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遠在一邊的六個血煞之人,他們都露出了難受之色,剛才的光芒似乎透過血分身反饋到本尊之上。 「啊!!」一陣劇痛襲來,男人不得不將血分身給解除掉,斷開和血分身的連結。

隨著分身的連結斷開,他感覺身體一陣輕鬆,繼而露出了驚異之色。

這個小白臉,絕不像表面那麼簡單,他竟然能夠透過血分身,給自己帶來那麼可怕的痛楚,難道他是哪個隱世家族出來的子弟?

他相信,那一種手法,不可能出自四大家族之手,絕對是底蘊更深厚的隱世家族。

「快,去給我調查這個少年,我要知道他的一切資料。」

「是!」

男人眯著雙眸,一臉的陰沉。「夜家小子,這次就放過你,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玩,等著吧。」

回到星舞這邊,眾人都是一臉訝然地看著突然消失的六個人。

「星殿,你是怎麼做到的?」作為一個專業的好奇寶寶,穆萌萌屁顛屁顛地走上來,問道。

星舞斜了眼他,勾了勾唇角,神秘一笑,道:「秘密。」

「啊!不帶你這麼玩的。」穆萌萌噘著嘴,一臉委屈地說道:「你讓人家好奇心爆棚,又不滿足人家,好壞好壞的。」

「滾!!」王遺風跳了過來,一腳將扭捏的穆萌萌踹飛。「你再這麼說話,我踹死你!」

「死變態,人家跟你拼了!」穆萌萌氣惱地說著,身上騰起了一片火焰,而王遺風也雙眸異芒連閃,各種各樣的蟲子都從四面八方冒了出來。

只是,這些蟲子對上穆萌萌的火焰,似乎很吃力,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燒成灰燼。

「夠了!」夜鋒冷喝一聲,瞥了眼星舞,道:「我們現在出發,再逗留下去,只怕會有更多的勢力合圍過來。」

頓時,穆萌萌熄火了,王遺風的蟲子都散去,兩個互瞪了眼,便跳上了吉普車。

星舞和水心相視一眼,彼此默契地點了點頭,便也走上了吉普車。

夜鋒剛好看到這裡,心不由得一陣酸澀,這一股感覺來得十分突然,讓自己防不勝防。

我不是要撮合小星星和水心么?

為何看見他們剛才那樣,心裡就覺得不舒服?難道…這是傳說中的吃醋?

「夜少,怎麼了?」雷俊見夜鋒神色有異,不禁關心道。

「沒,你看好H市。」夜鋒連忙收起自己的異色,淡漠地看著雷俊。

「是。」

雷俊看著夜鋒的車,緩緩地消失在眼前,不禁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為何就不能強悍一點,要是強悍一點,也不至於這麼被動,任由他人來羞辱自己。

只可惜,他就是一個凡人,沒有任何修鍊的可能。

吉普上,氣氛有些尷尬。

王遺風專心開車倒沒什麼,穆萌萌躲在角落裡畫圈圈,也沒什麼。

但是,夜鋒和星舞之間,卻是尷尬得不行。

剛才倒還好,被那個男人轉移注意力,但現在安靜下來,又這麼的靠近…

他們似乎都會不自然地想起演話劇的情景。

那一吻,真的讓自己畢生難忘,內心的波瀾久久不能平息。

只是,現在星舞又換回男裝,兩者反差,讓夜鋒糾結得不行。 「夜哥,剛才那些人是怎麼回事?」或許是為了打破尷尬,星舞轉過來,一臉疑惑地問道。

夜鋒對上星舞清澈的雙眸,又迅速地躲開,淡淡道:「那些人是一個叫血煞的組織,實力很強,專門掃蕩各大家族。」

「掃蕩各大家族?目的是什麼?」星舞疑惑地問道。

「為了修鍊資源吧。」夜鋒嘆了口氣,眸光黯然下來。「在十年前,血煞盯上了夜家,想要將夜家給徹底整垮,掠奪我們的資源。」

「只不過,夜家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最終將他們打回去了。儘管夜家沒有被他們給掃蕩,但也元氣大傷,從此一蹶不振。」

