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雙羽翅之下,是兩顆五階光屬性魔獸內核和一顆奇異的淡紫色菱形六階幻屬性魔獸內核。

雪奶奶剛將這顆內核拿到手裡,用靈魂感知后才明白。

這顆幻屬性魔核居然是一次性的,難怪古典中從未記載過幻千梧桐的內核。

一次性的內核,在雪奶奶的印象里也是第一次看見。

這顆內核只有一種能力,用同階精神力催動后就會碎裂。立馬會產生出無色無味的氣體。這種氣體能讓吸入者產生出催動者想讓其產生的幻覺。感知到這些信息雪奶奶欣喜若狂,雖然只有一次。但幻象技能本就撲朔迷離,此技能如果應用得當簡直就是保命的奇招。

剛剛踏進森林表層,為了萬無一失。

雪奶奶催動了手裡的黑鷹法杖,受到法力催動的法杖內精密齒輪緩緩轉動。

牽動著法杖之上的黑鷹,似活了般似得張開雙翅栩栩如生的顫動。

此時的黑鷹居然好像浮在空中展翅飛翔般,浮於法杖之上。

其腳下抓著的,是兩顆金光大放的光屬性魔獸內核。

仔細一看,才能發現浮空的黑鷹。之所以浮空,是因為兩顆光屬性魔核下。居然是墊著一顆菱形的淡紫色魔獸內核。這顆淡紫色魔核晶瑩剔透,散發著虛幻的光芒。在太陽的照射下時有時無,不是仔細觀察難以將其發現。

光芒閃耀,薄薄的一層光幕覆蓋在雪奶奶與小金金全身。

「奶奶,和壞老頭打架時壞掉的拐杖修好了嗎?怎麼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樣呀?」小金金高興的握著雪奶奶的手。

在森林裡邁著步子一蹦一跳,渾然不知四周處處可能隱藏著危險。好奇心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新奇與有趣。

「嗯,有了拐杖奶奶就能繼續保護小金金了呀。」雪奶奶此時更多的精神力,都用在感知方圓百米內的魔獸當中,觀察著魔獸的一舉一動。

並且計算著方向,一邊要避開獸群一邊還要保證自己沒有偏離方向。

保證自己是在橫穿黑鷹森林,要知道歪上一點點都要多走好遠的路。如果一個意外迷失了方向,那麼雪奶奶與小金金就要徹底在森林裡迷路了。

「奶奶,我走不動啦。」小金金哭鬧著,這才走進黑鷹森林三百米左右。

離著裡層都還有不小一段距離。

此時,本來還蹦蹦跳跳的小金金像蔫兒了的花似得拖拉起來。

見狀雪奶奶也只能欣慰一笑說道:「那麼小金金我們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好了。」

小金金看見雪奶奶找了一塊石墩坐下,也跟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好奇的四處張望,用手指在泥土裡戳點起了路過的螞蟻群。

