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青竹默默的跟在她身後,不吭聲,眼眶裏盈滿了淚水,都怪她,要不是她,娘就不會昏迷受傷了。

「三哥,你這是······」

林小雲抱着沈氏進了西屋,卻見顧大河倒在地上,一直在掙扎,沒有被棉被覆蓋,腿上的血跡滲出,流到地上,原來健碩,意氣風發的男人彷彿老了幾十歲,一片頹態。

顧大河是聽到了外面的爭吵,想要出去,卻無法動彈,掙扎間掉到了地上。

他在村子裏風光了半生,沒想到中年卻落到這個地步,妻兒被辱,他連簡單的說句話都沒有機會,只能像泥潭裏的臭魚,無助的希冀、祈求。

「爹。」青竹看出他眼眸中的不甘,連忙上前握住他的大手。

顧大河回過神,看着滿臉淚痕的閨女,勉強的笑了下,「青竹乖,爹沒事。」

林小雲將沈氏放到床上后,又趕緊跑回家叫了她男人來,兩人合力將顧大河給移到床上,又收拾了廚房的殘局,修了院門,將顧綠水帶回來的葯煎好才走。

走的時候還叮囑青竹和顧綠水,不要害怕,明天還來看他們。

林小雲夫婦倆走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顧綠水摸出一盞油燈,點上,兩兄妹就在昏黃的燈光下靜默著,沒有一個說話。

顧大河瞅瞅身側昏迷著的媳婦兒,又看看兩個不說話的孩子,輕咳一聲。

「爹,怎麼了?」兩個小人兒一齊緊張的看向他。

顧大河強笑着說,「爹餓了,咱們吃飯吧。」

「好。」

兩人又一起應聲,去廚房端熬好的雞湯,沈氏雞湯熬的多,就算灑了一些,顧大嫂盛了一些,也還有許多。

一人盛了一碗,三人靜靜的喝着雞湯。原來期待的鮮美雞湯,此時卻食之無味。

顧大河本來是想讓兩個小娃開心一些,結果,連他自己都裝不出開心的樣子。

吃完飯,青竹又和顧綠水一起去廚房刷碗。

刷完碗,兩人一齊蹲在溫著的柴爐旁。

「哥哥,我們想個法子賺錢吧!」

青竹突然出聲,語氣里沒了對娘的依賴,像個小大人似的。

「行。」顧綠水本來也是這麼想的。

爹娘都躺在床上,大伯娘又步步緊逼,顧綠水知道現在才曉得沒錢的痛楚。

不能自己掏錢給娘買葯,不能給爹買補品,甚至還被人欺負,吃個肉都要小心謹慎。

「要是大哥在就好了。」顧綠水感嘆,「大哥力氣大又聰明,大伯娘肯定不敢欺負咱們。」

要是顧青山在家,顧大嫂還真不敢去顧老三家找事,顧青山是個嘴皮子利索的,要是他在,顧大嫂估計都不能完好無損的回家。

當然,青竹在,顧大嫂也沒完好無損。

顧大嫂家。

烏漆嘛黑的房屋內,顧大嫂和顧寶山一聲接一聲的叫着,顧大福躺在床上,聽着這娘倆一個接一個的嚎叫,不耐的說到,」叫什麼叫,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睡睡睡,就知道睡,我這受傷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咱家!」顧大嫂委屈,自己為了家裏多進些銀錢,才去顧老三家鬧得,結果回來還沒個好臉。

那老三家得賤丫頭不知道啥做的牙,疼死她了,被鋤頭磕到都沒這麼疼。

顧大嫂不知道,青竹可不是個正常人,作為一個妖精,在緊急時刻激發一些體內得潛能應該是沒什麼大礙吧!