聽到這裡,星舞似乎可以想象當時的情況有多慘烈,或許就是和血煞的一戰,才讓現在的夜家變得這麼勢微。

看著夜鋒黯然的神色,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星舞也沒有勉強,畢竟說這些話,很自然就讓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憶。

聽雷俊說,當時血煞要將夜哥擄走,是大小姐竭力將對方給攔下來了。

只可惜,大小姐作為一個資質平庸,實力平平的武者,根本就擋不住血煞的人。

後來大小姐慘死,激怒了夜哥,爆發出驚人的實力,才從對方的手中脫逃。

正是經歷了這一件事,夜哥的心也封閉起來,不願和其他人交流。

血煞是么?

星舞的雙眸微沉,眸光冷冽,我記住你們了!

他日,我星舞定會將你們連根拔掉,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現在的鈴蘭一中,已經是一片混亂,眾多學生紛紛回到各自的教室,一臉驚慌地看著操場上驚人的一幕。

操場上,一個威風八面的將軍,一把捏住八歧大蛇,將那些頭一個一個地斬下來。

每斬掉一個腦袋,一名忍者便口噴鮮血,神色萎靡地半跪在地上。

這頭八歧大蛇,是用他們的力量連結出來的投影,實力和真正的八歧大蛇沒法比。

只是,他們以為縱然和真正的八歧大蛇沒法比,也能夠輕鬆對付鈴蘭六衛。

然而,鈴蘭六衛,用強悍的實力證明,他們根本就沒有將這些忍者放在眼裡。

「我們鈴蘭一中,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大神坐鎮,實在太讓人振奮了!」

「是啊!我從很久之前就聽說過,鈴蘭一中可不是一間普通的中學,其背後還隱藏著大秘密呢。」

「唉,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出事,剛才星殿和夜少的話劇,都沒看夠了!」

隨著這個同學的發言,眾人都是一臉的惋惜。

這是他們最後的相聚時刻了,何曾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將整個畢業晚會都給搞砸了。

現在也不知道星殿和夜少在哪裡?但願他們都安好吧。

風晴瞥了眼倒地不起的八個忍者,那鈴蘭六衛已經將場面給控制起來,不用擔心這些勢力反撲。

她給風家穿了個消息,便走到舞台的後面,只見風鈴暈倒在地上。

風晴皺了皺眉,走了過去,查看風鈴的傷勢,卻突然被抓住了手腕。 「不要過來,走開!」風鈴緊閉雙眸,眉心緊皺,似乎在做一個可怕的噩夢。

「風鈴,醒醒!!」風晴輕輕地搖了搖風鈴,只見風鈴緩緩地睜開雙眸,發現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正常,不禁鬆了口氣。

「姐,你怎麼來了?」風鈴緩過勁來,一臉疑惑地看著風晴。「對了,夜哥哥呢?」

「夜少和星殿他們已經走了。」風晴沒有隱瞞,直接說道。

「走了?」風鈴微微一愣,隨即連忙站了起來,驚呼道:「難道他們出發龍王墓葬了?」

「很有可能。」風晴點了點頭,心裡不禁疑惑,風鈴怎麼會知道龍王墓葬?

忽然,風鈴連忙站起來,急急地跑了出去,「不行,我得馬上趕過去,不能讓星舞壞了夜哥哥的好事。」

頓時,她的風系異能釋放出來,速度一下子飈了起來,向夜鋒他們的方向追去。

風晴一臉茫然地看著飛奔而去的風鈴,難道這個小妮子想加入夜少的探墓團隊?

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事情很不妙,一個是星殿和風鈴的矛盾,另一個是夜少對風鈴的態度。

如果處理不好,風鈴一定會出事。

只是,風鈴走得太急,自己根本就追不上啊!

