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釋九鳳神色黯然,釋正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剛才他聽了釋九鳳和阿清等人的敘述,看過那段記憶水晶,感傷地道:「那個戰無命也死了,不過他是條漢子。」

釋天帝神色大變,冷然問道:「怎麼回事?」

「他為了救女兒,結果被那魔物吞噬后自爆了,就在父親出關前一刻。」釋九鳳的聲音帶著泣音。

釋天帝一怔,知道釋九鳳絕對不會說謊,釋正玉也不可能陪著她說謊,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

「阿清他們記錄下了當時的情況,這件事情我們確實欠了人家恭華天一個大人情!」釋正玉長長地嘆息了一聲。

阿清再次取出記憶水晶,在眾人的面前激發,看過之後,眾人全都沉默了,連釋天帝也不再言語,澀然道:「看來,這回我們確實是欠了恭華天一個人情,我原本想讓鳳兒帶他去葯廬拿幾顆療傷的丹藥在帝天宮好好養傷,沒想到他再次救了鳳兒。他這次來我界更是將長義的肉身送回,在回來的路上為了救鳳兒而身受重傷,現在又為了救鳳兒身死,此子對我界之義,當銘記……」

釋九鳳滿眼悲傷,其他人不知道如何安慰,剛才的一切他們都看得清清楚楚,戰無命最後展示出來的剛烈和果決,輕生就義,換作是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做不到。最後一刻居然選擇自爆也不讓自己的頭顱成為那魔物身體的一部分,眾人不禁嘆息,就連釋天帝也差點兒掩飾不住自己內心的波動。

他幾乎可以肯定戰無命也是飛升者,釋長義帶回來的信息中說,戰無命身上有大秘密,正是這個大秘密讓戰無命在死亡狩獵場斬殺了光暗之子莫天機,最讓釋長義重視的是戰無命特殊的體質,不僅同時擁有光明與黑暗的力量,更擁有空間力量,還擁有火焰之力。

就憑這些信息,釋天帝都不得不重視這個年輕人,他想讓釋正何研究一下戰無命身上的秘密,或許可以為自己將來突破多一重保障,可是戰無命死了,他不想讓女兒釋九鳳知道他原本的意圖,所以乾脆將戰無命的功德和義氣重點提出,至少在女兒面前顯示自己不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

釋正玉和釋正何等人一臉不可思議,他們沒想到那個年輕人竟然做了這麼多事,有了釋天帝這番話,他們更不會想到葯廬與聖樹的真正兇手就是這個已經死去的恩人了。就算釋正何也懷疑戰無命是飛升者,但是一個已經自爆成碎片的飛升者又有什麼用,倒不如慷慨地承認他是一個重情義的好人。飛升者無數,他們就算想要提取碎片,也不一定就會對那個對古天界帝族有恩的少年下手。

「回帝尊,找不到阿宏和阿才,剛才去查過了,他們二人的魂牌已碎,只怕已經死了,只是不知是被那魔物所殺還是其他原因。」很快,有人回稟。

眾人一聽,全都愣住了,到這裡線索真的全斷了,他們根本就找不到半點兒頭緒。一時間,沒有人敢出言打斷這種尷尬而沉悶的氛圍。他們感覺到釋正何和釋天帝心頭積鬱著一團熊熊的怒火。

「封鎖所有古天界出去的通道,任何可疑人員都要嚴格盤查,絕對不可以放過任何可疑之人!」半晌,釋天帝長長地吐出一串話。眾人感覺那聲音彷彿萬載冰川破碎,冰層與冰層之間摩擦的冰寒帶著濃濃的殺意。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古天界的各處星空被封鎖,連天尊都出動了,沒有多少人知道真實原因,大家猜測是因為恐怖的魔物入侵古天界,使得整個古天界都緊張起來,那魔物突然而至,一路上竟然沒有一點消息,這與古天界無數年來安穩慣了,使得大家失去了警惕心有關。古天界的人都覺得整個仙界都沒有人敢對古天界出手,所以一時疏忽大意也是有的。

這次黑暗魔陀來得十分突然,也十分倉促,所過之處,數顆資源星球被吞噬一空,那幾顆資源星上的人還沒來得及發出信號,就成了黑暗魔陀的食物,這一天,是天界穩定之後無數個紀元古天界最慘淡的一天。此後,整個古天界都緊張起來,沒有人覺得是多此一舉。

在遙遠的星空的某一處,有一艘血紅色的小船,就像一條在虛空滑過的游魚,疾速滑行,若是不仔細看,根本就捕捉不到其他飛行的軌跡,因為它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空間在它面前像是摺疊的,可以徑直穿透摺疊空間,如同無數次遠距離瞬移一般。

