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過了好久見她還是不說話,難不成是睡著了?

「你睡著了嗎?」

講著九九便伸手,小心的去觸碰了一下她的帽檐,而那下面,卻遮住了一張甚是驚悚的臉…

九九一見她的表情,嚇得身上一個哆嗦,手上一松,就老老實實的坐在了一旁的角落裡,那個表情,當真是叫人想象不到她都經歷過什麼…

馬車就一直這樣有規律吱吱呀呀的走著,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一路上幾乎都沒有什麼停歇。

寂靜就這樣一直持續著,夾雜著一絲恐懼與不安伴隨著無休止的昏睡。

直到第三日的清晨,馬車離開了森林,踏入了一片廣闊的草原,這才聽到子君的一聲輕嘆,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般,隨後便開始有了輕微的動作。

… 九九見她開始活動著自己僵硬的身子,這才跟著放鬆了起來,過了好一會才看她臉上也不似先前那般恐怖,才壯著膽子小聲問:「姐姐這是怎麼了?」

子君見這個小丫頭,當真是有苦無處說,只好咧著個嘴擠出個笑容道:「被你師傅整慘了。」

九九見她那表情當真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好在比之前的好,聽完這話便吃驚問:「我師傅?他怎麼你了嗎?」

子君卻無奈的扯著嘴角苦笑著,見這個丫頭一副好奇的樣子,就轉身猛地湊了過去問:「怎麼?你想體驗一把嗎?」

九九聽她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身上寒毛都立了起來,連忙改口道:「不了!」

僵持了良久,九九才見她打消了方才的那個念頭,這才鬆了一口氣的問:「我們要去哪啊?都走了三天了。」

子君一邊活動著自己早就僵硬的後背,一邊不在乎的說:「去那個名字長的要死的學校,就是那個外族那群傢伙專門培訓魔法的學校,那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搞個類似慶典的東西,我們應邀去出席,我順便去辦點事情。」

九九不解的問:「那我去做什麼呢?」

「你?」子君想了想道:「你就去那看熱鬧就行,你的任務就是出席他們的慶典,看他們在台下表演,有宴會你就去吃,沒宴會就去玩。」

「那你呢?」

「我要去要賬,當初有人借了咱家的東西到現在也沒還,我去找他拿回來就好,也沒什麼大事。」

「要我陪你去嗎?」

「不用。」子君果斷的拒絕了她,轉念又想起什麼事情來,便用靈力一轉,將自己那頭漂亮的棕色染成了銀白來,弄完便指著九九那頭銀絲將:「你這個要改改。」

九九想了想,閉目凝思間,就把自己的那頭銀髮換成了黑絲順便將耳朵與尾巴隱去,再抬眼時,就見她在那裡滿意的笑,當即便覺得無趣,轉念時,就把豆包給掏了出來,放在懷裡使勁的揉搓著。

豆包當真是好久沒有出來了,整日被關在那個小小的籠子里,雖然不愁吃不愁喝,但是那個無聊實在是叫包受不了,才一出來,就吱~的一聲撲在九九的懷裡,裝傻充愣的扮可憐相,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就往她懷裡使勁的拱。

九九見它如此可憐巴巴的,當真是自己的錯呢~~無奈,只好一個勁地捋著豆包後背的毛,示意它安靜下來。

一旁看熱鬧的月實在是忍不住的開口問:你師傅到底怎麼招她了,你不打算抽空回去問問他老人家?

