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片虛無之地在噬魔的身邊,你們說他該不該恨我。”楊天龍笑了笑說道。

“啊~~我知道了,難怪如此!”夏詩涵略一沉思,點了點頭,臉上有幾分同情之色,不過轉臉笑了笑說道:“哈哈~~不過這也是他罪有應得吧。”

“呵呵~~或許吧,因果循環,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即使是想擺脫命運的擺佈也只不過是蚍蜉撼樹,不過我堅信天道爲公,不偏不倚,付出總會有回到,只不過看你發現沒有。”楊天龍接着說道:“這一戰我感覺將是一場難以想象的惡戰,我有一種預感,這一戰之後,噬魔很有可能將再也不會存在,又或者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這片空間中。”

“相公,那些事情應該還不會發生。我們只能夠走一步算一步,我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憑藉相公的人品絕對會打敗那些怪東西的。”水頭一臉認真的看着楊天龍,話鋒一轉:“不過剛纔噬魔的自爆差點嚇死我了,如果沒有吉祥,說不定我們都不復存在了。”

“嗯。”楊天龍點了點頭,說道:“剛纔的情況實在是太過緊急,就連飛身到靈戒之中的機會都沒有。不過了,噬魔自爆的真正原因還不是想殺了我,殺我只不過是附帶的便利而已。”

“相公,我們不懂,什麼意思?”聽道楊天龍的話,衆女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面色皆是疑惑之色,這時徐麗萍率先問道。

“你們或許還不知道,噬魔被封印的地方離這裏的距離實在是不可以道里計,所以噬魔的這具分身腦中的信息如果想傳到真身上去,那必須要發費很多的時間,而且還不一定能夠傳送得了,但是如果真身自爆了的話,那欣喜的傳播速度將會超過一萬倍,只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可以傳送到。”

“一萬倍?一個小時?”衆女皆是驚駭起來:“入股一個小時乘以以往的話,那就會是好些年了。”

衆女不由得有些不敢置信,全都詢問似的看着楊天龍。

“這是真的,你們還別不相信,等你們真正瞭解了到之後一定會知道的。”楊天龍說道。

“我們走吧。”楊天龍虛空一劃,接着出現在了原地方。

神風見到楊天龍衆人出來了,立刻走了過來,此時獸族和人族都處於對峙的狀態,誰都沒有動手,好像在等待着什麼似的。


“前輩你好。”神風香楊天龍抱了抱拳,從剛纔的楊天龍的氣勢上,神風知道楊天龍的實力絕對還在他的之上。

“嗯。”楊天龍向神風點了點頭,接着大聲說道:“好了,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以後還是儘量不要產生摩擦,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都是這片大陸的一份子,誰也沒有對與錯,但是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打破這微妙的平衡的好,否則必將降臨大難。”

“你是誰?竟然敢管我們人族的事情,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人族的一個小頭領見到楊天龍的年紀不大,於是走出來趾高氣昂的喝道。

“我只不過是這宇宙間的一份子。”聽到那人的話,楊天龍並沒有動怒,這點小角色還不值得他大動干戈。

“年輕人,至剛易折,做人做事都需要一顆冷靜的頭腦,你還是好好的摸摸自己的棱角吧,免得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楊天龍接着說道。

“哈哈~~小子,你竟敢教訓我,我吳霸天乃是天縱奇才,出生就已經是中位神的境界,修煉到如今的道神巔峯也只不過用了五千年的時間,你小子我看你是獲得不耐煩了,竟然還敢教訓老子。”

吳霸天傲氣逼人,一副不將天下人放在眼裏的樣子,看到楊天龍身邊的王淑妮諸女,一下子臉上變得邪惡起來:“小子,今天如果你將身邊的這些個小美人全都送給我,那我就放過你,怎麼樣?”

