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速度之慢,就算是林毅自己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突然眼神變得堅定起來,斬釘截鐵地說道,手中的速度更是不斷的加快。

對於林毅的這一動作,雖然噬魂沒有說什麼,但那股紫色的能量已是變得更加的強盛。

作爲古帝的噬魂當然是知道林毅此舉的危險性是有多大,暫且不說曾今的林毅到底多少次面對同樣的境地,單單是這一次融合之時所產生的爆炸力就讓人難以想象。

此前的爆炸皆是在陰火和煉石天火淺層次的交融所產生,但這一次卻是不同,南冥陰火和煉石天火已是處於水**融的狀態,若是稍有不慎,恐怕就要嗚呼哀哉了!

但即便如此,噬魂也沒有出言阻止,畢竟每一個人的魂者之路都不一樣,只有自己真正體會了纔會知道其中的種種。 隨着林毅手中的速度不斷地加快,一旁的水天玥也跟着提心吊膽起來,眼前這個人給予她的震撼實在是太多了,直到此時在她的心裏纔算是明白爲何林毅的實力如此突飛猛進。往往成功的背後夾帶着成正比的付出,而從林毅的修煉方式可以看出,不光是有着辛勤的努力,還伴隨着一定的風險,這樣若還沒有絲毫的進展,那就不得不說上天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然而,讓的林毅和水天玥皆沒有想到的是那漆黑的密林深處,卻有着一道黑影死死地注視着這裏的一切,眼神之中同樣是充滿驚異。只是氣息緊掩,就連暗處的噬魂也是絲毫沒有覺察出來。

“此子看來也不是什麼善主啊!”

一聲嘆息,在密林之中悄悄響起,卻是隻見那道黑影轉瞬便是消失在了這密林的深處,一切皆是無聲無息,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

“林毅,注意!”

終於,那水天玥還是忍不住地提醒道,後者顯然也是聽到這一聲提醒,雙眼睜開,微微點點頭,再次穩住自身的氣息。

左右手不再遲疑,飛速靠攏,與此同時,兩道火焰也是在林毅的眼前瘋狂跳動,尤其是那陰火,還在不住地向林毅傳遞着信息。

“砰”

一聲巨響,站在不遠處的水天玥雖然距離林毅還有些距離,但強大的衝擊之力還是不得不讓她連連後退,甚至五臟六腑都在這衝擊之下震動的難以忍受。

“如此強大的力量?”

堪堪穩住身形的水天玥杏眼瞪着林毅,已是不能用驚異來形容了,此次林毅造成的破壞力就算是一些人魂中階實力的魂者恐怕都難以做到。

可她又哪裏知道這樣的衝擊之下林毅是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兩種完全不同屬性的火焰,其威力足以將林毅撕得粉碎。

若不是有着噬魂的幫助,林毅相信自己現在恐怕早已經變成一具焦屍!饒是如此,現在的林毅還是隻覺全身一股熱流瞬間貫穿,整個人都如同在火海之中一般,燥熱難耐。

更爲恐怖的是這一股熱流隨着力量的不斷加大已是開始朝着自己的魂體之內衝而去。

眼見此情景,林毅也只能是神識隨着那股熱流朝着自己的識海之中飛快衝去。


神識所見,幾乎是一片火海,只有少數的幾處地方還是保持原來的狀況,而這些地方正是有着噬魂的保護。

“現在怎麼辦?”

面對這樣的情景,林毅更本就是一籌莫展,哪裏還有心思去追蹤那熱流了啊?

“快去將那熱流壓制, 陰火與煉石天火已是完全融合,只有完全壓制住了才能爲自己所用!”

見着林毅不知從何下手,噬魂連忙提醒道!同時也是盡着自己最大努力幫助林毅控制着識海之內的局勢。

得知其中要害,林毅沒有絲毫的猶豫,幾乎是同一時刻,直接擋在了 那股熱流的前面,及時的在魂體之內將其攔了下來。

“停下!”

一聲震懾,雖然只是在精神層面的,但還是讓的那熱流停了下來,看着渾身散發出來的暴虐氣息,竟是在這熱火朝天的地方不禁打了個寒蟬。

林毅知道,此時在自己面前的就是那南冥陰火,只是沒想到現在的它已是全身變成了淡藍色,其中夾雜着的氣息更是比之前強上了數倍。

但同時看着這南冥陰火,林毅也知道自己還是沒有徹底的將其收服,否則也不可能在這種時刻造次。

“現在你還不能進去!”

林毅知道,剛剛吞噬了煉石天火的南冥陰火貪慾之心極爲膨脹,要是就這樣任由它進入自己的魂體之內的話,恐怕會產生難以想象的後果。

“那我要是不呢?”

面對林毅的阻擋,南冥陰火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還有些趾高氣揚的感覺。

“那就將你徹底毀滅在這天地之間!”

