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陣元門的這支隊伍,實力本就與孔龍一行人相差不大,在被孔龍連殺三人並將實力最強的為首弟子引走之後,整體實力立刻就處於了下風。

而元武學府眾人困在大陣之中半天,心中早就憋了一腔怒火,破陣而出后,一個個如猛虎下山一般,各種凌厲的殺招拚命地向陣元門弟子招呼了過去,頓時將他們殺得人仰馬翻。

孔雀在揮劍將對方一人刺死後,看到自己一方完全掌握了主動,已是勝券在握,立刻便向孔龍二人離去的方向追了上去,兄妹連心,她還是擔心著孔龍的安危。

可憐陣元門的弟子還沒有從驚變中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元武學府眾人打的毫無招架之力,轉眼之間就又有兩三人被殺,無奈之下,只能倉皇的向山洞之中撤去。(未完待續。) (感謝好友糖果好吃嗎18300幣賞、穿越巔峰ok11800幣賞、熊上樹4400幣賞、悠然情天的百幣賞,樂樂拜謝,今天會有加更喲!)

「攔住他們,不能讓他們退進山洞裡去。」龍天突然想起孔龍之前說過,這個山洞易守難攻,立刻大聲的對自己的隊友們喊了起來。

聽到龍天的喊聲,元武學府眾人立刻反應了過來,迅速的分出數人攔在洞口之前,截住了陣元門弟子的退路。

「臭小子,你找死!」

看到自己等人的退路被阻,陣元門弟子們的心中都是一涼,知道自己這支隊伍恐怕是要全軍覆滅了,其中一名高階武君怒罵了一聲,揮刀就向龍天劈砍了過來。

「休得猖狂,你的對手是我!」

羅瑞峰挺身而出,長劍暴起犀利的劍罡,將那名高階武君攔了下來,二人頓時激戰了起來,龍天眼見自己一方已是穩操勝券,便也沒有施展「玲瓏變」提升功力,只是在旁邊不時地打出幾顆火晶,對那名高階武君進行騷擾。

那人的實力也不過就與羅瑞峰旗鼓相當,在龍天詭異的火球騷擾下更是不濟,一個分神,便被羅瑞峰在左臂上刺了一劍,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怨恨與不甘,突然猛地將手中大刀脫手扔了出來。

在他的全力之下,大刀呼嘯生風,狂暴威猛,羅瑞峰只能暫避鋒芒,向旁邊退了一步,而那名高階武君則是趁此機會,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將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們也都棄之不理了。

「元武學府的弟子是吧,我記住你們了,你們就等著我的報復吧。」那名高階武君全力奔逃,速度自是極快,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一句充滿怨毒的話語飄散在空氣中。

隨著這名高階武君的逃跑,陣元門的弟子再無鬥志,開始四散而逃,只可惜,此刻再跑卻是有些晚了,很快的,他們便被元武學府眾人全部擊斃,他們身上的經驗值,也全都到了元武學府眾人的手中。

「收拾戰利品,然後就地休息。」孔龍兄妹不在,隊伍中實力最高的一名高階武君發號施令道:「只要等孔師兄他們回來,我們再解決幾個人,就能湊夠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的經驗值了」

元武學府眾人齊聲歡呼,陣元門弟子幾乎全軍覆滅,只跑了一個高階武君,如果孔龍兄妹能夠將那名陣元門為首的弟子也斬殺的話,他們這支隊伍整體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所需要的經驗值,真的是差不了多少了。

羅瑞峰和靳華罡等人也在歡呼,只有龍天突然皺起了眉頭,因為他那超強的靈魂力量敏銳的感知到,竟然同時有三支隊伍,在向著這個山洞的方向趕來,看來,知道這個山洞所在的,竟是不在少數呢。

「陶師兄,趕緊帶大家進山洞,有三支隊伍正在向我們靠近。」龍天對剛才發話的高階武君說道:「進到山洞裡去,然後我在洞口布下陣法,當可保大家安然無虞。」

「龍師弟,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我怎麼沒有聽到有人靠近?」陶師兄笑容一僵,用明顯懷疑的語氣反問道。

