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麼說,留給哥的時間已然不多了。是死是活,差不多就會在這十幾分鐘之內便要見分曉了!

方向前將一把丹藥看也不看吞入腹中,靈識在林中再度橫掃,只想儘快找出個中的癥結所在。

「主人,咱們的陣法就快不行了。」白鼠一號忙裡偷閒提醒道。

方向前不予理睬,實在是,他也分心無力,再不能兼顧其它了。

「主人,咱們撤吧。」白鼠二號建議道。顯然,這廝也已感受到了此戰的兇險,甚至連他這樣的祭靈大修,在面對似乎永遠也殺之不盡的狼猴時,竟已感受到了一絲絲的恐懼。

撤退?方向前心中唯有苦笑,哥倒是早想撤退來著,可是,那也要人家肯讓咱們走才成啊!

現如今,如果破不了此陣,便是哪裡也別指望了,就在此地受死吧。

當然,方向前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會放棄的人,只要靈識還沒有耗盡,只要丹藥還沒有耗盡,哥就永不言輸。

當著新一輪的狼猴嘶吼著衝上來時,這廝大約知道,這一撥,應該不會少於五千隻吧,因為,以目前他所能監控到的目標松樹來看,最起碼也應有這個數。

五千了,已經一一篩選到五千棵松樹了,還不能發現其中的端倪么?難不成真要讓哥將這裡每一棵松樹皆監控到位?

方向前當然自知沒這個實力。

哎,運也、命也!真若如此,哥也只能說儘力了、無憾矣。

這廝此刻對於靈力的揮霍,已然到了常人根本也無法想像的地步。大團大團的靈識散出,立即便化作一絲絲一縷縷的靈力,將有可能是陣眼的每一棵松樹盡皆籠罩在內。

陣眼、你丫的陣眼究竟在哪兒?

方向前心中的嘶吼之聲,只怕比五千隻猴子加起來的聲音還要激烈。靈識卻是死死地盯住一個個目標,生怕放過些許的動靜。

「砰」的一聲響,新一輪的狼猴們如潮水般地涌了上來。

「主人,大陣破矣。」白鼠一號一邊連施重手殺敵,一邊高聲提醒。

方向前當然知道,卻是只作未聞,因為,這廝所有的精力,已然全皆投在了這片松林之中。

陣眼、陣眼、陣眼!他的所有心神,此刻盡皆放在了尋找那陣眼之上。

很快,這廝感覺靈力又在向外一溢,自是又新增了一百棵的範圍,可見三煞又已幹掉了這一波攻擊,可是,下一波呢?方向前雖有擔心,卻是已然無法分心旁顧了。

刷,這廝奮起餘力,再次將凝聚而起的一股靈力放出,他要大範圍再檢視一遍所有受到自己監控的對象,以免錯過蛛絲馬跡。

這廝知道,這可能已是他最後一次有此餘力做此排查工作了,再往後,只怕是應付新增加的目標,就已足夠自己好好喝上幾壺的了!

所以,千萬不可大意哪。

靈識以方向前為圓心,如漣漪般緩緩嚮往擴散、照著一棵棵松樹徐徐掃過。沒有、沒有,還是沒有,這些個松樹根本就無絲毫的不妥,一切還是如同先前般一樣。

哎,方向前心中已在嘆氣,看來,今晚怕是當真就要交待在此片松林之中了!不甘心哪、竟然輸給了一群猴子!

突然,方向前於靈力掃動間似乎感覺到了一絲異樣。嗯,那是什麼?

方向前及時剎住外散的靈識,開始往回再掃。然則,一切還是那樣的平靜,樹還是那些樹、松針也還是那些松針,並無任何的不妥。

難道是自己看錯了?方向前心中稍一猶豫,便即打消了這個念頭,不會,這可是玩命的時刻,哥決計不會出錯,哥相信剛才的感覺!這裡頭,一定有著什麼是先前哥所忽略掉的地方。

方向前將這股原準備橫掃整片松林的靈識重新收攏起來,全皆集中到了這一片區域。這是最後的一賭,也許,哥會因此死得很難看,可是,若是就此錯過這一線生機,哥便是做了鬼,只怕也難心安!

他在等,等著這一輪狼猴完玩后,當著下一撥松針落下時,究竟會有何不同?他堅信,自己剛才絕對是看到了一些什麼!

其實也並不用等多久,林間突地一靜,他知道,這是狼猴此輪的攻勢已然被三煞完全瓦解了。

那麼,下一撥即將出現,留給自己的,卻只有三秒。

刷,當著第一根松針開始落下時,方向前調動起了全部可用的靈力,死死守住了這片區域。

無數的松針瞬間墜下,可是,並無任何異常哪……

等等,方向前一股靈識死死盯在了其中一棵毫不起眼的松樹上,心頭不由得就是一陣狂跳!