面對南冥陰火的囂張氣焰,林毅並不打算就這樣仍讓下去,畢竟這裏可是自己的地盤,要是連這一點都沒有辦法維護的話,那自己也就不用再在這魂者一路之上奔波了。

“哼,不過是小小的控魂者罷了,也妄圖想要控制我?是不是有點癡人說夢了?”

看着林毅的這般模樣,那陰火再也耐不住自己的性子,雖然自己在這林毅的體內有着無限的自由,但對於他來說,只有真正得到這磅礴的魂體才能滿足自己內心的貪慾。

此時的兩人都想要控制住對方,面對這樣的情景,已是到了針尖對麥芒的境地。

“看來只有徹底的地將你這團異物壓制才行了!”


知道這陰火此時已是有了反抗之心,林毅率先發動攻擊,在這識海之內幾乎可以說就是自己的地盤,林毅還是有信心戰勝對方的。

陰火周身散發出來的那一股戾氣已是讓林毅產生了徹底解決這個後患的決定,原本以爲這東西會因爲自己聖帝之體的原因而心甘情願的臣服於自己,現在沒想到竟是對自己造成了反噬。

不由分說,直接調動起了自己魂體之內僅剩下的一點魂力,朝着那 南冥陰火襲去,竟是將對方瞬間纏繞!

“哈哈哈,我說小子,你也太天真了點吧?僅憑藉這麼一點的魂力就想要將我纏住?難道你真的認爲天生神物這幾個字是白給的麼?”

看着林毅的招數,那陰火瞬間笑了出來。的確,現在的林毅經過剛纔的融合,實力已是大偉縮減,想要再控制這陰火確實是有些困難。

但此時的林毅更是嘴角微笑,使得對面的南冥陰火小聲戛然而止,心中更是毛骨悚然,對於林毅這人,南冥陰火一直是覺得猜不透,此時看着林毅更是心中發虛!

“南冥,你卻是有着自己的靈智,但是對於耍陰謀詭計這一方面還是有些火候不夠啊!”

林毅臉上的神情極爲複雜,已是讓眼前閃着淡藍色的南冥陰火有些微微跳動,心中更是有了退卻的想法,但奈何林毅神識之後的那兩顆如同星球一般的魂體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

“今天就看看你還有沒有其他的什麼招數!”

看着林毅,那南冥陰火還是鼓足勇氣地說道,身形也是向前了幾分。

“我說,你是不是將本帝給遺忘了啊?你以爲在這識海之內隨便釋放一些小火苗本帝就收拾不了了啊?”

恰在此刻,一道聲音傳來,正是噬魂。聽着此聲音,剛剛還是信心滿滿的南冥陰火卻是瞬間如同墜入冰窟了。

“噬魂古帝,別忘了你是什麼身份,都是萬年以前的老東西了,居然還有臉出手?”

看着噬魂,這南冥一時之間也是不敢輕舉妄動,只能以聲色震撼!

聽了那南冥陰火,林毅和噬魂兩人皆是忍不住地笑了出來。“哈哈哈,這不是笑話麼?本帝活了上萬年,那有些人自天地一出便是孕育而生的又該如何處理呢?”

“今日還是將你就此完全鎮壓吧,不然到時候出去還指不定能幹出什麼呢!”

不再去和這南冥陰火多說,原本還是一個骷髏形狀的噬魂卻是轉眼一變,竟是成了一道透明的人形身影!

轉眼之間,便是騰出了一隻手,朝着那南冥抓了過去。同一時刻,雖然有些虛弱的林毅也是齊動,還是帶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魂力朝着那南冥攻了過去。

眼見兩人的聯合圍攻,那南冥陰火已是慌不着路,只能硬着頭皮朝着林毅這邊衝撞過來。

看着南冥陰火將目標鎖定在自己的身上,林毅並沒有退縮,反而是速度更盛,只聽得“砰”的一聲,林毅的神識瞬間被震散。

而原本是還是靜坐在地的林毅也是“哇”地一口直接吐出了口鮮血,雙目猛然一睜,看着前方一陣呆愣,再次“咚”地一聲倒在了地上。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被震開的水天玥自然是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也當即衝了過來!

此刻,林毅的雙脣黑紫,臉色慘白,全身氣息已是極爲微弱。但當水天玥想要伸出援手之時卻是再次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彈射出去,旋即更是昏迷了過去。

而此時的林毅更是躺在地上紋絲不動,一時之間,這一片密林變得出奇的安靜。

……

晨曦微露,在這密林之中難免有些露水滴滴答答地降落,着實難得的靜謐。

費力地睜開雙眼,只覺嗓子眼裏如火爐一般燥熱,鑽心的疼痛傳來,直到見着不遠處同樣昏迷不醒的水天玥方纔是回憶起來。

卻是不想無論如何傳音,識海之內的噬魂皆是沒有回答,看着古井無波的識海,林毅也只能是不自覺地皺了皺眉,但心中還是卻是沒有任何的擔心,至少憑着那僅有的一絲感知,還是能夠探知噬魂的一絲氣息。