「就是,還有三支隊伍,我們的修為都在你之上,怎麼會一點都沒聽到?」

「對啊,陣元門弟子身上好東西一定不少,憑你一句話,我們就不要了么?」

「你沒聽人家說,人家還會布置陣法呢,那麼厲害,剛才破陣的時候,也沒見他出什麼力。」

「哼……」

陶師兄的話音剛落,隊伍中的另外幾人也都你一言我一語的開了腔,卻是沒有一個人相信龍天的話,言語中極盡諷刺與挖苦之能事。

見所有人都在質疑自己,龍天頓時感到一陣心寒,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他知道這些人對他們五人的加入一直心懷芥蒂,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孔龍兄妹一不在,剛才還並肩戰鬥的隊友,立刻就會變了一副嘴臉。

「諸位師兄,確實有三支隊伍正在靠近,龍天言盡於此,信不信由你們!」龍天冷下臉來,抱拳拱手道:「等孔師兄回來,還請各位師兄帶個話,就說龍天多謝他的照顧,我們五人,就此告辭!」

話音落下,龍天轉身就走,既然互不信任,倒不如趁早分道揚鑣,也免得孔龍回來難做。而且,此時不走,等那三支隊伍圍了上來,如果全都是敵對一方的話,可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羅瑞峰、靳華罡、沐清風以及謝靜,四人對視了一眼,毫不猶豫的跟在了龍天的身後,陶師兄等人的冷嘲熱諷,讓他們的心中也很是氣憤。

「喲呵,好大的脾氣,我倒要看看,離開我們,你們怎麼在這試煉空間生存下去!」

「這可是你們自己要走的,要是能僥倖活下來的話,再看到孔師兄,可不要說是我們趕你們走的啊。」

「走了也好,否則遲早會拖累我們的……」

「羅師兄,以你的實力,為什麼要跟著這幾個實力低微的傢伙混呢,留下來,加入我們吧。」

「對啊,羅師兄,你可以留下來的……」

對於龍天五人竟然說走就走,其他幾個元武學府弟子頗感意外,畢竟龍天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過低微了,在他們看來,如果脫離隊伍,龍天五人是不可能在秘境試煉中活下來的。

只有羅瑞峰高階武君的實力,才能夠真正得到這些人的認可和尊重,所以他們在奚落龍天等人的同時,卻還想著要挽留羅瑞峰,但深受龍天的大恩,又深知龍天實力的羅瑞峰,怎麼會接受他們的挽留呢?

迅速離開山洞,但是龍天等人卻並沒有走遠,因為那三支隊伍馬上就要接近他們了,在距離山洞大約一百多米的一個偏僻所在,龍天停了下來。

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發現這裡既可以看清楚山洞的情況,又不在上山的必經之路上,龍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雙手開始揮灑著陣旗,在他們身邊布起陣來。

那三支隊伍既然能夠直奔山洞而去,說明那三支隊伍中,明顯都有人知道山洞的所在,能夠參加過一次秘境試煉而不死的人,實力必然不俗。(未完待續。) (恭喜好友糖果好吃嗎榮升本書堂主,穿越巔峰ok榮升本書舵主,拜謝好友的大力支持!)

啟稟王爺,狂妃有喜! 那三支隊伍既然能夠直奔山洞而去,說明那三支隊伍中,明顯都有人知道山洞的所在,能夠參加過一次秘境試煉而不死的人,實力必然不俗。

雖然三支隊伍不一定都是元武學府的對頭,但龍天還是有些不放心,不看僧面看拂面,陶師兄他們雖說言語刻薄,但是看在孔龍和元武學府的面子上,若是有能力,龍天卻也不介意幫他們一把。

片刻功夫,龍天便布置好了一個幻陣,將他和羅瑞峰四人籠罩在內,吩咐眾人不要出聲之後,龍天開始靜靜地等待事態的發展。

就在幻陣布置好不久,便有一支隊伍從他們身邊不遠之處經過,只不過龍天選擇的是一處崎嶇難行的死角位置,那些人毫無察覺的從旁邊走了過去,並沒有衝撞到他們,直接奔向了山洞的方向。

看到龍天的陣法造詣竟如此高明,羅瑞峰等人都是露出了驚訝和佩服的神情,龍天卻是毫無得意之色,只是關注著山洞那邊的情況。

這時候,剛剛過去的那支隊伍已經接近了山洞,元武學府的弟子們在發現有人接近后,已經放棄了打掃戰利品,迅速的退到了山洞洞口。

龍天等人清楚地看到,兩支隊伍接觸后,三言兩語的,很快就發生了衝突,進而動起手來。

因為元武學府弟子佔據了洞口的有利地形,所以雖然孔龍兄妹還沒有回來,他們卻也還是佔據了上風,穩穩的將新來的隊伍擋在了洞外。

但是很快,元武學府弟子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因為過了沒一會兒,就又有一支隊伍來到了山洞外,最要命的是,這支隊伍與剛才的隊伍竟然是非常的熟悉。