正是戰無命的座駕血河舟,此刻的血河舟因為吞噬了大量強大生靈的血液,不亞於一艘至尊仙器級別的仙舟,它本就不是普通仙舟,而是擁有生命的神胎。它擁有可怕的成長性,雖然它不屬於攻擊性的神胎,但卻將速度和法則進化到了極至,自帶空間規則,擁有雷霆與風的附加屬性,因此,速度快到難以想象。

血河舟的防禦力也極為強大,畢竟是在血祖體內孕育而成的神胎,血祖巔峰的時候那可是地道的神王階強者,是混天魔神身邊最恐怖的幾名戰魔之一。在太古,曾出現一艘成熟期的血河舟,是接近神王器的存在,因此,只要擁有足夠強大的血液,血河舟便可以不斷成長進化,因為它本就是活的。

在仙界,戰無命還是第一次使用血河舟,這種隨心所欲的驅駛方式讓戰無命無比輕鬆愜意,血河舟與她的神魂融合在一起,只要戰無命的心思微微一動,便能發出飛行的指令,其速度之快,比釋九鳳那艘至尊仙器級別的仙舟還要快上數倍,就像是在空間不斷跳躍。

戰無命並不知道釋天帝下令封鎖所有古天界離開的通道,但是他早就猜到古天界會做出激烈的反應,畢竟這次對古天界的帝族來說損失太大了,黑暗魔陀造成的破壞,都是看得見的表面的損失,真正的損失是葯廬和那棵被古天界帝族視為神樹的流蘇古木。

戰無命覺得有些好笑,自己彷彿天生就是克那流蘇古木的。在下界,他還是戰宗,便借活毒進化的噬仙蟲將好不容易復甦了神識的流蘇木祖給幹掉了,還挖了它的仙木之心。來到古天界,自己已經是仙皇巔峰,比在下界強大了無數倍,那棵流蘇古木也是全盛的狀態,境界難以想象,根須就延伸了帝族之地數百萬里,是何等巨大複雜的根系,結果還是被自己算計了。

那棵流蘇古木不會那麼容易死去,木系生靈擁有十分強大的生命力,戰無命曾經用噬仙蟲吞噬巨猿一族古怪的妖藤就失敗了,還驚動了巨猿一族的王者。流蘇古木與巨猿一族的古怪老妖藤十分相似,想要算計死它並不容易,只要地底下還有一根根莖活著,它就有可能再次復甦。

流蘇古木的死與活,戰無命並不在意,他只是想借流蘇古木製造一場混亂,吸引古天界帝族的注意,好讓他有足夠的時間逃離。

戰無命知道古天界星空巨大,他早有心理準備,搜索了釋長治的神魂記憶之後,他就知道,想要逃離古天界不容易,唯一的捷徑就是星墟黑洞,可惜通往黑洞的蟲洞被黑暗魔陀打碎了,那裡已經沒有蟲洞供自己逃離了,想要自行逃出黑洞的引力可不容易。

戰無命知道另一個地方,就是古天界通向神魔戰場的通道。只要進入神魔戰場,他就可以通過神魔戰場趕到神猿山脈,然後從妖族祖地通過。當然,他也想過從恭華仙府出去,可是他現在是仙皇巔峰,那裡的通道他根本就無法通過,一旦他強行通過,極有可能引髮結界封印破碎。而且從與古天界相連的神魔戰場抵達恭華天的神魔戰場,路程太遠,從妖族祖去恭華天反而快些。畢竟仙界各大仙域之間有傳送通道。

到了神猿山脈,戰無命只要穿過空間裂縫,就可以安然擺脫古天界的視線,他正好還想去妖族祖地辦些事。

落霞星,古天界在星空單獨開僻出來的空間,可以從這裡進入神魔戰場。神魔戰場與一百零八仙域都有通道相連,每個仙域的後輩都不會放過去神魔戰場歷練的機會,畢竟神魔戰場有許多資源是在仙界找不到的,古天界也不例外。

古天界的通道並不在古天界的仙界大陸上,而是在一個獨.立的可居星落霞星上,想要進神魔戰場歷練,就必須到落霞星。

古天界大亂並未波及落霞星,落霞星在古天界眾多星域的中心位置,釋天帝下令封鎖所有離開古天界的通道,卻忘了星域腹地落霞星也有一條能離開古天界的通道。當戰無命抵達落霞星時,落霞星一如往昔,沒有一點兒異樣。

古天界的仙王們想要進入神魔戰場並不難,不是只有天才才可以進入,大家都可以進,前提是要繳納一定的費用,不過大家族和帝族的天才們是免費的。

戰無命此刻的容貌又變了,就算釋九鳳見了他也看不出他就是戰無命,他的氣息可以掩飾,運轉太虛神訣,將氣息控制到仙王後期,戰無命掏出一塊釋長治家族的令牌,雖然並非帝族嫡系,但總歸是釋家人,也沾了點兒帝族的邊。釋長治是地道的仙尊,在落霞星影響力不小,主要就是因為釋天帝十分看重這個後輩。

