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鈞帝冰冷一笑,他長長的一節節鱗甲尾巴更是甩了甩。

隨即才揮出他滿是鱗甲的手掌。

「撕拉~~~~」

前方無邊虛空陡然開始扭曲,大地完全被扭曲毀滅,甚至連大地最深處都被貫穿,看到了萬古聖界最下方的另一端的混沌虛空。這扭曲更是朝四面八方波及,那一支部落瞬間就化作虛無,遠處的龐大城池也立即被波及扭曲毀滅。

城池內無數子民們,甚至還有一位混沌境的城主!

可是沒用,一點反抗力量都沒有,就彷彿從圖畫上擦拭掉一般,那座龐大城池連同內部生靈便被滅了。

鈞帝的出招太兇狠,他並非刻意去屠戮,他真正的目的是要直接摧毀整個萬古聖界!萬古聖界,是巫祖、界祖他們辛辛苦苦耗費漫長歲月才建造起來的,就算究極境要完全摧毀,也是需要點時間的。

「什麼。」

在古聖界。

作為究極境強者的『聖主』感應何等明銳,鈞帝那般肆意的全力施展招數,在剛施展時,聖主就感應到了。

他穿著黑色紗衣,遙遙看著遠處,一眼便看到了萬古聖界中的場景。

「他成究極了?」聖主有些吃驚,表情都變了。

雖然同為毀滅魔族。

可聖主卻一點欣喜都沒有,反而有的是惱怒!

「欲要行毀滅事,得到至高規則賜予?好將來,更有把握執掌更高規則?」聖主眼中寒光閃爍,他憑空便消失不見。就像石老怪明明是決心走以力破法的路,可每到關鍵時刻,還是拖聖主的後腿!因為聖主一旦執掌至高規則,石老怪的生死,就任由聖主掌控了。

更別說,鈞帝,十有**不會走『以力破法』這條最艱難的路。

石老怪因為是煉體流,沒辦法才選擇以力破法!

所以……

鈞帝,才會是將來聖主更大的對手。

……

「嗯?」

在原始太陽星沉睡中的石老怪,雖沉睡,可對外界的感應同樣敏銳。

那股恐怖力量爆發,卻又和聖主截然不同,一下子令石老怪醒來了。

他龐大的身軀從原始太陽星浮起。

「新的究極境?還是毀滅魔族?」瘦小的老頭一邁步,便消失在原始太陽星上,他同樣不會讓另一個究極境輕易得到至高規則大賜予的。

……

「怎麼會這樣?」

「只能求師傅了。」界祖、巫祖兩位作為萬古聖界的領袖,自然也是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只是面對鈞帝肆意破壞,他們也頭疼。

當初的聖主,那為的是傳教,為的讓無數生靈信仰他,而不是一心去毀滅。

鈞帝不同。

即便界祖、巫祖去阻擋,鈞帝也會肆意施展超大規模招數,兩位宇宙神二層巔峰的高手根本無法保護弱小。

「住手。」冰冷的怒喝,聖主來了。

「這源世界已經在逐漸逼近大破滅,你何必屠戮?」瘦小的石老怪也來了。

他們倆不約而同出手。

「聖主,你可是混沌虛空中的大魔頭,竟然來拯救這些生靈?」鈞帝大笑,卻是一瞬間就挪移了大半個萬古聖界的距離,去另一處繼續破壞。

「轟。」

石老怪憑空出現在鈞帝身旁,一拳就砸過去。

鈞帝卻是笑著,周圍無數線條扭曲,讓石老怪恐怖的一拳被卸去大半,剩下的力量,鈞帝卻是身影鬼魅一閃,便躲的遠遠的了。

「轟隆隆~~~~」灰色雷霆降臨,聖主手持長矛,也要全力阻止。

「哈哈……」

鈞帝大笑著,周圍無數線條扭曲,他只是在防禦,在閃避,一點傷勢都沒有。

畢竟同為究極境,保命能力都極強。如果一心要躲避要逃,聖主石老怪都很難傷到他。

「撕拉~~~」而鈞帝還在施展著招數,他一掌揮劈,便是無數虛空扭曲破壞,他的攻擊招數範圍更加廣闊。聖主乃是雷霆一道達到究極,石老怪更是煉體流最擅近戰。他們一時間都很難阻擋鈞帝進行大肆破壞毀滅。

