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遠處,焚炎峰峰主張驚雲也是黑著一張臉,今天這臉丟大發了!

最後一個未到的人,名字就立在宗台上,張驚雲已經在盤算怎麼處罰張天成。

張天成就是張成,這具身體的主人和他名字差不多,中間多了一個天字。

「驚雲兄稍安勿躁,說不定令公子幹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晚到片刻也不打緊。」聚靈峰峰主莫堯笑一連皮笑肉不笑的說。

聽了莫堯笑的話,張驚雲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咱們走着瞧 遠處一道流光閃過,就見法器流雲舟上載著兩個人影轉瞬即至,領頭的身姿挺拔、長相俊朗,好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至於身後的張成,半蹲著身子,不斷的發出嘔吐之聲。

玄天門下撼天碑前,無數弟子開始議論紛紛,簡直太丟人了,流雲舟上的是誰,居然吐成這樣。

原本一副偏偏公子模樣的張天書,臉色一沉,理想中的登場不是這樣的。

看著身後吐得不成人形的張成,嚴重閃過一絲嫌棄。

被幾千人盯著,張成也覺得丟人,見過暈車、暈船,暈法器是什麼鬼,要是以後坐一次吐一次,那還得了。

「二弟,你沒事吧!」張天書上前問道。

張成一把抓住張天書的衣角,迅速擦乾嘴邊的嘔吐物,說:「大哥沒事,天賦測試……」

話才說道一半,遠處的殺意宛如實質,讓張成喘不過氣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恐怖的殺意。順著殺意的來源看去,就見一個臉黑如鍋底的中年人獃獃的站著,這貌似是他爹。

豪門試婚:單挑邪惡冰山男 不,這具身體原主人的爹!

不行,等會天賦測試絕對得一鳴驚人,最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那種,不然不死也脫層皮。

劇情的設定這麼屌絲,絕對是主角的命格沒錯了,如果來個垃圾天賦或者沒有天賦。先被父輩兄長嫌棄,到同門唾罵,再到被列為廢物趕出師門,一個人苦兮兮的得到奇遇。

被一個長相怪異的老頭在痛苦與快樂的抽打中成長,碾壓各種同級高手,被更強的高手追殺一輩子。

心痛,為什麼要穿越,還不如上班拖泥帶水,死宅到打死也不出門。

思緒再度飛出天外,耳旁是張天書陰惻惻的聲音:「二弟,還不去測試你的天賦,大家都等著你呢!」

「第一個上去?」

第一個上去,然後檢測不出天賦被笑死,然後開始悲慘人生嗎?

張成深吸一口氣,一口氣還沒下肚,就覺得身體一輕,再反映過來時已經在撼天碑前。耳邊一聲輕哼,不用順著聲音去聽都知道,這是他那已經步入宗師的爹生氣了。

「震天鼓,奏仙樂,現在我宣布,玄天門天賦考核,現在開始!」在站台上已經等待了許久的考核長老終於能說話了,天知道他在那裡站了多久,看向張成的目光更多了一些不善。

「張成,此時還不把手放在撼天碑上,更待何時。」

聽著長老的話,張成只能認命的把手放在撼天碑上,他還沒做好準備,就開始了,就算有些小聰明也用不上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如同張成想的一樣,完全檢測不出天賦。

OTZ!!!能不能別折騰了。

……

手在觸碰到撼天碑的瞬間,就如同進入一個全是黑暗的世界,在黑暗的世界探尋許久,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深邃的黑暗彷彿是讓人絕望的深淵,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還在為不想當主角而苦惱嗎,還在為找不到誰是主角而困惑嗎?擁有我,這一切都不是問題,宿主是否需要最強反主角系統的幫忙?】

「反主角系統是什麼鬼,等等,系統?難道你就是傳說中,能兌換各種不可思議物品的系統。」

【不錯,這是我的使用說明書。】

「呸,你確定不是辟邪劍譜?」

黑暗中的一點光浮現,它自稱是系統,在張成面前晃悠著。

一本用線裝訂而成的古籍掉落處,上門赫然寫著辟邪劍譜四個字。辟邪劍譜貌似又稱葵花寶典,屬於自殘后雌霸天下的神功,雖然不想當主角,也不想自宮好吧!

【你翻開看看就知道了!】

「我讀書少,別騙我,也別套路我。」

張成將信將疑的拿起地上的辟邪劍譜,頓時覺得下半身涼颼颼的,希望不要出現第一頁就是『欲練神功,必先自宮』的字眼。

好像記得誰有說過,後面寫著『若不自宮,也能成功』和『就算自宮,未必成功』的字眼。

翻開闢邪劍譜的第一頁,張成的瞳孔劇烈收縮,這……這果然是當世第一奇書!

