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靈力匯聚,化為五彩斑斕之色,成潮汐,轟隆澎湃散發出無盡強大的氣息,將整個烏元境盡數籠罩,無數老屍被從地底驚醒,口中咆哮,卻不敢上前半點,嗚嗚咽咽盡顯恐慌。

天人三引,正式開始。

體內《吞雷》秘術展開,蕭晨身體化為最為恐怖不過的黑洞,將靈力潮汐核心處產生的混沌靈力盡數吞噬一空,融入自身體內,化為磅礴法力瘋狂流轉,但混沌靈力對他而言從來不是天人引落中最為重要的東西。

蕭晨微微閉目,並未做出任何反應,似是在等待著某件事情的發生。

片刻后,其身體略微輕顫,眼眸緩緩張開,森然淡漠,全無半點神色波動,宛若神詆一般,抬首看向那靈力潮汐,嘴角流露出一絲譏誚冷笑。

「本座說過,要給便給最好的東西,區區混沌靈力有何稀奇之處,莫非想要糊弄本座不成。」森然低喝中,無盡寒意轟然破體,如同一道利劍,狠狠刺入那無盡雲霄之中。

「召,斬殺亡魂!」

蕭晨揚手向前狠狠一撕,空間瞬間裂開,露出其中亡魂,自天人二引后殞落修士盡皆在內,雖然質量極高,甚至不乏族群巔峰大能,但數量太少!

「不夠!還不夠!」蕭晨豁然抬首,勢若神魔,「既如此,便藉此處烏元境亡魂一用。」語落單手伸出,向著虛空瞬間抓落。

這一抓之下,看似尋常無奇,卻有一股詭異力量驟然擴散開來,以一種瘋狂的速度蔓延,所經之地,藏於地底老屍盡皆崩潰,亡魂被強行捕捉呼嘯直奔此處匯聚而來。

「以亡魂與爾交易,將本源之力顯化,烙印吾元神之中!」蕭晨咆哮,那被強行拘禁而來的亡魂凄厲哀嚎中直接消融不見,被天道所吞。而與此同時,其眼眸之中,第8根線條緩緩浮現。

整個烏元境何其浩瀚,即便蕭晨等人闖入,所斬殺亡魂數量也不過是其中一半左右,但如今那剩餘下來的乾屍卻是盡數成為蕭晨手中籌碼,與天道交易,換取規則線條。

第9根。

第10根。

第11根。

第12根。

第13根。

以烏元境無盡亡魂交換,竟是僅能讓蕭晨再度看清6根線條,須知這老屍之強大都堪比天人境強者,甚至天人三境及以上存在也不在少數。這般強大的亡魂,恐怖數量疊加之下,竟然僅能再度獲得6根線條,足可知其獲得難度之高!

蕭晨冷笑一聲,「13根線條,能夠在古之極限境界前達到這般層次,也算是機緣了,只不過機會已經用盡,此後再想要掌握規則之力便要靠自己爭取了。」似低吟自語,又似告知蕭晨意念。

說罷蕭晨張目,再度張開其中已然流露出陰沉之色。

果然,在他引落天人之引時,那詭異的意志再度出現直接奪取了蕭晨對自身身體的掌控權利,讓他保持著清醒,卻無法掌握自己的身體。好在有了之前的經驗,蕭晨並無驚慌,而是在快速分析著這股詭異意志的的源頭。不是奪舍?不似心魔?反倒更像是他自己另一面性格的誕生。

同一魂,同一體,不同性格,另一股意志。

但這股意志又是如何產生的?蕭晨皺眉思索,半響后緩緩搖頭,強自壓下波動心緒。此事不急,終有一日他會將其弄清,否則以留另外一股不受掌控的意志在體內,他又豈能安心。

不過眼下最為緊要的事情,便是天人大劫!

雖然有把握渡過,但蕭晨不敢有絲毫大意,收斂心神,瘋狂吞噬混沌靈力!

咻!

咻!

