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面對如虎如狼,毫不講理的蘇母,李天然和他母親都陷入了深深的絕望,而一旁的蘇溫婉卻垂着頭一聲不吭,小舅子則是在悠哉悠哉的在玩手遊吃雞,岳父一臉陰沉。

李天然把僅存的希望寄託到了自己女朋友蘇溫婉的身上:“婉兒,我們家的情況你最清楚了,我已經拿出了二十萬,新房我也答應只寫你一個人的名字,我現在真的是什麼錢都沒有了。”

蘇溫婉擡頭看了眼李天然,她也是一臉苦楚:“天然,對不起,我也知道這對你有點不公平,但只要再有四十萬就好了,以後我保證好好跟你過日子,你就看在我們兩個這麼多年的份上,就這最後一次了,可以嗎?”

蘇溫婉話音剛落,她媽媽就往前大跨了一步,吐沫橫飛的衝李天然罵道:“我告訴你,今天你說什麼都沒用,沒錢你還想娶老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們母子倆不拿四十萬出來,別想娶我女兒,追我女兒的人多了去了,每一個都比你強!廢物東西!”

李天然呼了口氣,咬着牙說道:“阿姨,之前說好的彩禮是八萬,後來又加到十五萬,最後要二十萬說給你兒子買車,現在怎麼又要四十萬?難不成我家的錢都是大風颳來的?你講點理好嗎?”

蘇母一拍桌子,吼叫道:“說我不講理?我辛辛苦苦把女兒養大,再要你四十萬怎麼了,想空手套白狼門也沒有,別跟我扯那些沒用的,就一句話,沒四十萬,這個婚就別結了!”

李天然氣急了,他真的很想甩手出門,大不了這個婚不結了,哪有這麼欺負人的。

李天然的母親弓着腰,唯唯諾諾的說道:“親家母,這次爲了他們兩個人結婚,我們家把能借的都借了個遍,現在是真的沒錢了,您發發善心……”

“別想蒙我!”蘇母直接一揮手說道:“我告訴你們娘倆啊,這錢你們拿不出來,不但婚不結了,彩禮錢也甭想要回去,哼,一對窮鬼!”

看着蘇母這幅蠻不講理,凶神惡煞的樣子,李天然咬緊了牙關,他一旁的母親也是臉色一陣變幻。

就在這時,他的母親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呼吸了急促了起來,差點摔倒在地,還好李天然反應及時。

“媽,媽你怎麼了?”李天然連忙扶住了自己的母親。

李天然的母親擺了擺手,喘了幾口氣,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我,我沒事。”

蘇溫婉一家也被嚇了一跳,蘇母癟了癟嘴,似乎有點偃旗息鼓了。

蘇溫婉開口說道:“李天然,真的不是我們要逼你,你只要再拿四十萬給我弟弟付了房子首付就好了,我不能不管我弟弟啊,我向你保證就這一次,只要你再拿四十萬,以後我們就好好過日子,天然你再想想辦法吧。”

聽着蘇溫婉的話,李天然只感覺自己腦袋都在嗡嗡的響,小舅子買房竟然要自己掏錢?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李天然的這口氣已經憋到了嗓子眼,而就在這個時候,他母親突然開口了。


“親家母,婉兒,我求求你們了,這錢我們家實在是拿不出來啊,我給你們跪下了,我給你們磕頭了,求求你們吶……”

李天然的母親直接給他們跪在了地上,淚眼婆娑的磕着頭,一邊磕一邊求着他們。

“媽!您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大不了這婚我不結了!”

“不結了?”蘇母聽到李天然這話,眼珠子一瞪:“姓李的,你以爲你是什麼德行,你就是廢物一個,你再看看你這窮老媽,就是一個拖油瓶,要不是我女兒大發慈悲,你以爲你能進得了我們家門嗎,你還敢說不結了,你算什麼狗東西,一對廢物窮鬼,幸虧你老爹死的早,否則遲早也得被你們拖死,趕緊帶着你這個拖油瓶老媽滾出我們家,想娶我女兒,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你這種人就活該一輩子打光棍!”

李天然終於忍無可忍了,這個丈母孃簡直欺人太甚!!

突兀之間,李天然的母親突然再一次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整個人劇烈的喘息了起來,臉色唰一下就白了,緊跟着便直接暈倒了過去。

“媽!!”

