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雖然抓捕吳天,是他師尊段天一的命令,不過白梟原本就沒有絲毫尊師重教的想法,只是為了利益行事。

而眼前,無窮無盡的各等級靈藥,豈不是跟天一樣大的巨大利益?

哪怕明知道吳天會趁著這個機會逃跑,他也顧不得了。大不了之後出去再追殺吳天。

過了許久之後,白梟才從靈藥的寶藏中冷靜了下來,接下來又被茅草屋吸引了目光。當他發現這是真正的仙人居所之後,立刻小心翼翼的開始尋寶。

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成了他小心觀察的對象,生怕遺漏了任何的仙家寶物。

也正是如此,吳天才得到了寶貴的時間。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吳天一絲一絲的拔除安若曦體內的真氣,終於接近了尾聲。

整個過程中,吳天逐漸感受到了天階功法的強大,不僅威力變化等等驚人,恢復力也是異常的驚人。

風雲勁在他的體內全速運轉,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身體竟然能夠榨取出如此多的真氣。根據他的推算,自己的真氣量起碼是普通大氣師的三倍以上。

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夠在整個治療的過程中支撐了下來。同時因為無數次的演練,他對於風雷勁的掌控,也是越來越嫻熟。

看著安若曦平穩下來的氣息,吳天鬆了一口氣。

此時的安若曦體內真氣已經平靜,服下了吳天帶著的保命丹藥之後,內髒的傷勢也已經控制住了。

雖然膚色依舊慘白,可是已經能夠看出來,她嬌小的身軀漸漸恢復了活力,一股嫩紅色顯露出來。

那跳動的胸膛,抿動的嘴唇,讓吳天心臟狂跳。

吳天趕緊給安若曦披上衣服,現在可不是動心的時候,反正吳天在自己心中,已經完全定下了這個女人,早晚都是自己的,不急於一時。

解決了安若曦的問題,剩下的,就是吳天最後的一重保障。

吳天的一雙眼睛金光閃爍,龍瞳開啟,吳天盯著棺材內的血屍,舔了舔嘴唇。

「喂,小金龍,如果不想死的話,這次我們要拼一把了!」

吳天嘴上說著,腦海深處小金龍也浮現了出來,神情鄭重。

沒錯,吳天打上了頭血屍的注意。

之前他之所以有著奇遇,就是因為血屍沒有攻擊他,現在,他要弄明白這頭血屍,到底有著什麼秘密。

只見吳天眼中透出一絲金光,無視了棺槨的厚壁,直接刺入了血屍的大腦。

還沒等吳天有所反應,血屍猛然睜開了眼睛,一雙腐敗的瞳孔中血色大放,發出了兇殘的吼叫

「吼!」

吳天兩眼一白,鼻孔中流出了蜿蜒的黑血,暈了過去。

吳天之所以要藉助武魂的力量,用精神力攻擊血屍,想法也沒有太複雜。

他只是想要刺激這個血屍,讓這個血屍不再陷入沉睡之中。血屍蘇醒之後,雖然不知道血屍為什麼不攻擊吳天,不過只要血屍不攻擊自己,就能夠成為自己的助力。

如果說血屍是一個善良平凡之輩,完全不會攻擊任何人,打死吳天也不會相信。

之所以吳天不僅沒有被攻擊,而且收貨了一絲的奇遇,吳天覺得很可能是因為自己九霄沖雲訣的關係。

九霄沖雲霄,雲霄冢,雲霄派,雲霄真人,這些似乎都在冥冥之中蘊藏著諸多的練習,不過吳天現在自然不可能知道其中的秘密。

在吳天看來,這種嘗試雖然有些風險,不過能夠讓血屍蘇醒的話,自己一方就有了一個強大的戰力,這個風險值得承擔。

可是現在,吳天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絲精神力攻擊,竟然立刻給自己帶來了巨大的反噬。

一道璀璨的光芒,立刻從血屍的頭顱逆向攻擊而來,吳天眼前一黑,已經昏迷了過去。昏迷的時候,吳天唯一能夠感受到的,只有鼻孔上的溫熱,還有小金龍的怒吼。

這一切完全出乎了吳天的意料,他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

等吳天醒過來的時候,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處於一片血色的天地。吳天立刻謹慎的坐了起來,觀察周邊的情況。

此時他才察覺,自己的身體竟然是半透明狀。

「這!」

吳天盯著自己模糊的身軀,轉頭看去,小金龍和七彩鳳凰正坐落在吳天的兩個肩膀上,身體微微下蹲。

這感覺,就像是如臨大敵一般。

吳天立刻警覺了起來,順著兩個武魂的視線望去,瞳孔一縮。

原本這是一片血色的天地,一片血紅之中,突兀的出現了一片白色,那是多麼的扎眼。

吳天仔細看去,更是驚訝的發現,這哪裡是一片白色,分明就是一片白色的雲朵,悠哉的在天地間漂浮著,緩緩地想著吳天靠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吳天回想著剛才的行動,只記得自己眼前一黑,便來到了這個地方。