兩支隊伍匯合后,為首的兩人便熟稔的打起了招呼,很快,雙方似乎便達成了某種協議,隨後就聯合在一起,共同對元武學府的弟子發起了攻擊。

就在元武學府的弟子漸漸支持不住的時候,第三支隊伍終於也趕到了。看到這支隊伍的出現,山洞內的元武學府弟子不由得大聲歡呼起來,因為這第三支隊伍,也是元武學府的弟子組成的。

另外兩支隊伍卻是暗叫倒霉,連忙分出了一隊人,去阻止第三支隊伍的靠近,雙方立刻激烈的廝殺起來。

看到這種情況,龍天也是放下心來,本來已經做好出手準備的他,繼續的觀望起來。

後來的這支元武學府的隊伍,也是由一個巔峰武君帶隊的,整體實力比沒有孔龍帶隊的這支隊伍還要強得多,所以在與敵人交上手之後,迅速的便佔據了上風。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兩支元武學府的隊伍裡應外合,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將另外兩支隊伍殺得潰不成軍,徹底的淪為了兩支隊伍的獵物。

然而,就在這兩支隊伍被元武學府弟子絞殺一空,徹底奠定勝局之際,一個讓龍天等人和孔龍的那支隊伍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後來的元武學府的弟子們,在陶師兄他們還在歡呼的時候,突然間佔據了山洞洞口的有利位置,並且將陶師兄他們隱隱的包圍了起來,刀劍相向。

由於沒有任何防備,以陶師兄為首的元武學府弟子,頓時紛紛受傷,隨即被卸掉兵器,控制了起來。

「於金標,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你這是幹什麼?」陶師兄憤怒的看著另一支隊伍的隊長,厲聲喝問道。

「不幹什麼,我只是想知道,孔龍兄妹和龍天那小子去哪兒了?」於金標冷冷的說道。

「龍天,你是為了龍天而來?」陶師兄突然想起,這於金標的胞弟於鐵鎚,似乎曾經敗在龍天的手下,不由得驚呼道。

「正是,那龍天當日在生死擂上廢了鐵鎚一條手臂,若不是當時我正在閉關修鍊,豈容他逍遙至今?」於金標的目中,流露出不加掩飾的恨意。

「可是,那龍天已經離隊而去,與我們分道揚鑣了啊。」陶師兄急忙說道。

「分道揚鑣?」於金標冷笑道:「秘境之中危機重重,龍天既已加入你們的隊伍,正是合則兩利的事情,又怎會擅自離去,你以為我會信么?」

「我沒說謊,龍天幾人真的已經離隊了呀!」陶師兄不禁想起龍天在離去之前曾說過將有三支隊伍到來,自己等人卻是不予置信,心中不由得有些懊悔之意。

「哼,難道孔龍兄妹也與他們一起離隊了么?」於金標冷哼,目光中射出凌厲之色。

「啊?不,孔師兄他們是……」

「夠了!」於金標一聲暴喝,臉上露出猙獰的殺意:「再不說實話,你當我真的不敢殺人么?」

「我說的都是真的。」看著於金標殺意畢露的神色,陶師兄大叫:「元武學府嚴禁內鬥,你不能殺我們!」

「在內院我當然不敢,難道在秘境空間我還會有所顧忌么?」於金標獰笑道:「再不說實話,我就先殺了你們,然後在這裡守株待兔,我就不信,孔龍和龍天會永遠不會來。」

「於金標,你是在找我么?」

仙武神煌 突然,一個霸氣凜然的聲音響起,隨即於金標這支隊伍的包圍圈被人大力轟開了一道口子,兩道人影出現在陶師兄他們身邊。

「孔龍,你終於回來了。」於金標眼中飛快地掠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懼色,隨即色厲內荏的叫道:「我只為龍天一人而來,交出龍天,我放你們離去。」

「於金標你膽兒肥了,竟然敢恐嚇我?」孔龍盯著於金標的臉,冷冽的說道。

「孔龍,我知道你厲害,但是眼下除了你們兄妹,其餘隊員個個帶傷,你以為,你們會是我們的對手么?」於金標陰狠的威脅道。

「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但是我敢保證,在我的隊員全部倒下之前,我一定可以宰了你,你信不信?」孔龍不為所動,只是狠狠地盯著於金標,身上已經有罡氣在凝聚。

孔龍在內院威名遠播,見他發飆,於金標和他的隊員明明在人數上佔有優勢,竟然一個個的仍是心生寒意,不由自主的聚到了一起,似乎想要用這種方式尋找點安全感。(未完待續。) (感謝好友羊種的千幣賞,悠然情天、taolifangfei的打賞支持,羊種、悠然情天的月票支持,樂樂拜謝!)

