【鏡界光牢】。

白光所組成的晶體,像是磚塊一樣飛快地堆積成巨大的牆壁,並將魔龍的身體,一點一滴地包裹其中。可是,突然的,在高空的某個位置,結界就像是被什麼阻擋了一般,無法繼續成型。

「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