其實此時累的不僅僅是小金金,雪奶奶更加疲勞。

本就六十多歲的雪奶奶,一夜未睡。

尋找樹木、妖樹大戰、製作法杖,還要伺候這位小祖宗。

現在還在這黑鷹森林裡打算橫穿森林,能休息一會也未嘗不可。

雪奶奶盤算著將精神力凝成一點,遠遠的向著遠處探去。

自己六階**師的精神力,只能勉強橫穿橫向的黑鷹森林且看見的內容十分模糊。

感受到要去的方向,盤算了一下。

「一個星期的時間嗎?」雪奶奶不禁呢喃道。

一個星期內,要用絕大部分時間。不間斷的開啟著精神力和法術屏障,從精神到魔法雙方面的壓榨。

想到這裡不禁讓雪奶奶發出陣陣苦笑。

隨後雪奶奶緩緩從木箱里拿出一瓶木質水壺,優雅的抿了一口后。遞給小金金叮囑道:「小金金呀,渴了吧慢點喝哦。」

小金金還在地上玩著螞蟻群,聽見雪奶奶的聲音立馬停了下來。笑嘻嘻的接過水壺,喝了起來。

雪奶奶看著小金金的樣子,之前的苦笑頓時全無。

雪奶奶心裡思考著等孩子再大一點,測試靈性如果不錯就告訴他。他身上背負的血海深仇,然後將自己這一身本領親囊相授。

如果自己活的還能長命一些,說不定還真能看著小金金報仇的哪一天呢。

想到這裡,雪奶奶腦海里不禁出現一個手握法杖氣宇宣揚的少年。

少年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站在金日帝國的最巔峰。

腳下踩著金梵天與六心遠的屍體,底下無不是敬仰他的子民。

「小金金呀。」雪奶奶脫口而出。

「怎麼了奶奶?」小金金喝了半瓶的水壺遞迴雪奶奶手裡。

「沒,沒什麼,以後你可一定要聽話呀。還有很多的事情在等著你呢。」雪奶奶收起了遐想。將水壺放入木箱。

「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們走吧。」雪奶奶站了起來。

「嗯。」小金金笑著,將滿是泥土的手握向雪奶奶的手。

雪奶奶看了一眼小金金,又看了一眼地上死傷無數的螞蟻,和小金金黑黝黝的雙手皺了皺眉頭。隨後握了上去牽著小金金繼續向前走去,嘟囔著:「小金金,你可不能再這樣調皮了。」

