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達科繼續看下去,接下來就是比賽的賽制了。每個團隊將各自的獸人送到煉金公會所指定的封閉場所中,並於賽前半小時內對獸人進行各方面的武裝,因為煉金大獎賽不允許往屆冠軍報名,這一點是為了確保公平公正。

賽制分為排位賽、小組賽和淘汰賽三個階段。

排位賽是以防禦魔法對獸人的攻擊力進行判定,評測得出的攻擊力大小作為排序標準。排位之後取前16名的團隊,並分成從a到d四個小組,每個小組中有四支團隊。每組中的四支團隊是以排位賽的排名為依據進行抽取,分別是1~4名抽取一支,5~8名抽取一支,9~12名抽取一支,13~16名抽取一支。

小組賽是進行循環賽,每個獸人都要分別對戰小組中其他三個團隊的獸人。一方失去戰鬥力倒地1o秒無法起身,就判定為負,另一方則獲勝,限時3o分鐘,3o分鐘內未分勝負則由裁判組判定勝負。最後每個小組中的團隊依照勝負場次排序,取前兩名晉級淘汰賽。

淘汰賽就是每一輪淘汰掉一半的團隊,最終決賽獲勝的團隊為冠軍。8進4的對戰排序是a1對B2、B1對c2、c1對d2、d1對a2。再之後是a1和B2的勝者對陣c1和d2的勝者;B1和c2的勝者對陣d1和a2的勝者。最後勝出的兩支隊伍,進行總決賽的對決。

「這麼麻煩的賽制。」達科接觸過的比賽不多,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魔法學院時煉金公會的選拔比賽,於是他一直以為所謂的煉金大獎賽,應該也是差不多的流程。但沒想到賽制這麼複雜,看得他頭都大了。

菲麗絲向著達科點頭不迭,深表贊同地說,「就是就是!這樣的賽制耗時耗力,拖延整整三個月時間,搞得我都沒時間去做試煉任務了。我看他們完全就是為了吸引觀眾來看比賽,以此來賣門票賺錢,煉金公會實在是太黑心了!」

「好歹也是位面中最盛大的賽事之一,肯定多比幾場,防止有揮失常的情況。」莉雅看了看菲麗絲,無奈地嘆了口氣,又轉向達科,「這樣複雜的賽制,其實是為了儘可能地保證公平。因為涉及到戰鬥的比賽中,獸人在前面的比賽中受傷了,即使團隊中有治療師馬上進行治療,也無法在下一場比賽前令獸人恢復到最佳狀態,更何況還有心理方面的因素,這樣就必然會影響到後面比賽。所以賽制中的排序變得十分重要,能夠防止強隊在比賽前期先行遭遇。」

莉雅指點著宣傳單上面的內容,繼續對達科說,「這樣的規則比起上一屆,預選賽、小組賽、復活賽、總決賽的模式要簡化得多了。因為這樣排序的本意就是為了防止獸人前期受傷過重,導致後期比賽不好看。所以在小組賽中就將強弱分散開來,使得強隊的獸人在獲勝后仍然保持著良好狀態,在後期打出更精彩的比賽。」

菲麗絲將一粒葡萄籽吐了出來,插口道,「喏,還不是為了後面的比賽好看,將門票賣出高價。」

達科想了想,覺得還是莉雅的說法更靠譜一點,但他沒有說什麼,只是繼續提出自己的不解,「為什麼要用獸人來進行比賽呢?」

「因為比賽的初衷是考較各個輔助職業者的技能水平,獸人沒有魔法天賦,而且獸族語言不通無法與參賽者交流,於是成為了最好的武裝對象。擂台比賽就是最簡單的肉搏,能夠將其他方面的變數降低到最小。」莉雅點了點自己的眉心,然後轉過身看著窗外,「通過各種輔助手段來武裝獸人,然後通過它們打架的輸贏來分出其背後團隊的勝負,就是這樣。」

達科想想便已瞭然,若是選擇能夠使用魔法的奴隸進行擂台比賽,那麼精神力強度、魔攻強度、魔法恢復度、元素系別等等都會影響最終戰鬥的結果,變數過多就無法看出各種輔助的作用大小了。