看來這裡跟吳天剛才的冒失舉動,是脫不了關係了。

「你們兩個知道么?」

吳天看著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兩個武魂,它們肯定知道一些秘密。果不其然,七彩鳳凰連連點頭,翅膀連連揮動,要告訴吳天現在的狀況。

小金龍在一旁看著,也同樣點頭,表示自己老婆說的很對。

吳天也隨著點頭,嘆了一口氣,道:「完全聽不懂啊!」

七彩鳳凰明顯惱了,飛到了吳天腦袋上,用尖鳥喙刺著吳天的腦袋。

吳天無視了七彩鳳凰鬧彆扭,他現在只想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處於靈魂狀況的他,基本上沒有了任何的戰力,連九霄沖雲訣……

想到了九霄沖雲訣,吳天下意識的便開始運轉功法,結果驚訝的發現,九霄沖雲訣竟然開始運轉了起來!

現在吳天可是精神體的狀況,別說真氣,連丹田經脈也沒有的他,如何可能運轉九霄沖雲?

可偏偏,吳天的九霄沖雲訣就這麼運轉開來。

吳天連忙想要用龍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運轉,眨了幾次言才發現無效,這才想起靈魂體的他可沒有龍瞳這一說。

吳天想要向小金龍求教,結果看到小金魚反而謹慎的盯著前面。

吳天也轉頭看去,立刻嚇了一跳。

那團雲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飄到了自己面前!

吳天下意識的後退,結果更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那團雲彩竟然開始說話!

「小友,別跑啊,老夫我沒惡意啊!」

聽著一團雲彩說話,吳天毛骨悚然,立刻後撤幾步。雲彩見狀,也不再向前追,反而形態開始了變化。

於是,在吳天目瞪口呆的之下,雲彩竟然變化成了一個純白的小孩模樣。偏偏這個小孩面貌清秀,皮膚柔嫩,偏偏卻有著一把一米多長的鬍子。

這是什麼古怪的樣貌。

「我原本以為,到底是誰那麼大膽,竟然敢打我傀儡的注意,結果竟然是小友你這樣的人物。這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白色小孩如同白玉做成的一般,晶瑩剔透,語言中帶著興奮,道:「小友,我很好奇啊,明明你凡俗身體,為什麼能夠施展奪舍之術?」

「凡俗之體,奪舍之術?」

聽著這些莫名其妙的台詞,吳天感覺到了一股古怪的氛圍,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看著吳天依然一副境界的樣子,白玉小孩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瞧我這記性,小友沒見過老夫,還被老夫擊昏,自然有所顧慮。不過小友放心,老夫與你是友非敵。」

吳天渾身一震,已經幾乎猜到了老者的身份,不過他還是有一絲不敢置信。

「哈哈,看來小友也猜到了。老夫雲霄子,七千年前創立雲霄派。小友既然掌握了老夫的氣沖雲霄訣,相比也是我雲霄派的後人。」

「至於剛才的舉動,只是留下禁止的自然反擊,小友沒有傷到,那自然最好。」

彷彿也為了印證身份一般,雲霄子一抬手,手中的忽然出現了一絲的雲霧。

雲霧先是變換莫測,再是變為狂風,隨後風中生雷,這一系列的變化,吳天也再熟悉不過,正是氣沖雲霄訣的變化。

「怎麼樣,這下小友相信老夫的身份了吧?」

吳天獃獃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童子模樣的老人,竟然是一個數千年前的老怪物。而且如果他說的是真話的話,那麼這個雲霄子,豈不是吳天的祖師爺! 吳天舔舔嘴唇,雖然他原本就奇怪,雲霄派,雲霄冢,雲霄真人之間的聯繫,不過現在真的證實了這一切,他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不過,與此同時,吳天也並沒有完全放鬆警惕。

畢竟對面很可能是一個仙人的存在,誰知道他有著什麼樣的手段,誰又知道,他打著什麼算盤?

吳天心思電轉,而雲霄子也面帶微笑的看著這一切,沒有絲毫阻攔的意思。

吳天仔細評價了一下現在的狀況,看著兩個武魂如臨大敵的狀況,明白了自己肯定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

如果這個雲霄子真要做什麼,吳天也不可能攔著這個仙人的手段吧。既然如此,打不過那就套近乎。

吳天恭恭敬敬的抱拳施了一禮,道:「雖然小子還是有些混亂,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

「小子學的是九霄沖雲訣,由雲霄派的一位高人傳授,雖然我現在還不是雲霄派的傳人,不過,小子我覺得叫您一聲祖師爺,還是沒有問題的。」

雲霄子連連點頭,大笑道:「好,好,不錯,太好了!」

「想不到我一縷分魂,在沉寂了幾千年之後,還有能夠再見後人的一幕。原本我還以為我會就這麼沉寂下去,直到徹底消亡呢?」

「來來來,快跟我說說,這幾千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雲霄子如同瞬移一般來到了吳天身邊,抓住了吳天的胳膊,嚇了吳天一跳。吳天想要掙脫,卻愕然的發現,身體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小金龍還有七彩鳳凰更是炸了毛一般連連跳躍,擺出一副要攻擊的表情。

