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陸觀不是小看他,就算是古爾德是海類族族長唯一的兒子,作為一族之長,對方也不可能因為自己兒子就將整個種族的命運交付給卡美洛。

背叛深海族。這是需要把握的。

而陸觀認為,高文派他過來,一定有什麼事情需要他來做。

這個時候,一隻後面背著龜殼的傢伙走了過來。活脫脫一個龜丞相的模樣。

「古爾德王子,族長有請幾位賓客。」

「啊,好,好的。」

古爾德也知道自己回到王城的第一件事情。於是連忙帶著陸觀幾個人趕往王宮。

作為王子,回到王城自然先要拜見自己的父王。

而陸觀也發現這裡的神城似乎跟望雲山脈的神城一樣,似乎是用次神器內的空間投影出來的神城。

而這個次神器。肯定是被古爾德的父親控制著。

至於為何神城會坐落於這裡,陸觀也有疑惑,畢竟大海無垠,一定是有什麼理由才會讓神城安在這裡。

海里珍貴的礦物很多,包括珍珠一類的,所以王宮整個都是由黃金鑄造,處處鑲嵌著貓眼大的珍珠,還有各類閃閃發光的珍稀寶石,跟卡美洛的神殿一比,陸觀瞬間覺得卡美洛神殿太掉價了。

果然陸觀也是看到新的忘記舊的,看到這邊的王宮,就將以前自己怎麼被卡美洛神殿震撼的樣子給拋諸腦後了。

覲見王神級的神祗,陸觀這還是第一次。

不過,等陸觀進入了王宮正殿之後,發現王座上坐著的海類族男子並沒有傳說中的虎軀一震,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

說起來,這個海類族更加像個人類,除了那一雙魚眼以外,別的地方跟人類無異。

「古爾德,你還知道回來?」

男子比起王神,更加像個父親,不怒自威,同樣懷著一份疼愛之色。

「咳咳,那個,父親,我,我不是為咱們海類族的未來考慮去了么?告訴你啊,我…」

沒等古爾德說完,男子抬起手阻止道:「好了,你帶著你的朋友們先下去,我沒空理你,等稍後我好好教訓你。」

說著,剛才那個『龜丞相』領著古爾德和陸觀等人離開了大殿。

「奇怪,他竟然沒有任何要談的意思?」

陸觀倒也不急,對方終究會亮出底牌的。

菲麗摩爾住下之後,也算是吃上了好食物,總算不用眼饞陸觀手中的肉乾了。

古爾德依舊殷勤的侍奉菲麗摩爾,被菲麗摩爾耍的團團轉,差不多連自己老母是怎麼死的都說出來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龜丞相』單獨找到了陸觀,對陸觀恭敬的說:「閣下,吾王想要見您。」

「帶路吧。」

陸觀看到王宮內漸漸陷入了平靜,暗道這估計是夜晚了。

經過王宮後院的花海之後,陸觀見到了孤身一人端坐在床榻上的王神級海類族族長。

「你就是陸觀?」

「您知道了?」

陸觀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被王神級的高手知曉,這算不算一種榮幸?

「呵呵,高文將軍將你派來,自然通知我了。」

對方瀟洒的一笑,然後指著旁邊的座椅說:「坐吧。」

「這老狐狸,原來自己早就跟眼前這個傢伙串通好了。」陸觀一聽才明白,感情高文有自己的方式跟眼前這個海類族的族長聯繫。

古爾德似乎就是個幌子!

「我們確實有意跟你們合作,但我們需要保障。」

男子望著陸觀,毫不避諱的敞開天窗說亮話。「所以,你必須幫我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後,我會跟高文將軍商議,裡應外合,將深海族一舉殲滅。」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哦?聽您的意思,並不是想要跟我們聯盟。」

陸觀很敏銳的發現了問題的核心,對方只想剿滅深海族,也是一山不容二虎,一片海域不容兩個鯊魚同時捕食。

深海族也許在以前統治著大海,可現在大海是他們海類族的天下,怎麼可能拱手相讓!