「為什麼沒有鍛造師的加入,不能給獸人打造武器嗎。」達科的銘文水平是在精金監獄的加工區熟練起來的,於是率先想到這一點。

「鑄造所耗的時間比其他輔助職業都多,為了不讓比賽拖得時間太長,就沒有被考慮在內,畢竟大賽還要照顧觀眾的感受,觀眾大都是去看獸人打擂台的,至於前期我們怎麼武裝獸人,絕大多數人都看不懂,若是等待幾個小時的鑄造武器才能看到一場比賽,恐怕門票都要賣不出去了。」莉雅聳聳肩,「獸人戰士在到達高級時會自動轉職成為鬥士,他們的技能都是近身空手施展的,用武器反而會降低它們的戰鬥力,於是拳套成為了它們最重要的進攻性武器,而拳套珠寶師就能夠造出來。即便能在規定的半小時時間之內鑄造出一件武器來,獸人也只能當棍子來揮舞,無法揮出其中的威力,說不定還會先傷到自己。使用獸人進行比賽,其實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菲麗絲插嘴說道,「拳套這種東西,在服裝店的手套分類和飾店的手鐲分類上都能找到,算是介於盔甲與飾之間的一種裝備。所以無論是鍛造師還是珠寶師都可以造出來,這也是煉金公會為了讓更多人參與到大獎賽進行的設置。」

達科想起來,自己在魔獸山脈被追殺的那段,卻是看到厲害的獸人都是不用武器的。再想到墨丘利位面遇到的那個騎士,騎士與鬥士可以說是戰職者轉職的兩個不同方向,卻是適合了不同種族的特點。

達科將整個賽制全部看完,又產生了疑問,「在輔助裝備的等級上沒有限制嗎?那樣的話鑄造一件神器來給獸人用,豈不是就無敵了?」

「所以要限制時間啊,如果你能在半個小時之內能夠造出神器來,那麼就說明你本就有奪冠的實力,將冠軍給你又何妨?」說道這裡,莉雅露出了懷念的神色,「上一屆的大賽中,喬治就是依靠強大的分解術,直接為他們的珠寶師提供了近乎無限的原料,得以快製成幾百個一模一樣的粗糙級戒指,經過附魔之後,再由喬治施展『同質合成法』,以不可思議的成功率將那些戒指不斷蠻不講理地無限合成,隨著戒指數量的減少,等級卻逐漸變成普通、優秀、精良、卓越、史詩。最後全部合成為一個戒指時,已經是傳說級的飾了。」

莉雅又拿出了一張魔法紙,上面粗略地畫著一個獸人的身體結構,其上簡單地標註著各項數據,「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所以這次煉金大獎賽選擇了以獸人進行戰鬥的方式,比往屆都更具有觀賞性。」

「其實選擇獸人來比賽還有一個原因。」菲麗絲補充道,「人類之間同族殘殺會讓觀眾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而獸族是異族,外貌更接近野獸,這樣看起來便像是魔獸之間的廝殺。而體態和動作又於人族相仿,更容易讓觀眾們產生興奮。」

「這樣的煉金大獎賽豈不是對鑲嵌師很不公平?」達科想起來,主要的輔助職業有七個,但這個比賽中卻只涉及到了六個,想了想現是少了鑲嵌師。鑲嵌師能夠在飾上鑲嵌各類魔法珠寶,使得珠寶的魔法屬性與飾完美結合,成為一件強大的魔法道具。但獸人不能使用魔法的特性使得鑲嵌師不能參加此次活動,只能看熱鬧了。

「煉金公會每四年組織一次這樣的比賽,每一次賽制都有所不同。只是因為煉金包羅萬象,太難一概而論地分出勝負。於是就會造成每一次都會有所偏頗,也就會遭到許多指責,而像這次只是漏下了鑲嵌師,已經算是很完善的規則了。」莉雅說到這裡,又轉向菲麗絲,「今天就由我去布公告吧,你再到奴隸市場去挑選一下獸人怎麼樣?」

菲麗絲不耐煩地擺擺手,「知道了知道了,如果有了好的獸人會有人通知我的,不過在魔法學院布的任務已經有人完成了,那個獸人今天下午就送到,到時候再去奴隸市場比較一下質量就好了。」

莉雅最後又對達科說,「你現在也不用了解太多規則,等到了比賽的時候自然就什麼都知道了。」 接下來的一天,菲麗絲和莉雅分頭行動,離開樹堡向著不同的方向出。≥≦莉雅向東,到城門口布公告,而菲麗絲則帶著達科向西,去傭兵公會方向的奴隸市場,挑選比賽用的獸人。

聖耶魯城很大,從樹堡所在的居住區到煉金公會足有幾公里的距離,菲麗絲緊緊地拉著達科,穿過了幾條小巷子之後,就到了一條人口眾多的商業街上。

雖然昨天達科背著菲麗絲瞎逛了一整天,但他的關注點一直在菲麗絲身上,而菲麗絲為了營造二人世界,也是專挑人煙稀少的圍牆內圍區域讓達科一圈圈地走。直到此時,到了城內繁華的街道上,達科才看到了聖耶魯城中的風光。