一路上有雪奶奶的精神力感知,完全沒有阻礙。

第一天半晚就踏入了黑鷹森林裡層。裡層奇怪的味道讓小金金非常不適。

見狀雪奶奶加強了魔法屏障的隔絕後,這種奇怪的味道也不會太過濃郁。

隨後的幾天里,白天雪奶奶和小金金就走一個小時,休息半個小時的腳程緩緩前進。

餓了就吃木箱里準備好的肉乾。

到了半晚,雪奶奶就會停下來在森林裡摘上一些自己認識的果實,和獵殺一些小型野獸。后尋找一處僻靜的場所。

此時隨著消耗木箱里的水越來越少,只有出發時的一半了。但一些解渴的果子卻是將木箱塞得滿滿當當的。

晚上雪奶奶就會用拐杖,在地上劃出屏障與隔絕氣息的魔法陣。

將法杖插入兩陣中心交界處后,法杖發出淡淡光芒。維持著兩個魔法陣。

讓得雪奶奶可以在這五米大的光芒屏障中,升起篝火燒烤食物。 就這樣一點點的橫穿黑鷹森林。

雖然前進途中,遇到幾次獸群和魔獸的窩。都在雪奶奶的精神力下,繞了一點遠路繞開。

期間沒有遇到任何危險,雖然精神力探測到不少四階魔獸。但五階以上魔獸卻沒有看見。

當然白天趕路時,也會有實力很弱的魔獸和野獸從精神力中成為漏網之魚。

瞎闖進入雪奶奶和小金金身邊,這些沒有能力的野獸與低階魔獸。都在雪奶奶手中揮舞的法杖下,不到片刻化為虛無。

見過了幾次青面獠牙的魔獸和兇惡的野獸后,小金金也乖巧了許多。

知道了此地的恐怖。

第五天一大早,雪奶奶打量了一眼遠處。

此時雪奶奶與小金金已經走完了黑鷹森林的五分之四,比預期的還要快一點。

不過小金金這天開始有點不耐煩了,話語里最多的就是:「奶奶,我們還有多久離開這個森林呀?」

雪奶奶也只能微笑著說:「快了,快了。還要兩天。」

趁著晚上休息的時間,雪奶奶將木箱改造了一下。

在木箱頂上加了一把小椅子,這樣在小金金要求休息的時候。自己也能繼續多走一會兒。

第六天中午,眼看馬上就能離開黑鷹森林裡層。

雪奶奶精神力卻感受到了一隻奇怪的魔獸。

雪奶奶不禁感嘆,以自己這麼多年在金日帝國的見識。也遇到過不少變異的魔獸,可從未見過長著巨大黑色翅膀的林中豹呀。

好奇心驅使下,雪奶奶帶著小金金。在這隻長翅膀林中豹的窩隔壁,隱藏氣息待了下來。

林中豹只是四階魔獸,靈智不全無法感受到正在監視自己的雪奶奶。

不過這隻林中豹居然是只母豹,還正在撫養孩子。

待了兩天時間,雪奶奶並未發現其他公豹。

只有白天出去捕食,到晚上回來餵養自己崽子的母豹。

窩裡有著四隻可愛的豹寶寶,這也正是雪奶奶最為好奇的地方。

這林中豹長著翅膀。

可這些它生下的寶寶,卻都沒有翅膀。

雖然好奇,但完全摸不到頭緒的雪奶奶。

在第三天晚上,被小金金不厭其煩的催促下。

雪奶奶也只能打算明天一早便起身離開此地,不過不負天下心人。

就在要走前的哪個晚上林中豹終於有了動作。

本來還在熟睡的雪奶奶,腦海內一絲精神力被牽動而開。

立刻警覺的睜開眼睛,慌忙的挺起半個身子。

手臂用力一招,遠處兩個魔法陣中黑色法杖向著自己的手裡招來。

緊緊的握住法杖,此時的屏障與隔絕氣息的魔法更是加強了幾分。

本以為自己的屏障可能被入侵的魔獸打破,可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危險。

雪奶奶想起了之前注入林中豹窩裡的一絲精神力。

確定是哪絲精神力出了問題,雪奶奶望了望還在熟睡的小金金平心靜氣下來。

站起將法杖插回了兩個魔法陣中間,全力的感受起了林中豹窩裡的情況。

此時,雪奶奶被林中豹窩裡的舉動震撼到了。

雪奶奶有一點不相信自己的精神力探測。

此刻不遠處林中豹的窩內。

長著翅膀的母豹居然咬死了四隻豹寶寶中最小的一隻。

並張開血盆大口將其吞入了肚子之中。

其他三隻豹寶寶驚慌的低鳴,卻毫無反抗能力。

也沒有跑出窩,此時第二隻豹寶寶也死在了母親林中豹嘴裡。

緊接著只剩下兩隻最強壯的豹寶寶,在母親的低吼之下居然廝殺了起來。

雪奶奶看到這裡已經迷茫了,自己此時是完全幫不上忙。

只能靜觀其變,兩隻豹寶寶只有兩個月大。

身上的皮毛剛剛長好,讓它們追跑打鬧倒是可以。

但現在互相廝殺之間,只能緊緊的互相抱著。

咬抓撓無所不用其極,期間互相低吼著。

叫聲稚嫩的好似沒有發育完全,斷斷續續之聲傳遍整個窩中。

此時長著翅膀的母林中豹居然哭了,雪奶奶更是震驚。

按說五階魔獸才能有靈智,表達自己得喜怒哀樂。

靈智是一種奇怪的東西,五階的魔獸能擁有的都少之又少。

五階是一個魔獸的分水嶺,這五階之上的六階是另一個局面。

六階的魔獸已經能口吐人言並且具有思考能力。

七階的更是能似人類發動魔法鬥技。

八階則能短時間幻化人形,雖然這其中也有例外。但五階以下魔獸,應該都是憑藉本能生存的魔獸。

階層之間跨越,可是比人類訓練法師戰士階級難上數倍。

這四階長著翅膀的林中豹,似乎已經踏入五階級別了吧。雪奶奶在只用精神力感知的情況下難以分辨。不過喜怒哀樂,卻是需要至少五階才能掌握呀。

廝殺持續了半個小時,母豹沒有任何動作。

只是在兩隻幼獸不想再戰時,發出低吼。

兩獸聽見低吼,又只能纏在一起繼續打鬥。

直到兩隻小獸都癱倒在地上,稍微強壯一點的勉強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

母豹此時臉上已經被淚水浸沒了,張開血盆大口走向沒有站起來的豹寶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