是它,定然就是它了!

方向前瞬間悟了,難怪之前哥總覺著這裡有些異樣呢,難怪哥之前竟然沒能迅速將你找出呢,原來竟是這樣!

別的樹,均在整齊劃一地落下松針,只有它,雖然也在無風自動,雖然也在拿腔拿調地抖啊抖的,可是,整棵樹上,卻是並無一根松針落下。

如此一來,之前自己放出的大把靈識,自然就會理所當然地將其漏過,自己自然也就毫無發現它的可能。

這丫的就是陣眼!方向前心中斷定。若是根本不相關的松樹,自然不會如此湊趣地與其它松樹一起落松針,卻也絕對不會這麼扭啊扭的!

偏偏這丫的,扭得如此中規中矩,卻又一根松針也沒落下!

丫的,你壞,壞透了!方向前且怒且喜。一瞬間,所有外放的靈識已然全皆撤回,一柄天罡劍隨即一飛而起。 非常下山(4)

我斬!方向前咬牙切齒,恨不能一劍將其斬為兩半。

嗯,等等!這廝心念一動,天罡劍斜斜擦著此樹呼嘯而過。

不能啊,哥若是徹底破了此陣,那豈不是明白無誤地告訴上面那些人,哥還活著!

可是,若不破陣,哥又當如何脫身呢?

一時間,方向前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主人,快頂不住了。」白鼠一號哀聲警告道。

那是,自從那防禦大陣一破,一直全靠三煞全力支撐,那些個狼猴卻是越戰越多,越戰越強,任誰,那也是無法長久堅持的說。

然則,此刻的方向前,已如押下了全部身家的賭徒,全部的心神已經全在那棵怪異的松樹上了,竟然對白鼠一號的示警聽而不聞。

有了,方向前福至心靈,已然有了主意。

我斬!

天罡劍盤旋一圈飛回,依然照著那松樹的一處松枝便是狠狠斬下。「咔嚓」,一條成人手臂粗細的松枝應聲而應斷,驚天動地地向下墜去。

「丫的,老子今日免費給你理理髮!」方向前靈識一招,天罡劍再度轉回,又一根松枝應聲墜下。

剎那間,原本還在悍不畏死、瘋狂進攻的狼猴,其所有的攻勢為之一滯,下一刻,彷彿是受到某種召喚一般,數千隻狼猴齊齊轉身,嘶吼著向著那棵正在接受某人免費美髮的松樹狂奔而去。

我斬!方向前又一劍向著松枝削去。「吱吱吱」,最先趕到的數只狼猴幾乎就是以衝刺的速度躥上樹榦,然後義無反顧地凌空飛身向著天罡劍撲去。

天罡劍只一閃,這幾隻猴子便已盡皆撲空,那下場,自然就是只能活活跌死而已。

然則,僅僅只是如此稍稍一個耽擱,如螞蟻般攀樹而上的狼猴大隊已然趕到,這些個不知死活為何物的傢伙,一邊如飛蛾撲火般紛紛撲向天罡劍,一邊卻是相互間拉住對方的後腿,頃刻間結起了一條條長龍,如觸鬚般蕩漾著撲向天罡劍,試圖將其打落。

你丫個傻冒!方向前大險得脫,竟然有心情嘲笑起別人的愚笨來了,看哥玩死你,再來!

這廝一抖手,另一柄天罡劍跟著飛出,環繞著那棵成了「螞蟻上樹」的松樹緩緩一轉。

剎那間,狼猴們徹底炸開了鍋,就跟被人踩了尾巴一樣,紛紛躥上左近數棵大樹,又結出了數十條「猴鞭」,一盪一盪地盡皆向著兩劍晃去。

各位,走也!方向前招呼一聲,迅速收起三煞,前面以十二柄天罡劍開道,迅速地向著山下躥去。此時,他已不用擔心再會有猴子前來找自己生事了。

丫的,猴子撈月聽說過,今日這猴子撈劍還是首演,你們這些缺心眼的傢伙儘管繼續試試好了。

沒有了阻礙、沒有了擔心,這一次,不過頓飯的功夫,這廝已然走出了松林。下一刻,這廝靈念一招,兩柄負責斷後的天罡劍不再與狼猴們糾纏,乖乖回到方童鞋手中,只留下了數千隻仍然不明所以、還在嘶吼不斷的洶洶狼猴。