李天然連忙抱起了自己母親,手忙腳亂的拿出手機撥打了120。

“媽,你醒醒,你千萬不要有事啊,媽!”李天然的眼中溢出了淚水,看着此時母親的樣子,他的心都碎了。

救護車來的很快,李天然趕忙把母親送上了車。

他現在內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希望自己的母親不要出事。

十分鐘後,救護車抵達了醫院,李天然被攔在了急救室門外。

烏雲密佈的天空終於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但轉眼間便如瓢潑一般。

李天然坐在凳子上抓着自己的頭髮,內心充滿了憤怒與憋屈,喉間發出了一聲聲的嘶吼。

走廊盡頭這時候傳來了腳步聲,由遠到近。

“咳咳,姓李的,別裝死人,過來把這個給簽了。”

李天然擡起頭來,竟然看見了自己丈母孃。

此時蘇母身邊還站了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李天然認識他,那傢伙叫趙陽,是蘇溫婉的同學,也是昌明市趙家的繼承人,身家上千萬,曾經追求過蘇溫婉。


看到他們,李天然大腦嗡的一聲,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自己母親剛被他們氣的進了急救室,丈母孃竟然轉眼間就把趙陽給叫來了,簡直欺人太甚!

“李天然,我早就告訴過你,追求我家蘇溫婉的人多了去了,你不是說不結了嗎,把這個簽了,回頭我就讓蘇溫婉和趙陽去領證。”

李天然看了眼蘇母手中的紙,是一張退婚協議,上面寫的是李天然退婚,然後蘇家不退還彩禮錢。

這一刻,李天然感受到了無窮盡的惡意,心中一股怒火油然而生,這個丈母孃,簡直比吃肉不吐骨頭的豺狼虎豹還要惡毒!

李天然斷然說道:“這個協議你們拿回去,我不可能在上面簽字,婉兒也不可能和趙陽結婚,她還是愛我的!”

“呵呵,愛你?那你倒是拿出四十萬來,連這點錢都拿不出來,你不覺得自己很沒用嗎?我勸你還是見好就收,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趙陽冷冷一笑:“真不明白婉兒怎麼會看上你了,廢物東西,今天這個退婚協議,你籤也得籤,不籤也得籤!”

面對趙陽的威脅,李天然捏緊了拳頭,這個協議是絕對不能籤的,畢竟那可是二十萬,是自己母親一生的心血。

就在這個時候,急救室的門突然開了,醫生從裏面走了出來。

“你們誰是張翠芬的家屬?”

張翠芬就是李天然母親的名字。

李天然連忙擡手,心急如焚的問道:“我是,醫生,我媽她怎麼樣了?”

醫生回道:“病人情況暫時穩定,但還在昏迷當中,需要留院觀察,不排除其他可能,你先去把錢交了吧。”

醫生說完後就走了,而李天然則是心情瞬間沉重了起來,雖然他極不願意承認,但母親的身體一直都不好,在家裏也一直不捨得吃喝,身體早就垮了,這次住院,恐怕凶多吉少了。

“哼,活該。”

“姓李的,趕緊把這個簽了,然後帶着你老孃滾回家去吧,這裏的醫藥費可不是你能承擔的。”

“這人吶,就是要認清自己的位置,明明是鄉下的窮鬼,還非得削尖腦袋往大城市裏鑽,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

聽到醫生的話後,蘇母一頓嘴炮,一點憐憫之心都沒有,要知道就是因爲她,李天然母親纔會被氣的心臟病發作,可是她卻還在這裏說風涼話,簡直讓人忍無可忍。

蘇母身旁的趙陽笑呵呵的開口說道:“李天然,你說你一個窮小子來昌明市幹什麼,這裏可不是你這種人能待的地方,我想問問你,你老媽的醫藥費,你有錢交嗎,呵呵,這就是我們的差距,是城裏人和你們鄉下人的差距,明白嗎,現在你老婆是我的了,你老媽也半死不活,你還能幹什麼?”

蘇母眼中閃過一絲惡毒,隨即對趙陽說道:“小陽啊,我記得你認識這裏的院長對嗎,那你可得給他提個醒,這個廢物東西肯定付不起他老孃的醫藥費,小心這娘倆賴在這不走,說不定還會訛醫院一筆錢呢。”

趙陽心領神會的笑了笑:“阿姨提醒的是,我這就給院長打個電話。”

李天然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心升起了一股無力感,那是一種近乎絕望的情緒,他確實沒有錢支付醫療費。

“先生,您是張翠芬的家屬對嗎,您母親現在需要留院觀察,先跟我去繳一下費用吧。”

護士的話無異於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李天然做出了決定,可以不結婚,但是絕不能看着母親受罪。

李天然擡頭看向蘇母,咬牙道:“這個協議,我可以籤,但是彩禮錢必須退給我,二十萬一分不能少!” 聽到李天然的話,蘇母眉頭一皺,臉色逐漸陰沉。


“沒門!”蘇母大手一揮,十分決絕:“這二十萬是你補償我女兒青春的錢,我家閨女難不成白陪你這麼多年了,現在你想把錢要回去,門也沒有!”