辟邪劍譜,第一個上寫著目錄兩個大字,下面一行行的介紹著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體質,什麼陰陽、五行、四相,只要想得到,就沒有樹上沒有的體質。

這TM的寫輪眼,惡魔果實都有,確定不是二次元亂入嗎?

「這真是辟邪劍譜,哦不,真是系統說明書?」

【如假包換,怎麼樣,心動了把!只要與本系統簽訂契約,以後你就算是我的主人,只要完成系統定期、不定期的任務,就能獲得想要卻得不到的一切。】

「簽訂契約有什麼福利,先說說福利。」張成強裝淡定,但激動的語氣已經出賣了他。

【簽訂契約送新手大禮包,畢竟宿主太弱很容易被主角秒殺。新手大禮包,包含一間極品道具,加目錄中的任意一項體質,注意是任意一項哦。】

任意選一項,貌似體質都是傳說中的存在,真的要選就得選實用的體質。

如果把穿越比喻成一個遊戲,作為遊戲中最為吃香的職業就是戰士。

物理、法術DPS技能傷害高,但太脆,輔助、控制缺乏輸出技能,加上他現在得造勢,戰士類的體質很好。

武器如果是劍,用的人太多了,刀可以是首選,但用刀又像是莽夫,搭配武器的體質先不考慮。

所以體質首選……

張成猶豫了一會,看向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名字『星辰戰體』,聚諸天星辰之力凝練身體竅血。即使沒有武器,身體凝聚的諸天星辰之力后,也有很大的威力。

最主要的是,星辰戰體覺醒的時候有異象,出了異象剛剛那段丟人的場景應該就不存在出去被狂扁一頓了吧!

「簽訂契約,新手禮包選擇『星辰戰體』。」

【簽訂受理中,簽訂完成!】

隨著系統的聲音緩緩傳出,隨著契約簽訂,在張成的左手無名指上慢慢浮現一枚漆黑的指環。 在撼天碑中的時間過了很久,外界也只是一瞬而已,覺醒時沒有引發任何異象的時候,張驚雲臉黑的能滴出水來。

「一點異象都沒有,難道是三無體質。」

「可能是吧!你看,峰主的臉色,都快滴出血了。」

「這是豬肝。」

……

撼天碑忽然顫動,張成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

開始了!

撼天碑中一道光衝天而起,光芒衝散了玄天峰上的雲層,衝天光柱讓讓雲彩不斷往周圍擴散,在玄天峰上形成一個圓。諸天星辰在圓中出現,諸天星辰朝著玄天宗墜落。

「這是特殊體質覺醒的徵兆,三千星辰墜落,難道是傳說中的星辰戰體。」負責覺醒的長老驚呼。

星辰戰體,顧名思義,以星辰之力為媒介,形成的某種特殊體質,覺醒的時候伴隨著三千星辰墜落的異象。

眼前這如同末日一般的場景,真的只是異象嗎?

這疑問在每一個準備覺醒的玄天宗弟子心中浮現,三千星辰墜落,心中甚至出現了膜拜的想法。

張成在撼天碑前享受著周圍的目光,忽然身體一輕,被遠處的一道人影抓起。抓起張成的人就是他父親,就見他抓起張成身體化作一道光影,瞬間出現在玄天峰上。

「關山門,起峰!」張驚雲大喝。

隨著這聲大喝,玄天宗外一層瘴氣從地底湧出,瘴氣環繞在玄天宗外。

接著又是一聲巨響,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峰忽然從地下拔地而起,直到長到與焚炎四峰偏矮一些,比起玄天主峰更不用說,張驚雲把張成甩手丟向新起的山峰。

張成一臉懵逼,與想像中的劇情發展不同啊!

落在新起的山峰上,雲端三千星辰落下,耳邊是系統的聲音【準備接引三千星辰之力,新手禮包包含星辰戰體與星辰決,使用星辰決開闢人體大穴,直接越過鍛體期。】

「按正常的劇本不應該是這樣發展,就算覺醒了星辰戰體,也需要從零開始吧!」張成欲哭無淚。

天上三千星辰落下的位置原本是撼天碑的位置,被張驚雲丟到新起的山峰上后,三千星辰朝著新起的孤峰落下。

星辰決的法門在張成心中浮現。

想要星辰戰體大成,就得點亮身體周身大血,每一處穴位中孕育一顆形成,他人納氣,而星辰戰體則是要納入星元。星元就是從星辰中獲得的靈氣,戰體覺醒會從根本改變一個人。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就算不當主角,如果本身的實力不夠,一樣容易死。

