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陳岳也是知道林逍在說自己,乾笑兩聲也沒說什麼,畢竟林逍的實力可比自己強多了。

而這麼強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師弟,這要是說出去也有一番榮耀感吧?

「不過想要征服他們,只有一個方法。」陳岳說道。

林逍想了下,道:「難不成是煉丹?」

陳岳笑了笑,說道:「煉丹自然是其一,袁峰最為主要的,便是煉製最難的丹藥,以最稀有的方法去煉製,或者……自創。」

「而剛剛林師弟你,便是自創了那混元丹的煉製方法,要是說出去,恐怕那幾個肯定要來和你比較一番。」陳岳嘿嘿笑道。

只有林逍最清楚,那並不是自己自創的,要真說的話,那其實是一念仙尊的傑作。

當然,林逍也不會去解釋太多,並且他也有預感,自己也是可以有實力去自創。

而這自創,並非再是一顆丹藥的草藥順序或者不同草藥加入,而是創出丹藥!

這,才是一念仙尊煉丹的真正奧義。

而這裡的洞府,非常的空曠,林逍也就隨意選了一間,至於大小雙兩人則也是選擇了一個洞府。

別過幾人,林逍也是在洞府之中盤膝打坐起來,半響之後也是去打開一念捲軸看了下。

「上次施展的本尊道,其實也就是讓我去適應一瞬間的抵擋。」林逍感應這一念捲軸上的內容,漸漸有著明悟。

在這樣的狀態下,三日很快過去。

嗡~的一聲,林逍睜開雙目有些詫異的睜開眼。

隨即他又閉上眼去感應,他竟是發覺了在自己的神識之中,出現了一滴水。

「這是……精神力凝聚成液。」林逍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竟然在這個時候,他的精神力竟然會凝聚成液。

液之後,便是凝聚成晶體從而破開……化而成宮!

在上一世,要做到這種程度,林逍都是要必須達到如仙界的道靈境程度才可以凝聚。

他沒想到,在念力的幫助下,自己的精神力會那麼快的凝聚成液。

「一念傳承,果然恐怖……」林逍不由輕嘆,因為他在這之前,毫無發覺自己要凝聚成液。

而剛剛,似乎是一念之間!

難道,一念捲軸的真正含義,就是一念之間?

像萬法不侵訣的本尊道,林逍上次也是一念之間施展而出。

放下這個思緒,林逍拿出在風魔島得到的物品約莫清算了一下。

「火沙根總共三百零一個……」

「靈石也有十三萬……」

……

約莫計算下來后,林逍發現自己的財富還真是不少。

上次在風魔島裡面,宗門弟子給自己的東西倒也是不少。

總共加起來,林逍也是發現的確是一筆不俗的財富。

而後,他還發現了上次在玄天閣那風伯給自己的儲物袋,說只要完成裡面的物品就是可以得到五十萬靈石,也不知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一想到玄天閣,林逍倒是記起來自己的煉爐等級已經不夠。

煉爐自然也是有等級,像林逍現在,之前那些低級的煉爐,自然是不夠他去煉製的了。

「我的煉爐也是該換換了,看來得去一趟術煉公會去考一下藍袍煉器師了。」林逍思索著,自己也是挺久沒有去術煉公會了。

「大雙,小雙你們要是修鍊的話,可以去找地方,我這裡不用你們像別的童子一樣站著。」出到門外,林逍就是看到大小雙兩人真的像童子那樣站著幫自己看門,不由笑罵道。

這兩人難道還不了解自己嗎?

「啊……這可以嗎?」大小雙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帶著興奮看去林逍。

「當然,現在我要出去,再說了我這裡也沒什麼東西好拿的,你們就去吧。」別過大小雙兩人,林逍也是朝著坊市走去。

輕車熟路的來到術煉公會,林逍就是看到一樓的人還挺多,而他的眼神很快就是注意到了一幕。

「陳大師,你看我這靈器煉製的如何?」一個學徒青年正在向一個藍袍老者請教。

藍袍老者乾咳兩聲,故作深沉,查探了一下這煉製的鐮刀靈器,點了點頭后說道:「不錯,但是火候還不夠,而你要在銘文上多下功夫,至於……」

「除了銘文,你其實是金沙塵放多了,這樣會造成和火晶石和金沙塵兩種剛烈屬性的碰撞,會造成武器的損害,而這時哪怕是再好的銘文,也無濟於事。」一道突厥的聲音,忽然間傳來。