契約紀元3o45年,正處於魔革中期的動蕩時段,聖魔導師耶魯糾集了整個位面十餘位最強大的鍊金術士,提議並創辦了煉金公會,後來總部所在地的這座城就以他本人的名字命名。聖耶魯城建立后,立即成為了位面中所有輔助職業者心目中的聖地。

位面中所有的分解師、草藥師、藥劑師、附魔師、銘文師、鍛造師、珠寶師,都會對聖耶魯城心生嚮往,因為他們在職業上遇到的問題,別的地方找不到答案,但聖耶魯一定會有。因為這裡有最龐大的鍊金術士群體,以及最完善的鍊金術研究體系。

聖耶魯城不愧為以聖命名的大城,光是這裡的街道就要比達科曾去過的任何一個城都要長,街上的道路足有二十多米寬,顯得無比大氣。寬闊的街道熙熙攘攘擠滿了人,達科一眼望過去,便只能看到黑壓壓的人頭。穿著各色服裝、不同種族的人們在大街上川流不息,幾乎讓如此寬闊的路面也沒有了落足之處。達科在街口獃獃地看了一會兒,直到被菲麗絲拽了一下,這才回過神來,向著前方走去。

走了一段后,達科禁不住讚歎起來,聖耶魯不愧為煉金公會的總部,他只是走出不到百米,便已經在街道兩旁現大大小小數十個與鍊金術相關的店鋪。其中有五層樓高,光大門都有近十米寬的巨大商鋪,也有僅僅兩層高,門廳狹窄的小型店面,然而每一家店鋪的大門處都不停地有人進進出出,顯得極為熱鬧。這些人里既有胸前佩戴著徽章的鍊金術士,也有穿著各種裝備的冒險者,當然也有一些看不出身份的普通人。

達科一邊走路一邊四處張望,心中越來越興奮,他從來見過這麼多的煉金商品。這裡只不過是聖耶魯城裡十幾條商業街道中的一條罷了,就有如此多的煉金店鋪,而一眼望過去,就能看到這麼多從事著相關行業的人。無論是氣氛和人數,都比魔法學院強上百倍!這一路上的商鋪有很多都在出售各種煉金材料或煉金道具等高端物品,這在其他城鎮中是難得一見的。

在墨丘利位面時,達科要找遍整個城鎮才能找到一家賣羊皮紙的商鋪,而聖耶魯城中一路走下來,十家店鋪有五家都會將一堆羊皮紙堂而皇之地在門口擺放出來,同時擺出來的還有各種魔植、魔法金屬、煉金材料等,甚至偶爾還有研磨好的魔法墨水和分解好的魔法精華。

達科看得應接不暇,十分想進去好好逛逛。菲麗絲看出了達科的心思,笑著拉了拉他的袖子,「這裡的都是些破爛,不要在這兒浪費時間,越往城中心的方向去,東西就越好,到了那裡你再瞎逛好了。」

這樣,達科就被菲麗絲繼續拽著袖子向煉金公會的方向走去。一路走來,達科從路人的談話中現,很多人都在興緻盎然地討論著即將到來的煉金大獎賽,似乎這已經成為了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隨著達科與菲麗絲一路走來,兩旁商鋪中的物品無論種類還是質量都越來越好,更是有了少數售賣煉金成品的店鋪出現,其中不乏各種各樣的魔法捲軸和附魔裝備等。

一個店鋪中,正有一具人形煉金傀儡在擺放著東西,看起來十分靈活,而另一個店鋪,也有一具煉金傀儡,卻是個半身傀儡,正在將一張張獸皮從石灰水中拿出來,放好鋪平,它竟是在製作羊皮紙!達科遙遙看出那只是最普通的一階羊皮紙,但即便是這樣也足夠讓達科震驚了。在他的理解中,煉金傀儡就是一種性價比不怎麼高的戰爭機械,卻沒想到它們還能部分地取代人的勞動。

漸漸地,街道兩旁商鋪的裝飾越來越高檔,達科知道裡面賣的東西也都是越來越高端。期間他也見識到了更多的煉金傀儡,有的在打掃衛生、有的在整理物品、有的在搬運貨物。一路觀察下來,達科漸漸瞭然,看起來煉金傀儡雖然能夠取代很多人的工作,但有些事情它們是取代不了的,因為他們沒有思維。煉金傀儡能夠將浸泡到一定時間的獸皮取出來,卻不知道浸泡的獸皮多了石灰水濃度會下降,需要侵泡更長時間或加入石灰。煉金傀儡畢竟是死物,它們只能夠貫徹人為設定的程序,而不會有自己的思維,也就不懂得創造。

路過一個店鋪門口時,達科忽然隱約看到店內有什麼熟悉的東西,急忙駐足望過去。只見那是一具泛著藍灰色澤的煉金傀儡,達科仔細看了看這個煉金傀儡的四肢以及樞紐部位,終於確定,這與精金監獄中的煉金傀儡是相同的樣式!