九九聞聲一個白眼就賞了過去道:要那樣的話,我還不如直接問『您老今晚準備怎麼收拾我?』來的爽快

子君見來了一個新鮮玩意,倒也好奇的不得了,嘴上叼著一塊肉乾,伸手就遞給它一塊,含含糊糊的問:「吃嗎?」

豆包一見有東西吃,當然是來者不拒,兩隻小爪子一把就把東西給抓了過來,可是啃了兩口,嘗嘗味道不對,又給丟到了一旁。

子君見狀便好奇的問:「這是什麼?」

九九撿起被豆包丟到一旁的肉乾,換了一塊玉石給它,見它吃的正歡,便默默地回著:「說是雷獸。」

「唉~~原來那種傢伙小時候這麼可愛啊~」

「你見過雷獸?」

「嗯。」子君點點頭道:「出去的時候見過大的,很少見小的。」

「那它長大了會是什麼樣?」

「嗯…。」子君聽這話犯了難,該怎麼形容呢?想了想便開口道:「反正,很醜就是。」

九九看著懷裡的豆包,心裡開始盤算著這個傢伙長大時的樣子,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大概輪廓來,只好放棄的嘆了一口氣,只願這個傢伙慢點長大就好了。

想著,就試到手上的月醒了,抬頭沖自己一個壞笑,張口就把那塊肉乾給吞了下去,繼而又默默地腿了回去。

子君出神時,就覺得方才好似發生了什麼事情,卻又說不出來是什麼,見九九也沒什麼奇怪的舉動,當下便不在意的坐在那裡繼續吃東西,等吃飽喝足之後,便依靠在一旁的靠背上,準備好好的睡一會。

可是好夢還沒開始,就被不遠處的一陣炮火聲給吵醒了,沖著窗外望去,原來是目的地到了。

九九才一下車,就被一個穿著奇怪的女孩給迎了過來,開口就笑道:「歡迎來到貝爾吉斯斯坦學院,我叫做蜜鈴,是這裡魔法師班專修科二年級的學生,請問兩位是新生?還是來客喵?」

而她的笑容卻撞上了子君那張頗為煩躁的臉,瞬間就被冰凍在了那裡。

絕色美女的超級狂兵 子君由於睡眠不足整張臉都看起來扭曲變形了起來。九九見她如此煩躁,瞬間安靜的躲到了一旁,而對面的臉色也因此僵硬的說不出來下一句話。

九九見她的表情越來越猙獰,趁著還沒爆發之際,連忙接話道:「那個。。我們奉命前來參加慶典的。」

女孩子見終於有台階可以下,立刻精神的問:「那請問兩位是那族的使者喵?」

喵?九九看著面前這個女孩,大大的尖頂帽子上有著一對貓咪的耳朵,臉上似用顏料畫著鬍鬚,身後處也扭出來一條細長的貓尾巴,手裡拿了給奇怪的掃把,拼湊在一起可怎麼看都覺得彆扭,見她一副好奇的模樣湊了過來,連忙道:「我們是狐家的。」

「原來如此喵~我說怎麼會這麼恐怖呢~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喵~」

九九滿頭黑線的看著面前這個丫頭手舞足蹈的在那裡自言自語了半天,終於忍不住的問:「那個…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做什麼喵??忘記了喵~~」

九九看著她站在那裡又是賣萌又是吐舌頭的,整個人都傻了,還沒等著自己反應過來下面該怎麼聊時,就見一旁的子君瞬間爆炸的大步走了上去,一把按住她的頭惡狠狠的說:「帶我們去房間休息!現在!馬上!」

… 此刻的九九站在子君身後完全看不到那女孩的表情,良久,只聽「吱!!!!」的一聲慘叫,那孩子整個人都頹廢了,瞬間乖巧的伸手引路道:「是…請跟我來…」

城裡很是熱鬧,可多半都是一些半大不小的孩子,打打鬧鬧,嘰嘰喳喳的把遠不寬闊的街道都堵了個嚴嚴實實。

不過,好在有子君在,一路上都好走了不少。

九九一直覺得這裡很奇怪,大步上前追齊了先前那個女孩,開口問:「不是說要去一個學校參加慶典嗎?還離得很遠嗎?」

卻聽那個女孩很奇怪的講:「啊來?你是第一次來嗎?」

九九沖她點點頭,示意她接著說下去,就聽她恢復精神的解釋說:「這裡就已經是學校了啊~~」

九九起初是一愣,回顧一下四周,哪能看得出來這是學校?