陳栗臉色一沉,什麼人幾時還敢反駁自己的話了?聽這聲音不過是一個小毛孩……

可剛想到這裡,陳栗看去這說話之人時,就是瞪大了眼睛,神色之中有著慌亂之色。

這說話之人,正是林逍。

「陳大師說的話肯定是對的,你又算什麼東西啊?」那學徒青年知道陳栗的性格,此刻非常不爽的看去林逍。 此話一出來,周圍不少人都極為認同,覺得林逍就是裝大頭。

裝大頭也是要選好地方的好嗎?

這裡不僅是術煉公會,而且還有著陳大師這個藍袍煉器師在此,豈是林逍可以去反駁的?

「該死,你給我滾,以後都別來找我了。」陳栗冷汗直冒,他見到眼前這個自己的學徒竟然敢和林逍這樣說話,頓時指著學徒大罵一聲。

這一罵,不僅讓學徒愣了,眾人也是紛紛神色怪異起來。

可更加怪異的事情,緊接著就是發生了……

「那個,林少不知您親來此地有何事?」陳栗非常恭維的和林逍說話,深怕林逍為剛剛的事情而動怒。

林逍瞄了一眼那學徒,然後笑道:「沒事,就是過來有些事情。」

「林少我們到裡面說。」陳栗一下子就是明白,立即帶著林逍在眾人錯愕的眼神中,走進了一間隱秘的房屋裡。

「那傢伙是誰?竟然可以讓陳大師都如此的恭敬!」

「我有點眼熟……對了!剛剛陳大師叫他林少,而上次在玄天閣似乎就是他和那煉丹公會的王嵩比試煉器的林逍。」

……

一進去,陳栗就是再也壓抑不了自己的內心衝動,直接跪下來抱拳一拜林逍。

「林少,我能安全無恙的達到藍袍煉器師,還真是多虧了您,要不然我真不敢想象我會變成什麼模樣。」陳栗誠懇說道,眼眶都是有些濕潤起來。

之前,他偷取術煉公會的真器銘文被發現,可並沒有什麼嚴重的懲罰,而之後他更是發現自己那種副作用在林逍的幫助下消散了。

這不由讓他驚異的同時,也是對林逍這裡佩服起來。

林逍微微皺眉,道:「陳老,你不必如此跪我,你知道我不需要這種表面的。」

陳栗聽聞,立即笑著站了起來,唯唯諾諾的點頭稱是。

林逍繼續道:「這一次我來是想考藍袍煉器師的,不過剛好碰到你,就順便給你一次機緣吧。」

聽到有機緣,陳栗立即兩眼冒出精光,林逍給的機緣,定然不是普通的東西。

他可是明白,術煉公會紅袍煉器師有幾人都在研究林逍的銘文啊。

而像這樣的人物,給的機緣能簡單?

驀地,陳栗只感覺自己腦袋開始漲疼,林逍一根手指放在了他的眉心。

這是傳念,只有精神力凝聚成液才可以使用。

而正好,林逍藉此試一下。

「這是……」傳完之後,陳栗身體一震,有些震驚於林逍傳給自己的東西。

林逍平淡道:「這是器譜第一卷,你只要加以時日研究,要升到六階,甚至七階煉器師也僅僅是時間問題。」

「器譜……竟然是第一卷的器譜!」陳栗滿臉的無法置信,甚至開始懷疑了林逍的話。

器譜,分為三卷,而哪怕是術煉公會,都僅僅是有著第一卷的一半,至於完整的沒有。

而這也就是為何術煉公會在紅袍煉器師上那麼少,七階煉器師正好達到紅袍煉器師的標準。

哪怕是這不完整的第一卷器譜,術煉公會都是花費了祖祖輩輩積累下來的財富,可在林逍這裡卻是隨意的送人。

陳栗已然見證過,這器譜的確是真的,因為前面的全部對應,而後面的也就一目了然。

「這件事可不能說出去,不然你應該明白會有什麼後果。」林逍不忘提醒了一句。

陳栗連忙點頭,恭維道:「林少,老夫這輩子的命就是您的了。」

為何林逍沒有直接把兵譜給術煉公會的會長,也就是徐菲月的父親?