戰無命取出釋長治家族的令牌,連隊都不用排,直接進了神魔戰場。

就這樣,隨著一個叫釋空空的仙王後期進入神魔戰場,戰無命離開了古天界。此時釋長治家族被釋天帝關押的消息還沒傳到落霞星呢,畢竟聖樹被毀葯廬被盜不是什麼光彩的事。釋天帝還沒有考慮好要不要擴大影響,萬一消息流傳出去,古天界絕對會成為仙界的大笑話,身為仙界的主宰仙域之一的古天界,竟被人掏了老窩,就算是當時他們正被恐怖的黑暗魔陀襲擊,古天界也會顏面大損。

等釋長治的事情傳到落霞星時,落霞星管理者也不會想到有那麼一個小小的叫作釋空空的仙王混入了神魔戰場,一個小小的仙王,無足輕重,對於整個古天界來說,連濺起浪花的一個小石子都不算。因此,戰無命幾乎沒費什麼力氣,就進了神魔戰場。

釋天帝想不到,他千方百計想要阻止逃離的人,卻去了星空腹地,根本沒從各條通道逃出古天界,反而去了神魔戰場,從只允許仙皇之下進入的神魔戰場逃跑了。他所有的封鎖就像是鬧劇,在兩個不同緯度的平行空間,就算是天尊親自出手,也無法封鎖從另一個空間逃走的敵人。

黑暗魔陀逃走之後的幾個月,古天界找出不少可疑人物,卻沒有一個與這次聖樹被毀葯廬被盜的事情有關,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古天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到最後,連釋天帝也放棄了。一怒之下,釋天帝將抓到的可疑人全殺了,此舉也使得古天界被黑暗魔陀攻入仙界大陸腹地的消息沒有及時傳到各大仙域。因為那些可疑人員大多是各大仙域在古天界安插的探子,他們死了,消息也就傳不出去了。

後來,釋天帝不得不放開了古天界的封鎖,幾個月沒找到真兇,再封鎖下去也是無濟於事,反而讓人覺得古天界怕事。至於釋長治這支帝族的分支,就此消失在古天界,就像不曾存在過一般,整個仙界大陸逐漸恢復了平靜。

這時,戰無命已深入神魔戰場,雖然他一路繞行,但是想要從古天界的神魔戰場走到佛陀天的神猿山脈,依然是一個漫長的路程,這一路並不好走,中間經歷了無數兇險,戰無命只敢壓制著自己的氣息,儘可能地避開兇險,儘管如此,幾次都差點兒把小命陪上。

戰無命終於知道,為何通天神藏的的消息傳出去之後,古天界和古仙域沒有派強大的天才參與,因為與古天界和古仙域連通的神魔戰場距通天神藏實在是太遠了。等他們著急忙慌地趕到,黃花菜都涼了。誰知這一點反倒幫了他們大忙,使得他們減少了大量不必要的人員損失。

神魔戰場比戰無命想象的大得多,他以為上次去通天神藏向里深入百餘萬里,就算是深入其中了,此刻卻發現錯了。神魔戰場被探明的已知的地方只有三分之一,其中以無盡戰墟為主,也最廣闊。通天神藏所在之處在無盡戰墟深處,自恭華天進入神魔戰場,經葬魔溝向無盡戰墟深入一百多萬里就是了。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神魔戰場除了無盡戰墟之外,還有東神墟,那是一片廣闊的大地,至於葬魔溝,雖然是一條狹長的帶狀,分佈在神魔戰場,但卻延伸了數千萬里,十分巨大。除了無盡戰墟和東神墟之外,還有西魔陵和南竭海、北冰原。無盡戰墟在四大險地的中心,四大絕地與各大仙域的安全區域間有巨大的山嶺作為緩衝,與無盡戰墟間有葬神溝相連。

對神魔戰場的探索,各大仙域都不深入,畢竟進入神魔戰場的修士境界都不高,進入其中雖然不見得就能引起強大的生靈的獵殺,但是多少會引來強大生靈的注意,死亡率極高。所以,沒有多少天才願意進入幾大絕地深處,就像上次通天神藏引發的災難,讓大部分仙域的天才折損一半。自從天才們損失嚴重之後,一些仙域就放開了資格,普通仙王如果想要進入其中,也是可以的。

神魔戰場對整個仙界來說都是一個取之不盡的寶庫,正因為神魔戰場一直限制著高修為者進入其中,使得裡面的資源消耗有限,一些資源被開採之後,自我修復能力使得其中的資源保持著某種平衡,正因為如此,沒有仙域願意放棄這片後花園,就連古天界和古仙域都免不了俗。