匯聚而來的混沌能力以驚人的速度盡數融入蕭晨肉身,他就像是一隻深不見底的黑洞,將所有一切盡數吞噬,化為自己強大的力量,不斷積累,靜待天劫降落,破繭成蝶時。



死寂的虛空,暗淡而荒涼,一塊塊懸浮著的大陸緩緩挪動,無數道巨大的裂紋密布其上,山嶽碎裂,河流乾枯,生靈絕滅,此處似乎爆發了激烈的戰爭,毀滅了一切。

轟隆。

一塊已經到了承受極限的大陸,如今突然崩潰,化為漫天碎片,向周邊虛空四散而去,融入到那無盡細小的碎片中成為它們龐大隊伍的一員。

碎裂的衣衫,破損的法寶,崩潰的殘骸,都散發出慘烈的氣勢就像是一處戰場。

這裡是域外,獨立平行於靈界之外。

這裡是戰場,靈界族群真正血腥廝殺的地方。

靈界大陸浩瀚無垠,卻有著太多的束縛,一旦爆發真正的族群戰爭,甚至會爆發出毀天滅地的威能,使得大陸沉降,秩序崩潰,化為無法生存的虛無之地。

族群間的戰爭無關仇恨,為的是爭取更多更大的生存空間,而不是要去徹底的毀滅他們。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所以域外便成為了戰場最佳的選擇地點,在這裡,族群巔峰可以任意施展神通,荒古大能也不必承受靈界秩序的束縛,億萬族群浩瀚生靈廝殺在此,每天都有無數強者崛起,也有無數強者殞落。族群戰場之中,匯聚著整個族群最為強大的力量,這裡戰爭的勝負才是影響整個靈界局勢的根本所在。

域外戰場勝,則靈界族群越發強盛,領地擴張。

域外戰場敗,則靈界族群逐漸虛弱,領地削減。

而今日,在族群戰場某處荒涼的戰場遺迹處,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驟然爆發,吸引了不少神念的關注。

「戰場偏北無人區出現強大氣息波動,第6、第9組修士立即前往查看!」

「妖族實力範圍內出現詭異氣息波動,派遣『刺』潛入,探查究竟。」

「著『燕子』入妖族控制區域,查探消息。」



一條條命令自軍中發出,這突然爆發的氣息波動在短時間內吸引了不少的視線關注,卻很快便被遺忘。族群戰場之中,每天都有無數大事發生,派遣修士前往探查只是出於謹慎,卻並未有人將其放在心上。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氣息波動源頭存在著一名何其恐怖的存在…事情,開始向著有趣的方向不斷邁進…

而此刻,蕭晨正在瘋狂吞噬著混沌靈力,在完全不知的情況下,已然攪動了另外一場風雲激蕩的對撞,就像是一隻蝴蝶輕輕扇動了翅膀,風暴卻已經開始醞釀…

#####

【明日一定在白天完成更新,否則自彈小jj一千次..】 天人大劫對任何修士而言都不容小覷,度過一躍龍門,此後成為族群強者,反之身化飛灰,修道一生所有艱辛痛楚盡數消散,再無任何意義。

而這點對蕭晨而言,尤為貼切。

得金印逆天神通《吞雷》,吞噬煉化天雷之力為己用,遭天地記恨,雷劫威能暴漲,所以以他近乎族群巔峰極限的強悍修為,也只能壓住自身修為增長,避免引落天劫。

直到今日,大衍龍魂丹成,吞服煉化使得《玄天》成功突破玄胎境晉陞太皇,神通戰力暴漲無數,才讓蕭晨有了與天劫一戰的底氣與資本。

此戰,他要吞噬天劫,成就天人,使得修為一舉暴漲,達到可戰荒古大能地步!