因為林逍要的是一個完全可以掌控的因素,而那會長他不了解,在這術煉公會中,陳栗是個好的選擇。

之後,林逍也是非常順利的考得了藍袍煉器師,得到了相應的東西。

不過,林逍要走的時候,忽然一愣,看去了周圍,他這才發現術煉公會裡面,竟然張燈結綵起來。

「這是幹嘛?」林逍看去陳栗問道。

陳栗笑道:「今日是徐家大小姐和那王家公子王嵩的大喜之日,但聽說徐小姐不希望聲張,所以這張燈結綵的也就只是在內部了,並沒有去布置整個術煉公會。」

咔嚓!

聽到這個,林逍不由緊捏拳頭起來,雙目頓時微紅。

而他似乎也明白了這數日來,徐菲月為何回來之後,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

「徐家……徐菲月么?」林逍問道。

陳栗能感覺到林逍的怒火,立即道:「是徐菲月徐小姐。」

「他們人現在在哪?」林逍猛地看去陳栗,那眼神冰冷的可怕。

「在……在百里之外的聚合林,不過此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陳栗還沒說完,林逍就是直接跑了出去。

出去后,林逍臉色陰沉無比,雖然徐菲月和他沒有男女感情,但林逍已然把徐菲月當做了朋友。

「我的朋友,她不願意做的事情,誰也不能逼她!」

林逍低聲喃喃中,直接施展縮地成寸,朝著百里之外的聚合林而去。

與此同時,百里之外的聚合林。

此地桃花樹遍地,乃是許多富貴人家或者權勢之人緣分結成之地,也就是成親。

但在這裡成親的,大多數都是名門貴族或者有權有勢之人。

一般來說,此地會有很多人,並且還是術煉公會的徐家小姐徐菲月,和煉丹公會的王家公子王嵩成親,自然會引起很多的關注。

但是,今日這裡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多人,並且還非常的清淡。

而此時,在這聚合林的某一處,一名穿著紅妝嫁衣的女子,臉色有些惆悵,正是徐菲月。

「月兒,今日如你所願,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場婚事……你,真的想好了么?」在徐菲月身旁,一名中年男子輕聲嘆道。中年男子正是徐菲月的父親,徐孤南。

半響,徐菲月帶著苦澀笑道:「如果不這樣,王家是不會救爺爺的,難道不是么?」

徐孤南輕嘆一聲,道:「為父知道你不喜歡那小子,可為了你爺爺還有術煉公會的長存,如果你不願意,隨時可以走……」

「月兒知道了。」徐菲月閉上雙眼,兩行淚水留下,打斷徐孤南的話,朝著聚合林的聚合台緩緩走去。 風,輕輕佛過,桃花飄落形成美景。

可現在,這一幕對於徐菲月來說,並不是什麼美好的事情。

試問人生去做一件自己都不喜歡的事情,會是什麼感受?

並且,這還是一個女子的終身大事時。

在那聚合台上旁邊,此時有一名青衣女子,有著面紗遮住了半邊臉,可卻阻隔不了她的美,那忽隱忽現的感覺更是襯託了一種神秘的色彩。

她此刻看去徐孤南,道:「恭喜徐會長,你們徐家總算是喜結良緣。」

「閣主此次能前來,見證小女的婚事,也真是廢心神了。」徐孤南笑道。

這青衣女子的身份,正是那玄天閣的神秘閣主,軒清雅。

而出現的幾率,非常之少,特別是這幾年都沒見過這閣主。

可此刻竟是親自前來看徐菲月的婚禮,倒真是奇事了。

「聽聞小女是在靈霄宗里當弟子?」軒清雅忽然說道。

徐孤南點了點頭,道:「的確是在靈霄宗,這妮子說去那裡學習煉丹之術。」

「噢?」軒清雅眼牟微亮,笑道:「我倒是聽說菲月和一個名叫林逍的走的挺近,不知他今日是否來了?」

徐孤南一愣,搖了搖頭說道:「今日這婚事,都不得張開,自然不知。」

「小娘子,今日你就是我的人了,何必板著個臉?」王嵩走了上前,看去徐菲月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