對於神魔戰場,戰無命的心中多有敬畏之心,因此,在這個世界,他一直以太虛神訣將自己的氣息壓制在仙王后階,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疏忽而引起強大生靈的追殺。即便如此,他也受到不少襲擾,感應到許多強大的存在,他曾冒險去探尋過重寶,而被大追殺。他的氣息雖然壓制在仙王階,可是戰力未減,大多數時候都能逢凶化吉。

在這片世界,有兩個傢伙是如魚得水,一個是小藍,一個是尋寶豬,小藍帶著尋寶豬就像是兩個賊搭擋。

小藍本就是這神魔戰場的生靈,她的氣息接近仙尊後期強者,戰無命自己全力出手,若不動用神器的話,都不見得是小藍的對手。小藍對他有如親人一般,就像一個初生嬰兒對父母的依戀,就算小藍此刻如同正常人一般大小,而且越來越美艷,智商也有所成長,但是依然童稚不成熟,小孩子心性,不愛說話。

小藍與尋寶豬打得火熱,尋寶豬賊頭賊腦的,成了小藍的幫凶。有時候戰無命懷疑小藍是人形神獸的幼獸,只是一時想不到什麼神獸體內流著藍色的血液,表面又如此近似人類。

神魔戰場實在是太神秘了,許多東西都不是戰無命能想象的。小藍越是強大,越是聰明,對戰無命來說越好,他也多了一個強大的幫手。小藍和尋寶豬組合去偷寶貝,挖仙草總是無往不利,雖然尋寶豬偶爾也會偷嘴,可是有小藍管著,老實了不少。

戰無命無心在神魔戰場逗留,仙界不知道有多少飛升者被古天界暗中截殺。他希望早一些回到妖族祖地,也好早一點做安排。如此針對飛升者,古天界已經被他列為必除的對象,尤其是古天界的帝族。

雖然下界的飛升者並非所有人都是戰無命的朋友,但下界莫何兩家覆滅,多虧了這些人相助。在下界,戰無命就是無冕之王,他已經成了很多地方的信仰。戰無命覺得,自己有責任保護飛升者的安全,有責任不讓古天界將飛升者化成規則碎片。古天界做的事與奈何堂用生靈進行血祭有什麼區別?

古天界也算是受到了懲罰,損失慘重,如果是其他仙域,損失這麼多仙尊,必然會傷元氣,但是在古天界,仙尊並不是那麼重要,他們真正的核心是那二十餘位天尊,或許整個古天界的天尊超過三十位,多麼可觀的數字,一個天尊相當於一位帝階強者,雖然沒有信仰的力量,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帝階,最頂尖的存在。

在這仙界,其他一百零八天,在仙帝之外,有些地方甚至不曾出過天尊,恭華天就不曾出過天尊,成輪天同樣只有一位仙帝鎮守,只有那些排行靠前的仙域,或許有兩三位天尊,大部分仙域因為資源問題,難以支撐大量的超級強者。

帝族也會暗中控制,不希望其他天尊出現,每位天尊都可能威脅帝族的地位,在古天界和古仙域卻不存在這種問題,因為古天界和古仙域的帝族掌握著太古之時神的傳承,他們可以超越帝階,成就半神之軀,根本就不是那些天尊能相提並論的。所以,他們不擔心天尊產生,就算是天尊,也得臣服於他們腳下,反而可以穩固仙域在整個仙界的地位。

正因為古天界和古仙域擁有那麼多的天尊,奈何堂和莫測閣才一直隱忍不出,因為古天界和古仙域確實強大。戰無命有底氣與奈何堂正面為敵,但是他此刻卻沒有底氣成為古天界的敵人,因此,他只能隱身。

他相信古天界不會懷疑他,釋長治死得不能再死了,屍體在自己的空間中成了癸水吞天莽的食物。在古天界看來,戰無命是在釋九鳳和一群仙尊眼皮底下壯烈犧牲的,還是為了救古天界的神女,這樣一來,就算釋天帝有什麼想法,也不可能懷疑自己女兒和一群仙尊的話。

釋天帝自然也不可能會完全相信他人的話,葯廬幾乎被盜空了,他會反覆查證,但是妙就妙在,當時那麼多的天尊圍攻黑暗魔陀,天地規則成了一片汪洋,將那片虛空犁了無數遍,早就將痕迹抹去了。

戰無命在亂河谷附近的一處山坳中布下的短距離傳送陣法,陣法只能記住空間的某個坐標點,只有精通空間規則的人才能借坐標進行短距離傳送。戰無命化身釋長治,沖向黑暗魔陀時,就開啟了空間之力,以最快的速度在黑暗魔陀的攻擊臨身之前穿到山坳的陣法坐標上。

