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隨後他才反應過來,皺眉問道:「你怎麼在曲州的內部群里?」

喬沐雪小嘴嘟起,很是不開心的說道:「總裁,我昨天就和你說過,我調職到曲州做捕快了。你這樣無視我,真的好嗎?」

「你姐同意?」唐宇大吃一驚。

喬沐雪頓時喜笑顏開,「我姐當然同意,而且還是她親自給我辦的調職手續。」

「……」唐宇心想,你姐病的不輕。

這時,他手機響了。

一看是雨蝶打來的,他就嚇了一跳。

果然不能在背後說人壞話,心裏想想也不行。

看了眼萌萌的元氣少女,他這才按下接聽鍵,聽雨蝶笑着說道:「我妹妹想接古集鎮的任務,她一個人我不放心,你陪她走一趟唄。」

唐宇下意識的搖頭。

「不去,我還想多活幾十年。」

上次就是幫喬沐雪,很簡單的任務卻出現變故,差點翻了車。

他已經發誓不再和喬沐雪執行任務。

主要是喬沐雪受刺激就變身,這事太恐怖。

雨蝶又笑着說道:「只是去古集鎮調查一下,不會有危險。」

唐宇和雨蝶之間還有另一個交易,他怕影響到私交,就只能實話實說道:「蝶姐姐,不是我不給你面子,是我聯繫了客服,在等工作人員上門鑒丹呢。」

雨蝶說道:「你通知客服一聲,換個時間鑒丹不就行了。」

「我找的是關八爺,他已經買了來曲州的機票,我沒辦法讓他換個時間。」唐宇無奈的嘆口氣,裝作沒看見橋沐雪正氣鼓鼓的看着自己,「蝶姐姐,這次我是真的幫不上忙,不過你放心,以後要是有機會,我一定幫沐雪做任務。」

「你這小嘴,真甜。」雨蝶被哄得開心。

掛斷電話后,唐宇對喬沐雪聳了聳肩,滿臉的愛莫能助。

「不用你幫,我去找別人。」喬沐雪哼了聲,氣呼呼的轉身離開。

很快,她就笑容萌萌的回來了。

「總裁,我和我姐去做任務,拜拜。」

和唐宇打聲招呼,喬沐雪蹦蹦躂躂的走了。

「這哪是前台小姐,明明就是個大小姐。」唐宇苦笑着搖頭,人家有背景,說拜拜就拜拜,想不上班就不上班,根本不需要徵詢他這個總裁的意見。

前台小姐翹班走了,他就只能端著茶杯去前台。

關茂生在午飯的當口來到,鑒定丹藥沒有問題,協助唐宇將丹藥掛到拍賣行后,就被唐宇拉着去吃午飯,飯後回到辦公室喝茶聊天。

關茂生吸溜一口茶水,笑着問道:「唐老弟,玄醫只有你這一脈吧。」

「我不清楚。」唐宇搖了搖頭,「我沒有師兄弟,我這一脈只有我們師徒四人,至於世間還有沒有別的玄醫傳人,我就不清楚了。」

「那應該就只有你們這一脈。」關茂生思索著點頭,好奇的問道:「玄醫的九龍神針被稱之為天下第一神針,唐老弟可有掌握九龍神針?」

「世間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九龍神針。」

唐宇謙虛的一笑。

他得到的姬伯傳承是印入腦海中的,或者說是把姬伯畢生所學複製到自己的腦中。

姬伯的醫術有多高,他的醫術就有多高。

關茂生若有所思的點頭,而後笑眯眯的問道:「唐老弟,可有立山門,重現玄醫輝煌的想法?我六扇門會全力支持你。」

唐宇笑看着關茂生,「關老哥,你又要套路我。」

「唐老弟,這次你真的想多了。」關茂生搖頭,「我六扇門雖是江湖衙門,可大老闆雄心壯志,一直在極力挽救失傳的傳承。你們玄醫可是擁有起死回生的醫術,若是重新現世,對整個江湖,乃至整個天下都是幸事。」