好巧不巧,青竹因為心中得恨,靈魂與本體融合,強大得神魂之力覆蓋了她整個手掌,帶着恨意滋生,她這手,這輩子都好不了了。

「一個不到七歲的小女娃能咬多疼?我看你是沒事找事!」

顧大福翻了個身,離顧大嫂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煩。

「好啊,顧大福,你就是這樣對我的。自從我嫁給你后,啥時候享過福,每天不都是為你家這破事忙活着,還要照顧你那老不死的娘,我容易嗎我!現在可好了,兒子也生了,女兒也養了,你就翻臉不認人了,世間哪有這樣的道理!」

顧大福坐起身,斜橫了她一眼,「你要不想過來你就滾回你娘家去,你自從嫁給我顧大福,接了老三多少銀錢,我心裏可是有數着,誰家媳婦兒有你這樣送錢的小叔子。」

聽了顧大福的話,顧大嫂閉上了嘴。

自從分家后,她可沒少從顧老三手裏拿東西,她還想着以後還去呢,可不能回娘家。

顧大福下床,踢拉着布鞋去茅房,走到門口又說了句,」最近別去老三家鬧,等個半年一年了再去,顧忌著點咱家的名聲。」

「哦。」

顧大嫂不情願,她堅信顧老三家還有餘錢,最近不去不是都讓那兩個沒用的花完了嗎! 新的一天,新的開始。

從橘餐廳早上營業開始,餐廳堂食的客人幾乎沒有,但外賣訂單卻是階梯式不斷上漲。

不大不小的餐廳食堂,除了幾位坐在角落裏品茶閑談的老者,其餘地方全部都被外賣配送小哥所佔據。

門外更是一排排整齊的停泊著,各式各樣的電動車。

「穆小子,你這潤麋水盆、黃燜疾雛、爆炎辣子都是些什麼東西?」

看着眼前不斷被外賣小哥提走的打包袋,上面的清單無一不寫的都是一些從未聽過的名稱,而且價格也都不低。

剛開始,還沒有什麼,但隨着外賣訂單的數量越來越多,這幾名品茶的老者也不禁有些好奇了起來。

訂單太多太急,穆冰根本就沒有喘息的時間,他一個人就操控了四口鍋,期間還得不斷處理用完的食材。

「嗨,這不是前一段時間休息沒事,就琢磨了幾樣新菜出來,誰想竟然這麼火。」

「43號單好了!」

穆冰可謂是眼觀六路,手握八方,不斷翻炒灶台上的炒鍋,還要抽空給做好的料理打包,一些等不急的外賣小哥,甚至親自動手打包起來。

儘管並不知道穆冰究竟搗鼓出了什麼新菜式,但就從這火爆的外賣訂單,還有那不斷從后廚飄出的香氣。

這幾位出門前就吃過早點的老者,依然還是吞咽了下口水,肚子也不爭氣的開始叫喚了起來。

「咱們要不要也讓穆小子弄上一些嘗嘗?」

此話一處,在做的幾名老者都顯的有些猶豫,畢竟人老了身體也不像年輕人那樣,有很多忌口的東西。

穆冰的料理雖然香氣誘人,但大多都是一些辛辣的味道。

「咱們人多,都來一份,每樣淺嘗幾口即可,主要還是這味道實在是太香了」

沉默中,最終還是有人做了決定。

「正好眼看也快到中午了,那就這麼辦。」

「穆小子,等下不太忙了,給我們幾個老傢伙也上一份你的新菜,中午就在這吃了。」

最開始說話的老者,原本就已經想要嘗嘗這香氣誘人的料理了,既然有人同意,那就立刻拍板決定。

「好嘞,您老幾位稍等一下,後面的單子不多了。」

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穆冰滿臉笑意的看了眼幾名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老者。

然而,這一等,可就是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這不說吃飯還好,一說想要嘗試一下穆冰的新菜式,在看着不斷被外賣小哥拿走食品袋,幾名老者那叫一個眼饞。