雖然黑暗魔陀很強大,帶動的天地規則幾乎干擾了整個天地之間的規則,戰無命選擇的時機是結界破碎的瞬間,黑暗魔陀的黑暗規則還沒幹擾到他的時間,可謂恰到好處。他一回到山坳,便立刻換成戰無命的身份出現,主動找上釋九鳳。

釋九鳳等人親眼看到釋長治的身體被黑暗魔陀吞噬了,根本就沒想到,那個假釋長治借黑暗的掩護破開虛空逃了,片刻之後化成戰無命再次上演金蟬脫殼之計。

總裁大人壞壞愛 戰無命最後一次從黑暗魔陀無數的觸手中逃離時,確實有些懸,那片空間完全被黑暗魔陀掌控,包括天地規則,慶幸的是,戰無命的手中神器天堂正好是那黑暗魔陀的剋星,戰無命在最危險的時候激發了天堂的力量,在黑暗魔陀掌控的空間製造出一場光明與黑暗力量的爆炸,這種感覺就像是戰無命自爆。光暗力量爆炸形成的虛空黑洞給了戰無命機會,使得他有機會利用那山坳的傳送陣法再次逃離。

外人看到的是一場悲壯的自爆。等釋天帝出手將黑暗魔陀的觸手擊爆時,順便將戰無命留下來的氣息衝散了。釋天帝之所以能如此輕易擊爆黑暗魔陀的觸手,有一部分原因是戰無命的天堂神器已經傷了那些觸手,這才使得釋天帝一擊建功。

戰無命得以脫身,立刻抹去山坳中的痕迹,趁混亂悄然離去,釋天帝和眾多天尊與黑暗魔陀打得不可開交,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一個已經化身為普通仙皇的戰無命。畢竟那時逃命的人太多了,能夠僥倖活下來的都遠遠逃離帝族之地,因為那裡充斥著濃郁的黑暗魔氣,連帝族高手都被魔氣所侵,相互攻伐。戰無命順手牽羊帶走了一大條黑暗魔陀破碎的觸手碎肉,自然也不會有人關注了。

事後,釋天帝為了安撫釋九鳳的情緒,還將在眾人眼裡捨身救了神女的英雄歌功頌德地表彰了一番,對恭華天還會做一些補償,以掩蓋釋天帝準備對付戰無命的事實。

戰無命想著,他得早點與玄姬聯繫上,讓玄姬不露聲色才行,自己的魂印是否破碎玄姬一清二楚,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萬一在古天界的人面前露了馬腳就不好了。

玄姬身為一方天主,自然不是傻瓜,相信這點兒應變能力還是有的,而且,古天界這次受到的損失如此之大,他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什麼時候讓人去恭華天,還說不準。

戰無命不知道,古天界因為將各個通道封鎖了數月,以至於未能第一時間遣人去恭華天,給了戰無命足夠的時間安排。

戰無命在神魔戰場足足走了三個多月,才看到神猿山脈,這還是戰無命全速趕路,又有小藍和尋寶豬這兩個傢伙引導他趨吉避凶,這才能完好地走出來。這次穿行讓他對神魔戰場有了新的認識,他親眼見到眾多深淵魔族,幸運地收集了各種本源寶貝,看到各種古怪的墟獸和凶獸,也標記出幾處連小藍都驚懼的地方。他畫出一張更詳細的神魔戰場地圖。

本書源自看書惘 這三個多月,戰無命並不孤單,偶爾與蘇東方等人聊聊,還可以指點一下這些人的修行,帶著他們在神魔戰場歷練一下,感受這完全異於仙界,異於下界的神奇地方。蘇東方等人中有許多已經到了金仙階修為,這些人的姿質都很逆天,在下界那種完全不能感受到仙道法則的地方就能將肉身修鍊到金仙層次,是那些仙域神子們都難以相比的資質。

在戰無命的指點下,十餘人先後突破到仙王境。仙王階的氣息不會在這片空間引起太大關注,戰無命經常與他們講整個仙界的情況。當蘇東方知道自己的女兒蘇紅雪居然突然到仙尊階,已經是整個仙界的上層人物時,心中大感欣慰,其他人則暗惱自己當初怎麼就沒生個好女兒,傍上戰無命,也算是傍上了大款了,不只自己修為高絕,還能讓身邊的人迅速提升。

這次是戰無命將他們從生死邊緣救出來的,他們這才知道原來那古天界竟然想將他們如同丹藥一般還原成天地規則碎片,手段極度陰毒。不由為後來的飛升者擔心起來。他們都是下界各方勢力的老祖,他們先一步飛升仙界,子孫後輩不久之後也會迅速飛升,萬一到時候成了他人的盤中餐,就太悲哀了。此刻,他們只能信賴戰無命。