陰暗昏沉的空間之中,整片天幕被恐怖能量潮汐所籠罩,五彩十色,浩浩湯湯,但就在這時,伴隨著一聲輕喝傳來,那遍布雲霄的能量潮汐瞬間一顫,隨即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開始消弱下去。伴隨著能浪潮汐的衰弱,在這潮汐中央處,一道挺拔身影緩緩浮現,青袍黑眸,眼底散發著滔天戰意!

袍袖內單手伸出,想著那崩潰的蒼穹驟然一指點落,口中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歷次渡劫九死一生,本座都能安然存活,今日你依舊無法將我殺死!」

「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今日之後,本座將成為雷道之主,腳踏世間規則,你將再沒有制裁轟殺本座的資格!來吧,且讓蕭某一觀,今日天劫強大至何種地步!」咆哮中青袍獵獵作響,黑髮與背後激蕩翻飛,恐怖到極點的氣息從他體內轟然爆發,如長槍一般佇立天地,不彎不折,尖銳挺拔,似要將這蒼穹捅破。

強大的氣息驟然從那無盡黑暗中降臨,透出厚重,森然,浩蕩,毀滅氣息,一聲聲低沉悶響自那破碎虛空內傳來,並且快速變得清晰起來。

一股血色出現在破碎虛空之中,散發著淡淡血芒,明滅閃爍間,有絲絲雷霆氣息從中溢出,雖然淡薄微弱,卻足以令任何生靈心中冰冷,渾身顫抖。

血色的劫雲,如火焰一般跳躍燃燒,翻騰之中靜默無聲,唯有偶爾血色雷芒一閃隨後傳出的低沉雷鳴之外,變再無其他生息,就像是傳說中的九幽血海,以億萬生靈之血匯聚而來,為世間最為陰暗污穢的地方,代表的只有毀滅與殺戮,任何看到血海的生靈,都會溶入其中,再也無法離去。

這便是蕭晨需要度過的天人大劫,72道天罡雷!

如今雷龍融入那詭異巨蛋之中,藉助其力重新誕生獲得肉身,代表著蕭晨無法借用雷之本源的力量,所以無論有雷劫如何強大,他都只能一力承擔。

仰頭看天,劫雲血紅如海,奔騰無聲卻又肆虐大勢緩緩散發,透出森然殺機,代表了毀滅。

蕭晨面色肅然,嘴角突然翹起,流露出一絲森然冷笑!

與此同時,劫雲翻騰中,第一道雷霆轟然降落,赤紅血色,數丈粗細,瞬間劃破了無盡空間,一閃之下再度出現已然是在蕭晨頭上不遠處。

面對這降落雷劫,蕭晨負手而立,臉色平靜全無半點抵擋的意思,任憑其直接落下,轟落肉身化為一枚血色雷珠將蕭晨包裹在內,恐怖的毀滅雷霆力量順著每一分血肉瘋狂向其中鑽去,瘋狂毀滅著一切。蕭晨微微閉目,神色安然並無絲毫痛苦之一,突破至太皇境帶來的強大體魄,讓他足以無視這第一雷的恐怖抹,《吞雷》秘術轟然運轉,澎湃發力洶湧而出,將闖入雷霆之力包裹瘋狂煉化為精純能量吞噬吸收。

藉助雷霆之力,淬鍊肉身,精純元神。

「憑藉此力,尚且不足以傷到本座,再來。」蕭晨淡淡開口,卻如神明低吼一般,滾滾聲浪轟然爆發,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向周邊天際瘋狂擴散!

血色劫雲靜寂無聲,卻翻滾的越發厲害,似是已經被蕭晨激怒,第二雷毫無間歇,轟然間再度落下,其威能比較第一雷越發強大。

轟!

轟!

血雲翻滾,雷霆轟落,雲霄中有修士負手而立,臉色平靜,任憑毀滅雷霆之力將其包裹化為一方雷珠,卻紋絲不動,甚至於其眉角都未曾發生任何變化。

靈界之大,可如此渡劫者,不知又有幾人?

