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陽光灑在他的銀絲之上發出耀眼的陣陣光芒,耀的人睜不開眼。

狹長的藍眸蘊含銳利,輕抿的嘴唇此時自信的上揚,健碩的身材步履生風。

冷星辰一掃之前的頹廢,冷傲孤清而又盛氣凌人,周身散發的是傲然與天地的強勢。

傳言……是可以捏造。龍逸軒你想要鳳女,我再塑造一個還給你!

「去把那兩人找來!」冷星辰朝著嚴浪吩咐道,整個人已經埋進了文案之中。

若真要如此,便要詳盡的計劃!

月然,等我!

皇家別院

月掛樹梢頭,在初冬的夜格外寒冷。

水月然坐在圓桌旁喝著露水所泡製的茉莉花茶水,等著龍逸軒的到來。

日間所發生的一切,預計木蓮已經暗中告知。

若是龍逸軒打消對她的猜忌,今夜他必會前來。

果不其然,一盞茶之後,龍逸軒便領著侍衛出現在她的院落之中。

放下手中的茶盞,起身作勢要行禮。

「見過殿下。」

「免了。」龍逸軒大步一邁便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水月然也不多言,執起茶壺為龍逸軒緩緩倒上一杯茶。

「殿下請用。」

龍逸軒好奇的盯著她瞧,到也不急著接,反而問道:「怎麼經過日間的事,月然怎麼像是無事一般,還能有如此的雅緻?」

「那殿下認為應當如何?」

「這……」龍逸軒倒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水月然淡笑的將手中的茶盞放置龍逸軒的面前,說道:「不瞞殿下,日間匪類亂闖一事,著實讓我受驚不小。

害怕,恐懼,讓我完完全全體會到了自身的無用。

除了自身情緒的波動,還能改變什麼?

然,不能!

若不能,就要勇敢的面對,否則,如何能配站在殿下左右!」

眼中傲然讓龍逸軒閃過一絲笑容。

若她表現的如一般女人一樣嬌弱無助,哭天喊地,他定然會有保留。

而今的表現才是他曾經認識的水月然,她的性格從來就不服輸。

記憶的缺失並不意味性格的改變。

直到這一刻,他才能完完全全的相信木蓮的所述。

對著水月然輕笑道:「本王一聽聞你出事,心下便是念叨著你,處理完公事便連忙趕了回來。這倒好,你無恙與平常人無異,白替你擔心了!」

飲進一口茶,才覺此茶是女子特喜的花茶。氣味芬芳回味甘甜,相較紅茶的甘醇,綠茶的淡雅,別有一番風味,不由心情也大好。 見到龍逸軒飲茶,水月然心中頓覺舒了一口氣。

他為人多疑,有一個特性連他自己估計都沒有發覺。

那便是只有在確認四周絕對的安全或者對他無威脅之時,才會吃東西,否則,他絕不會碰任何一樣東西,水連是亦是如此。

這便是在落難與藥王谷之後留下的心理創傷。

盲目的自信導致他誤食迷藥淪為階下囚,這一輩子,都會烙進的靈魂之中。

謹慎多疑的性格從救出牢籠的那一刻就註定跟隨他一世。

水月然燦爛一笑,繼續為他倒上一杯,回道:「勞殿下掛心,這倒顯得我的不對了。」

笑不達眼底。

這樣的說辭經不起推敲。

日間聽聞,午夜才會?真要是關心就不會推脫到現在。

將臣妾改換我字,對於夫妻之間才有的昵稱,面對這偽善之人,她真的開不了口。

幸好,龍逸軒並無察覺有何不對。

「夫妻之間哪有這些客道的,關心你是作為丈夫的職責。還是說,你不想我把你放在心上?」

「殿下……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掩嘴嬌羞一笑,水月然撇過臉來。

這一笑卻看的龍逸軒痴了。

清冷的月光從窗外照進,皎潔,清貴。

圓桌上閃爍的燭火散發的光,昏黃,溫潤。

兩者相融合,完美的襯托出水月然的嫻靜脫俗。

水月然一身白色的單衣,外套一件翠煙衫。長發只用一支玉釵簡單的固定,隨意散落的青絲貼服在潔白如玉的肌膚之上,更顯得幾乎吹彈可破。

未施粉黛,卻明艷動人,面若芙蓉。此時,柳月彎眉下低垂的眼眸,流光一閃,更若月仙入塵。絕麗不似人間有。

月余的忍耐,在不確定水月然記憶的情況下不敢妄動。

如今,安了心,定了魂的龍逸軒不免想要更多。

黑眸一暗,嘴角邪魅的勾起。

起身將水月然攔腰抱起,往內室走去。

水月然顯然被此舉嚇了一跳,就算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龍逸軒此時的想法。

該怎麼辦?若不從定然會引起龍逸軒的警覺,從……她也沒有做好失身與他的打算。

進退兩難,她該如何擺脫現在的危機?