衆女聽到吳霸天的話,正準備動手教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這時楊天龍攔住了她們。

作爲人族的領袖聶雲自然之道楊天龍是屬於哪一類人,先前雖然沒怎麼看清楊天龍和噬魔的大戰,但是憑他的直覺可以敏銳的捕捉到楊天龍一行人不簡單。

那種縹緲不凡的氣質比起剛剛進階的神風都不遑多讓,而且剛纔他看見神風竟然還跟着年強人行禮,這就更加奠定了心中的想法。

聶雲好歹也是人族的領袖人物,如果沒有一點眼力又怎麼統攝羣雄。

他之所以不管吳霸天的多管閒事,是因爲吳霸天的天資實在是太高了,幾乎是這幾萬年以來最變態的年輕人。

而且吳霸天是吳家的嫡系子孫,吳家的實力在整個神域排在人族的前五位,這份實力實在是不容小覷。

吳霸天的天資讓他有幾分忌憚,再過不了多久,吳霸天就很有可能達到神祖巔峯之境,到時候就連他都不是對手。

今天如果能夠楊天龍的手殺掉吳霸天,他又何樂而不爲,倒時候就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到他。

而神風則是想看看楊天龍的實力到底到了何種境界,是不是已經超越了他,雖然先前看到了楊天龍與噬魔的大戰,但是現在他的實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還沒有真正的出手過,即使他的心中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自己的實力不如楊天龍,但是作爲一名武者就是嚮往強者,嚮往更高之處。

“看你修行不已,我也不多爲難你,你現在自信心太過強大,這不利於你的成長,今天就幫你一次,幫你磨平你的棱角,免得到時候夭折了。”楊天龍說着,伸手一引,吳霸天就像是一道流星一樣飛了出去,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你們告訴他的家人,就說他就被壓在那座山下。”楊天龍伸手一指,卻見一座新的山峯竟然憑空出現了。

衆人見到楊天龍的神鬼莫測的手段,這下心裏全都翻起了滔天巨浪。

這樣的實力絕對是已經超越了神祖巔峯的實力存在,而且聶雲從神風的眼神中看到了震驚,整個就說明眼前的年輕人比起神風更爲強大,要不然神風也不會出現這種表情。


看到吳霸天變成這樣,竟然好端端的就這樣唄鎮壓住了,聶雲心下開懷不已,同時也對楊天龍產生了生生的忌憚之意。

“好了,你們都不要害怕,不久之後,不管是人族還是獸族都將會出現一場史無前例的大戰。”楊天龍接着說道。

“敢問前輩,是什麼人敢攻打我們?”聶雲率先開口道。

“不是人?”說着楊天龍望向神風衆多獸族說道:“也不是獸族,而是一種新生的生命體,這種怪物的實力強大到變態。”

楊天龍深吸了口氣,接着說道:“我相信即使是你們之中最強大的人去對付他們最低層次的也抵不過他們的半招。”

“什麼?半招?”聽到楊天龍的話,衆人皆是大驚。

“包括你。”說着楊天龍望向神風,接着說道:“在神祖巔峯之上還有許多的境界,分別是無上、無始和無極之境,而每一境界又分爲三小階。

當然這些境界之上還有更強的存在,只不過看樣子還沒有人可以到達。神風你只算得上是最差的,而他們實力最差的我相信都有無極之境,你們遇上他們有的只是逃跑而已,至於逃不逃得了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那豈不是我們都會死。”神風說道。


“那倒不一定,一切皆有因果,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或許有人可以救你們,也或許以後就是他們的天下,這一切都難說。”楊天龍嘆了口氣,幽幽說道。

“那前輩您說這些話的意思……”聶雲淡淡的額看着楊天龍。

“呵呵~~我說這些話的意思只不過是讓你們早點準備,不要在浪費時間在這裏打打殺殺了……”

“轟~~轟~~”

楊天龍的話還沒有說完,這時一陣陣空間震盪的聲音從遙遠的深處傳來。

楊天龍眼神深邃,遙望而去,頓時大驚失色,大戰已經開始了。

“前輩,這是怎麼回事?”神風和聶雲同事問道。

“想不到大戰已經開始了!”楊天龍此時心裏實在是不平靜了,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場戰鬥現在就開始了,這一切將會變得生靈塗炭。 楊天龍衆人皆感覺得到一股狂暴的能量的整向四周肆虐,雖然這股強達到變態的能量離這兒很遠很遠,但是衆人還是感覺到十分的不舒服。