達科在精金監獄中曾向甘比亞大師了解過,知道這種煉金傀儡設計者的身份非同一般,所以他在這裡再次見到這種傀儡才感覺到吃驚。不由自主地,達科就緩緩向著這家店中走去。

店鋪內的一個青年看到達科進入,笑著問道,「歡迎光臨,本店出售各類煉金傀儡以及修復的工作,我有什麼能幫到你的嗎?」

「你是煉金大師德林傑嗎?」達科曾經修過一個多月的煉金傀儡,對於銘刻在上面的名字再熟悉不過,脫口就問了出來。

「咦?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們認識嗎?」青年疑惑地看向達科。

「嘿!是你!德林傑!」菲麗絲看到青年驚訝地叫出來,「原來你還在這裡開店啊。」

「你是?耐克瑞蒙斯小姐?真是越來越漂亮了,比四年前長大了不少么。」青年認出菲麗絲也是笑了起來。

菲麗絲跳到達科身邊,打量了一圈德林傑的店鋪,然後問道,「這屆大賽要不要參加?嗯,可惜你也是銘文師,不然就可以讓你加入了我們團隊了。」

「呵呵,我們上一屆的團隊可都是很好的朋友,這次當然要繼續參加了,雖然這屆沒有了鍛造師的位置,但我們依然是個不容小覷的團隊哦。」德林傑看起來自信滿滿的,他用手在自己的腰部比了比身高,「上一屆的時候,你才只有這麼高,還天天跟在你哥哥屁股後面到處跑,這屆就能自己參加比賽了啊?時間過得真快呢。」

「嘿!人家現在可是17歲了哦!」菲麗絲氣鼓鼓地擺了擺拳頭,然後才想起來問達科,「你怎麼認識德林傑的呢?你又沒參加過上屆的大獎賽。」

達科指了指身邊的煉金傀儡,「這個煉金傀儡我在墨丘利位面的精金監獄里見到過,一模一樣的,而且這個傀儡上面用的精金似乎也是精金監獄所生產的。」

德林傑很是吃驚,「這傀儡是五百年前家族中的一位先祖,韋斯利·德林傑為精金監獄製造的,其中一些煉金傀儡在鑄造和附魔時有瑕疵,就被他帶了回來,一直使用至今,沒想到你竟然能認出來。」

雖然達科已經知道這些傀儡是在精金監獄建立時就有的,但再次從德林傑口中聽到還是一陣驚嘆。時間的力量是最強大的,越是如煉金機械這樣精細的東西就越難以阻擋時間的摧殘,能夠扛過幾百年的煉金傀儡,已經是極為強大的存在了。

達科仔細地看向這具煉金傀儡,果然現它的一隻手臂不能移動,看來是在鑄造過程中關節處有瑕疵。雖然是劣質的煉金傀儡,但是在這店鋪之中始終受到良好的保養,而不像精金監獄的需要經常戰鬥,所以一直保存到現在還看起來很精美。

德林傑感嘆了一番,又滿懷期待地問,「現在那些傀儡能夠正常運轉的恐怕不多了吧?」

「額……」達科一時沒說出口,因為那些傀儡已經全部在VitB12手下報銷了。

德林傑看到達科的反應,也猜到了什麼,有些低落地說,「可惜家族中再也沒有人能達到韋斯利的鍊金術水平,我也只是在銘文技術上達到了大師級而已。」

「嘿!少在我面前裝可憐!若是大獎賽中遇到你的團隊,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哦!」菲麗絲玩笑似的叫了一句,將德林傑的思緒打斷。

德林傑眼睛亮了亮,知道菲麗絲是在給他打氣,於是重新振作起來,「那是當然的了!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告別了德林傑,達科和菲麗絲又繼續向著煉金公會的方向走去,達科不免十分好奇地問,「這個德林傑也是參賽選手?他很厲害嗎?」

「銘文大師而已,水平也就是那樣吧。」菲麗絲不屑地擺擺手,「他的團隊成員都是一群亂七八糟的醜男醜女,不過組合在一起倒是還算蠻強的,上一屆在決賽中輸給了喬治,獲得了亞軍。」