唐宇笑着點了點頭,「實不相瞞,我有立山門的想法,只不過在等合適的時機。」

關茂生雙眼頓時一亮,「唐老弟說的時機,可是即將舉辦的西天門大會?」

「正是。」唐宇點頭。

他繼承姬伯的傳承,自然是想要將玄醫發揚光大。

可重立山門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西天門大會是整個西部地區的修者盛會,若是趁機打響名頭,證明自己就是玄醫傳人,他也就在西部站穩腳跟了,至少重立山門不會有太大的阻礙。

關茂生顯得有些激動,深吸幾口氣后才又問道:「唐老弟已經着手準備了?」

「正在裝修,還差一塊匾。」唐宇笑容憨厚的看着關茂生,「還得勞煩關老哥幫忙找位書法大家,給我玄醫堂寫這塊大匾。」

「沒問題,這件事交給老哥了。」關茂生把乾癟胸膛拍的砰砰響,用力過猛,差點把自己拍過去,讓他自己都不由得笑了。

順過氣后,他說道:「唐老弟,老哥有一個不情之請……」

「關老哥是要看一看九龍神針吧。」唐宇猜到關茂生在想什麼,笑着問道:「關老哥可有什麼暗傷隱疾?信得過我,我便在你身上行針。」

「有勞唐老弟了。」關茂生笑着拱手。

見唐宇從錢夾子裏拿出的是無菌毫針,他的笑容就有些發僵。

玄醫傳人用無菌毫針行針?

不是在開玩笑吧。

唐宇沒有注意到關茂生的神色變化,給關茂生診了診脈后,就讓關茂生脫下上衣躺在床上,在關茂生的注視下行針。

關茂生認真的看完唐宇在自己身上扎了九針,心中就暗暗的點頭,猛地想起什麼,笑道:「唐老弟,晚上有事情嗎?和老哥去參加個拍賣會,老哥送你一份薄禮。」 季柚不知道職工食堂的內幕,也不知道幾個黑心老師的打算,要是她知道,非得再氣炸一回不可。

當然,季柚就算不知道穆劍靈老師的黑心謀算,她也絕對不會再如他們願。

11萬3810信用點,買一個教訓,對於季柚來說,已經夠了!

這虧吃一次,就夠了,哪裏能常吃的?

身為未來的大佬,季柚只允許自己出錯一次,於是,她更用心的打掃著兔舍,整個人打起了十二萬分的心思,原本她最小隻能做到釋放5個閾值的精神力,這麼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被季柚硬生生縮減為3個閾值!

強壓之下,果然是最容易進步的。

之後。

季柚發現了學校原本的兔子、與柳扶風這批兔子之間的區別,雖然它們毛色相近,體型相近,但季柚還是看出了點區別來。

首先,最明顯的是性情。

學校的兔子,明顯要溫順些。

柳扶風的呢?一個個好戰的不行,明明這麼弱渣,還總是試圖挑戰季柚的威嚴。沒錯,即使已經死了3隻兔子,但柳扶風剩餘的197隻裏面,還是有不少的鐵憨憨,一而再的跑過來挑釁季柚,季柚怕控制不了力道,不敢再抬手抵擋,她採取了一不回手,二不恐嚇的方針,完全放任它們不管。

然後——

季柚的臉蛋,就被兔子抓成了大花臉。

其次,學校的兔子,體質明顯要比柳扶風的好,柳扶風的兔子,就跟它的主人似的,弱柳扶風,嬌弱的不行,季柚不去恐嚇、攻擊兔子也就罷了,這些兔子竟然還會自己內部打群架,自己人把自己人搞得一身是傷。對此,季柚都無語極了。

要是兔子們自己打架,結果出現傷亡,也把這算到了季柚頭上,季柚可真是比竇娥還冤了。

所以,季柚也不能完全放任不理,她得適當時候,阻止這些兔子打架。這裏,就必須得用到精神力了。好在,季柚對精神力的精細控制,也在這一艱難的過程中,得到了大量的提升,一出手,需要3閾值,就絕對不會超過3.1閾值。要3.2閾值,絕對不會低於3.1閾值。

……

為了更深入的了解這些兔子的特性,季柚還給張思阿姨打電話,不過沒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也不知道是不是張思阿姨故意不跟季柚說。

季柚只好上了星網,潛入農學院的論壇,翻閱了大量跟這種兔子習性有關的信息,總算摸索了一點點照顧這批兔子的技巧。

哎!