「嗤。」

一道劍光很突兀的出現。

直接從鈞帝背後刺進來,從胸口刺出。

鈞帝難以置信低頭看著胸口的劍鋒,轉頭看向身後,正是一位白髮男子。

「劍主?」鈞帝盯著白髮男子。

「劍主?」一直奈何不得鈞帝的石老怪、聖主,也震驚看著這幕,那悄無聲息卻又極為恐怖的一劍,石老怪和聖主也都是在鈞帝中劍后才發現的,他們都感覺到了強烈的威脅感,劍主帶來的威脅感,還在鈞帝之上。

** 「劍主,他也是究極境?什麼時候突破的?」石老怪、聖主都震驚萬分,這時候他們當然看出,劍主是無可爭議的究極境,而且實力比他們強!

嘩。

被刺穿胸口的鈞帝,身體卻是陡然分散開,化作無數黑光又在遠處匯聚,只是明顯受傷不輕。

他難以置信看著眼前的白衣男子:「你,你怎麼可能傷我,我乃是究極境,你出招我怎麼都沒感應到?」

「究極境就傷不了?」劍主卻是冷然再度出劍。

咻。

劍光縱橫長空,明明看起來璀璨奪目還在遠處,實則『眼睛』欺騙了自己,劍光已經刺入身體了。

「轟。」鈞帝臉色大變,再度順勢炸裂身體,無數線條扭曲,又在遠處匯聚。

「我不信,我不信。」鈞帝不願相信,他身為究極境強者,竟然連還手之力都沒有,每一劍他受傷都不輕。

劍主卻只是冷然一笑。

咻——

再度一劍劈出。

劍光彷彿比天空還巍峨浩瀚,鈞帝都不由的心神都因此被惑動,蓬~~~再度被劈的身體化作無數黑光,血跡在半空中都是化作黑光。幸好他是毀滅魔族!毀滅魔族在保命方面天生就極為擅長。若是保命上再弱點,他傷勢恐怕要重的多。

「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擋不住,怎麼可能。」鈞帝又震驚又憤怒,又不甘心。

他這次沒再嘗試。

而是身體周圍空間一扭曲,他便消失不見了。

究極境強者,遁逃起來還是極為厲害的。

「逃?」劍主凝神一感應,感應著整個混沌虛空,忽然感應到那毀滅魔族力量波動,便立即趕去,身體一閃,便猶如一道劍光撕裂虛空,瞬間趕去。

而在遠處的聖主、石老怪都愣愣看著這幕。

他們倆,都獃滯了。

都傻眼了。

「怎麼可能?」聖主感覺都一陣陣眩暈。

「實力如此之強?」石老怪都有些不敢相信,「就算成了究極境,也不該強成這樣?比我們明顯強了一大截。」

聖主則是面容都微微有些扭曲:「怎麼會?那鈞帝也是究極境,怎麼連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完全被蹂躪?」

換做是他,他聖主一樣會被『劍主』肆意蹂躪。

廝殺時,劍主的每一劍,他聖主都躲不掉!甚至每一劍他都得損耗生命力,時間久了,會被硬生生打死。

除非遁逃。

「他的劍光威能內斂,爆發時卻又恐怖如斯,我就算燃燒古聖化身傾力一擊,也不過如此。」聖主感到心中發寒,古聖化身燃燒傾力一擊,那僅僅只有一擊之力!而劍主卻是看似很隨意,每一劍都恐怖如斯。

