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郭維都跟徐娜碰了碰拳頭,開始商量去哪裡喝酒了。

結果……

那位地階專員甚至不在乎背對紂王,他轉身看向藺文萱,冷著臉說道:「我允許你加入歷史研究社,可沒有允許你跟革命軍攪和在一起!」

「革命軍怎麼了?他們……」

藺文萱當即脾氣也上來了,剛要說些什麼,靈霄按住了她的肩膀,只見靈霄笑著說道:「我來吧。」

藺文萱猶豫了下,同意了。

看著靈霄,看著自家妹妹長大后的樣子,藺文貞恍惚了下,他差點以為,母親活過來了……

「哥哥。」

靈霄輕輕喊了句,藺文貞的神態瞬間就柔和了下來,他溫柔的問道:「怎麼了?」

只見靈霄甜美的一笑,說道:「哥哥來打個賭吧?」

「什麼……」

「我賭哥哥打不贏李和。」

藺文貞一愣,隨後猛的轉頭看向李和,眼中的殺意是前所未有的高漲,他咬著牙說道:「你想多了,這個傢伙,我隨手就能殺掉一萬次!。」

靈霄道:「既然哥哥這麼自信,那不妨賭一下吧?」

藺文貞恨恨道:「怎麼賭!」

靈霄溫柔的看了眼李和,摸著藺文萱的腦袋說道:「如果李和贏了,讓我跟著李和走,你不能阻攔,而且要勸說父親。」

藺文貞霍然轉頭,瞪大了眼睛,問道:「你要去哪?不,你想跟著這小子去哪!」

藺文萱也俏臉微紅,她不爽的看著靈霄,說道:「我要去哪,我來決定,你摻和什麼?憑什麼我就要跟著李和走了?」

靈霄不在意藺文萱的抗議,只是笑道:「或許是罪惡之都吧,誰知道呢?」

「哥哥。」

「你是怕了么?」

藺文貞是極為自傲的性格,他如何會承認自己怕了?特別是,他會怕這個要拐走自家妹妹的臭小子???

別開玩笑了!

陡然之間,藺文貞的氣勢完全爆發,眾人只看到天空風雲變化,電閃雷鳴,大地顫動,彷彿,世界末日就要來臨。

這就是地階專員嗎?

什麼都不用做,僅僅只是氣勢,就可以毀滅掉一個星球的生態圈……

他看向已經恢復了身軀的李和,看著那個傢伙具現化依稀月白長衫,那副書生仗劍的討厭氣勢,他厲聲說道:「我贏了,你不許再與他有任何往來!」

藺文萱下意識就要抗議。

靈霄卻笑道:「好。」

。 水鬼被收拾了!

這從葉浮生主動示弱麻痹對方的時候開始,局勢基本上那就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了。

所以,水鬼最終被收拾也就是個必然必定的事情,不管他是甘心不甘心,這最終的下場都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現在,已經是靠近了這島嶼。

這不,剛剛靠近,人家那是燈光亮了起來。

整個島嶼都是處在了這外防呈現的這麼一種狀態。

一個人一把武器,隨後一雙一雙的眸子虎視眈眈的盯着你看着,看你這是如何的從對方的眼皮子下去過去,你怕是有點想太多的樣子。

不過就是防護層嘛,連喪屍的防護層都闖過,這還是個人類的防護層,算個屁?

準確的來說,一旦是數量達到了密密麻麻,那麼喪屍的防護層要比人類來的不好打一些。

因為喪屍不怕疼呀。

喪屍這感覺簡直就是你將他的腦袋給砍下來,他還跟你嗶嗶呢,這心理壓力得是要有多大?

而,人類不一樣,你隨便的整上一桶汽油點燃了潑出去,你隨便的整一大堆碎石砸出去,你隨便的弄上一門山炮轟出去,這些人類瞬間就是誠惶誠恐,怕死的感覺讓他們頓時就是潰不成軍,完全垮掉的樣子。

只要是一個人,是人就會是怕死,這是沒有懸念的。

所以,這些人類是肯定不如喪屍這麼的不好對付的。

言歸正傳!

此刻此時,這葉浮生的雙眸盯着這些人類看着,不行呀,不能是這麼的就被對方給嚇唬到了,就算是龍潭虎穴,那也得是要闖蕩一下才行,要讓對方知道知道,他,那可不是簡單一般的貨色。

他,從來也都不是省油的燈。

干,那就完事了!

給予這對方重創一般的傷害打得這對方簡直就是要哭爹喊娘的樣子。

對方覺得,只要是這麼的嚴防死守,都防護在了這裏,這對方還能是囂張跋扈到哪裏去?

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現在的情況這是完全跟他們所想的那是不一樣啊。

隨着這葉浮生一衝出來,這些人不攻擊葉浮生,那不可能。

這信誓旦旦的感覺,一定是要將葉浮生給拿下。

一定。

嗖,嗖!

覆蓋性極其之強的攻擊已經是到來了,朝着葉浮生的身上完成了覆蓋。

叮!叮!