「不好意思,久等了,今天實在是太忙了。」

臨近午時,就在最後一單外賣被小哥拿走後,穆冰也總算是端著托盤走了出來。

滿滿一大碗的潤麋水盆,配上現烤出來的芝麻脆餅,那叫一個香。

爆炎辣子肉片,是穆冰根據辣椒炒肉片的做法改良出來的,當然用的是爆炎獸製作的,不僅辣味十足,還有這一股子奇異的烤熾香。

最後一道黃燜疾雛,更是汁濃味香,在搭配上青椒、土豆、香菇、金針菇、豆皮以及魚豆腐等配菜,不僅顏色好看,也誘使人不斷的分泌口水。

由於考慮到潤麋水盆的分量十足,因此穆冰僅僅只給幾位老人盛了很小的一碗米飯。

「嗯~~~這口感,肉片油而不膩,不知道是不是幻覺,還有種微微灼熱的感覺,不是燙。」

似乎是爆炎辣子肉片的賣相更好,其中一位老者穩、准、狠的用筷子夾起一片肉放進口中。

剛剛咀嚼了兩下,眼前就彷彿出現了幻覺,好似在一片灼熱的沙漠中艱難前行,後背也瞬間溢出了不少的汗水。

「這黃燜疾雛也是一絕,口感細膩,不老不柴,還有一股奇異的香氣,根本就吃不出是什麼。」

「但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是猛禽的一種,因為肉質很緊實。」

說這話的是一位經營古玩字畫的老者,平日就喜歡吃烤鴨燒雞之類的,對於禽類那是無比熟悉。

但對於穆冰烹飪的黃燜疾雛,他卻是怎麼也品不出,究竟是那種動物。

「行了,你們幾個老傢伙都別再那裏感慨了。」

「還是都喝一口這湯吧,剛那兩道菜我也嘗了,確實驚艷,但和這個簡直就沒法比。」

「穆小子這菜價,定的低了,也不知道這小子怎麼想的。」

有了前車之鑒,此話一出,其餘的老者果然迅速捧著潤麋水盆小酌了一口。

穆冰在烹制潤麋水盆的時候,運用了一些較為特殊的方法,因此湯色不同於普通的水盆羊肉,非常清澈。

滿滿一碗的潤麋肉片,在白開水似透明的湯中清晰可見,些許蔥花與香菜散落漂浮在表面,甚至看不到絲毫油水。

但那種令人靈魂舒暢的香氣,即使面對這種奇怪的菜式,也讓人忍不住嘗試一番。

「這~~這是!!!」

清湯入口,老者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甚至是靈魂都從內而外的得到了洗滌,讓他有種忍不住長嘯一聲的衝動。

「我竟然感到了,呼吸如此的舒暢,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是一位擁有肺部慢性疾病的老者,長期的胸悶氣短,讓他不論做什麼都需要小心翼翼的。

而這一口湯下肚,僅僅不過片刻的功夫,他竟然體會到年輕時許久不曾再感受過的暢快。

「這湯用了葯,滋補類的,而且還是非常罕見的好葯!!!」

古玩老者滿臉震驚的看着手中的潤麋水盆,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吃快肉,驚喜還在後面。」

依然是之前讓眾人喝湯的老者,只見他小心翼翼的夾起一片潤麋肉,放入口中,小口的咀嚼著彷彿是捨不得吞咽似的。

「這~~這肉,真是神奇的烹飪技巧,長見識了。」

一般正常情況下,水盆這類以湯為主的料理,其真正的味道主要就在於湯,至於其他的食材都不過是配料而已。

但穆冰的潤麋水盆則完全不同,真正的實現了湯與料的完美結合。

潤麋水盆的精華確實在湯中不假,但其中的潤麋肉更是如同藥引一樣的存在,不論是先喝湯還是先吃肉。

總之只要兩者同時使用,潤麋所具有的元素屬性就會非常融洽的融入到食用者的身體中,不斷的改善這食用者的體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