第16雷。

第17雷。



慕川向晚 第38雷。

第39雷。



第67雷。

第68雷。

自第50雷開始,血雷威能逐漸增長,蕭晨雖然強大驕傲,卻不會自負到可以以肉身硬抗整個雷劫的地步,否則豈非是**裸的愚蠢行為。所以開始出手以神通抗衡,保證肉身最大程度淬鍊及吸收的前提下,適當削弱雷霆所蘊含力量,

第69雷。

以裂天神通碎之,磨滅其威,又以荒古體術爆發志強肉身戰力,生生將雷霆擊潰大半,余者盡皆被其吞噬。

第70雷,以大浪淘沙神通出手,融入水之本源,將神通威能爆發至極致境界,磨滅雷霆。【水之本源得自死滅妖龍諾查,另有雷之本源尚未提及。】

第71雷,以寂滅指出手,演化黃泉大磨盤神通,碾碎雷霆。

第72雷。

作為72道天罡雷,並未如地煞雷一般演化雷獸,卻不意味著相對弱小,須知化繁為簡的手段往往能夠爆發出最強的威能,天罡雷正是如此。而這最後一道雷霆,更是整個天罡雷中最為恐怖的存在。

轟!

浩瀚血色劫雲轟然碎裂,其內無盡雷霆力量悍然爆發,恐怖的雷霆氣息驟然從其中爆發開來,可謂驚天動地。面對整個劫雲的詭異自爆,蕭晨臉色驟然陰沉下去,他可不認為是因為自己展露的力量太強而將這劫雲生生嚇退,這種必定有詭異之處。就在他念頭翻滾之中,此刻豁然抬首,目光死死落在那劫雲自爆之處,瞳孔劇烈收縮,一股死亡氣息瞬間出現,讓他身體僵直,臉色略微法寶。只見在那劫雲湮滅處,恐怖自爆威能將虛空生生撕碎,一道犬牙交錯的不規則裂口出現其中,濃郁到極點的靈力氣息從這裂縫之中出現,但隨之而來的還有那令蕭晨感應到死亡的氣息。

雷之氣息!

一道僅有尺許粗細的雷霆從那裂縫之中落下,無聲無息,這雷霆所經之地一切消融,即便是空間也被徹底毀滅化為虛無,宛若一條靈活的毒蛇,看似弱小,卻有真正致命的能力。

蕭晨眼底厲芒一閃,在這雷霆出現瞬間便已經將他鎖定,除卻硬撼此雷之外,他沒有任何選擇! 盛世書香 即使如此,便只能放手一搏,且看這詭異之雷何等強大。腳下上前一步踏落,虛空震顫,數道裂紋從他腳下出現,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袍袖內單手伸出,向著那雷霆降落方向,伸出2指按落虛空,略微用力,似撥弄琴弦,隨後鬆開。

轟!

蕭晨臉色驟然一白,體內氣息更是瘋狂虛弱下去,但其神色依舊平靜,眼眸璀璨明亮!如今的他已經擁有動用兩根線條的力量,疊加爆發可比荒古大能出手,且看這72雷能否抵擋!

尺許血雷,裂天鋒芒,兩者在雲霄之上悍然相遇,恐怖至極點的氣息從接觸一點悍然爆發,向周邊天際瘋狂橫掃,整個烏元境浩瀚蒼穹盡數崩潰。

蕭晨悶哼一聲,腳下連退17步方才將反震之力抵擋下來,嘴角有絲絲血跡流出,抬首向前,恰在此刻裂天鋒芒被轟破一道豁口,第72雷瞬息而至。

面對第72雷轟殺,蕭晨眼中異色一閃,不退反進,腳下大步上前,直接悍然應向!

雷劫欲要轟殺蕭晨,蕭晨又何嘗不是想要將其吞噬!雖然破開了裂天鋒芒,但第72雷同樣損耗極重,氣息比較之前削弱了一半不止,若能趁機將其吞噬煉化,定然會有一番不小的收穫。

轟!