只要是這攻擊是直面而來的,不好意思,葉浮生完全是可以抵擋下來,沒有任何的難度,跟好玩一樣的。

「我特么的去會一會他!」

現場的負責人真的是沒有辦法繼續的忍受下去了,瞬間的功夫就沖了出去朝着葉浮生貼近而去。

這感覺,這是一定要將葉浮生給拿下了才行。

葉浮生最怕的就是這幫人躲避了起來不來。

而,此刻,對方已經是面對現實的來了。

來了就來了唄,反正,對方也嚇唬不到他的頭上來,反正,他是肯定也不會是將對方當做是一回事。

反正是對方自己作死的事情,那就讓對方知道知道作死的下場是什麼吧。

躲避,躲避,再一次的躲避。

躲避是為了讓對方知道,如果他葉浮生跟對方交鋒了起來,那純屬是因為他想,因為他想的時候可以輕鬆地避開對方的攻擊,交鋒也純屬是因為懶得躲了而已。

叮!

交鋒了起來。

那感覺好像容易就是要將攻擊命中到了葉浮生的身上,結果呢?

結果就是這麼的失敗,完全是沒有奈何到葉浮生分毫的這麼一種樣子。

這簡直就是讓人腦瓜子那是嗡嗡的,整個人都是不好了。

叮!

又是一次,攻擊到來。

叮,叮!

又是多次的攻擊都到來都被抵擋了下來。

葉浮生沖着對方一笑。

這一笑可不是千嬌百媚生的感覺。

這一笑是讓人從頭寒意到了腳丫子,真的是跟處在了冰窟窿之中一樣,誠惶誠恐,不安的那麼一種感覺,真的是讓人的狀態瞬間就是不會是太好了。

負責人告訴自己,一定是不能被這個該死的傢伙給牽着鼻子走。

想方設法也得是要給自己找到一條出路才行。

一定!

然後呢?

現在這當務之急應該是要撤離吧?

所以,思緒再三以後,對方選擇了撤離。

既然是選擇撤離,那就不要有任何的遲疑了,跑路,那就完事了。

跑?

當葉浮生看見對方的身形爆退以後,瞬間就是追了上去,半點遲疑都沒有,一定是要追上了對方然後將對方給拿下了才行,你以為,辦家家酒呢?打不過你就可以跑了?你怕是有點想太多的這麼一種樣子。

對方一看見葉浮生追了上來,這心情簡直就是瞬間就是變得沉重了起來。

這絕對是一個而不好的開始,絕對。

果然,這就是個不好的開始。

追了上來是為了命中與你,而不是為了嚇唬你。

噗嗤一聲!

這一刀子險些就是將對方的心窩子給刺穿了。

「攻擊!」

負責人下達了命令。

嗖,嗖!

大傢伙這弓箭的攻擊瞬間的功夫就是朝着葉浮生的身上招呼了上去。

這是利用遠程攻擊來進行掩護,掩護著這負責人撤離。

負責人當然是心領神會,瞬間的功夫就朝着後方爆退。

葉浮生呢,雙刀在手,緊握之下舞動了起來就構建了出來絕對的防禦,在這絕對的防禦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將對方的攻擊給抵擋了下來,叮叮叮的聲音不絕於耳,攻擊到來一次,他抵擋住一次,攻擊到來十次,他抵擋住十次。

就是這麼的一種操作,就憑藉着這樣子的攻擊就想要是將他給收拾了?

簡直就是幼稚,簡直就是天真。

輕鬆地就是將攻擊給完全抵擋了下來。

抵擋呢,那是抵擋了下來,如果葉浮生想要向前進一步,那也是非常的困難。

人家對準了你,人家就會是這麼的一直的攻擊下去,面對着這樣子的攻勢想要是不當做是一回事的突破進去,那可能性等於零!除非是夜襲!但是,他能進去,莫非這汶萊王子也能進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一個人進去有啥意思? 屍堆如山。

望著街區堆下的妖魔屍骸,就足以看出趙惜月她們在花曦趕來之前遭遇了怎樣的血戰。

青天門武者悍勇而上。

振聾發聵的廝殺聲在街區中直衝雲霄,無數武者與在地窟的妖魔們纏鬥在一起。

「治癒師!」

留在後方的花曦高呼,在確定不會有妖魔突入后才回頭望向倒在地面的柳言眾人。當她看到柳言蒼老的臉,瞬間就愣在了原地。

「這……是柳言?」

花曦難以置信的低語,旋即她的目光又從蘇衾馨、趙惜月、江佳、青丘月和青璃的身上掠過。

所有人……

身上都是觸目驚心的傷痕。

尤其是當她看到江佳的嘴退膝蓋以下的小腿都不見,她的整顆心都好似被人攥住的一凜,根本無法忍心再看下去。

「花曦,找到柳言她們了?」

就在這時,牛俊生帶著一批人匆忙趕來。

還沒等他話音落下,他就也看到了昏迷在地的柳言眾人,神情一凝蠕動著嘴唇說不出話。

「治癒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