戰鬥很輕鬆,可威力卻大的讓石老怪、聖主都心顫。

「我若是硬抗,也得受傷。」石老怪也明白這點,如此招數,決不能硬抗,「沒想到這一座源世界,第一強者竟是這位劍主。」

「他,比我強,強太多。」聖主忽然又憋屈又憤怒。

他習慣了高高在上。

習慣了整個混沌虛空無數生靈恐懼他,而今天,劍主的實力,卻完全凌駕在他之上。

……

鈞帝這次突襲來的太快。

在萬古聖界之外,也就能隨時感應整個源世界的究極境強者『石老怪』『聖主』『劍主』都立即感應到了,都立即趕來。

像東伯雪鷹雖然從至高秘傳《渾源七擊》中參悟創出的《飛雪戰法》,令他實力不亞於究極,可種種神異之處卻是不及,比如保命手段,比如對源世界的感應,都要差一大截。他只是正面戰鬥實力極為了得而已。

東伯雪鷹的分身,大多都在閉關潛修。

只有少數幾個分身在負責瑣事。

在東麟聖界『太虛天宮』中,他就安排了一分身在此。

「什麼?」

「鈞帝成了究極境,欲要毀滅萬古聖界,被聖主、石前輩以及劍主阻攔?聖主、石前輩阻攔不住,劍主卻是連續三劍,每一劍都重傷鈞帝,鈞帝倉皇而逃?」

東伯雪鷹、天愚老祖、虛空始祖、刀皇、瑤光之主、魔山始祖等一個個宇宙神得到消息,都不由目瞪口呆。

鈞帝,成究極境了?

劍主也是究極境?而且實力完全凌駕在石老怪、聖主、鈞帝之上?

「怎麼回事?」東伯雪鷹則是施展破界傳送窺伺,欲要窺伺戰鬥。

……

鈞帝出現在混沌虛空中,看著前方的一座混沌陸地,混沌陸地上有無數生靈。

「都毀滅吧。」鈞帝一揮手,轟隆隆,恐怖波動瞬間籠罩整個混沌陸地,這一座混沌陸地直接湮滅,連渣都不剩!顯然整個混沌陸地包括兵器在內,沒有一個能在究極境攻擊下倖存的。

「走。」鈞帝毫不猶豫,立即再遁逃。

嗖。

旁邊虛空扭曲,鈞帝消失不見。

撕拉,鈞帝剛消失,從虛空中就一道劍光出現,化作劍主。

「該死。」劍主看向一旁,在混沌虛空星圖記載下明明有一座混沌陸地在此,如今卻完全消失。

「追。」劍主繼續追。

鈞帝瘋狂遁逃。

遁逃時收斂一切氣息,劍主都難以發現。這很正常。就像東伯雪鷹隱匿氣息躲起來,無敵存在都找不到一樣!

鈞帝要完全收斂氣息躲起來,劍主的確發現不了,可只要有足夠強波動,劍主就能發現,可發現趕來時,卻也晚了一步!

「哈哈哈,劍主,你實力是了得,可也殺不了我,我一心要毀滅……你也阻攔不了。」鈞帝聲音彷彿烙印般,烙印在周圍混沌虛空中,不斷回蕩。讓新趕來的劍主臉色鐵青。

嗖。

……

鈞帝這次直接出現在了東麟聖界。

「轟!」

鈞帝剛出現,便欲要朝下方的城池揮出一掌。

「咻。」

一道劍光瞬間掠過鈞帝的身體,將他身體切割開,鈞帝立即身體分散開,邪惡毀滅之力再度在遠處匯聚,他難以置信看著遠處的劍主:「你,你怎麼可能追上我?」

他在出手前都是收斂氣息的。

「不對,兵器不一樣。」鈞帝看著遠處的劍主,低聲笑道,「真沒想到,劍主你竟然還有一分身,怎麼,你這一分身是專門保護整個東麟聖界的?也對,你的宗派太虛天宮就在東麟聖界,你安排一分身在這庇護也很正常,只是我很好奇,你有幾個分身?」

嗖。

鈞帝憑空消失,又趕去萬古聖界了。

萬古聖界此刻卻沒有劍主在這庇護,鈞帝出現在萬古聖界,也只是匆忙肆意揮劈一掌,然後立即就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