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雲流真人將真氣注入秋月玄霜輪中,他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不識好歹!」烏里術衣袖一揮,上千隻烏鴉撲棱著翅膀飛出去啄雲流真人。

「師父小心!」慕容陌塵撇下妙玄真人,揮著九龍逐日青鋒劍來救師尊。

慕容陌塵手中寶劍青光隱隱,死亡之鴉不敢近身。

秋月玄霜輪飛騰入空,鋒芒再現,無數利刃雨點般從中甩出刺向烏里術。

「小娃娃別走啊!」妙玄真人緊跟上來,甩出墨玉混元刺,形成一道結界,替烏里術擋住了利刃。

「師弟,我今日不是為尋釁而來。」烏里術制止了妙玄真人,「今日造訪實乃是為了龍吟嶺的日後壯大。」

「呸,你這畜生會有如此好心,休要花言巧語,且看我取你性命!」說罷,雲流真人再運真氣,卻發覺體內氣息流動緩慢。

「不要白費修為了。」烏里術笑了起來,臉上的五官擠在一起,令人厭惡至極,「方才一戰已消耗了你大量真氣,此時若是再戰,只怕師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孽畜,休要猖狂!」陌塵挺身而出,手中寶劍一橫,一道青光飛入天際,如同白晝一般。

「不用掌教動手,就是我也能滅了你!」陌塵厲聲呵斥道。

「孺子可敬,只可惜不知天高地厚!」烏里術收起了虛偽的笑容,「今日便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這邊說完,那邊烏里術手杖一揮,袖中湧出一道黑霧,不多時,黑霧凝聚成一隻巨型死亡之鴉。

鴉嘴張開,狂風怒號,山地動搖。兩隻眼睛射出一道紅光,將陌塵身邊的一塊巨石擊打得粉碎。

「小娃娃,你死期到了!」烏里術言訖,死亡之鴉煽動翅膀,捲起沙塵滾滾,使得眾人不由自主的伸手遮擋。

看到機會來了,烏里術對著妙玄真人使了個眼色,妙玄真人心領會神,墨玉混元刺化作利刃一柄刺向慕容陌塵。

「徒兒小心!」雲流真人撲身擋在陌塵前面,利刃穿透他的左肩。

旋即,雲流真人只覺眼前一黑,昏了過去,利刃之上塗滿了毒藥。

他臉色鐵青,嘴唇烏黑。

「師父!」

「殺了他們,替天行道!」雲流真人睜開眼睛,虛弱的說道。

「納命來!」慕容陌塵怒髮衝冠。

九龍逐日青鋒劍應聲而起,陌塵口念咒語,左手驅動真氣,寶劍頃刻間化作九條青龍盤旋夜空。

死亡之鴉逆風而上,雙翅烏羽化作千萬利刃刺向青龍。

「日月暉暉,大道昌昌!」陌塵念罷咒語,九條青龍同時口吐烈焰將烏羽利刃燒為灰燼。

陌塵輕旋右掌,掌心中生出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珠子飛騰入空,射出光芒萬丈,青龍鱗甲瞬間離體落下變作火球砸向烏里術。

烏里術雙袖洞開,湧出無數鬼魂被死亡之鴉吸入體內。

死亡之鴉雙翅環抱,身體縮作一團,替烏里術擋住火球,周身羽毛燃燒起來。

它一聲嘶鳴飛入天際,而後猛地掉頭俯衝,雙爪抓住一條青龍撕咬起來。

沒了鱗甲護體,青龍遍體鱗傷。

陌塵雙手平放胸前,懸於空中的晶瑩珠子登時明亮無比,堪比日月。

青龍身上復生鱗甲,光芒閃閃。

「火龍出世,鬼魔盡散!」陌塵再次念起咒語,九天青龍長吟一聲合為一體。

一團真火自內而外燃燒起來。

「青龍吐珠!」陌塵話音剛落,青龍一口將晶瑩珠子吞入體內,俄頃再次吐出。

此時珠子如磨盤一般大小,已由先前的晶瑩剔透變成一顆燃著熊熊烈火的火珠子。

珠子發出雷鳴般的聲響從天而落,強大的氣流讓烏里術等人連忙後退。

死亡之鴉再度出擊,青龍尾巴橫掃,竟將它的一隻翅膀打折。

失去平衡的死亡之鴉急速墜落。

妙玄真人急忙再度祭起墨玉混元刺,化做一隻翅膀貼在死亡之鴉身上。

死亡之鴉復飛入空,一道驚雷引來,化成一張鬼面。

鬼面周邊陰森無比,寒氣逼人。

它吐出一塊碩大冰凌砸向火珠子。

火珠子竟不抵寒氣,火焰漸漸小了許多。

「師兄,我等助你!」龍吟嶺弟子結陣,將體內真氣悉數注給陌塵。

陌塵精神為之一振,他將真氣聚於胸前,胸膛中熱浪滾滾,臉色通紅。

「火生萬德!」這邊言罷,那邊真氣從陌塵胸膛射出,注入珠子之中。

青龍張口,又有萬道火焰噴出。

火珠子愈燃愈旺,冰棱漸漸消失無形。

「孽畜,還有何招數,儘管使出!」陌塵色正聲厲,竟唬的烏里術等人心驚膽寒。

「不愧是那盤古老兒的孫子。」烏里術撫掌大笑,妄圖以此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慌張。