與此同時,南宮家,洛家的人也紛紛向夜鋒的方向追去。

不僅是他們,血煞這邊也緊追不放,但都保持了一致的默契,誰都沒有對夜鋒他們出手。

現在龍紋玉佩在夜鋒的手中,不管是誰出手搶奪,都只會便宜後邊虎視眈眈的人。

既然如此,那麼他們乾脆尾隨過去,等龍王墓葬開啟的一刻,然後迅速藉機闖進去。

黑煞幫總部,位於G市的一個地下城,這裡的上面是黑煞幫的地盤,而下面則是魔人族的集聚地。

一回到G市,狐娘便聯繫了魔人族,說已經找到王,可以帶領魔人族成為取締人類的種族。

一時間,魔人族都沸騰起來了。

他們尋找這麼多年,終於是找到了魔人王。

魔人王和普通的魔人不一樣,擁有著最純的魔氣,實力強大,足以和那些大家族的家主抗衡。

只不過,當他們看見李諾的時候,還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眼前的少年,只有十多歲,長得倒是很高大,很難想象這麼年輕的一個人,竟然是他們的王。

李諾摟著雙目失明的狐娘,緩步走入了一個陰沉的大堂。

在這個大堂里,坐著四位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目光如炬,緊盯著自己。

除了他們,還有不少魔人在四周站著,都是一臉質疑地看了過來。

似乎在說,這是他們的魔人王,也太弱了吧?

忽然,李諾站定,雙眸微微沉了下來,一股狂暴的氣勢爆發,如潮水般向周圍席捲而去。

這一股氣勢爆發,讓周圍的魔人都露出驚駭之色,尤其是那四位老者,更是瑟瑟發抖。

這一股威壓,絕對是魔人王啊!

一時間,他們四個連忙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走了過去。

「恭迎魔人王回歸!」

隨著他們四人的反應,其他魔人也紛紛走了出來,恭恭敬敬地迎接李諾的回歸。 李諾勾了勾唇角,冷冷地看著這些魔人。

他很清楚,這些人一開始就對自己產生質疑。

為了打消這些人的懷疑,他只能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證明了自己的身份。

「平身。」李諾淡聲道。

「謝魔人王。」一個個的魔人都心神驚顫,想不到這麼年輕的一個少年,竟然有這樣強大的氣場。

他們本來還有懷疑的,但現在被李諾這麼一嚇,就都沒有了。

眼前的少年,就是他們的王。

「王,你的手……」

忽然,一位老人瞥見李諾的左手空蕩蕩的,不禁心神一顫,面露驚色。

不僅如此,他也注意到狐娘的雙眼,竟然也是瞎了。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尋找王的過程,有這麼的艱難嗎?不僅如此,紅楠似乎也遭遇不測了。

「無妨。」李諾瞥了眼自己的殘臂,淡聲道。

接著,他掃了眼跟前的四位老人,透過狐娘之前所說,也知道這四位老人的地位。

魔人族,在他還沒回來之前,都由四位長老主持大局。

這四位長老,以風火雷土命名,意味著坐鎮四方,為魔人族未來崛起奠定基礎。

「所有魔人都給我聽好了。」李諾的雙眸一凜,忽然高聲道:「現在你們的王回來了,以後魔人族,將取締人類,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

「吼吼!!」

聽到這一句狂傲的話語,眾多魔人都歡呼起來,一雙眸子閃爍著炙熱的光芒。

唯獨四位長老,表現得十分的沉靜。

他們當家做主多年,現在突然回來一個王要取締自己,內心肯定是不平衡的。

更何況,眼前這個少年的年紀太小,除了王的威壓,實力根本就連他們都不如,憑什麼取締自己?

只是,魔人王是魔人的信仰,不管他們心裡有多不服氣,也不得不默默地接受下來。

「王,我們一定會忠心地追隨你,為你衝鋒陷陣。」

「好多年了,我們魔人族終於可以不用像老鼠一樣躲著了!」

「哼哼,人類?他們也該退出歷史的舞台了。」

一個個魔人都激動起來,似乎已經在幻想未來的壯闊景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