正在她焦頭爛額之際,水月然感覺腰間四物體一熱,緊接著她的兩腿之間一股溫熱的液體直接流淌而出。

低頭一看,鮮血已經用肉眼可即的速度迅速的染紅了大片衣裙。

「血啊!」水月然怪叫一聲,兩眼一閉,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龍逸軒皺起雙眉,對於突發的狀況十分的掃興,變得索然無味起來。

就在他準備開口喊人之際,忽然想到了什麼,又按捺了下來。

這孽種存在一天都是禍害,竟然若能除去,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將水月然放到床榻上足足有一炷香的時間,看著血跡染紅半個床榻這才起身向門外守衛喊道:「快去請大夫!要快!」

而本應該陷入深度昏迷的水月然此時卻陡然睜眼。

眼中的冰冷亦如她的內心。 見到龍逸軒飲茶,水月然心中頓覺舒了一口氣。

他為人多疑,有一個特性連他自己估計都沒有發覺。

那便是只有在確認四周絕對的安全或者對他無威脅之時,才會吃東西,否則,他絕不會碰任何一樣東西,水連是亦是如此。

這便是在落難與藥王谷之後留下的心理創傷。

盲目的自信導致他誤食迷藥淪為階下囚,這一輩子,都會烙進的靈魂之中。

謹慎多疑的性格從救出牢籠的那一刻就註定跟隨他一世。

水月然燦爛一笑,繼續為他倒上一杯,回道:「勞殿下掛心,這倒顯得我的不對了。」

笑不達眼底。

這樣的說辭經不起推敲。

日間聽聞,午夜才會?真要是關心就不會推脫到現在。

將臣妾改換我字,對於夫妻之間才有的昵稱,面對這偽善之人,她真的開不了口。

幸好,龍逸軒並無察覺有何不對。

「夫妻之間哪有這些客道的,關心你是作為丈夫的職責。還是說,你不想我把你放在心上?」

「殿下……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掩嘴嬌羞一笑,水月然撇過臉來。

這一笑卻看的龍逸軒痴了。

清冷的月光從窗外照進,皎潔,清貴。

圓桌上閃爍的燭火散發的光,昏黃,溫潤。

兩者相融合,完美的襯托出水月然的嫻靜脫俗。

水月然一身白色的單衣,外套一件翠煙衫。長發只用一支玉釵簡單的固定,隨意散落的青絲貼服在潔白如玉的肌膚之上,更顯得幾乎吹彈可破。

未施粉黛,卻明艷動人,面若芙蓉。此時,柳月彎眉下低垂的眼眸,流光一閃,更若月仙入塵。絕麗不似人間有。

月余的忍耐,在不確定水月然記憶的情況下不敢妄動。

如今,安了心,定了魂的龍逸軒不免想要更多。

黑眸一暗,嘴角邪魅的勾起。

起身將水月然攔腰抱起,往內室走去。

水月然顯然被此舉嚇了一跳,就算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龍逸軒此時的想法。

該怎麼辦?若不從定然會引起龍逸軒的警覺,從……她也沒有做好失身與他的打算。

進退兩難,她該如何擺脫現在的危機?

正在她焦頭爛額之際,水月然感覺腰間四物體一熱,緊接著她的兩腿之間一股溫熱的液體直接流淌而出。

低頭一看,鮮血已經用肉眼可即的速度迅速的染紅了大片衣裙。

「血啊!」水月然怪叫一聲,兩眼一閉,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龍逸軒皺起雙眉,對於突發的狀況十分的掃興,變得索然無味起來。

就在他準備開口喊人之際,忽然想到了什麼,又按捺了下來。

這孽種存在一天都是禍害,竟然若能除去,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將水月然放到床榻上足足有一炷香的時間,看著血跡染紅半個床榻這才起身向門外守衛喊道:「快去請大夫!要快!」

而本應該陷入深度昏迷的水月然此時卻陡然睜眼。

眼中的冰冷亦如她的內心。 雙腿之間鮮紅的液體根本不是血液,而是四聖物合力施展的假象。凝結空氣的水汽,施以紅色,效果與流血一樣駭人。

心意與四聖物相通,還能憑藉魔力感覺腹中胎兒的穩定生長及它的安然無恙,明確這為假象。否則以龍逸軒剛才的所為,這孩子便是與她天人相隔。

他們之間難道只剩下算計?

都說最是無情帝王家,這一刻她信了。

遠處的悉索聲不斷,看來侍衛已經用最快的速度拉著府中的大夫前來。

「莫急,讓老夫瞧瞧。」

蒼老的聲音在耳畔想起,讓水月然倍感熟悉,不知在哪裡聽過。等她想起聲音的主人是誰,冷汗已經浸透她的全身。

慕容烈,竟然是慕容烈。

假死之人竟然出現在了這裡,依他的醫術豈不是一把脈,她偽裝的一切不都得識破?

正在思索之際,慕容烈的手已經搭上她的手腕。

一股雄厚的內力由手腕之處的脈絡衝擊而來,經由奇經八脈遊走於周身。

水月然根本不明白他的意圖何為,她恢復的只有記憶而已,想要抵抗卻也無力可施。

面不能流露絲毫的異色,強壓著身體的不快之感。

體內的內力竟遊走一遍,竟然又回到原點消失不見。

難道這奇異的內力只是探查身體所用?從始至終除了身體除了不適的感覺之外,沒有絲毫的損傷。

「殿下,側王妃她們母子平安,並無大礙!」慕容烈牽動了下手指,一邊診脈一邊向龍逸軒回稟道。看撇了一眼水月然,更是閃過一絲銳利。

「什麼?你把脈可把仔細了,流血如此之多,怎會無恙?」龍逸軒雙眉籠緊,擺明不信。

換做別人,莫說兩月大的孩子,就是足月怕也是保不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