這股能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就連神域都開始動盪不安,一股令人煩悶的氣息像是一股隨之而來的風暴,差點令神域的所有人喘不過氣來,所幸這股能量只持續了一會兒就消失了。

神域的許多強者感覺到了這股能量在飛快的移動,這兒一下那兒一下,攪動得周邊的無人星球都開始不規則的運轉起來。

“前輩,這是怎麼回事?”神風香楊天龍抱了抱拳,疑惑的問道。同時心裏翻起了滔天的巨浪,因爲他知道這股能量十有八九不是天災,而是有人在遙遠的星際對戰。

可想而知,能夠在一萬里地方僅僅是散出的能量都有這麼強大,那本身的實力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大戰已經開始了。”楊天龍嘆了口氣,幽幽說道。

“大戰?這麼大的動靜,這得是什麼樣的大戰?”神風眼裏滿是驚駭之色。

“這是你們無法想象的。”楊天龍內心焦急不已,見到神風急切的想知道答案,楊天龍笑了笑說道:“這樣的戰鬥早已經超出了無極境修爲太多太多。”

“超出無極境界!”神風臉色大駭:“這得是什麼樣的境界?”

“這樣的境界不是你們能夠觸摸得到的,你們還是不要想了,再見了各位,希望等我出關你們神域還在。”說完,楊天龍大手一揮,帶着衆女進入了靈戒之中。

神風見到楊天龍一行人眨眼的功夫否步伐哦就沒有再看見了,心下的震驚更大了,他知道楊天龍一行人的實力很不凡,但是具體的境界卻也不知道。


“相公,難道大難來臨了嗎?”王淑妮衆女見到楊天龍面色前所未有凝重,心下微沉。

“嗯,那些怪物已經開始動手了。”楊天龍點了點頭,雙拳握得緊緊的。

楊天龍知道時間緊迫,已經容不得半點馬虎了,必須早點提升實力,要不然,不但是神域,就連老家地球就不保了。

那些神祕的怪物不摘掉到此長得什麼樣子,而且也不知道他們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地步。

不過從空間造成的震盪程度來看,那些傢伙的修爲決定已經超越了以前的噬魔。

“相公,你準備怎麼辦?”蘇曼問道。

“看來只有使用這一步了。”楊天龍最終下了個決定,決定拿出終極的殺手鐗。

楊天龍沒有說話,雙手迅速的捏着玄奧無比的法訣,一股股道紋的力量像是漫天的花雨,密密麻麻,無形有質,一股股玄奧的力量不斷的涌進楊天龍的身體內部。

“衆女看到楊天龍的實力逐漸的提升,雖然知道楊天龍這樣提升實力的速度很快,但是憑藉楊天龍的描述,她們知道天靈前世的實力根本就不知道比現在的自己強大到了多少倍。如果運用這樣的祕法提升實力的話,確實是無比的迅速,但是要想達到那樣的實力,那得修煉到猴年馬月,即使是再快也得要數千年才行。

數千年,這或許對於楊天龍衆女來說不算什麼,但是那些怪物的腳步就有可能充盈與整個宇宙了,到時候,一切都得泡湯,什麼都不會留下。

“嗡~~”這時,楊天龍身邊的道紋開始發出顯著的變化,一陣陣流光流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閃耀在楊天龍周身。

這一點力量瞬間瀰漫整個神域,神域之中感應到了不平凡之處,不平凡的力量讓他們一瞬間據帶入了神祕的祕境,這處祕境很神奇,除了各種顏色的流光就什麼都沒有了。

但是這些五顏六色的流光讓人的心一下子就進了下來,一種從所未有的體驗開始降臨。

在這裏一切就顯得是那麼的祥和,沒有殺戮,沒有飢餓,沒有煩惱、沒有爭吵……

靜靜的,所有的人都進了這種捨棄的境界,這還是讓人心動的世界,讓人感嘆人世間的浮華和不真實,還有天道的意志之力。

“轟~~”一道聲音脆響,楊天龍突然倒了下來,這是他少有的幾次暈倒。

不過這時一道流光上過,一舉肉身顯現出來,這具肉身一見沒有不尋常,但是如果拿神器去看的話,絕對會出現意想不到的效果,即使是超級神器遇上這具肉身也得是有力使不上的結果。

