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醫療部的走廊出我們幾個外,再沒有別人,很是安靜,我可以很清晰的聽見夜鶯那強自壓制住的哭泣聲。

看得出來,她在背對着我擦眼淚,我數次張口,終是沒有說話。

沒想到夜鶯會知道接下來我跟香星要去幹什麼,可能是白姬告訴她的。

“可以走了嗎?”

香星在我和夜鶯兩人之間瞄了幾眼,嘆了一口氣,緩緩開口向我問道。

見我無聲點頭,香星隨手一揮,就有一谷輕風吹來,轉眼間,我和白姬,香星三人就來到了一塊空敵。

換做平時,見到香星露出這麼一手類似空間轉移的能力,我定會大發感慨,這老妖婆爲何這麼NB,可我如今真的沒這心情。

四周很暗,但我還是看得出來,這地方就是上次香星陪我練異能的地方。

“白姬願意幫你的話,等下爲你解決煉魂咒印時,不但能減輕你的痛苦,還能提高成功率。”

香星負手而立,仰頭看着天上的彎月,不再言語。

我問這老妖婆,有白姬幫我,能提高多少成功率,結果她告訴我,成功率將由萬分之一提高到千分之一,可是白姬也跟我承擔一樣的風險。

換句話說,白姬也有很大的可能會變成毫無自主意志的行屍走肉。

“白姬,你爲什麼要這麼做,爲什麼事先不跟我說?”

我想向白姬問清楚,只有千分之一的成功機率,爲何她會犯這個險,現在她的身體狀況雖比我好,但也好不到哪去,真的沒必要參與這個自殺性賭局。

“我以前就跟你說過,你不是一個人的,有些事情,我們可以一起面對,我一點都不害怕,你也不用再問這種無聊的問題了。”

白姬說的很是堅決,她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鑽石一般的光芒,很是懾人。

“原來你在這裏,我有事情想跟你這個世俗界的男人說,趁着你還清醒。”

身穿紫色鳳紋長袍的菱,神不知鬼不覺就出現在離我五米開外的地方。

“你想說什麼?”

我看着站着一動不動的菱,怪了,這女人怎麼還沒離開海皇。


“三招,我要你這世俗界的男人接我三招,要是你連我三招都接不住,還是死在我手裏的好!你要知道,破解煉魂咒印時,那種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了的。”

菱說話的語氣不鹹不淡,她邊說邊慢慢舉起右手,一條靈敏異常的小水龍從她衣袖中爬了出來。

“我的身體現在很虛弱,不適宜戰鬥,不好意思,你自個玩去吧。”

我撇了撇嘴,香星還在看月亮,擺明了對周圍發生的事不聞不問。

倒是白姬擋在我面前,但她很快被憑空出現的數條小水龍給綁住,拉到一邊去了。

一向用銀鏈綁別人的白姬居然就這麼被菱給捆住了。

“不要找藉口,在安蒂亞之都,奄奄一息的你仍舊能夠戰鬥,就讓我看看,能支撐你戰鬥下去的,究竟是什麼?”

菱話音一落,從她衣袖爬出的小水龍就向我撲咬過來…… 香星站在不遠處,雙手負立,仍在擡頭看天上的彎月 ,很明顯是默許了菱的舉動。

菱的小水龍朝我飛咬過來,速度不快,可還是讓我感到壓力。

老實說,我現在要站穩都很勉強,可菱還是來找我麻煩,真讓人不爽。

安蒂亞之都那會,我能夠在身體極度虛弱時,繼續和犬蛇他們戰鬥,一來是由於煉魂咒印爆發。

二來是潛藏在身上的庫興氏墩布綜合症發作,那恍如永無止境般涌出的磅礴殺意直衝腦門,使我的精神一直處於非常亢奮的狀態,加上最後麗薇兒給我連注射了三支興奮劑,才能振作起來,拼着僅存的一口氣,和敵人幹架。

之後回海皇總部,我雖休息了一小段時間,但煉魂咒印消退,精神穩定下來,興奮劑的效果也沒了,取而代之的是與強敵激鬥後所留下的各種創傷後遺症。

此刻的我渾身無力,周身疼痛,特別是右肩,先後被雪智顏和鮫重創,稍稍動一下右手,就會傳來鑽心的痛楚,這樣的我別說接菱三招了,連她一招都接不住。


事情就如我所想的一樣,我只能喘着氣看着迎面飛來的那條水龍撞過來。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想往左邊躲去,還沒來得及避開那條小水龍,就被撞的整個人恍如炮彈一樣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百米開外的地上,連滾了數十圈才停了下來。

他妹的,我身上穿的病服就這麼被磨得破破爛爛的,硬生生的捱了一記重擊,我當即腦袋犯暈,全身骨頭像散架了一樣,疼的冷汗直冒。

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的我,望着天上若隱若現的星星,視線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糟了,這樣下去,我很快就會昏倒,得做點什麼才行。

“冰,你還好吧?”

