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郝雲倒是沒他們那麼多內心戲ꓹ 此時此刻的他心中只有一種感覺。

那便是肉痛!

“您好ꓹ 郝先生,你們本次消費一共177211元,請問您是刷卡還是怎麼支付?”大堂經理一臉微笑地看着郝雲,就像是看着財神爺一樣。

雖然也有不少大企業會選擇翰林府這種五星級品牌作爲團建地點,但像這樣一口氣包下十幾個豪華套房三天兩夜的土豪,着實不太常見。

“刷卡吧。”

郝雲肉痛地掏出了銀行卡,心中安慰着自己就當投資了。

一切都是爲了系統的任務……

希望他砸這麼多錢是值得的!

截止到目前爲止ꓹ 員工滿意度已經停在了130144這個數字上,看着還是挺多的。然而話雖如此ꓹ 但系統並沒有給他一個固定的標準ꓹ 搞得他現在也不知道這個數字到底是高還是低。

“好的ꓹ 先生……這是您的卡ꓹ 祝您生活愉快。”

從那滿臉笑容的大堂經理手中接過了銀行卡,郝雲還沒來得及緬懷一會兒這筆消失的“鉅款”ꓹ 一行淡藍色的彈窗便浮現在了他的視域之中。

【恭喜宿主ꓹ 完成獎勵任務。】

【滿意度累計值:130144】

【獎勵:130枚比特幣。(已創建匿名數字錢包賬戶ꓹ 可通過移動設備登陸,賬號:……)】

郝雲:“???”

臥槽!

這次系統居然直接發錢了?!

就在郝雲正驚訝着的時候ꓹ 他麾下的臥龍正面帶笑容地朝這邊走了過來。

“老闆!我剛纔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賺錢點子。”一臉興奮地看着老闆,林君語氣激動地說道。

“……什麼點子。”根本沒聽清這傢伙在說啥,視線還沒從系統界面上挪開的郝雲,敷衍地隨口回了一句。

“雲養豬!我剛剛纔想到的!”林君眼中閃爍着興奮的神采,繼續說道,“我們可以給每頭豬身上印個二維碼,然後開通線上領養渠道,用戶可以通過認購這些印有二維碼的豬,在出欄之後獲得投資收益,或者直接換成豬肉。這樣一來我們不但能夠分散養殖風險,還能快速回籠一大筆資金,用於擴大生產或者投資別的項目——”

完全無視了這個餿主意,郝雲看向他問道。

“說起來,你對比特幣瞭解不?”

“比特幣?”林君微微了愣了下,一頭霧水地看着老闆,“您問這個幹什麼?”

“呃,很久很久以前我買了一點,最近纔想起來那個數字錢包的賬號和密碼,”郝雲臨時編了個理由,尷尬地說道,“這玩意兒有辦法變現嗎?”

話說這個世界的比特幣和他之前那個世界的比特幣是同一種東西嗎?

他從來沒研究過這東西,對這東西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了。

“變現?直接在數字錢包上賣了就行了啊……說起來您有幾個?”林君一臉奇怪地問道。

幾個?

這好像不是幾個……

郝雲小聲說道:“一百三十個能換多少錢?”

“一百三十個啊,那還好……啥?!你說多少???”

被林君突然瞪大的眼睛給嚇了一跳,郝雲後退了半步說道。

“一百三十個啊……怎麼了?”

林君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郝雲的眼神,已經不是在看上帝了,簡直像是在看玉皇大帝或者如來佛祖一樣,瞳孔中寫着難以用一句話說完的崇拜。

聲音顫抖着,他開了口。

“老闆……”

“幹啥?”

“您大腿上還缺掛件嗎?”

郝雲緊張說道:“你別這樣……就告訴我這玩意兒值不值錢就行了。”

“何止是值錢……”林君苦澀一笑,“我沒記錯的話,上個月的行情,一枚比特幣大概能換二十萬軟妹幣……至於130枚是多少錢,您自己算吧。”

一枚二十萬?!

郝雲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

“臥槽?!這玩意兒這麼貴?”