遠遠看到神猿山脈,戰無命心頭開始打鼓,上一次,他可是拼盡了手段才從巨猿王的手底下逃得一命,萬一要是再遇上那巨猿王,絕對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這次想要逃離只怕沒有那麼容易。雖然他與妖族講過,要他們與巨猿一族搭上關係,進行交易合作。這都過去半年了,也不知道有結果沒有。戰無命心中忐忑不安。

戰無命在離神猿山十餘萬里的地方停了下來,上一次戰無命可是化身鯤鵬,巨猿王並沒有見過他的真身,只要他小心掩飾自己的氣息,對方應該不會認出自己才是。這畢竟一件冒險的事情,他得先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再通過那神猿山脈。

神猿山脈極大,巨猿王時隔半年,不一定還守在那通道口,但黃金巨猿少不了,一旦交手,必然會驚動巨猿王,因此,戰無命還是得仔細觀察觀察才行。

……

神猿山脈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神猿峰戰無命沒有什麼興趣再去一次,雖然巨猿一族有不少寶貝,比如那潭修復的藥水,幾次戰無命受傷不輕,都是在那藥液中泡了幾日就恢復如初了。那東西的效果比戰無命想象的強大得多,不比那釋正何煉出來的八品仙丹效果差,最主要的是量多。

當然,這也與巨猿一族在葯潭中放的材料有關,無數年來,天知道它們向裡面扔了多少神骨,以巨猿一族那強悍的體質,都可能在葯潭中迅速恢復,其他的人自然不在話下了。

戰無命觀察了兩日之後,並沒有感覺到巨猿王的氣息,也沒感覺到危險,這才悄然向深淵通道趕去。巨猿一族,他只怕巨猿王,就算巨猿一族有其他帝階強者,戰無命也無所謂,普通帝階強者,如果沒有帝器的話,他還是有機會逃回深淵的,只要進入深淵通道,有那無數虛空裂縫,就算是仙帝,不知道路的話也不可能追上自己。

即便虛空裂縫無法將他們殺死,他們也會被眾多裂縫引入其他破碎空間,一旦進入頻臨崩潰的空間,就算是仙帝,也會落得悲慘結局。這也是為何以巨猿一族那麼強大的肉身也不敢闖深淵通道,他們畏懼的不是那些虛空裂縫的切割能力,而是那些裂縫後面可能是一個個破碎的空間,他們陷入其中難以出來。因此,那深淵通道於妖族來說是一個極安全的屏障,也是一個極好的後門。

逐漸靠近深淵,戰無命隱約感覺到一些強大的氣息出現在荒原上,這些氣息大多是金剛巨猿。對於金剛巨猿戰無命並不在意,但是有金剛巨猿出現,說明巨猿一族對他們領地中的深淵通道加以重視了。至於那深淵通道不遠處是不是還守著黃金巨猿,戰無命猜**不離十。金剛巨猿戰無命不擔心,可是黃金巨猿戰無命卻憂慮。每隻黃金巨猿可是相當於仙尊後期的修為,強大無比,一個仙尊後期,戰無命可以不用擔心,可是如果是兩個、三個乃至一群,戰無命只怕就避之唯恐不及了。一旦被黃金巨猿拖住,天知道巨猿王會不會出現,那時可就是死路一條了。

「少神師,我感覺到了族人的氣息。」就在戰無命猶豫是要強闖深淵通道還是先潛過去探查一下時,青狼老祖突然抽.動了一下鼻子臉現驚訝地道。

「你感覺到族人的氣息?」戰無命微訝,青狼老祖的鼻子一向十分靈敏,如果他感覺到了族人的氣息,附近必有妖族。

「嗯,經過這裡沒多長的時間,因此還殘留著他們的味道。」青狼老祖肯定地道。

「快,找到他們,妖族可能真的與巨猿一族通商了,找到他們,我們就可以順利返回妖族了!」戰無命一聽,頓時大喜。

如果這裡有狼妖一族經過,那隻能說明一件事情,就是紅蓮妖帝他們已經按照計劃與巨猿一族達成了協定,開始通商了。否則,絕對不會輕易派遣妖族仙尊進入通道。不過他們身份尷尬,並未得到巨猿一族的認可,冒然出現的話,只怕會引起不必要的爭議,但找到族人就不一樣了。