女孩見她一臉錯愕,連忙開口解釋說:「從先前我迎接你的那個地方開始,這裡就是貝爾學院了,說由原先鎮守在這裡的城主所創建的,目的在於更好的教會大家使用自身的力量。學院分為外城,內城,還有門內三個地方,這裡是外城,主要是一些年齡較小的孩子的活動場所,街道附近多數也是一些商店之類的,前面不遠處有一道城門,那裡面是內城,我平時上課,住宿都是在那裡面的。」

蜜鈴的話剛一說完,九九就看到了那所謂的城門,與先前那個差不多,只不過門口有幾個侍衛把守著,雖然也是大門大開,卻只見人出,不見人進的樣子。

蜜鈴快步走上前去跟守門人言語了幾句,便行禮示意我們進去,跨入門內的那一刻,整個人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不似外面的那般吵鬧,只有安靜填充在這裡的空氣之中。

蜜鈴見她們都是一副不自在的樣子,也只好連忙開口解釋說:「因為每次的慶典跟迎新生會都是重合的,所以所有的人都出去幫忙的了,很少有人留在這裡,所以比較安靜,那麼請跟我來,你們的房間在前面。」

九九一路走來,看著周圍被打理的很是精緻的庭院,修建整齊的灌木叢,一塵不染的白色噴泉,乾淨平坦的石板路,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臨時抱佛腳的樣子。

九九很好奇的看著周圍這一群古歐式的建築,再看看蜜鈴身上的這副打扮,悠悠道:「你這副打扮是?」

蜜鈴終於聽到了她所期待已久的話,立刻激動的嚷:「你發現了嗎?這可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喵娘跟魔法師的搭配,雖然這裡並沒有書里所寫的飛天掃帚,但是,我自己動手做了一個很像的,將將將將~有沒有很厲害的感覺?」

九九雖然不太懂她說的這段話的重點在什麼地方,不過既然她都這麼問了,想來應該是很厲害的吧?剛要開口稱讚點什麼,就聽一旁子君很客氣的威脅道:「趕緊帶路!」

話音剛落,就見蜜鈴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寒磣,臉上一愣,就只好低頭乖乖的前面引路道:「是…」

一行三人,在穿過了無數棟宏偉建筑後,來到了一片較為空蕩的地帶。

遠遠的就見前面又出現了一座城門,只不過,今回的門口站著許多年輕的男女,那身打扮倒不似是士兵。

「賽茜莉雅會長!!!」 寵臣的一品福妻 蜜鈴一看清門口站著的人,就不顧一切的撲了過去,一下子就淹沒在那f杯的波濤洶湧當中,使勁的掙扎著。

九九倒是對她那身打扮頗為好奇,雖說與蜜鈴的那副樣子差不了太多,不過帽子沒有,尾巴也沒有,髮絲是一副奇怪的藍色不說,除了外套之外,身上就只掛著那麼一塊布,緊緊的包裹著她那玲瓏的身材,甚是叫人挪不動眼。

會長見有人眼睛都直了,連忙提醒的笑道:「歡迎來到貝爾吉斯斯坦學院,那麼請兩位出示一下家徽。」

一聽這話,九九連忙回神,伸手將被帽檐所遮擋的家徽給亮了出來,就聽那女子接著笑道:「非常感謝兩位遠道而來,那麼就請我的助手庫洛帶你們進去。」

九九見她身子微側,伸手一指,才發現,那門裡竟然還站著一個人,只見他一臉不耐煩的依靠在門洞內,那表情,當真跟子君有的一拼。

九九一踏進那所謂的門,才發現,這隻不過是在空地處孤零零的立著的一堵圍牆,而在前面不遠處,竟然還有一道大門,而門口所傳來的那股殺氣,卻怎麼也叫人忽略不了。

見狀,九九實在忍不住的開口道:「庫洛?」

后話還沒說出口,就被人糾正的打斷說:「庫洛貝洛斯。」

額…地獄犬?九九吃癟的癟了癟嘴問:「那個門裡面有什麼嗎?感覺怪怪的。」

「沒什麼,一群怪物罷了。」

額…為什麼要住在這種地方呢?九九雖然想問個清楚,不過卻怎麼也說不出口,轉念忘了一眼一旁的子君,見她一副只要有地方睡覺哪都行的表情。瞬間就崩潰了,當下也只好無奈的往前走著。