從這具肉身的年齡上看已經臨近中年,相貌堂堂,氣質不凡,比起現在的楊天龍也不妨多讓,是那種迷死人不償命的那種。

“相公,你怎麼樣了?”衆女感應到楊天龍突然地變化,嚇了一跳,趕緊睜開眼睛,扶起楊天龍,將那些靈液一點點的送進楊天龍嘴裏。

楊天龍體內的天地訣正在自行運轉,恢復身體的巨量消耗,這是感應到了一股精純的能量進入體內,立即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瘋狂的運轉起來,攜着一股無匹的力量不斷的充盈身體內的每一個角落。

……

“這傢伙能量真充足,真是美味啊!”密密麻麻的巨大怪物縱橫在宇宙的深處,見到前面的噬魔,忍不住舔了舔上千米長的大舌頭。

這些怪物長相不一,有的與楊天龍空間戒指之中的吉祥一模一樣,有的像是地刺龍,不過身體很龐大,猶如螃蟹,但是卻沒有鉗子,而是形是人類的手臂,只不過他們的身體沒有一絲肉質,全都是堅硬的材料。

他們的身體內充斥着無數狂暴的能量,這些能量很不一般,強大絕倫,精純異常。

這些能量不是他物,而是充斥於天地間的始源之力,這些能量是形成生靈的必備物質,也是衍生出生靈的最強大的能量之源。

它們這些怪物是第一次離開那片地域,而那片地域就是楊天龍曾經去過的虛無空間。

虛無空間經過這麼多年的演變,物質的碰撞,漸漸地將納西神一樣的材料變成了這些無敵的變態怪物,這些怪物的唯一嗜好就是吃。

他們雖然無法向神獸一樣化形,但是卻擁有了一些簡單的靈智,有些的靈智已經開啓了許多,雖然在智慧方面還是無法和人類相提並論,但是卻也很了不起了。

噬魔看到這些傢伙感到頭皮發麻,只因爲他們的肉身實在是太過變態可,而且實力也不是一般的變態,比其他都不妨多讓,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數量不是太多,但是也有上千之數。

先前,噬魔從楊天龍在神域給他說的信息剛讓他接收到,還沒有一分鐘,他就發現他被天靈困住的結界收到了史無前例的碰撞。

纔不過十來下而已,噬魔發現天靈佈置的結界就被攻破了。頓時噬魔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掌超級無敵大的巨嘴從天而下,直接向他咬來。

還好噬魔有些準備,更重要的是噬魔的實力不俗,立馬逃離了虎口。

噬魔一顆心還沒有完全的放下心來,可惜立刻就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萬難的境地。

四面八方都是那些怪物,而且那些怪物全都在毫不掩飾的吐着口水,一副我很飢渴的樣子,看樣子是想非將噬魔吞噬了不可。

“哼~~一羣臭東西,今天就讓你們這些傢伙看看本王的實力。”噬魔作爲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自然有他心中的高傲之處。

如果被這樣一羣一羣人不人鬼不鬼的傢伙嚇到了,那他也不配稱王稱霸了。

“你們這些傢伙,今天就讓你們嚐嚐本王的厲害。哈哈~~放心,你們將本王放出來了,我也不會將你們消滅乾淨,留一兩個當我的看門口還不錯。”噬魔也舔了舔頭,滿臉的邪惡之氣。

“大餐~~吃了你。”那些傢伙毫不掩飾眼中的慾望,一臉的貪吃相。

他們有眼睛,有耳朵,甚至還有鼻子,只不過這些五官全都是石子,讓人看着就感覺奇怪。

“吃吃吃~~”

那些大傢伙一齊向着噬魔發動進攻,絲毫不做防禦,張開還是石頭樣的巨嘴,對着噬魔吞噬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