「是雪狼的氣息。」青狼老祖臉上泛起喜色,雪狼是與他在狼妖一族齊名的狼族妖祖,更是青狼老祖的姘頭,青狼對雪狼的氣息再清楚不過。

說著,青狼老祖迅速向一個方向追去,戰無命一怔,青狼老祖追的方向正是深淵通道的方向。他心中一緊,莫不是雪狼老妖完成了交易返回妖族了,萬一追不上可就麻煩了。

就在青狼老祖瘋狂追趕時,幾股強大的氣息猛然碾壓而來,幾道有如隕石一般的黃金色的影子落在戰無命和青狼老祖身前不遠,截住了他們的路。

「黃金巨猿……」戰無命一陣頭大,深淵通道附近果然有黃金巨猿,一下子出現四隻,這樣看來,守著深淵通道的黃金巨猿更多。

「妖……」一頭黃金巨猿的目光掃過青狼老祖,他在青狼的身上感受到濃濃的妖氣,眉頭一皺。

戰無命聽到這簡單的一個字,不由大喜,黃金巨猿能說得出妖這個字,必是與妖族有所接觸,證實了他們與妖族有聯繫,而且對方並沒有立刻出手,可見彼此之間不是緊張敵對的關係。

「不錯,我們是妖族商隊代表,剛剛掉隊了。」戰無命忙插話道。

黃金巨猿的目光掃過戰無命,只感受到仙王階氣息,弱得他們連多看一眼都懶得看,將目光再轉向青狼老祖,問道:「你,妖?」

青狼老祖一怔,掃了一眼戰無命,忙點頭道:「對,我是妖……」

「你沒有記錄。」另一名黃金巨猿皺眉打量了一下青狼老祖。他們對入境的妖族之人竟然都有記錄?在戰無命看來,巨猿一族比較原始,粗枝大葉型的,但是眼下看來,這些巨猿竟然還有細心的一面,一時間,青狼老祖也不知道如何回應。

「我們是秘密考察的隊伍,想看看你們巨猿一族是不是講誠信之人,所以我們進來時,是悄悄進來的,沒有記錄。我們發現你們巨猿一族是值得信任的夥伴,就要回去回復妖神。」戰無命插嘴道。

那四名黃金巨猿微微一怔,顯然,他們的思維沒有想象的那麼複雜,更不懂心機,只是臉上的疑惑依舊,它們真切地感受到眼前青狼老祖不弱於他們的修為,以及熟悉的妖氣。

「我們妖神知道貴族十分喜歡收集神奇生靈的軀體,因此,特地叮囑我們,如果覺得貴族是一個值得信任的朋友,可以將這塊血肉交給你們,以示我妖神的善意。」說著,戰無命自空間法寶中取出一塊漆黑的血肉,一股邪惡的氣息自上面散發出來,彷彿將眾人拉入一片煉獄血海。

「魔神血肉……」那四個黃金巨猿瞬間神色大變,失聲低呼,身形駭然倒退數步,警惕地望著戰無命手中那塊像是觸手般的漆黑的血肉,雖然感受到裡面有一絲神性規則,但更多的是邪魔的氣息。

「不錯,我們妖神曾深入深淵,斬殺過魔神,這只是魔神的一塊軀體,聽說對於貴族有些用處,這才送給你們。」戰無命大言不慚地道,至於什麼妖神,估計那巨猿一族自然不知道,他上次可是展示過兩件神器級別的寶貝,巨猿王很清楚的。

當日戰無命讓三位妖帝來與巨猿溝通時,就要展示實力,告訴他們在自己身後還有一位妖神,這樣能更好鎮住巨猿一族。所以此時戰無命才會一口一個妖神地說。

本書源自看書輞 在神魔戰場之中,巨猿一族絕對是的頂尖的存在,他們對神魔戰場的了解比外面的人多得多。巨猿一族曾四處獵殺強大的生靈,以其血肉做成經池,收集神骨,甚至去深淵各處獵殺強者。眼前這團血肉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已超越帝階,看其血肉似乎十分新鮮,神性的力量與魔性的力量並沒有流失太多,可知這團魔神的血肉必是最近才得到的,這才是真正讓黃金巨猿驚駭的。

黃金巨猿與金剛巨猿不同,他們的靈智基本健全,雖然沒有人族和妖族狡猾,但是他們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們看到戰無命身為一個小小的仙王卻能將這種魔神的血肉若無其事地拿在手裡,立刻意識到,眼前這個小小的仙王只怕才是最可怕的。真正的實力並非是外面所見的。而他們看不出對方真實的修為層次,只能說明對方的修為比他們更高。因此,他們對戰無命的態度立刻有所轉變。

「強者,這真的是魔神血肉嗎?」一名黃金巨猿有些激動地詢問道。

「就算它還不能算是真正的神,但也至少已是偽神級的魔神,相信你們的王應該喜歡,能將它帶回去,你們必然會得到你們王的重賞!」戰無命淡淡一笑,身上的氣息迅速攀升,一路到仙皇,再到仙皇巔峰,沒有止境地達到仙尊,讓幾個黃金巨猿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一種源於血脈深處的靈魂重壓,讓他們對眼前這個只比他們腳背高出不多的修士生出高山仰止的感覺。他們終於釋然了,果然,眼前這個看上去只有仙王階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生靈,對方這般強大還表現得如此禮貌,一時間讓四名黃金巨猿越發恭敬。