「青龍逐日!」陌塵不給對方一絲喘息的機會。

青龍得令,擺尾將火珠子銜在口中。

烏里術再揮權杖,一張鬼面化作千張將青龍困在中央。

鬼面同時口吐腥臭直逼青龍。

「破!」待鬼面近身,陌塵一聲喝,火珠子噌的一聲從青龍嘴中飛出,火光四濺,將那千張鬼面燒為灰燼。

「噗」地面上的烏里術口吐黑血,戰慄不已。

「賊人,你死期到了!」陌塵說罷,青龍張開血盆大口朝著烏里術吞去。

「啊——」只聽妙玄真人一聲慘叫,烏里術竟一手扯過旁邊的妙玄真人,而後一掌將其推至空中,被青龍一口吞下。

可憐妙玄真人做了一世美夢最終命喪龍口。

「心狠手辣!」陌塵道了一聲,他手臂一揮青龍轉向烏里術,嘴角處鮮血淋漓,那是妙玄真人的血。

烏里術四處張望,他帶來的手下已被龍吟嶺的弟子們收拾乾淨了。

「好你個小娃娃,今日暫且放過你!」說罷,烏里術轉身逃遁,慌亂中將百花爭艷碧玉簪掉落在地。

眾師兄弟欲起身去追,被陌塵阻攔住了。

「徒兒。」雲流真人虛弱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他已醒了過來。

陌塵撿起簪子遞到雲流真人手中。

摩挲著簪子,他的思緒不由得又回到了那八千年前。

八千年前,雪域,碧霞峰。

雲流真人和雲霞奔跑著,嬉鬧著。

「師兄,你慢點,我追不上你。」望著雲流真人的背影,雲霞索性坐了下來。

「師妹,你這耐力不行啊。」雲流真人返回雲霞的身邊,也坐了下來。

「是不如你。」雲霄佯作生氣扭過頭去,「你可是我們下一任的宮主。」

雲霞的臉蛋兒紅撲撲的。

雲流真人剛剛在碧霞宮百年一次的鬥法大會中拔得頭籌。

聽了雲霞的話,雲流真人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好師妹,別生氣了,是我錯了。」他道起謙來。

「你沒錯。」雲霞依舊氣呼呼的,腮幫鼓鼓的,雲流真人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

「師兄!」雲霞的臉更紅了,她低下了頭。

「師妹,你真好看。」他痴痴的望著她。

她抬起頭來,望著天空,眼中閃過一絲惆悵。

「師兄,我們,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她輕聲的問道,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當然會啊。」雲流真人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不僅這一生,下一世,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

說著,雲流真人緊緊地抓住了雲霞的手。

雲霞滿臉緋紅,頭輕輕的倚靠在雲流真人的肩頭。

雲流真人輕撫著她的頭髮,兀自停了下來。

雲流真人盯著雲霞的髮髻,感覺她的頭上缺少一樣飾品。

「大師兄,聽說你明日下山去?」回到碧霞宮后,雲流真人走進了大師兄的房間。

大師兄點了點頭。

「你,你可不可以幫我買樣東西。」雲流真人紅著臉支支吾吾了半天,說著將手中的錢袋遞給了他。

「這麼多?這裡面得是你半生的積蓄吧!」

雲流真人站著沒有說話,眼神中充滿乞求。

「你要買什麼?」

「簪子。」

「簪子?」大師兄望了他一眼,旋即明白了。

「咳咳。」雲流真人咳了起來,又是一口鮮血。

「師父,您坐好。」陌塵與諸位師兄弟將雲流真人扶好,他端坐地上,雙掌運氣,將墨玉混元刺的毒素從雲流真人體內逼出。

「徒兒,苦了你了。」雲流真人望著臉色漸漸發白的陌塵說道。

與烏里術、妙玄真人一番惡鬥已消耗了他大量真氣,方才又將剩餘真氣輸入雲流真人體內,真氣已消耗殆盡。

此時的他與普通人無異。

「哈哈——」一陣陰笑傳來,令人毛骨悚然。

「孽障!」雲流真人掙紮起身。

是烏里術!

他並沒有逃走,而是一直躲在龍吟嶺下。

他滿臉得意,目露凶光。

「現在你們就是廢物一群,我這手杖一揮便可令你們灰飛煙滅。」烏里術陰笑道,「師弟,給你指條明路,隨我回蠻荒鬼域,以師弟才識必能得到巫王重用!」

「痴心妄想!」雲流真人啐了他一口,艱難的祭起秋月玄霜輪。

「既然師弟一心求死,那也怪不得我了!」說罷,烏里術祭起手杖照著雲流真人劈來。 「賊道,休要傷人!」眼看烏里術的手杖即將打在雲流真人的天靈蓋上,一個聲音落下。

緊接著,一把扇子飛來,紫光一閃,將滅善弒魂杖打飛一邊。

「又來一個送死的!」烏里術隔空抓住手杖,臉面一沉,露出獰笑。

一位翩翩少年落在雲流真人前面,他右手一伸,扇子飛回手中。

是胤辰。

「是你?!」看到胤辰,烏里術心中一驚。

烏里術曾與胤辰打過照面,那一戰他輸得很慘。

「賊道,趁人之危,臊不臊得慌!」胤辰手腕一動,紫氣東來通文扇化作一柄鐫刻金龍的紫光劍,劍鋒處冷光乍現。

「小娃娃,當初是我一時大意,才輸給你,今日你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說著,烏里術雙手交叉,口中吐出真氣,化出一團深藍色的火焰在面前跳動。

「幽冥之光?」胤辰皺了皺眉,但很快便舒展開來。

胤辰將紫光劍橫展,左手運起真氣,輕輕掠過,劍鋒處頓時起了寒氣,一層寒霜生成。

「九華凝霜?」烏里術見后心中一愣,兩隻眼睛賊溜溜的轉著,思索的應對之法。

「算你這賊人還有些眼力。」胤辰輕蔑一笑,「若是識相趕緊投降,可留你一全屍,否則——」話未講完,紫光劍輕輕一劃,寒霜飛出,身邊一塊巨石轉眼間分崩離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