煉金大獎賽的規則只是限制了奪得冠軍的團隊成員不能再次參加大賽,得知對方竟然是亞軍,達科不由得肅然起敬,能夠在這樣的大賽中獲得亞軍,恐怕實力也極其高強,或許距離奪冠只差一點運氣而已,必然會成為他們團隊的一個勁敵。

接著達科又好奇起四年前喬治那個團隊的實力,向菲麗絲問起,菲麗絲就只是撅撅嘴,似乎喬治完全是走了狗屎運才撿到的冠軍。 菲麗絲就這樣拽著達科在商業街道上漫無目的地逛著,達科也很享受這樣的悠閑,將精神完全放鬆下來,一邊聽著菲麗絲的絮叨一邊遊覽著聖耶魯城中的街景。≥≧城中由於流動人口較多,除了煉金店鋪外最多的就是售賣各類小吃的店面。

菲麗絲不停地到各個店鋪里買吃的,喜歡的就自己吃,不喜歡的都餵給了達科。剛過了中午,達科的肚子里已經堆滿了亂七八糟的小吃,水晶蝦球、芙蓉雀蛋餅、烤陀螺魚、油炸向日龜、冰凍枇杷果……天南地北的各種魔獸魔植,在達科的胃裡匯聚一堂,好不熱鬧。

不知不覺間,二人已經走出了商業街區的範圍,忽然從人多的地方擠出來,達科只覺得眼前一空。他們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院落,周圍都是十餘米高的鐵柵欄,只有正中有一扇大鐵門,由八個全副武裝的戰士嚴密看守著。

「達科,我們進去玩!」菲麗絲拉著達科跑進了大門,看門的幾個戰士看著二人進入並沒有阻攔。進入大門時,達科看到鐵門上有印著一個族徽樣子的標記,那是人型軀幹和馬身的結合體,這個人的雙手正彎弓搭箭,似乎隨時準備射出。

進入大門之後,達科看到一側是接踵比鄰的鐵籠子,好像動物園一般,另一側是一個巨大的露天空地,有很多種族各異、衣衫襤褸的生物戴著沉重的鐐銬。少數幾個沒有戴鐐銬的人身著統一服裝,他們各自拿著一摞木板在這些生物間穿梭著,時而找到其中一個,使用探測魔法進行一番查看,不時記錄些什麼,之後將一塊木板掛在其脖子上。被掛上木板的生物就會馬上被帶走,接著被關進籠子里。

達科路過的時候,正好看到一隻閃電豹被牽著從他身前路過,閃電豹是一種五階魔獸,此時卻雙眼渙散,毫無凶性,似乎是被餵了什麼藥劑。達科看到閃電豹脖子上掛的木板,上面標著族類、等級、特長等資料。看到這裡達科立即了解了,這裡是個奴隸市場!

「達科,跟緊我。看看有什麼好玩的,說不定有厲害的獸人,我們的比賽能用得上。」菲麗絲直接拉著達科向滿是籠子的一邊走去。

達科這才想起來,他們今天出來逛街的初衷就是到奴隸市場來買獸人,只是一路上菲麗絲從未提起過。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偶然,竟被他們逛到了奴隸市場中。達科跟在菲麗絲後面,一路走過來,他看到每一個籠子當中都有關著奴隸,大多是幾個奴隸關在一個籠子里,也有少數的單個奴隸就佔據了一個籠子。

形形色色的奴隸在籠中陳列著,膽小如鼠的地精、鬍鬚濃密的矮人、體型巨大的食人魔、外表美麗的精靈,以及各個種類的魔獸,甚至還有些透明的水箱中裝著或大或小的海獸。那些魔獸顯然是不可能聽懂語言,只能做寵物不能做奴隸,看起來這個奴隸市場功能比較齊全,出售奴隸的同時也出售寵物。數量最多的還是人族奴隸,其中一小半是不滿十歲的小孩子,大都是因為貧窮而被賣出來的。籠子外面則是買家在進行選購,他們身旁都有奴隸市場的工作人員陪同進行著講解。

菲麗絲不時撲到某個籠子上面去嚇唬一下裡面的小魔獸,得逞后就立即跑回達科身邊,她一本正經地對達科小聲說著,「這裡面奴隸的種族看起來亂七八糟,但其實每個種族的數量都是按照比例來的,與位面中各個種族的數量比例相差不會太多,所以這裡面人族最多,精靈族和矮人族次之,侏儒族和巨人族最少,不死族沒有。」

聽了菲麗絲的講解,達科才現奴隸市場中的種族十分齊全,幾乎是應有盡有,除了不死族。無論殭屍、骷髏、亡靈還是巫妖,一個都沒有。

菲麗絲得意地嘴角上揚,「這樣的數量控制看起來無關緊要,但其實起到了維持位面平衡,防止種族戰爭的重要作用,也正因為如此斯圖亞特家族才能夠成為位面中最大的奴隸販子。」