雲霄子臉色一冷,揮手便出現了兩道雲霧鎖鏈,把兩個武魂給鎖了起來,在吳天目瞪口呆之中拉到了一邊。

「好了小子,我知道你想什麼。如果老夫真要對付你,有這兩個武魂你也保不了性命。先跟老夫說說外界到底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一會兒你再問。」

吳天只能點頭,連忙向雲霄子講述外面的故事。

吳天所知道的也並不多,只是把知道的所有傳說還有猜測都告訴了雲霄子。包括仙界之門破碎,天地大變,以及現在整個連雲大陸的現狀。

聽完之後,雲霄子面色連番變化,良久,終於嘆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發生了么。」

雲霄子的眼中浮起一片雲霧,好像在追憶著過去,道:「當時我們隱約知道了上界的決定,於是全都拚命想要用最後的時間衝過仙界之門,也不知道本體到底成功了沒有。」

見雲霄子陷入了沉思,吳天也不敢搭話。他有些頭疼的看著一邊被捆紮住的兩個武魂,沒有絲毫的辦法。

「好了,看你著急的樣子。」

雲霄子小手一揮,兩個武魂頓時獲得了解脫,連忙藏到了吳天背後。小金龍露出一個龍頭,威嚴的朝著雲霄子嘶吼著。

「既然你告訴了我那麼多,那麼我也便再說說我的事情吧。」

原來,吳天所見到的這個雲霄子,根本不是本人,僅僅是一縷分魂,是用來控制傀儡的手段。

剛才吳天之所以被攻擊,只是因為雲霄子留下了反擊奪魂的手段,吳天頓時中招。不過這種反擊依據攻擊者的攻擊力而定,因此吳天才沒有當場重傷死亡。

「老夫雖然不是什麼聖人,可也不是險惡之輩。而且老夫這只是一縷分魂,也完全不能夠對你做太多的事情,你大可放心。」

雲霄子這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那就是這是一縷魂魄,根本不會對你這個小鬼頭做些什麼,所以放心吧。

「想必小子我得到了奇遇,也是跟祖師爺有關了?」

吳天眨眨眼,問著雲霄子。雲霄子聽到了祖師爺三個字,嘴角泛起一絲笑容,心情大好。

「沒錯,我原本想著看看,到底是誰闖入了我的這處小院,結果發現了一個掌握了九霄沖雲訣的小鬼。」

「我原本還以為是後人們帶來子侄來探尋我的蹤跡,順便給你了一點兒好處。不過果然還是因為是時間流逝,這具傀儡已經近乎崩潰了。」

吳天剛要謝過雲霄子,結果雲霄子忽然破口大罵,道:「還有,你這個小子,身體太弱了。難道你的師父沒有告訴你,九霄沖雲訣身體第一,練氣第二么?你這麼胡煉,難道不怕爆體而亡!」

面對雲霄子的破口大罵,吳天目瞪口呆,道:「九霄沖雲訣,難道不是練氣功法么,怎麼需要煉體……」

「什麼練氣煉體,明明不就只有修仙一條路,哪裡來的這麼多門道?」

兩人說到了這裡,雲霄子也發現了不對,連忙再向吳天問了幾個問題,才嘆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也不過你們。天地大變,你們還能把我這麼功法傳下來,也算是你們有心了。」

吳天眼中還帶著一絲恍惚的神色,原來所謂的天階功法,根本不是練氣煉體用的,而是一種修仙功法!

之所以九霄沖雲訣到了這樣的地步,關鍵原因還是因為天地大變,修仙不再。雲霄子的後人對九霄沖雲訣加以改變,才讓九霄沖雲訣成為了一門凡人也能修鍊的天級功法。

「不過今天你既然遇到了我,那就好好聽著。」

雲霄子正色道,吳天也連忙仔細聽著。

「你們現在這個法子,也是可行,但要到了所謂先天階段,才能真正開始修鍊九霄沖雲訣。現在你記住了,你小子的身體一定要跟上,至少要跟練氣同一層次,否則我的這門功法,到後期有弊無益!」

吳天點頭道:「小子一定謹記!」

雖然吳天不喜歡煉體,可是這可是祖師爺的指點,吳天不敢有著絲毫的怠慢。

雲霄子剛要繼續張口,忽然又沉默了下來,一會兒才道:「我原本打算跟你講一些修鍊心得,可是現在卻不敢妄言,這些東西到底是不是還有用。一有不慎,可能會害了你。」

吳天心底感受到了一絲暖流,眼前的這個雲霄子,現在真的是為了他這個初見面的徒子徒孫考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