「我們只想保住我們的領地,至於你們路上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

男子很乾脆的回答,承認並不是想聯合,而只是想要利用卡美洛剷除深海族而已。

不過剷除了深海族,也就意味著不會投降遠征軍,如果海類族保持中立,高文這筆買賣就不算虧。

陸觀不是來這裡跟眼前這個王神級討價還價的,高文肯定不笨,所以陸觀也很乾脆的問道:「說吧,你要我做什麼事情?」

「以我的兒子的名義,取得塞爾特神國的支持。」

「神馬?」

塞爾特神國陸觀還是聽說過的,因為之前遇到的東神荒之地的布魯託身上就印有塞爾特神國的標誌——惡魔之吻。

沒想到,海類族也想獲得神庭內神國的支持。

怪不得他說自己需要保障。

「為什麼是我?」

陸觀好奇問道。

「因為我兒子這個年紀上,成神的人並不多。你擁有明神級的實力,應該能夠通過。」

男子緩緩道。

「為什麼非要你兒子?」

陸觀哭笑不得,這又是什麼鬼?

「我的實力,足以讓塞爾特神國願意接納我,可我的族人卻不行。想要讓塞爾特神國接納我,我的族人年輕一代必須有個代表人物,得到那邊的承認才行。」

感情這貨已經被那邊接納了。可想要讓自己種族也納入那邊,還必須從種族各個年齡階層的人中挑選出來優秀的人才,繼續去測試。

只有過半的人數得到承認,就能將整個種族納入塞爾特的神國庇護下。

這是神庭引入人才的制度。

跟老梅林從地獄獲得的應徵之書一樣,一個人才最多帶一個人進入神國,所以老梅林只有一本應徵之書。

現在,海類族的族長想要將整個種族納入塞爾特治下,那就必須經受住人家的考驗。

如今,各個階層的海類族都已經考核過了。

只要古爾德這一代能夠通過,那麼海類族就能得到塞爾特的承認。也就不用怕深海族背後的勢力了。

可偏偏古爾德是個廢材。

無奈下,高文給這貨出了個主意,那就是讓個冒牌貨頂替古爾德去。

於是…

陸觀被派到了這裡。

這可是決定深海族命運的重任,陸觀哭笑不得,也只能答應。

感情那兩個傢伙將他誆騙到這裡來,就為了這件事情!

「你放心,你去神庭幾年時間,這邊也才過了幾天。我會拖著深海族,不讓他們進攻。而且。也用不了幾年的時間。」

男子微笑著打消陸觀的顧慮。

當然,陸觀顧慮並不多,高文這個人雖然他見到的並不多,可從卡爾頓口中知道此人很忠誠。

雖然理念不同。可對國家的忠誠,遠遠比班王強很多。

高文既然願意相信眼前這個王神級的傢伙,陸觀也可以相信,畢竟能夠騙過高文那個狐狸的。恐怕也能騙過他。

再說,都已經到這裡了,他也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那沒問題了。我什麼時候走?」

看到陸觀很乾脆,古爾德的父親滿意的點點頭:「現在就可以,我跟那邊一直有聯繫,能夠動用神力將你立即傳送過去。」

「那麼菲麗摩爾那邊…」

「放心,我會告訴他們你去執行高文將軍的任務,高文將軍已經將自己的親筆書函給了我,一切早就安排妥當了。」

「老狐狸…」

陸觀在肚子里嘟囔了一句。

確實,如果要是在血腥神城跟他說這件事情,陸觀還真的要考慮一番,畢竟他不是小孩子,別人說什麼他都相信。

高文似乎料到陸觀可能不願意,故意趕鴨子上架,如今這個時候陸觀也只能抱著相信高文的心思答應下來。

因為就算不相信高文,這件事也不影響大局。

就和古爾德父親說的那樣,這件事情哪怕是在神庭內發生幾年時間,在這邊也不過是幾天時間。

幾天內想要改變整個局面,不太可能。而如果神庭遠征軍幾天內顛覆了如今的局勢,陸觀就算在也不可能發揮多大的作用。

因為能夠直接影響整個西神荒之地戰局的,唯有王神級的神祗。這類神祗一旦降臨,陸觀在不在又有何區別?

