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虎妹並沒有進行什麼實際行動,但是這讓祝融不免有些擔心。

若是虎妹真的衝動跑到湖中挑釁鱷魚群,那祝融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救了。

於是,他就趁著這個機會給虎妹演示一番「釣鱷魚」!

只要這一次成功了,那麼虎妹以後絕對不可能衝動到直接面對鱷魚群。

就在這時,岸邊的那條瞎眼鱷魚動了。

經過一番內心糾結之後,它選擇朝着血腥味的方向繼續前進。

與此同時,祝融也發現了這條鱷魚。

接着,祝融立刻用眼神示意虎妹保持警惕。

虎妹很快就看懂了祝融的提醒。

她小心翼翼地匍匐在草地中。

緊接着,她便像小時候那樣朝着鱷魚的身後繞去。

那條瞎眼鱷魚上岸之後速度變快了很多。

在它心中,岸邊是危險的!

因此它覺得只有速戰速決才是最安全的。

很快,它便來到了小白斑鹿的殘肢旁邊,緊接着立刻咬住了小白斑鹿的殘肢隨後習慣性地表現出了進攻的姿態。

:這隻鱷魚好警惕啊!難道是發現了大王?

:怎麼可能?這隻鱷魚眼睛已經瞎了!別說大王藏在草叢當中,就算是大王在它的面前它也看不見啊!

:我估計這隻瞎眼鱷魚應該是把小白斑鹿當成活物了!所以才表現出這麼強烈的進攻性。

:太慘了!沒了眼睛連獵物的死活都分不清了!

……

此時祝融距離這條瞎眼鱷魚已經不超過十米。

這種正面面對鱷魚的情況對於他來說是風險很高的一件事。

不過,他並沒有在鱷魚身上感受到針對自己的殺氣。

正因如此,他才敢繼續趴在地面上。

作為一隻新進的虎王,他有足夠的耐心和勇氣。

這點小動作完全嚇不倒他。

片刻后,瞎眼鱷魚的動作小了很多。

此刻的它也意識到了嘴裏的白斑鹿早已死去,所以表現得稍微有些放鬆。

「就是現在!」

祝融的雙眼瞬間眯了起來。

他緩緩地站起身。

可是就在這時,虎妹突然從草叢當中縱身一躍撲到了瞎眼鱷魚的後背。

緊接着四顆鋒利的獠牙牢牢地鎖住了瞎眼鱷魚的后脖頸。

瞎眼鱷魚瞬間痛苦地張開了血盆大口。

它想要哀嚎,但是卻發不出聲。

虎妹咬住了瞎眼鱷魚的后脖頸之後頓時表現得有些得意。

但是下一刻,她的眼神就變得兇狠起來!

她突然凶性大發,兩隻大爪子牢牢固定住瞎眼鱷魚的身體,緊接着整個身體不斷地朝後拉扯著瞎眼鱷魚被撕咬的部分。

:虎妹的動作也太帥了吧!

:這招跟瑪琪莉抓鱷魚一模一樣!大王抓鱷魚的時候,腦袋沒有任何拉扯的動作!腦袋一直緊緊地貼在鱷魚的后脖頸上,然後利用咬合力死死地鎖住鱷魚的后脖頸!可是虎妹這動作完全是想將鱷魚后脖頸的肉直接撕下一塊!

:感覺虎妹是想在鱷魚背上直接開飯!

:太殘暴了!

:總體來看還是大王的技巧性更高!

:這肯定的呀!大王面對的是九百斤的鱷魚王,而虎妹面對的是一隻不超過四百斤的小鱷魚!若是當時大王和虎妹一樣用這招對付鱷魚王,那現在誰活着就說不定了!

:不要總拿大王跟虎妹比較!這畢竟是虎妹第一次捕殺鱷魚,就不能來點正面的評價?

:虎妹帥呆了!

……

祝融本來想衝上去幫忙,但是看到虎妹那兇狠的樣子,他立刻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現在虎妹已經完全佔了上風。

只要她不鬆口,那這條小鱷魚必死無疑!

很快十分鐘就過去了!

虎妹終究是沒能直接將鱷魚的后脖頸的肉直接撕下來!

但是此時的瞎眼鱷魚已經完全失去了動靜。

「呼嚕嚕~」

祝融立刻用聲音提醒著虎妹。

聽到祝融的聲音,虎妹那雙血紅的雙眼漸漸恢復了正常。

她緩緩地鬆開了嘴裏的瞎眼鱷魚。

砰的一聲!

瞎眼鱷魚的屍體被虎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虎妹也單殺鱷魚了!

:你不說我都沒注意,這場戰鬥大王根本沒插手!

:不愧是大王的妹妹!不到一歲半就獵殺了一條接近三米的鱷魚!

:這兄妹倆以後不會將整個倫滕波爾的鱷魚都吃了吧!

:官方應該不會允許的吧!

:哈哈~

…… 「誒,你聽說了嗎?」天福樓大廳,一練氣高階修士湊到另一個修士身畔。低聲嘀咕了一句?