「好,算你狠!」於金標雖然也是巔峰武君,在孔龍面前,竟然絲毫升不起放手一搏的勇氣,只能不甘的一揮手,招呼著自己的隊員就要離去。

「慢著!」孔龍突然一聲大喝,喝止住了他們。

「你還想怎樣?」於金標停下腳步,忿忿的說道。

「你們傷了我這麼多兄弟,難道就這麼算了?」孔龍厲聲道:「留下六百點經驗值,才能離開。」

孔龍算過了,只要再有六百點經驗值,他的這支隊伍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的經驗值就湊夠了,只是他卻不知道,因為龍天等人的離隊,他們的經驗值早就足夠了。

「孔龍,你不要得寸進尺,真以為我怕你不成?呃……」

於金標聞言大怒,轉身就要豁出去與孔龍大戰一番,但是話沒說完,就看到了孔龍手上不知何時出現的一顆霹靂彈。

看著那顆圓溜溜的黑鐵球,於金標忌憚的後退了兩步,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孔龍的要求。

拿出身份令牌,於金標咬牙劃出去六百點經驗值,猶有不甘的問了一句:「經驗值也給你了,你能不能跟我說句實話,龍天真的與你們分道揚鑣了么?」

「龍天是我的隊員,你想對付他,最好先問過我,滾!」孔龍心中也明白,自己的隊伍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但是在於金標面前卻是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好,今天的事我於金標記住了,孔龍,你最好不要給我報仇的機會!」於金標氣得渾身哆嗦,咬牙切齒的撂下一句狠話,帶著自己的隊員轉身就走。

於金標等人離開后,陶師兄等人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和愧疚之中。此刻他們這支隊伍,除了孔龍孔雀兩兄妹,幾乎是人人帶傷。

尤其是經過檢驗傷勢,幾名傷勢嚴重的隊員,已經徹底沒有了再戰之力,只能無奈的退出此次秘境試煉。如此一來,他們這支隊伍的整體實力,勢必將大打折扣,在接下來的試煉中,危險係數也會是大大地增加。

「孔師兄,對不起,剛才都是我們的不對,如果我聽信龍天師弟的話,也許就不會是現在這種局面了。」沉默了片刻,陶師兄主動的道歉道。

「龍天?」孔龍眉頭一皺,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這件事和他有什麼關係,他們幾個人,現在在哪兒?」

「孔師兄和孔師妹離開不久,我們就將陣元門的人全殲了,只是當大家在收拾戰利品的時候,龍天突然說有三支隊伍正在向我們靠近,讓我們趕緊進入山洞,然後他會在洞口布置陣法……」

事到如今,陶師兄如何不知道自己等人是誤會了龍天,當下不敢隱瞞,將孔龍孔雀離開的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

「唉!你們糊塗啊!」聽完陶師兄的話,孔龍忍不住痛心疾首的叱罵:「龍天如果真的是廢物、累贅,我會主動邀請他加入我們的隊伍么?他的實力要是真的那麼不堪,敢主動申請參加秘境試煉么?」

孔龍怒氣沖沖的說道:「如果我離開后你們能夠聽龍天的話,不要說堅持到我回來,就是全殲這三支隊伍都是有可能的啊。你們以為之前是我破解的陣元門的大陣么?不,是龍天,如果不是他,我們早就被陣元門的人一網打盡了。」

「啊!」

聽了孔龍的話,陶師兄等人忍不住又是驚呼出聲,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陣元門的大陣竟然是龍天破解的,也就等於是龍天救了他們的性命。

想到自己等人不但沒有知恩圖報,反而對龍天幾人冷嘲熱諷,將他們氣得退出了隊伍,陶師兄等人就覺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心中充滿了後悔。尤其是那個奚落龍天在破陣時沒有出力的人,更是懊悔的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子。