達科這才想起來,進門時看到那個鐵門上的徽章,正是半人馬血統斯圖亞特家族的標記。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看起來沒什麼技術含量的奴隸貿易,其中竟然還蘊含著這樣的道理。

「好厲害,主人怎麼知道這些?」達科毫不吝嗇地恭維。

「開玩笑!你主人可是教學導師!再說點你不知道的!哼哼……」菲麗絲清了清嗓子,「我們這個世界在剛剛形成時,是沒有生命的。沒有人族,沒有獸族,沒有精靈族,更不可能有神祗。秩序的凝聚形成位面,位面中的本源又分化出四種元素,元素結合生成物質,物質在遷衍中創造了生命。生命在不斷的演化和傳承中出現不同的分支,在漫長的時光中各個分支形成了生殖隔離,於是就有了各種各樣的種族。但這裡,不包括不死族。」菲麗絲一本正經地對達科說了一段很高深的論調,然後又忽然笑起來,「這是亡靈聖典中的一段話,其中的大概意思就是說,不死族是生命形態自我展的結果,而不是自然創造的,所以要比其他的種族更高級,其實都是瞎扯淡的。」

達科想起來,他曾在菲麗絲的卧室里看到過那本很厚的亡靈聖典,卻沒想到菲麗絲竟然真的讀過那本書。

「所以達科,你這個不死生物可要好好獃在主人身邊哦,別被人抓去當作奴隸給賣了!」菲麗絲忽然停下腳步,雙手抓住達科的袖子,有些緊張地對他說。

被菲麗絲這樣一說,達科忽地怦然心動,下意識地攬過菲麗絲的腰,菲麗絲像小鳥一樣順勢趴在了達科懷裡。達科覺得好像抱著一塊乳酪,又滑又膩,而且似乎能從觸覺中感受到味道的香甜,讓人不捨得放手,嬌小的身軀讓他不禁想到了莎莉,於是身體忠實地起了反應,同時閉上眼睛,輕輕地吻向菲麗絲的額頭。

「耐克瑞蒙斯小姐,您是來購買奴隸的嗎?我們這裡昨天才新收入了一批,都是高級貨,我來給您介紹。」

達科的唇還沒有傳來觸感,一個尖細的聲音就從身後響起,菲麗絲急忙離開了達科的懷抱。兩人轉過頭,看見一個樣貌猥瑣身材矮小的工作人員迎了上來。

「我隨便看看。」菲麗絲眼也不抬,沒好氣地高聲回應了一句,帶著達科向前走去,工作人員愣了一下,才急忙跟了上去。

「耐克瑞蒙斯小姐,我是潘達,這次就由我來給您進行講解介紹吧。」這個潘達知道菲麗絲是有錢的金主,滿臉堆著笑緊緊跟在屁股後面進行著奴隸的介紹,而目光卻是一直停留在達科的身上,似乎對於與菲麗絲同行的男伴很是好奇。

「耐克瑞蒙斯小姐,您看這個男精靈,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純血精靈。他還精通樂器,能夠用一片樹葉吹出美妙的歌曲,所以他的口技相當出色,一定能讓您滿意的……還有這個巨魔,這可是經過很長時間才被調教好的,您想想看,若是騎在它的身上,在城裡那可是一等一的拉風啊……」

當他們走到一個鐵籠邊上,一團光芒突兀地在達科身上亮起,接著一個符文憑空生成,同時放射出三道光芒,其中兩道分別照射在達科和菲麗絲的身上,另一道竟照在一旁的鐵籠當中。被光芒照射進去,鐵籠中一個俯卧在角落的人影被照亮,達科從側臉認出了這個人,「韋德邁爾!」

達科先是愕然,隨即想起這就是他與韋德邁爾簽訂的契約,在三者同時相遇,契約默認的條件就已達成,於是那符文的光芒連接了三方。之前在對抗暴風教皇的時候,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韋德邁爾死亡,但以當時情況推測也是凶多吉少,卻沒想到韋德邁爾此時就在這個聖耶魯城中。

「喂!達科,剛剛那是什麼契約達成了?」菲麗絲略一驚訝,就猜到了什麼,也跟著達科一起看向鐵欄當中的人影,小聲問道,「這個就是你在虛空里遇到的那個同伴?」

達科強自平靜地點點頭,但他的兩隻手卻緊緊抓在籠子的鐵欄上,看著裡面全身灰土的韋德邁爾,剛剛他的聲音韋德邁爾都沒有聽到,顯然是昏迷過去了。

潘達見狀,又湊了上來,「這個奴隸可是昨晚剛到的貨,據說是一隊捕奴團在捕獵矮人回來的路上撿到的。雖然他看起來將死不活的樣子,但是實際上生命力可是頑強的很呢,您若是買去養好了,說不定他會成為一個金牌打手。」