白姬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着急,我想跟她說,不用爲我擔心,但我這會眼冒金星,卻是連話都說不出來,真是悲劇。

“你這個世俗界的男人,就只是這種程度嗎?剛纔我用了不到二成的力量,你就承受不住,如此弱小的你,有什麼資格喜歡小姐,又憑什麼成爲我們碧天水閣的代言人。”

菱的話一字不漏的傳進我的耳朵,當即就有一股狂躁的怒火迅速充斥我的心。

“少放屁,我跟叶韻心的事,輪不到你插嘴!”

我強忍着痛楚,掙扎着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向菱那邊,吐了一口血水。

“不是我在小瞧你,而是你的實力,真的很差勁,你若是真的想跟小姐在一起,從現在開始,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變得更強才行,否則兩年後,你是救不了小姐的!”

菱邊說邊舉起右手,立馬有一條大水龍從她手中飛出,直衝上天。

那條大水龍眨眼間就來到我上面,朝我俯衝下來。

我雙腳用力,就地一滾,隨即轟的一聲, 強寵嬌妻:晚安,老公大人 ,好在我躲過了,不然的話,整個人都會被那水龍帶進地底深處。

只是這大水龍撞向地面時,所產生的強大沖擊力依然把我震得飛了出去。

待我撲到地面,周圍的大地就輕微顫抖起來,從地底鑽出四條水龍,將我圍在中間。

“你說的兩年是什麼意思?兩年後叶韻心會出什麼事嗎?”

我不受控制的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心中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

香星跟我說,要是我三年後毫無長進,依舊是個小角色,那就再無跟叶韻心在一起的可能,我想可能三年後叶韻心就要跟她那所謂的未婚夫舉行婚禮,但菱說的兩年是怎麼回事?

“小姐果然什麼都沒跟你說啊,我就知道會這樣,兩年後,如果沒人救她的話,她必死無疑!”

菱右手向下一揮,圍着我的四條水龍就一同向我席捲過來。

唔,這下完了,躲不開。

我咬緊牙關,打算硬抗,就在這時,有成百上千條銀鏈從地下竄出,那些銀鏈轉眼間就合併成一條五十多米長的“白龍”,把我護在裏面。

這很明顯是白姬做的,此時的她,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白光,雙眼變爲銀白色,在黑夜尤爲顯眼。

白姬又吃了增強實力的藥,她的身體還未恢復,這麼折騰,她真的沒問題嗎?

沒想到麗薇兒做了這麼多這種藥,起初我還以爲只有那麼幾顆藥呢。

真不知道菱什麼時候鬆開白姬的,那四條水龍俱都被“白龍”擋在外面,我暫時是安全了。

“你說叶韻心兩年後必死無疑,究竟是怎麼回事,給我把話說清楚。”

我乏力的坐在地上,心中越發暴戾起來,或許是庫興氏墩布綜合症復發,讓我稍微受到刺激,情緒就會很容易失控。

“是因爲傳聞中的遠古裁判所吧,叶韻心在數天前,使用殺戮化物,誤殺了不少無辜的人,身爲碧天水閣未來的主人,做出這種事,一定會受到遠古裁判所的審判,如無意外的話,會被判死刑。”

香星總算不看月亮了,只是她說的話讓我倍感壓力。

叶韻心的確在和雪智顏那一戰中,被殺戮化物反噬,失去理智,殺了不少BJ市的市民。

事後這笨妞一心想死,但經過我的勸說,總算打消了這個念頭。

現在想想,她那時候會這麼看不開,極有可能和那什麼遠古裁判所有關係。

這笨妞雖然犯了錯,但也罪不至死啊,何況她當時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雪智顏在臨終前,跟我說叶韻心活不長了(詳見一百六十四章),那老貨可能早就知道遠古裁判所不會放過叶韻心。

遠古條約,遠古裁判所,這些都是用來約束三閣二府一城的人的嗎?