「有時候,修為境界並不能代表一切,你們這點實力,其實在龍天面前根本不夠看,你們又有什麼資格看不起他?」孔龍知道這些人對龍天等人的加入有些不滿意,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趁自己不在做出這種事情來,忍不住是越說越氣。

聽著孔龍的叱罵,陶師兄等人一個個都羞慚的低下了頭,他們雖然高傲,卻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更何況,殘酷的事實已經證明了,龍天之前的所言所行,都是正確的。

「哥,我看他們也知道錯了,你就消消氣,別罵了!」看到幾個人的樣子,孔雀終於不忍的開口為他們求饒。

聽到孔雀的勸說,孔龍也漸漸的冷靜了下來,又斥責了幾句,便命令幾個傷勢嚴重的隊員捏碎身份令牌,退出了秘境空間,然後讓幾個傷勢較輕的,服下療傷丹藥,就地調息療傷。

但是一直等到幾個同伴傷勢痊癒,元力恢復,龍天等五人卻始終都沒有出現,孔龍還是忍不住失望地嘆了口氣,將手中的經驗值分配了一下,激活身份令牌,帶著他們進入了第二層試煉空間。

「龍天,你剛才為什麼不出去與孔師兄相見呢?」看到孔龍等人的身影消失,幻陣中的謝靜才輕聲問道。

「我們剛才若是出現,只會讓孔師兄和陶師兄他們難堪而已,又何必呢?何況,只要我們佔據了那個山洞並布置下陣法,想要順利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龍天回答著,揮手撤掉了身邊的幻陣,帶著他們四人回到了山洞之中,隨即便在洞口之外布置下了幾個陣法。

「等一下如果有人送上門來,我們也不必戀戰,只要獲取了足夠的經驗值,我們就激活身份令牌,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

龍天又隨手布下一個幻陣,隱藏起自己五人的身形,同時隨口對羅瑞峰等人說道。

他們五個人中,只有羅瑞峰是高階武君,需要的經驗值要多一些,其餘幾人表面境界都低的可憐,加起來也不過二十五點經驗值,五個人一共也只需要八百多經驗值就足夠了,倒確實是沒必要大開殺戒。(未完待續。)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的500幣賞,菲菲菲姐、隋意麒麟、李卓錦111的打賞支持,三世雪蓮的月票支持,樂樂拜謝!)

秘境空間的第一層,是沒有任何魔獸的,為的就是讓各門各派解決私人恩怨,所以龍天他們想要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也只有殺人奪取經驗值一條路可行。

羅瑞峰四個人都答應了一聲,對龍天的決定並無異議。

他們也都知道,雖然秘境試煉空間一共有五層,但是面積最小、也沒有任何寶物和靈藥靈材的第一層,才是最血腥殘酷的,每一次秘境試煉中高達九成的淘汰者,有一半多是斃命於第一層空間的。

所以幾乎所有試煉者只要獲取了足夠的經驗值,都會第一時間激活身份令牌,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那裡的試煉對手,就是以不同實力的魔獸為主了。

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后,因為人數少了、空間面積反而大了,而且擊殺魔獸也可以獲取相應的經驗值,所以試煉者之間不但碰面的機會少了,就算碰上了,只要不是積怨已深,也未必會相互廝殺。

相反,試煉者之間相互合作,獵殺魔獸以獲取經驗值的事,倒是時有發生。當然,為了魔獸的內丹、皮毛、骨骼,以及偶爾發現的靈藥靈材,而產生爭鬥廝殺的情況,也是經常會發生的。

「你們看,前面有一個山洞,這裡地形真好,我們只要佔據了這個山洞,就有機會獲取足夠的經驗值,順利的進入第二層試煉空間了。」

靜靜的等待了一段時間,山洞外突然傳來一道驚喜的喊聲,隨後便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龍天對羅瑞峰等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便身形一閃,從幻陣中出來,沒入了洞口外的大陣之中,外面的人竟然無人發現。

發現山洞的隊伍,衣襟上都綉著一棵小小的紅色松樹,那是是血煞教的一個附屬勢力,赤松門的標誌。

赤松門只是一個小勢力,綜合實力不強,所以這隻隊伍中修為最高的也只不過是一名七階武君,勉強進入高階行列而已。

這支隊伍總共只有八個人,除了那名高階武君外,還有兩名中階武君,其餘的竟然都只有低階武君修為,在所有參加試煉的隊伍中,算得上是比較弱的了,也難怪他們發現這個山洞后驚喜莫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