李天然的臉色唰一下就白了,沒有錢就沒法支付醫療費,那自己母親可就沒救了。

“蘇鳳霞,我可以答應不和你女兒結婚,我可以答應跟你女兒分手,並且保證從今往後再也不糾纏她,但是這筆彩禮錢,你們家必須退給我!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李天然的拳頭捏的吱吱作響,沒有這筆錢,自己母親必死無疑,他絕不讓步。

一旁的趙陽冷哼了一聲,往前走了一步:“不客氣?就算不客氣你又能怎麼樣?”

接着他轉頭對蘇鳳霞說道:“阿姨,不用搭理這個跳樑小醜,院長馬上就來。”

蘇鳳霞先是白了一眼李天然,隨後換上一副笑臉對趙陽說道:“小趙啊,還是你好,阿姨真是越看你越順眼,你放心吧,回去我就跟婉兒說讓她嫁給你,她就是一時被李天然給騙了,其實她還是很喜歡你的。”

趙陽笑着點頭:“我知道的阿姨。”

李天然氣的咬牙切齒,可是面對無恥至極的蘇鳳霞,他又能怎麼辦?

就在這時,走廊盡頭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一位穿着白大褂,頭髮蒼白的老人走了過來,他身後還跟着數名保安,每個保安都義憤填膺,他們都想在院長面前好好表現一番。

看到院長一行人,李天然臉色頓時一變,心跳不由加速,眼中充滿了慌張。

至於蘇鳳霞和趙陽,他們則是喜笑顏開了。

“張院長,您瞧瞧,這點事還得麻煩您過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啊。”

趙陽笑着迎了上去,親密的握住了張院長的手。

張院長也笑着回道:“小陽啊,你父親可是我很好的朋友,你開口了我怎麼會不幫忙,更何況這件事也有關我們醫院,我還得謝謝你啊。”

“張院長您言重了,看到社會上一些不文明的現象,我站出來那是應該做的。”

“嗯,不錯不錯。”張院長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後便看向了李天然,目光陡然變了。

張院長往前走了幾步,從下往上打量了一番李天然。

“小夥子,聽說你拿不出醫藥費?”張院長眯着眼問道。

“我能!”

李天然剛出口,一旁的蘇鳳霞就立馬說道:“能個屁,就你個窮鬼要是能拿出來醫藥費,我就從這樓上跳下去。”

“小夥子,我們這是私人醫院,沒有錢的話,我們怕是不能施以援手啊。”張院長說道。

李天然連忙說道:“院長,求您寬限幾天,等我把彩禮錢要回來,就能付醫藥費了。”

“彩禮錢?”張院長看了眼蘇鳳霞和趙陽二人,有些疑惑。

蘇鳳霞立馬反駁道:“院長吶,你可別聽這小子瞎說,我們可不欠他什麼彩禮錢。”

趙陽則是冷笑了一下,往前走了一步,盛氣凌人的說道:“李天然,且不說這筆錢是否屬於你,你知道醫藥費需要多少錢嗎,呵呵,別說二十萬,就算是五十萬,恐怕也治不好那油盡燈枯的老嫗!”


一旁的蘇鳳霞添油加醋的說道:“聽見了嗎李天然,你老孃就應該放棄治療,你呢就應該滾回鄉下種地去,你這種人根本不配在城裏呆着!”

“咯吱咯吱!”李天然捏緊了拳頭,怒不可遏,這張院長,蘇鳳霞,還有趙陽,全都是蛇鼠一窩!

“我跟你們拼了!”

他再也忍受不住這接二連三的侮辱了,尤其是對他母親的侮辱!

看到李天然突然暴走,衆人頓時一驚。

然而。

李天然還沒有碰到趙陽和蘇鳳霞,他就被兩個保安給按到了地上。

當李天然倒在地上的時候,他口袋裏的玉佩也掉到了地上

只聽啪嗒一聲。

那玉佩直接就摔碎了,那是他爺爺留給他的,是爺爺的唯一遺物,他每天都帶在身上,現在卻成了兩半。

“還敢打人,翻了天了。”蘇鳳霞走了過來,衝李天然臉上就啐了口吐沫:“鄉下人就是鄉下人,沒一點素質,狗東西還敢咬人。”

張院長也氣的不輕,指着李天然喝道:“把他和他的母親一起轟出我們醫院!”

李天然一聽,立馬急了,張開嘴狠狠咬了一口保安的腿,保安吃痛鬆了手,下一秒李天然直接爬了起來,直奔蘇鳳霞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