“您說的沒錯,要不是主人從中周旋,小姐可能已不在人世,但是兩年後,那個裁判所的人,就會強行抓人,到時候,就算是主人,也沒有辦法救小姐了。”

菱的語氣很恭敬,跟香星說話時,她沒再對我出手。

“兩年時間,太短了,不管冰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成長到能跟遠古裁判所的人抗衡的地步,三年的話,或許可以。”

香星輕撫額頭,似乎在爲什麼事而煩心。

“裁判所的人,遵循的是絕對的正義,不容許有人犯任何錯,他們已經給足了主人面子,他們不會把時間再延後一年的,所以我纔會這麼着急,我知道您想利用煉魂咒印讓那個男人的實力在短時間內突飛猛進,但這是不夠的,您也知道,要是把他的潛力逼出來,就能百分百的發揮煉魂咒印的威力,等他成功控制煉魂咒印時,實力也會強上許多。”

菱的話讓我明白,饒是葉鳳凰出面,遠古裁判所的人也只是把叶韻心的審判期延後兩年,就連傳說中的“不死鳥”也沒辦法保護自己的女兒嗎?

“老大,假如你和碧天水閣的人聯手,難道都不能反抗那個遠古裁判所嗎?”

白姬見菱沒有再攻擊我,就把“白龍”給撤了 ,轉而向身邊的香星問道。

“要我真和葉鳳凰聯手,殺上遠古裁判所救人,不是難事,問題是,葉鳳凰是三閣二府一城的人,她這樣做的話,其餘二閣二府一城的人就會對碧天水閣羣起而攻之,碧天水閣就完了,可單憑我一個的話,會被裁判所的人打的落花流水。”

香星挺有自知之明的,我還以爲老妖婆這麼傲氣,壓根就沒把天下人放在眼裏,會見誰就說,誰攔我誰死。

“難道你就沒什麼厲害點的朋友嗎,兩年後叫上他們,我們一起殺上那裁判所救人。”

在白姬銀鏈的攙扶下,我總算站了起來,拖着沉重的步伐向香星走去。


“你這小鬼頭,別把事情說得這麼簡單,想要跟那些遠古裁判所的人交手,至少得是擁有霸氣的人才行,就像我!”

香星說完後,頓時整個海皇總部都颳起了強風,一股讓人窒息的恐怖魔鬼氣勢逼壓過來,我立馬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霸氣?

尤里西斯那傢伙也有啊,是很了不起的玩意嗎?

“這就是唯我獨尊的霸氣?跟主人的完全不一樣。”


菱在香星那驚人的魔鬼威壓下,呼吸竟也凌亂起來。

她說香星的是唯我獨尊的霸氣,難不成霸氣也分種類的?

說起來,尤里西斯那能在三十秒內弄暈上萬名傭兵的氣勢,確實感覺跟香星的有些不一樣。

“霸氣,數億人之中,纔有一人能夠覺醒,霸氣也代表着一種資質,一種能立於數億人之上的王者資質,也可以說是某些特定的人才能獲得的第二種異能,擁有霸氣的人,絕非池中物。”

香星說道這裏頓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尤里西斯所擁有的,是至高無上的霸氣,而跟叶韻心訂下盟婚的男人,擁有捨我其誰的霸氣,霸氣的種類不同,所展現出來的能力也會不一樣。你是不是曾在軒轅無敵那裏感受到跟我差不多的氣勢?”

這老妖婆說的沒錯,那時我還被軒轅無敵這老烏龜鎮住,纔不得不把香星搬出來。

真是鬱悶,莫非軒轅無敵比我想象的厲害的多?

我這麼想的時候,香星不屑的哼了一聲:“軒轅家有一種獨特的內氣修煉方法,能產生跟我這種霸氣差不多的效用,對於嚇住一般的角色很有用,但跟真正的霸氣比起來,他那個就是渣渣。”


老妖婆的話讓我恍然大悟,敢情軒轅無敵那老烏龜也只是在打腫臉死充胖子,想想也是,香星遠在千里之外,影像裏的她就能把軒轅無敵嚇破膽。

“兩年後,實在沒辦法的話,我就去找叶韻心的未婚夫,那傢伙覺醒了霸氣,實力想來也不差,邀他一起去救叶韻心的話,他肯定非常樂意。”

香星說這話時,還故意瞥了我幾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