很好,哥要的就是這麼一個效果。只要這些狼猴的嘶吼之聲還在,且一直這麼多叫一陣,再突然停止,讓外人遠遠聽著,肯定只會認為最後的勝利方必是狼猴。這麼著,自己才有全身而退的希望。

希望?是啊,真心希望雪頂宮不要多事,不要再派人前來找尋自己才好。

方向前收起寶甲,大步流星朝著山下一路疾行,隱隱的、竟然嗅到了陣陣的甜香,隨即,便是看來了一片蕉林、一片高大的美人蕉之林。

美人蕉這廝以前當然見過,可如今的這片美人蕉,端得詭異非常。不說大冷天的根本不是其開花的季節吧,單單隻是那每一株的個頭,就已十分的駭人,最起碼,均有著兩三丈高矮。

乖乖隆個咚、豬油炒大蔥,奇葩、絕對的奇葩!方向前放眼四望,要想下山,還就只有這麼一個去處好走,不穿過這片蕉林,看來此行就只能是到此止步了。

好好好,有那群猴子墊底,哥不信你丫的還能翻出天去!這廝再次小心翼翼一頭扎進了蕉林。

這裡每一株美人蕉的巨葉均大如屋頂,密密匝匝這麼交織在一起,可謂不見天日——雖然此時本就是深夜——若不是方向前靈眼境了得,尋常人走在這片黑沉沉的林地間,只怕不出三、五分鐘就該是不辨東南西北了。

方向前沿著山坡向下,同樣以天罡劍打頭,一路尾隨而行。

突地,這廝就覺體內的神鹿毒母猛地一跳,隨即便是緩緩自行運轉起來!

有毒!這廝站住腳、聳起鼻子可著勁兒地猛吸,空氣中還是那股誘人的甜香味,然則,不知從何時起,這味兒中似乎已然多了一些無色無嗅的東西。

是毒氣么?方向前笑了,哥的神鹿毒母可是有些日子沒有進補了,想不到此處卻是提供免費的夜宵,好好好,哥這裡先行謝過,既然你如此盛情,咱也就不必再客氣了。

看來,這裡的陣法和封禁應該就是毒氣了,想到此,方向前心中反是大定,腳下不由快了幾分,直向其核心區域闖去。

果然,隨著這廝的逐漸深入,體內神鹿毒母的歡快勁兒愈發的明顯起來。這就是了,果然就是用毒!

方向前大喜過望,於神鹿毒母運轉得最是歡快的一處,找了一片平整的草地,便是盤膝而坐,準備大快朵頤起來。

隨著神鹿毒母的運轉,這廝體內真氣愈來愈是洶湧,進而帶動得靈台也自行響應起來,媽媽咪呀,這一下,方向前可是有些有苦說不出了。

原本、這般搭便車的好事,那是千金難求,然則,這廝剛剛才以不準備繼續過日子的架勢、在松林結束了對上一陣的靈力消耗,此時要讓其接著調動靈力,便是很有些勉為其難了。

更加令其哭笑不得的是,就在這一刻,隱隱地,這廝竟然感受到了靈眼境即將向上突破的氣息。

媽媽咪呀,哥知道打一巴掌揉一揉的道理,可是,你也等我傷口徹底癒合了再揉好不好?現在就這麼著急忙慌地撲上來,哥受得了嗎?

方向前不得不摸出一枚丹丸將其吞下,強行借用丹藥之力將這股準備突破的勁頭按住,只等以後方便時再說。

轟轟轟,神鹿毒母還在繼續發力,方向前自己均能感覺得到,這林間似有一股輕風拂過,那其實是各處毒氣全被體內的毒母奮力給吸納而來所引起的波動。

丫的,你不是想將整片蕉林的毒氣均給抽幹了吧?方向前抬眼一望,左近的幾株美人蕉,其花蕊果然已經蔫頭耷腦地垂了下來。 非常下山(5)

想必,這些個以毒氣滋養、且自身又向外大放毒氣的傢伙,此時才真正體會到口糧被奪的滋味了。

嘿嘿嘿,你還真是在下毒手哪!方向前心中笑罵,跟著哥這一路走南闖北,想不到連你也變得如此勤儉有加、吃干抹盡了!

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方向前大為高興、且深表讚許。

然則,就在這廝盡情享受此番盛宴之際,靈台處突地一跳。嗯,有情況,方向前再次睜開了雙眼,就見前方不遠處彷彿有著人影一閃。

「是誰,給我滾出來!信不信哥一劍斬了你!」這廝色厲內荏地喝道,心中卻實在是不願再生變故了,媽媽咪呀,饒了我吧,讓哥消停一會兒好不好,就一會兒、小小的一會兒。

「啊!」前方一株高大的美人蕉後傳來了一聲驚呼,跟著一位美人扭扭捏捏走了出來,嬌滴滴道:「求哥哥手下留情,不要殺我。」

方向前險些兩股鼻血就此噴出,我嘞個去啊!