雷霆落下,瞬間將蕭晨包裹,化為一枚血色雷珠,無盡毀滅雷霆力量向其體內瘋狂湧入。

痛!

很痛!

非常痛!

蕭晨甚至有種回到了突破太皇境時的感覺,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足以讓尋常修士瞬間心神崩潰,甚至可以直接引得元神潰散,就此殞落。但這種痛苦在蕭晨身上,卻並未收到應有的效果,他眉頭緊皺,全力抵擋雷霆肆虐,同時《吞雷》瘋狂轉動將雷霆力量轉化為精純生機,融入被其損毀的肉身之中。

肉身破損,修復,然後再度破損,修復,便是在這種往複循環的過程中,蕭晨肉身強度不斷提升,法力、元神也以一種穩定的速度緩緩增長。

若無規則線條在手,今日蕭晨必定難逃殞落結局,但如今卻是完全不同的情況,第72雷被裂天鋒芒削弱在前,雖然依舊強大可以將蕭晨重創,卻無法將他殺死,既然如此,便註定了要被他生生吞噬的命運。

半個時辰后,雷珠消散,露出其中一具赤-裸-身軀,雖然看似削瘦孱弱,但其中卻蘊含著令天地驚懼匍匐的恐怖力量,掌起碎天,腳落裂地。

靈光微閃,一襲青袍附體,眼眸緩緩張開,漆黑無垠,如星辰大海!

下一刻,青袍之修體內氣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瘋狂暴漲.,破開渡劫瓶頸,晉陞天人,卻仍舊沒有停止的趨勢,一連三次突破,直至天人三境巔峰層次方才緩緩收斂。

厚積薄發,一飛衝天,多年暗中準備,終於換來今日肆意張揚。

蕭晨仰天而笑,升浪滾滾,氣焰滔天!

如今修為,荒古大能亦可戰矣!

#####

【任何想讓我自彈小jj的壞淫都是要註定失敗滴,第一更,晚上還有一更,爭取8點前放上來,嘿嘿。】 蜉蝣界中,合體稱雄,小千界內,荒古為尊!

當年蕭家的落魄子弟,踏足大道歷經生死,有如今修為,可戰荒古,已然成為整個小千界中巔峰存在,可稱為族群老祖,地位尊崇,億萬萬生靈掌控在手,予取予奪全在一念之間。以他如今的修為,已然可以在靈界中支撐起來一片獨立的天地,庇護他的親人朋友,庇護人間界內等待飛升的修士。

蕭晨臉上喜意發自肺腑之中,全無半點遮掩偽裝。此後靈界之廣浩瀚無垠,他已然有了縱橫睥睨的底氣,雖然前路依舊漫漫,但至少已經擁有了自保的力量。

一名尚未晉陞荒古,卻有著荒古戰力的修士,必定能夠得到整個人族族群的重視,而族群越發看重,便越能讓蕭晨得到更好的發展前景。荒古境雖然不弱,但其上還有太古、祖古兩大境界,更是有古之極限以上更高的修鍊層次,但那時大千界中才會存在的力量層次,擁有蕭晨如今無法想象的波瀾壯闊。

蕭晨深深吸氣,將心中激蕩心緒盡數壓下,緩緩抬首,已然恢復到平靜淡泊狀態,如今他雖然有了些許手段,但靈界之大強者無數,不知有多少歷經歲月沖刷沒有殞落的老怪存活於世,各大族群荒古境強者絕對不少,甚至太古、祖古兩大境界的老不死也有可能存在。例如那玉宮一脈的玉宮老祖,按照從萬劍之主口中得到的信息,絕對不簡單是荒古境大能這般簡單,否則豈會讓他如此忌憚。這老怪,極有可能是太古乃至祖古層次的超級強者。

修為越高,彼此間的實力差距越大,往往一線之差便是天淵之別。

蕭晨與玉宮一脈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日後與這玉宮老祖難免有兵戎相見生死搏殺的時候,憑藉他眼下區區修為,恐怕一個照面就會被人輕易抹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