林君點了點頭,一臉羨慕且崇拜地說道。

“不然呢?這玩意兒除了剛出來那會兒還算便宜,之後就再也沒便宜過。”

“我不得不說,您簡直是投資界的神!” 「但是,刀疤哥,我安插的眼線拿到的構造圖,只是難民區局部。」矮個子補充道。

「這也足夠了,我們去鬧他一個雞飛狗跳,抓些人回來,什麼都好說,還等什麼?現在就出發。」刀疤哥信誓旦旦道。

一群人跟著去了。

說回葉天星他們,小心翼翼的跑了幾個小時,終於跑出了城區,來到了郊外。

在一望無際的郊外,有一座好幾米高的鐵柵欄,這個柵欄從郊北圈到了郊南,有一萬多畝地,裡面住著好幾萬難民。

外面有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喪屍,它們堵在鐵柵欄外,時不時發出猛獸一樣的吼聲,拼了命的晃動著柵欄,想要衝進去,把裡面的人吃個光。

但是,沒有那麼容易,光是鐵柵欄都有四五層,它們能夠突破這些鐵柵欄,還有一面五米高的城牆,想爬只怕爬不上去,不僅如此,還有帶幾千伏高壓電的鐵絲網,普通的喪屍想要攻破,沒有那麼容易。

只怕黑骷髏的人不敢茫然進攻。

即使這般安全,難民區的人還是會巡邏,定期檢查鐵柵欄是否安全,保證大家的性命安安危。

「終於來到難民區。」武天望著,眼中流出了敬佩,這座被鐵絲網圍住的城堡,高大、偉岸,讓人不禁心生敬仰。

武天來到東川市,就是為了這個難民區,中途不小心被黑骷髏的人抓住,萬幸得救了,也來到了難民區。

葉天星看到這高大的鐵柵欄,心中頓生一種敬畏之感,忍不住問道,「這鐵柵欄圍牆是誰建的?喪屍病毒爆發,怎麼來得及?」

「我聽說是一位漂亮又心善的女人叫人建的,在喪屍病毒爆發之前,她就預感到了,耗資幾千個億,把自己的身家,以及整個集團都搭了進去,裡面不僅建有房屋,還有囤積了好多食物、用水,估計一百來年都用不完。」譚洪生說道。

「這個女人是誰啊?這麼厲害,竟然都預感到喪屍病毒的爆發。」武天問道。

葉天星很想知道。

譚洪生的目光落在了葉天星身上,說道,「她叫什麼,長什麼樣子,沒人知道,聽說喪屍病毒爆發的時候,她為了救自己心愛的男人就死了,不過我聽說,她好像姓葉。」

「姓葉?」葉天星皺起了眉頭,感覺越來越不妙,問道,「那家集團又叫什麼名字?」

「這個我清楚,好像叫做逆天集團,是一家非常有良心的企業,如果沒有它,我想難民區不復存在。」譚洪生回道。

「逆……逆天集團?」葉天星鼓著眼睛,那不是自己的集團公司嗎?難道叫人修建難民區的姓葉美女就是自己嗎?怎麼會這樣?太巧合了。

難道說眼前的場景,目睹的一切不是譚洪生的幻境,而是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未來,一個喪屍病毒爆發后的年代?

「這……這怎麼可能?」葉天星雙腿發軟,有些站不穩,不過之前,變身重生的事都能發生在她的身上,再穿越到未來沒有什麼稀奇。

「葉姑娘,你沒事吧?瞧你臉色有點難看。」譚洪生關心道。

葉天星搖著頭,示意沒事。

武天沒察覺什麼,問道,「這麼高的圍欄怎麼進去啊?而且外面遊走著那麼多的喪屍,我們總不能這樣大搖大擺走進去吧。」

譚洪生笑了笑,回道,「我能正常的出來,當然能輕易的進去,跟著我來就是。」

三個人又躡手躡腳的繞了一個圈,繞到了一顆大槐樹下,這棵樹很大,可能須得七八個人手牽手才能抱住。

沒有引起任何喪屍的注意,譚洪生直接爬上了樹。

「洪生哥,這個時候,你還爬樹榦什麼?」武天不解問道。

譚洪生噓了噓,示意別說話,跟著就是。

武天、葉天星跟著爬了上去,原來這顆大槐樹裡面被掏空了,裡面有一個暗道,順著暗道就能進入難民區,不被任何喪屍察覺。

「聰明,真是聰明!」武天豎起了大拇指。

「不是我們聰明,而是建造這一切的人目光遠大。」譚洪生看向了葉天星,不知為何總覺得眼前的美女似曾相識,在哪裡見過想不起來了。

葉天星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別廢話了,趕快進去吧。」

暗道裡面不黑,光線很好,通風也不差,建造得非常的巧妙,而且四通八達,如果沒有不了解,可能還會迷路。

「這簡直就是地下迷宮。」武天誇讚道。

「這主要是預防那些心懷不軌,或者說來自黑骷髏的假難民闖進來,與外面的人通風報信,出賣所有的人設置的一道防線。」譚洪生回道。

葉天星點了點頭,一種前所未有的熟悉感侵襲而來,她好像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以前來過,甚至說對這裡了如指掌。