總之——

季柚自己製作魂器,都沒這麼辛苦。

好不容易,今天的打掃任務結束。

一結束,季柚離開兔舍,回到宿舍之前,剛好撞上了楚嬌嬌一行,這幾人坐在商業街一家奶茶店裏面,正喝着冷飲、果汁……

楚嬌嬌抬手,大喊:「季柚同學,來喝一杯啊。」

季柚忙問:「誰請客?」

岳棲光翻個白眼:「自掏腰包。」

季柚掉頭就走:「再見。」

眾人:「……」

盛清顏一臉嫌棄道:「人家就說哦,這個死窮鬼絕對不可能花錢來喝奶茶的哦。」

楚嬌嬌眼看着季柚越走越遠,忙道:「季柚同學,回來!回來!我請客。」

下一秒。

季柚就坐在了楚嬌嬌對面,笑嘻嘻問:「真噠?」

岳棲元滿面狐疑,問:「你的速度,啥時候這麼快了?」

這上百米的距離,真就是一眨眼,瞬息而至!

季柚斜他一眼,沒好氣道:「老子天天要死要活,沒日沒夜的訓練,又不是吃白飯的。」

岳棲元沉思了下,道:「還是太快了。按照你的體質,應該達不到這種程度。」

沈長青也道:「季柚同學,你的體質,最近提升是真的很快。」

季柚翻個白眼,道:「我要是跟你們說,我為了提升體質,背負了5億的債務,你們信不信?」

眾人齊齊搖頭,道:「不信。」

季柚撇嘴道:「那不就得了,反正說真話,你們也不信。」

眾人:「……」

然後——

眾人盯着季柚的花臉看了半晌,聽季柚說完了前因後果,不由一陣陣同情,同情完了,該笑,還是笑!岳棲光就狠狠拍著大腿,笑得那叫一個得意忘形啊:「所以,你是賠了兔子錢,還沒吃上兔子?」

季柚鬱悶的點頭。

岳棲光:「哈哈哈……蠢貨!爸爸我要是你,當成問也不問穆劍靈那糟老婆子,直接先把兔子肉給吃進嘴裏再說。」

季柚:「……」

季柚鬱悶道:「剛死的兔子,怎麼吃?」

岳棲元抿唇笑:「你可以馬上架上火烤,這事,反正你又不是么做過。」

季柚斜了這雙胞胎兄弟一眼,沒好氣道:「我在兔舍怎麼升火烤?再說,裏面一堆監控跟機械人守着呢,它們能讓我現場靠兔子?」

「噗——」在場的人,再次毫不客氣地笑起來。

季柚捧著西瓜汁,狠狠的喝了一口,剛想喝下一口,發現吸管竟然吸不出來了,一看,沒了。

季柚趕緊問:「嬌嬌,我還能再來一杯不?」

楚嬌嬌看着就有的花臉,雖然花了,狼狽中,還是透著一股自信與灑脫,好看!

於是,楚嬌嬌點頭:「可以呀。」

季柚立馬喜笑顏開,抬手道:「再來一杯西瓜汁。」

很快,奶茶店的智能系統,就將季柚需要的西瓜汁傳輸到了她的面前——

沈長青突然道:「咱們繼續說正事吧!明天的團體賽,大家先來琢磨一下,比賽的規則會是怎樣的。」

咦?

原來這群人聚在這裏,是要討論團體賽怎麼打?

季柚的眼睛悄然一亮。

岳棲光第一個道:「有什麼好琢磨的,明天自然就會公佈規則了,到時候進了場,看情況打就是了!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打不贏?」

「咳……」岳棲元瞥一眼自己的智障哥哥,道:「腦袋不靈光的人,最好自己有自知之明,主動閉嘴。」

岳棲光眼皮一跳:「岳棲元你啥意思?」

岳棲元:「字面意思。」

眼看着岳棲光要暴走,沈長青道:「你們兄弟之間的爭論,先放一邊吧,團體賽,還是要提前琢磨一下打法,有備無患。」

妙書屋 一陣小小的暴風雨,就能引出點兒有意思的事情,這以後若來個天崩地碎,豈非連棺材裏躺着的人,都要蹦出來吆喝兩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