至於魂體之內一股奇異的能量充斥在其中,似陰似陽,更帶着一股毀滅的氣息。不用說也知道南冥陰火已是成功被自己鎮壓煉化。

只是可惜了這天地之間的一大神物,至於噬魂情況如何,林毅也是不得而知,只能就此躺在地上不斷地恢復着實力。 每日清晨的青雲宗是最爲熱鬧的,在這裏的弟子都有早期晨練的習慣,然而今日卻是不同往日。

原本早起的弟子卻是隻見那山腳兩人緩緩地走了上來,與其說是走上來,倒不如說是爬上來的好。

待得兩人走近,衆人方纔是看清,儼然就是林毅和水天玥兩人。只見林毅一身的衣衫襤褸,好似剛剛從戰場之中撤下來的一般,若不是有着那一身的戰甲,此時恐怕已經難以示衆了。

而水天玥被林毅攙扶着前進,原本精緻的臉龐之上也有點泥土,雖然很少,但沾染在這樣出塵的美女的身上也真是值得在場的衆弟子欣賞一番了。

“天吶,那不是林毅和水天玥師姐麼?這是怎麼了?”

看着走上山來的兩人,在場的人皆是驚異無比,此時兩人雖然都是站立着,但也只有林毅還算是清醒,而水天玥卻是被林毅攙扶着,處於昏迷的狀態。

“衆弟子繼續晨練!”

就在此刻,那上山地的兩大長老卻是突然掠至衆人的眼前,天逸的大手一揮,便是直接託着兩人飛離,朝着上山地而去。

“誒,也不知道林毅這小子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可以有和水天玥師姐相互獨處的機會!”

看着離開的四人,在場的衆人不僅再次搖了搖頭,水天玥在這些人的心中可以說是聖女一般的存在,無論是在實力還是容貌,都是這青雲宗內佼佼者。如此優秀的人,自然也是衆多弟子所追豔的對象!

……

此刻,上山地之中,青雲宗的三大領頭人物卻是完全的愁眉不展。自林毅一被帶入便是昏迷了過去。

“掌門師兄,這一次看來是有點麻煩吶!”

看着林毅,天逸放下把脈的右手,臉上的愁容更盛,看向那同樣是一籌莫展的天辰!

“有幾成把握?”

面對天逸的天辰直接問道,心中也明知眼前的這青年有些棘手。

“不到三成,這小子的奇經八脈都有過灼傷的痕跡,想要救治,恐怕就如同脫胎換骨一般,而且……”

原本還想解釋什麼的天逸卻是突然收回,不再說。

“還有什麼你說吧,聖帝之體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就算是整個宗門覆滅也要護主這一血脈!”

看着天逸爲難的樣子,天辰又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師弟在想什麼呢?

同樣是聽着天辰如此一說的天逸也沒有想到,自己無意中帶回來的一個小子竟是有着這般重要,可以說整個青雲宗在他的面前現在都不值得一提了,這樣的尊崇地位當真是讓人有些咂舌!

既然天辰已是將話說到了這地步,天逸自然也是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還需要宗內的修魂丹!”

說出此話,就連天逸自己都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微微顫抖,這修魂丹可不是什麼凡物,半步仙級的丹藥,就算是在黃金級別的勢力之中也算是百年都難得一見,更何況是青雲宗這樣的小宗小派呢?

那天辰聽着此話,也自然是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修魂丹有多重要,身爲掌門的他可是比誰都要熟悉。一直以來這修魂丹都是被視爲宗門之內的禁忌,幾乎是除了在場的三人再無他人知道青雲宗內有着如此仙物,現在卻是要拿出來給林毅這小子服用,就算是在慷慨也不禁有些肉痛,要知道這可是有着起死回生之效的至寶啊!

同樣在一旁的天霖身軀也是在微顫,但也沒說什麼,這些事情一般都是由身爲掌門的天逸做出最後的決定。

老臉一冷,不禁是望向了門外那青雲白鶴的山澗,許久方纔是說道:“我去將修魂丹取出,你先對這小子施救!”最終還是做出了。

“你小子,就看我們今日所做到底是值還是不值了!”

看着遠去的天辰,天逸嘴裏喃喃道,聖帝之體雖然難見,但也不是任何的門派輕易能夠消耗的起的,像青雲宗這樣的小門小派,一枚修魂丹在某些時候甚至可以說是比林毅來的還重要。

……

轉眼便是數日過去,現在的林毅依然是處於昏迷的狀態,青雲宗內早就傳的沸沸揚揚,能夠讓上山地掌門親自出手相救,這樣的殊榮試問青雲宗內有幾人?

此時的林毅雖然一直是躺在十三營內,可是早已經被整個門派的弟子視爲五大真傳弟子之外的第六人,可以想象,這些時日來林毅對這青雲宗的影響是有多大!

睜開雙眼,雖然身體依然有些難以忍受的疼痛,但林毅依然能夠感覺到識海之內的兩大魂體充滿了活力,可以想象這一次完全將陰火煉化帶來的裨益有多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