「聽說了什麼?」他身畔的那個修士好奇得問道。

「妖獸海地動了!」

那人說到這裡大概是有些激動,亦或是想要賣弄一番自己的博聞,聲音拔高了一個度,以至於他身周的其他吃客都聽到了妖獸海地動之事。

「兄弟,你沒說笑吧?」鄰桌的一個修士聞言忍不住插話道。

「這可是大事,這樣的事情我哪能說笑?」最先說話的那人一聽被懷疑真實性,立馬聲音又高了一個度。

「嗨,這有什麼?我聽說啊,南面火山群最近可活躍,聽說都接連噴岩漿噴了好幾個星期了……」

「誒,我還聽說……」

天福樓一樓,這些低階修士就自己聽聞到的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大說特說。

顧微羽杵著下巴靜靜地坐在二樓其中一間靠窗的雅間內,神識蔓延在身周,將這一切都盡收眼底。

「阿羽,你說最近無空界是不是多事之秋啊,怎麼各個地方都發生這麼多天災?我可是聽說最近不少凡人遭了殃,死了不老少呢!」

在顧微羽身畔,小芽兒也自然也聽到了,她嘴裡忍不住嘟嘟喃喃得說了出來。

顧微羽目光落在窗外繁華的街道上,下方的行人如織,臉上洋溢著笑臉。

大多數凡人並不知曉,他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無知者無畏,還是什麼都不知曉的人生活得更加幸福。

「若只是多事之秋也就罷了,怕就怕……不是那麼簡單!」顧微羽低聲道。

她想起在瀚海界時,她曾進入過的五靈秘境,在無空界時,她也曾進入過無空秘境……

又想起她在瀚海界看過的木靈一族先祖的手札,這些秘境內都存活著一些土著,據他們若說,從前他們的小界並不是這樣的!

她甚至聯想到了她在上界之日,曾經在藏書閣那些遊記中記載的一些蛛絲馬跡。

它們無一例外都在不停地告訴自己,小界並不是永恆存在的,它們會經歷初生、發展、繁榮,然後便開始步入消亡……

聽著耳畔那一件件令人心驚膽顫的奇聞異事,顧微羽只覺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迷惘中。

難道說,琦玉先祖她千年前便已卜算到了無空界會有此一遭,才會在這般情況下讓她再入族地,獲得須彌戒?

也無怪乎顧微羽會如此想,實在是這須彌戒來得時機太及時了,剛剛好這個時候,無空界還爆發了如此多的「意外」!

「阿羽,你這是什麼意思啊?」小芽兒聞言有些懵逼得道。

顧微羽搖了搖頭,「我現在並不確定,多說無益。」

「姑姑,姑姑,我要吃那個!」

跟顧微羽她們倆一塊兒出來的小駿才不管那麼多呢,啥事兒也比不上好吃的吸引他的目光啊!

「哎呀,小駿要吃什麼啊?」顧微羽目光落在可可愛愛的小侄兒身上,心中的憂慮去了大半。

顧駿小胖手朝下方一指,「姑姑,我要吃那個紅紅的東西!」

紅紅的東西?顧微羽順著小駿所指的方向看去,發現他指的原來是糖葫蘆,她臉上忍不住微微一笑,「好,小駿你等著,姑姑這就去給你買!」

顧微羽使出障眼法,悄無聲息間便從窗子里出去,來到了繁華的街道上。

「老丈,給我個糖葫蘆吧?」顧微羽朝賣糖葫蘆的那個老頭子道。

那老頭眨了眨眼,心裡暗道,這個姑娘怎地突然間便冒出來了?

不過有人來做生意,他心裡正高興著呢,也顧不得多想,從身畔的稻桿上拔出一串糖葫蘆遞給顧微羽,「小姑娘,你拿好嘞!」

顧微羽接過糖葫蘆,隨手摸出一塊下品靈石遞了過去。

「誒——」靈石入手帶著溫潤感,與金銀並不一樣,那老丈一低頭,才發現,原來他手裡竟拿著一塊靈石!

他剛剛賣出的不過是再尋常不過的糖葫蘆罷了,別說一塊靈石,便是靈石的一塊碎末也及不上啊!

可是他抬頭想要去和顧微羽說時,卻發現周圍哪裡還有顧微羽的身影。

老丈這才反應過來,剛剛跑來跟他買糖葫蘆的定然是仙子無疑,怪不得,怪不得那仙子突然就冒出來了!

且不說老丈平白多得了一塊靈石,心裡是多麼美滋滋的,顧微羽買回糖葫蘆,腳上一躍便回到了天福樓二樓位置。

「小駿,給你糖葫蘆!」顧微羽笑吟吟地將糖葫蘆遞到小駿面前。

顧駿伸手接過糖葫蘆,他大大的眼睛好奇得打量了一圈糖葫蘆,紅彤彤的,還有透明的糖塊,瞧著誘人極了。

他忍不住啊嗚一口咬在了其中一顆糖葫蘆上。

甜絲絲的味道瞬間在舌尖瀰漫,顧駿忍不住一臉享受得閉上了眼,糖的甜和山楂的酸混雜在一處,別提多有滋味了!

「糖葫蘆好吃吧?」小芽兒笑嘻嘻地道。

「好次!」顧駿含著糖葫蘆,口齒不清得回道。

「那小駿可不可以分一顆糖葫蘆給芽兒姑姑吃呀?」顧微羽在一旁故意捉弄他道。

顧駿一聽,圓胖的小臉上頓時掙紮起來,他可喜歡甜甜的糖葫蘆了,可是,芽兒姑姑他也很喜歡啊!

顧微羽與小芽兒見顧駿皺巴著臉,慢吞吞將糖葫蘆遞向小芽兒的方向,「好吧,不過芽兒姑姑只可以咬一小顆哦!」

小芽兒見狀,忍不住笑容燦爛得道,「小駿你對芽兒姑姑真好!糖葫蘆你自己吃吧,姑姑不愛吃!」

顧駿一聽,立馬縮回了小胖手,繼續津津有味得啃起了糖葫蘆。

顧微羽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待顧駿吃完了糖葫蘆,才起身道,「我們回去吧?」

芽兒嗯了一聲,兩人牽著小駿的手,一起回到了顧府。

顧微羽先將顧駿送回了明霄閣,在那裡陪著秦氏和顧昀他們用過晚膳,這才獨自一人去了南山居。

「高祖,我有一事要與你說!」顧微羽一來到院中便直接開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