「好了,我們要返回妖族向妖神交差了,希望我們兩族合作愉快,聯手讓彼此更加強大。」戰無命淡淡一笑,氣息又緩緩跌落到仙王階,彷彿剛才一切只是幻覺一般。但在那四名黃金巨猿眼裡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黃金巨猿接過那團近千斤的黑暗魔陀的血肉,感覺到一股恐怖的魔氣灼燒著他們的皮膚,那種感覺讓他們心驚這血肉的主人生前是如何強大,能夠將這種恐怖生靈殺掉,並將血肉取來的人才是最恐怖的。

他們相信,這黑暗血肉的主人的力量比他們的巨猿王更加強大,對方的力量能屠殺如此強大的存在,自然可以輕易屠殺巨猿王了,這樣強大的地手,卻願意與巨猿一族公平合作交易,絕對是巨猿一族的福報。

他們簡單的思維讓他們覺得自己的王做了一個明智而且了不起的決定。於是他們極為殷勤帶著戰無命來到深淵入口,這裡居然建起了一座簡單的宮殿,加上帶路的四位,還有四位黃金巨猿與十餘位金剛巨猿,這股守護力量確實十分強大。

這四名黃金巨猿帶著戰無命和青狼老祖來到深淵入口,有人迅速與另外幾名黃金巨猿溝通,它們說的是古怪的猿語,戰無命不知道他們在交流什麼,但卻可以感覺到那幾名黃金巨猿和金剛巨猿的神態更加客氣恭敬。

「強者,我們會將你們的友誼和禮物帶給我王,你們的同伴已經離開,希望你們一路走好。」那名黃金巨猿走到戰無命身邊,行了一禮,用生硬的妖族語言回應。

戰無命對妖族的語言不陌生,不說他的鯤鵬血脈是妖族之師,只說他與妖族之間的關係,紅蓮妖帝更是他的女人,自然對妖族的語言十分熟悉,沒想到才半年時間,巨猿一族竟然學會簡單的妖族語言。看來巨猿一族確實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族群,其野不小,否則也不會如此熱心與妖族交易。

戰無命親自去過巨猿一族,可以想象巨猿一族在很久之前絕對擁有無比輝煌的歷史,只是這許多年來,這個曾經強大無比的種族沒落了,但他們內心依然希望能重現輝煌。

巨猿王不是傻瓜,當日他追擊自己,卻讓自己藉助兩件神器逃走之後,他心中雖然遺憾,但也震驚無比,一個小小的皇階便擁有兩件神器,這深淵通道的另一面究竟是怎樣的位面?對於巨猿一族來說,這裡並不是深淵,而是虛空一個詭異的通道。

後來妖族隨便三位妖帝出現,這三位妖帝還威脅不到他巨猿一族,但是也算得上是頂層力量,問題是,在三位妖帝背後,有更強的力量。如果那三位帝階的強者也有神器,巨猿一族就危險了。

他沒想到,對方來意是想公平貿易,巨猿王喜出望外,如果能換到一件神器,哪怕是帝器,那他將會變得更加強大。有了這樣的想法,巨猿王自然是對妖族十分恭敬。

……

戰無命不知道巨猿王究竟有什麼樣的想法,但是感覺到這次妖族的行動十分成功。無論是以什麼手段震住巨猿一族,可以肯定,妖族可以獨得整個神魔戰場的高階資源。其他仙域只能靠仙王去神魔戰場拚命,就算能獲得資源,又能好到哪裡去。

巨猿一族是神魔戰場的霸主,他們能拿到的資源不只是神魔戰場地面上的,連深淵中的龐大資源同樣可以拿到,只看上次那巨猿一族從深淵中捕捉的巨型螳螂怪和黃龍等強大的生靈就知道,它們何等厲害。

戰無命沒想到他從神魔戰場返回妖族會如此順利,雖然浪費了一塊黑暗魔陀的血肉有些可惜,但是對於他來說無所謂,因為那塊血肉只是他撿到的眾多塊中的一部分,再說了,他從巨猿一族盜走了紫金色的半神巨猿先祖的骨架,可比黑暗魔陀的血內貴重多了,不知道巨猿一族是否發現了。當然,那也不是戰無命要考慮的問題。

穿越深淵通道,戰無命駕輕就熟,根本就沒費什麼時間。戰無命的回歸讓妖族大為錯愕,雪狼歸返,收穫巨大,不過,這並非妖族與巨猿一族第一次交易,但卻是妖族與巨猿一族第一次最大規模的交易。前幾次彼此只是進行試探性.交易,交易之後確實能得到互補,也讓巨猿一族得到了不少好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