不過,說出去,譚洪生不會相信,葉天星自己也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做夢。

他們走著,大概幾分鐘后,葉天星停了下來,豎起了順風耳。

「怎麼了?葉姑娘,有問題嗎?」譚洪生問道。

葉天星動了動耳朵,問道,「你們還在擴建地下暗道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

「噹噹當,我聽見有什麼東西在挖。」

「不可能吧,地下迷宮建造好了,沒有再動的計劃,你是不是產生幻聽,聽岔了?」譚洪生笑說道。

再細聽,沒有聽到任何聲音,葉天星皺起了眉頭,表情嚴肅的搖著頭。

「可能是地面上的喪屍在走動,傳來的聲音吧,沒事,別擔心,不可能有喪屍知道我們的地下暗道,它們更不會找到這裡,雖然它們在不停的進化,不可能像我們聰明吧。」譚洪生信誓旦旦的保證著。

葉天星若有所思的點著頭,繼續走。

他們剛走沒多久,暗道的一面牆上的泥土鬆動了,突然,一隻白骨顯露的手出現了,這隻手原本還有肉,由於不停的刨挖泥土,已經把手上的皮肉磨蹭殆盡,只剩下白骨,但是它不知道痛,因為它根本不是人,而是一隻超級進化的喪屍……

(本章完) 這隻超級進化的喪屍前額凸出,眼睛猩紅,黝黑的嘴巴沾有血跡,漆黑的牙齒還殘留著爛肉,至於是人的肉,還是動物的肉不得而知。

這隻超級進化的喪屍站在暗道之中,歪著頭打量著,嘴巴裂了裂,像在笑一樣,接著晃動著身體,行走在暗道之中。

很快,又一隻喪屍跟著從那剛挖好的地道中爬了出來,第三隻、第四隻……

還未走遠的葉天星,又停下了腳步,豎起了耳朵,說道,「不對,怎麼感覺有喪屍在跟蹤我們?」

「喪屍?在哪裡?」武天隨即戒備起來,雙拳緊握,準備隨時上去大幹一場,替死去的同伴報仇。

譚洪生忍不住笑了,說道,「葉姑娘,你是不是被喪屍嚇壞了?這地道已經建好好幾年,從來沒有出現過喪屍,再說,就憑它們的智商,還有行動能力,不可能找到這個地道。」

「真的不可能嗎?」

譚洪生拍著心口信誓旦旦的保證著,絕對不會有喪屍找到這個暗道,還是繼續走吧。

葉天星看了看身後,的確沒有看到喪屍,繼續前進。

走了大概十分鐘左右,他們三人從地下,穿越了鐵柵欄,來到了難民區。

這個區的人大都認識譚洪生,見著面都尊呼一聲洪生哥,他始終保持著微笑,一邊給葉天星、武天介紹,整個難民區劃分為九個部分,每一個部分有一個區長,以及幾十個安保人員,維持次序,確保大家的正常生活。

雖然難民區的食物、飲水夠用一百來年,在裡面的難民不是無償所得,必須提供勞動,或者金幣才能獲得。

在裡面,雖說不是小康生活,大家過得安心,至少不會像在外面那樣提心弔膽,彼此幫助、尊重、愛戴,社會風氣良好,法規、道德重新被人們拾起。

聽到此,葉天星若有所思點著頭。

「洪生哥,你終於回來了。」甜美、動聽又婉轉的聲音傳來,定眼望去,一道婀娜、青春又靚麗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她還扎著兩個馬尾辮,蹦蹦跳跳而來,挽住了譚洪生的胳膊,二人似乎很親近,關係很密切。

「你出去好幾天,有沒有找到什麼好玩的給我啊?」她翹著小嘴,賣著萌說道。

葉天星看到她,直接怔住,矗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譚洪生笑了笑,捏了捏她的鼻子,說道,「杏兒,你啊成天就知道玩,我出去辦正事,可不是為了給你找玩具。」

「哎呀,洪生哥,討厭,不許你捏人家鼻子。」她晃動著譚洪生的胳膊,嗲嗲的,奶聲奶氣,十分討人喜歡。

武天看得雙眼發直,因為這個姑娘不僅身材好,長得真是可愛、甜美。

葉天星感覺毛骨悚然,警惕性一下子提到了最高級,因為這個可愛的姑娘就是譚杏兒。

這個譚杏兒就是之前因為譚洪生,想方設法想害葉天星的小心眼女人。

她怎麼會出現在末日之中?看起來與譚洪生的關係非同一般,難道他們是一對?

葉天星不想吃醋,但是心中滋味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洪生哥,這兩位是誰啊?新來的難民嗎?」譚杏兒眨著水盈盈的眼睛問道,先看了看武天,又望著葉天星,本是心喜的目光一下子變得黯淡無光。

譚杏兒好像記得葉天星一般,或者說還有印象,又有可能是眼前的姑娘太漂亮,給了其一種前所未有的壓力,彷彿隨時要搶走心愛的洪生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