穿越一次,還有系統作為金手指,不混個一方霸主還不如一頭撞死。

隨著第一顆星辰落下,張成運轉星辰決把一顆星辰凝練成米粒之光,每一顆星辰凝練成米粒融入周身大穴。

星辰之力會隨著身體大穴中的血液流動,以人身八脈為一個周天,不斷運轉。

第一顆星辰成功融入身軀后,接著是第二顆,有了凝練第一顆的經驗,第二顆顯然是快了不少。三千星辰不斷落下,一旦星辰之力落在地上散去,表示這顆星辰的力量都浪費了。

接引三千星辰才能讓星辰戰體圓滿,不圓滿的戰體一點用都沒有。

古往今來又有多少奇異體質能成為最後的王者,即便是同一種體質,也因此而分了個三六九等。

張成的力量終究是有限,三千星辰在凝練了幾百顆后逐漸後繼無力,想要繼續凝練只覺得身體已經疼痛到麻木。

任由星辰撞擊軀體,張成要做的只是凝練最本源的力量,溢出的星辰之力,混合張成的血液低落在新起的山峰上。星光璀璨,三千星辰墜落的時間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

最後,張成只記得,觸發了系統給出的道具,才順利的撐了下來。

三千星辰只凝練把周身大穴凝練了一遍,其他的星辰都藉助道具,藏在紫府中。

開闢紫府起碼需要宗師水準,張成藉助系統外力把剩餘的星辰之力藏在了泥丸宮中,戰體初成還需要接引星辰煉化。

人體周身約有52個單穴,300個雙穴、50個經外奇穴,共720個穴位。有108個要害穴,其中有72個穴一般點擊不至於致命,其餘36個穴是致命穴,俗稱『死穴『。

死穴又分軟麻、昏眩、輕和重四穴,各種皆有九個穴。合起來為36個致命穴,生死搏鬥中,做為『殺手鐧『使用。

星辰戰體初成,吸收了無數星辰之力,這些星辰之力煉化后,張成也就跨過煉體,直接進入納氣層次。

一般武者以煉體為主,天賦好的能進入宗門,這類武者都是同類中的頂尖。

普通武者在俗世中已經是高手,能進入宗門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能越過煉體進入納氣境界的武者,在俗世已經是一流高手。

納氣境界在俗世可劃分一流到絕頂之間,至於大師和宗師都擁有開闢宗門的能力。

開闢宗門必須得是越過納氣之後,納氣之後被稱為天人,需要天人交感后頓悟武學精髓。

普通武者哪怕已經是絕頂高手,沒有到天人交感的境界,教人武藝只能教其形,卻不能教其神。

沒有神韻的武學,學習了也無法越過武者境界,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張成覺醒星辰戰體,覺醒前不過是一個普通武者都算不上的俗人。覺醒后戰體初成,越過鍛體期直接到達納氣境界,已經就算的上是一流高手,如果能掌握星辰決中的絕技,成為絕頂高手也只是時間問題。

……

半個月後。

張成覺醒戰體已經過去了半個月時間,這半個月玄天門的長老也沒有閑著。

那一屆招收的武者全部扣下,作為名門正派,不能自然不能把所有的武者都滅口。

經過玄天主峰與焚炎、聚靈、玉清、靜丘四峰討論后,取得新起的星辰峰上張成鮮血,為那一屆的武者改變體質。張成覺醒體質的地方,也被改名為星辰峰,而張成被玄天門掌教立為星辰聖子。

玄天門不管是主峰還是其餘四峰的繼承人都是聖子,只要張成到了大師之境,星辰峰將會成為玄天第六峰。

玄天門內弟子不由的紛紛羨慕那天覺醒的同門,入得星辰峰,只要有天資能刻苦,怎麼可能混個長老執事噹噹。

……

與此同時,東荒之地與大陸其它地區龍氣隱現,擁有氣運的人也都在這天後覺醒。 「公子、公子起床了,掌教召公子去玄天峰。」清脆女聲宛如銀鈴般悅耳,張成睜開眼睛,就見房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兩個舞勺之年的女子。

張成問道:「你們是誰,小蝶呢!」

「回稟公子,女婢二人是張主為公子親自挑選的婢子,以後由我二人服侍公子,還請公子賜名。至於小蝶,因為張主發現她有些小動作,已經……已經在半月前杖斃。」兩女婢半跪著,說話的穿著紅衣,另一個穿著綠衣。

小蝶死了!

張成心中一沉,雖然當初他也有害死小蝶的心思,想到對方只是個不知世事的少女,覺醒戰體后也就沒了這心思。

如果小蝶要再次害他,說不定還能順藤摸瓜,找到幕後兇手。

這兩個新來的女婢顯然是他父親送來,她們兩口中的張主應該就是他父親『張驚雲』。

哼,這個時候才知道心疼兒子。

張成莞爾一笑,如果早點發現小蝶的異常,這具身體的前任主人,說不定也就不會死了。

只是看了一眼,張成能確定這兩個婢子本事不低,起碼也是煉體七八重的高手。才舞勺之年之年就有如此天賦,也算是了不起的天才。

「起來吧,本公子沒有使喚人的愛好,看你們倆這著裝,就取名叫赤月、青匆吧!」

「謝公子賜名!」赤月、青匆齊聲拜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