達科忽地拽起潘達的衣領,將其提到了面前,「你們有給他治療了嗎?」

奴隸市場中為了維持秩序,在各處都分佈有戰士和少量魔法師。此時被達科恐嚇,潘達嚇得要死,他本打算呼救,但又想到了一旁的菲麗絲,看起來即便他呼救了也不會得到正常的處理,於是他急回應道,「這……昨天新收入的那批獸人因為傷勢都較重,我們這裡的治療師數量有限,所以還沒來得及治療……」

達科一把將潘達放開,緊接著一個滋養術施法在了韋德邁爾的身上。滋養術是四級水系魔法,也是達科所掌握的最高級治療法術。在剛剛看到韋德邁爾時達科就已經在默誦這個咒語,但看在潘達眼中,就好像達科是在瞬四級魔法一樣。這樣的能力,無論是依靠裝備還是血統,都不是潘達能夠招惹的,潘達越慶幸自己剛剛沒有呼救。

這時菲麗絲開口了,「這個奴隸多少錢,我買了。」

潘達心中一定,只要對方有需求,那麼主動權就能夠掌握在他自己手裡,而且從達科的表現來看,他們對於這個人的需求十分迫切,而底價以上能夠多賣出的價格,有三成是歸引導者所有的。於是潘達清了清嗓子說,「這個……由於他生命力異常強悍,從裝備上看又是具備一定戰鬥力的人族……」

「多少錢?」菲麗絲直接打斷了潘達,再次問道。

潘達眼睛轉了轉,然後張開手掌說,「五百金幣!這已經很便宜了!」

聽到價格,達科皺起了眉頭,他當然知道以韋德邁爾的等級,這個價格其實很少。但對方明明是不知道韋德邁爾的等級和身份,卻開出了這樣一個價格來,很明顯是看到他之前的反應,所以才坐地起價。

達科正想說什麼,卻被菲麗絲攔住,只見菲麗絲嘴角彎出一個弧度,笑容中帶著些許邪惡。潘達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果然下一刻菲麗絲手中就出現了一個徽章,她直接將徽章貼在了潘達的眼前,「看好哦,這是煉金公會的巡督察徽章,在整個聖耶魯城內都適用!」接著菲麗絲就將徽章收回,一本正經地說,「把你們負責給這個奴隸估價的估價師叫過來,他有工作失職的嫌疑,需要調查一下。」

由於煉金物品的特殊性,使得很多鍊金術士打造出的物品都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或是各自不同的特殊作用,這使得煉金物品的價值不能夠像武器防具那樣完全按照等級來定價,於是定價的權力就落在了估價師身上。有些物品雖然等級低,但由於其具備了某些特殊功能,實際價格往往要高於同等級商品的幾倍甚至十幾倍。但如此一來,就使得估價師的權力過於大了,為了防止某些估價師為謀取私利而抬高物品價格,煉金公會設立了巡督察這個職位。通常巡督察本身就是估價師。聖耶魯由於煉金物品交易較多,通常會給德高望重的鍊金術士也授予巡督察的徽章,而菲麗絲手上的這枚徽章就是喬治的。

看到徽章,潘達徹底傻眼,巡督察的權力他當然十分清楚,他可不相信菲麗絲就只是想讓估價師給重新估價。恐怕菲麗絲在一旁的質問和干擾下,估價師重新估出的價格會遠遠低於正常估價,這樣她也就能順利地將奴隸以最便宜的價格買走。只是潘達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特權要用在一個不能動彈且不怎麼值錢的一個奴隸身上。

不用他去叫,這邊的動靜早已經驚動了奴隸交易場的上層。不多時就有一個青年和一個老者同時到來,那個青年穿著一身便裝,但身上有甲片護住要害處,像是弓箭手的裝束。青年身形高大英俊,但臉上滿是剛毅,看起來就是經歷過艱苦磨練的感覺。

「菲麗絲,你來了!」青年看到菲麗絲顯得有些驚訝,又有些欣喜,「我正想找你呢,昨天我們的進貨中有一批獸人,只不過在抓捕過程中傷的有些重,我們的治療師一直在悉心治療,只要治好了就可以馬上給你拿去參賽了。」