很快古爾德的父親從懷中掏出來一枚墨色的珠子,將它遞給了陸觀說:「吞下去,等到檢驗你真身的時候,這東西能夠表明你是我們海類族的人。」

「這是…」

陸觀盯著這枚小珠子,這東西並不是什麼藥劑,也不是什麼神器,而似乎是某種生物體內產生的一種特殊東西。

「這個是我們海類族祖先產下的卵。」

「…」

陸觀頓時無語,這尼瑪竟然是一枚卵?!吞下去這玩意,不會懷孕吧?

「放心,不會有事情的,這是一枚死卵。或者的卵演化成了如今的海類族,而死去的卵保留了海類族的精華,將這份精華留在你體內,會幫助你度過檢測這一關。而且還會對你的身體產生一定的滋潤效果,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古爾德父親似乎看出來陸觀的猶豫,於是開口說道:「這枚卵雖然死了,但祖先強大的生命精華保留了下來。這種生命精華能夠滋潤身體,讓普通的身體強化到跟兵神級神體不相上下的地步。如果不是為了保證這次你能夠順利通過,這玩意你們人類休想得到。」

為了自己族人的前途,古爾德父親也算是拼了。拿出來種族保留了很久的先祖之卵。

哪怕是他的兒子,都沒能得到這東西,因為死卵這東西本來就很少。

大部分的海類族都成功的繁衍下來,而死去的卵數量有限,用多少就少多少,十分珍貴。

這玩意一般是在成為兵神級后,種族裡最有前途的族人可以服用一枚,強化其神體。所以海類族的神體要比一般的神祗強大很多,這次為了讓明神級的陸觀在測試中佔據一定優勢,古爾德的父親才會忍痛給了外人一枚。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這也算是陸觀跑這麼一趟的報酬吧!

當然,如果他知道了陸觀本身就能秒殺兵神級的神祗,他定然不會拿出來這東西給陸觀,而是會另想辦法,看怎麼蒙哄過關。

陸觀一臉不願意的將這枚散發著濃烈魚腥味的卵吞入腹中,果然跟對方說的一樣,有一股磅礴柔和的生命力在滋潤著他的身體,陸觀感覺自己的軀體哪怕沒有神格情況下,也在迅速發生了質的銳變。

「好了,時間不等人,我立馬送你過去,我會用我的分身在那邊等著你。」

古爾德父親看到先祖之卵起了效果,急忙拉著陸觀閃身鑽入了虛空中的傳送陣。

陸觀跟古爾德恍然一下,頓時發現四周已經不是海底王宮的景物。

「這是神庭內一種特殊的傳送陣,定點限次數的傳送,每次可以帶著一個人。」

古爾德對陸觀解釋了一番,然後帶著陸觀從古色古香的院子里走了出來,來到了人流穿梭不息的界面上。

院子門口守著兩門衛兵,這兩個衛兵本身就是從神級的神祗。

「這位大人。」

其中一位衛兵恭敬上前對古爾德說道:「請出示您的證件。」

「證件?」

陸觀愣了下,這尼瑪來到神庭難道還要有『身份證』一類的東西嗎?

古爾德從懷中掏出來一張捲軸,捲軸閃爍著黃色的神光:「我是海類族族長馬克,這張捲軸限定我每次能帶我的一名族人前來參加審核。」

衛兵從自己的空間道具里拿出來一個如同小印章一樣的東西,將捲軸拿在手中,然後印了上去。

最後恭恭敬敬的將捲軸遞還給了古爾德。

「尊敬的馬克神王,歡迎來到塞爾特神國。」

陸觀瞪大眼睛,望著周圍各式各樣的種族。沒想到來神庭這麼輕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