門口依舊依靠一個年齡不大的男子,那身打扮與庫洛很像,只是那一身殺氣,從方才就叫人不由自主的行注目禮。

才一走近,九九就聽到頭頂傳來一個奇怪的聲音道:「歡迎來到真實之門,來吧,把秘密都交出來!」

九九聽這動靜怪怪的,見那個人站在那邊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周圍找了半天也沒見有什麼其他人。

正在納悶時,九九便就得從頭頂處幽幽怨怨的飄下個什麼東西,抬頭望去時,就見一個骷髏頭鬼笑道:「來吧~說出你心中最隱藏的一個秘密!」

九九才一看清楚貼在臉上的這個東西,瞬間就覺得自己後背冰涼刺骨的冒著冷汗,還沒回神時,就覺得面前有東西一晃,那東西就不見了,再見它時,就發現一旁的子君很是不耐煩的捏著那個頭骨道:「趕緊給我帶路!」

就聽那骨頭立刻色迷迷的說:「敢問小姐,是什麼顏色的?」

… 九九一聽這話,大腦卡殼的愣在了那裡,回神時,就聽砰的一聲巨響,那貨就被子君漂亮的鑲嵌在了牆裡,幽幽道:「你這個傢伙,都老的只剩下一個骨頭了還這個樣子,趁我沒發火之前,給我把嘴閉上!」 蜜愛上癮 說完,子君便徑自的走了進去。

九九見那個傢伙一時半會也出不來了,便也跟著走了進去,而路過那團殺氣時,就聽他冷不丁的冷笑道:「看門狗。」

九九一聽這話就惱了,心道是這群傢伙當真是太無聊了,還沒等發火,就聽一旁的庫洛惱怒道:「你說什麼?你這個怪物!」

「你這條門外的看門狗還給老老實實的滾出去吧!」

「你這個門裡的怪物,還是趕緊滾回到籠子里去的好!」

沒一會功夫,兩人便徑自的打起來了。

九九被人冷不丁的晾在,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轉頭見一旁的子君也沒了精神的站在那裡打著哈氣望著天,瞬間爆發道:「月,把他們兩個給我拉開!」

月一聽這話就來了精神,上去一爪就按倒了一個,轉頭問道:「可以吃掉嗎?」

九九抬頭看著眼前這個巨大的傢伙,哪還有當初那個奶貓的樣子,一人高的爪子下按著先前帶路的地獄犬,而另一個倒是靈巧的躲過了這一劫。

九九示意它被把人給弄死,轉而對他們霸氣道:「帶路!再感無視我,你們試試!」

說完,就聽牆角有人不屑的笑道:「呵~馴獸師嗎?我這輩子最瞧不起的就是像你這種傢伙,趁我沒發火,我看你還是趕緊給滾吧~」

一旁的子君終於看不下去了,剛要出手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聽一個冰冷刺骨近乎羅剎的聲音道:「月,教訓一下這個傢伙,只要不死,隨便你!」

聲音剛落,一陣狂風就吹散了方才的寒氣,就聽砰的一聲巨響,伴隨著漫天塵土,某人被結結實實的拍到了牆上,嘴角的嫣紅,似在闡述他為此所付出的代價。

九九看了一眼,倒是沒說什麼,轉身就往遠處的建築物走去。

隨後又是砰砰的幾聲巨響,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會長她們在聽到先前的第一聲動靜時,就很是頭疼的往這邊趕了過來,剛要開口抱怨什麼,就發覺了事情的不對勁。