菲麗絲驚訝地看著來人,「亞當!你也到聖耶魯來了?」 「最近因為煉金大獎賽的緣故,聖耶魯這邊的生意比較繁忙,我過來照應一下。」亞當露出一個笑容,殷勤地對菲麗絲說,「既然你到了這裡來,應當是比賽用的獸人還沒有選好吧?我帶你去後面看看吧,這裡有一些獸人戰士和一個獸人勇士,應當能滿足你的需要。」

「你怎麼知道我要參加煉金大獎賽?」菲麗絲疑惑地看著亞當,面色不善。被人掌握了行蹤,可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

亞當忙不迭地擺著雙手,「誤會,誤會,看到你在這裡出現,我才推測出來你可能是參加煉金大獎賽的,不然菲麗絲小姐怎麼會來奴隸市場呢。」

「你倒是蠻聰明的。」菲麗絲對亞當熱切的目光視而不見,而是緊緊地拽著達科的袖子,「竟然有獸人勇士,是到魔獸山脈北邊才抓到的吧?現在可還沒到獸人南下的時間,恐怕要費不少力氣。」

毒醫狂妃:邪王掌心寵 「是傭兵公會的捕奴團通過冰雪教會的帶領,深入到極北的荒原才捉到的,據說他們為此死了十幾個優秀的獵人。」亞當隨口回應著,但目光卻已經盯在達科身上,他皺著眉頭問到,「這位先生是誰?以前可沒見過。」

「這是達科,同我一起參加煉金大獎賽的夥伴。」菲麗絲朝達科擠了擠眼睛,隨後又開玩笑地介紹,「達科,這是亞當·斯圖亞特,他們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半人馬血統濃郁得都快要長出蹄子了。」

「你好。」達科只是略微點點頭,他能感覺到亞當對他有種潛在的敵意,從亞當對菲麗絲殷勤的態度上,他也隱隱猜到了原因。

「達科!能陪在菲麗絲身邊,你的運氣真是不錯!」亞當敵意絲毫不減,他盯著達科狠狠地說著。

達科覺得對方的敵意來得莫名其妙,於是也就保持沉默什麼都不再說了。而這看在亞當的眼裡,則是達科傲慢地不想回應他,亞當立刻就氣憤了。

「獸人勇士我就不要了,我通過魔法學院的懸賞殿布了試煉任務,已經有人捉到了獸人統領,正在送來的路上。」菲麗絲斬釘截鐵地回絕了亞當。

獸人統領是獸族當中最高戰鬥力的體現,一個族群當中最多只有一個獸人統領,而達科當初在魔獸山脈遇到的那個獸人族群甚至還沒有統領級別的獸人。普通的獸人大概相當於見習武士,獸人戰士比普通獸人要強壯一些,戰鬥力則從低級到高級不等,而獸人勇士更加強大,就相當於人族中的大武士。至於獸人統領,由於數量稀少的緣故,實力的定位並不確定,歷史上有些統領甚至曾達到了聖級的層次,而有些卻只有與人類劍士相仿的實力。

達科奇怪地看了看菲麗絲,之前來的時候莉雅還囑咐過菲麗絲,讓她關注有沒有獸人勇士,若是有不管多少錢也要買下來,為什麼現在又忽然說已經弄到獸人統領了呢?

亞當急忙說,「不如把我這裡的獸人勇士也帶上吧,到時候可以給你的獸人做陪練,也能在賽前就培養一下獸人的戰鬥意識。」

「謝謝,不必了。」菲麗絲將手掌豎起來,表示這個問題到此為止,接著又指著籠子里的韋德邁爾,「我要買這個奴隸,儘快幫我弄一下交接契約吧。」

亞當看向籠中,他先是疑惑,繼而表情凝滯了一瞬,瞳孔驟然收縮,顯然是看出了韋德邁爾的不尋常,但他馬上又恢復如常,「菲麗絲,你想要這個奴隸嗎?那就送給你好了,以彌補我沒幫你弄到獸人統領的補償。」

「這怎麼好意思,你們也是做生意的,總要賺錢才行。」菲麗絲堅定地搖搖頭,轉向達科說,「拿錢,五百金幣。」

亞當見菲麗絲執意要付錢,便對著旁邊的老者說,「快給這個初級武士等級的奴隸重新進行估價,然後給菲麗絲小姐裝進移動籠箱裡面去。」

老者也是十分善於察言觀色,既然亞當指定了初級武士的等級,那麼價格範圍自然就已經訂好了,而憑藉他多年的經驗猜到,亞當顯然是希望這個價格越低越好。

「不必重新估價了,斯圖亞特家族信譽卓著,交易買賣自然是一口價的。」菲麗絲接過了達科遞過來的金幣,「快簽交接契約吧,我還有點事情,要回去籌備比賽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