才一看清楚面前的這一狀況,起身就衝到了月的面前,封住了它接下來的動作,連忙開口制止道:「住手!」轉而問一旁同樣傷的不輕的庫洛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庫洛看了一眼一旁不省人事的傢伙,啐了一口嘴裡的雜物開口道:「他自找的!」

賽茜莉雅想來也能猜個大半,連忙沖還在門口發傻的蜜鈴嚷:「看什麼,還不快去救人!」抬頭就見這隻巨虎眼中殺意正濃,連忙沖遠方嚷著:「不管先前發生什麼事情是我們的不對,能請閣下把它給勸回去嗎?」

就在她焦急的等著答覆的時候,隨著腳步聲的靠近,賽茜莉雅卻發現,在這隻巨大的白虎的身後,出現了一位銀髮狐耳的少女,愣了半天才想起了先前所見到的那兩個人,悠悠問:「你是?」

等九九氣消了,才覺得事情做的有點過了,上前去是就見那傢伙已經神志不清的躺在那裡,轉而見事情鬧大了,便輕輕的拍了拍身旁的月,示意它回來。

抬頭時,就見她奇怪的望著自己,九九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變化,開口道:「我叫九九,狐族夜家人。」

「可是…」

子君在一旁看不下去的解釋道:「她是夜家的人,這一點我能保證,還有什麼疑問嗎?」見他們沒人發話,便不耐煩的開口道:「能帶我們回房間嗎?」

九九一回到房間,心情才稍微的平復了下來,轉而便子君坐在一旁喝著茶提神,便開口問:「為什麼我會變成這個樣子?」

子君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開口講:「那叫真實之門,凡事走過那扇門的傢伙都會被強制解除掉一切虛假的偽裝,正如剛才那個人所說,門裡的養著一群怪物,不能隨意的進出。」

「那我們呢?」

「呵…對於這群傢伙來說,我們可是怪物中的怪物,自然是要呆在這裡的。」

怪物嗎?九九望著樓下的花園,那裡腳步匆匆的走過形形色色的人,可多數都是一些打扮一樣的女傭,真正便裝的傢伙卻是很少。

子君見她滿臉的提不起精神來,便安慰道:「又不是長期的把你關在這裡,這裡倒是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你若閑得慌便去四下轉轉走走,我一會要去跟人打個招呼,等會我就不陪你了,你自己好好玩。」

「嗯。」九九沖她點點頭,見她起身要走,自己便把身上的斗篷往床上一丟,抱著豆包便準備去外面轉轉,可才一踏出門,就被人給粘了上來,張口行禮道:「午安,我叫莉莉,剛才的事情會長大人已經搞清楚了,是我們的不對,我代表方才冒犯您的瑰拉向您道歉,會長特地叫我來帶小姐到處走走逛逛,希望能讓您忘掉方才的不愉快。」

九九見她到與自己差不多大的樣子,棕色的長發似瀑布般垂靠在肩膀上,大大的圓形鏡框幾乎遮住了她整張臉,見她人倒是不壞,就連忙開口道:「我叫九九,它叫豆包,我們是來參加慶典的。」

莉莉見九九為人如此客氣,方才還懸著的心瞬間就放了下來,才一見到豆包,就瞬間被萌翻道:「呀~好可愛啊~~能讓我抱抱嗎?」

聞言還沒等九九反應過來,就試到懷裡一空,低頭時懷裡哪還有豆包的影子了,等再抬頭的時候,就見莉莉正死命的連擠帶揉的抱著豆包。

就聽豆包變調的「吱~~」了半天,臉上的表情就開始不對勁了。

九九連忙好心的提心道:「你還是鬆開它比較好,要不它會生氣的…」

可九九好心的提醒,並沒有能夠成功的勸阻到這位發了瘋的小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