婷婷裊裊走來的,竟是一位絕色美人。關鍵是,還是一位衣著暴露,僅以薄紗掩體的絕色美人。幾處神秘之處,更是於其走動間若隱若現,著實的攝人心魄。

那臉蛋、那身材,火爆、魔鬼、曼妙、婀娜……一時間,無數的敏感辭彙開始在某人的腦際間飛舞盤旋。

「哥哥,求你了。」那美人大放嗲聲,恨不能將某人的骨頭也就此融去。

方向前渾身打了個激靈,已然明白過味來,眼睛卻是一瞬不瞬地盯住美人,不看白不看,免費的真人真空秀,他才沒覺悟就此放棄。

「哥哥,你壞嘛——」美人輕移蓮步間,突地好似感受到了某人目光在自己酮體上寸寸游過般,微微側身頓了頓。

「咳、咳,」方向前乾咳兩聲,狠狠咽了兩記口水。

「哥哥,奴家有一事相求,不知哥哥可否幫忙一二呢?」美人於那不遠不近的距離處站定,充分詮釋了什麼叫住距離產生美的真諦。

「你說你說。」方向前心裡罵了一聲小娘匹,口中卻仍是十分溫柔地客氣道。

那女子忽然囁嚅道:「哥哥,今晚好冷,能不能……」

「咳、咳,」方向前大聲咳了兩下,道:「今晚很冷么?我怎麼沒這感覺呢?丫的,看哥哥這滿腦門的汗。」這廝說著話,便是抬手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汗水。

美女瞬間就崩潰了,如此不解風情的人,還當真是沒有見過!再看看方向前全身的皮衣皮褲,此女更是心中莫名的無奈,真真是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才好了。

「哎,」方向前嘆氣道:「在如此奇葩的蕉林里,到處被那蕉葉遮擋得嚴嚴實實、愣是不見一點風,真是想熱死人么?丫的,你不說刮點北風、西風,便是東風、南風也好啊,好歹也讓哥涼快涼快不是?」

這廝說著話,使勁地作勢用手扇了扇,似是盼著起見的樣子。

「那不如……」美女剛想說不如你將皮袍脫下來涼快涼快如何,卻不想,方向前竟是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下,另一隻手卻是在耳朵后搭了個涼棚,輕聲道:「別出聲,你聽。」

美人頓時又傻了,不知這廝讓自己聽什麼,靜靜聽了一陣,周圍安靜之極、更是毫無異動。

「哥哥,你讓奴家聽什麼呢?」美人嬌聲問道。

方向前嘿地一笑,道:「真不像話,你媽喊你回家穿衣服,你愣是裝作聽不到么?」

騰的一下,美人羞得滿臉通紅,心頭頓時就惱了,如此還聽不出此人那是故意在消遣自己,她也就不用出來混了。

然則,此女竟然又「咯咯」嬌笑,道:「這位哥哥,我家雙親早已去世多年了,你怕不是耳朵出問題了吧。好可憐喲,來來來,小妹幫你瞧瞧。」

說著話,此女輕輕扭動腰肢、竟是款款而來。

「哎喲,小心嘍!」方向前一聲驚呼,「哥哥認得妹妹,這幾柄沒長眼睛的傢伙,它們可是不知妹妹為何物。嘿嘿嘿,要是不小心被它們弄破了你的薄紗,哥哥可沒法賠你。」

美人豈能聽不出方向前話語間的威脅之意,猶豫間到底在離著方向前兩三丈處止步,笑道:「哥哥怕熱,妹妹卻是渾身都快凍成冰了,不如……」

「對了,」方向前一拍大腿,道:「不如你來做做廣播體操、運動運動,來,哥給你喊著口令,第八套廣播體操現在開始,預備、起!」

美人萬萬想不到今晚竟會碰到如此一位不著四六的主,心中焦怒,卻是趁機又道:「你是要讓我活動活動么,是不是這樣?」

說著話雙臂張開、輕盈地一轉身子。剎那間,所有曼妙之處在薄紗下凹凸有致、暴露無遺。

「噗、噗」,這一次,方向前兩股鼻血再也按捺不住,雙管齊下。丫的,可別再這麼折磨哥了,哥如今很受傷、很受傷說!再也傷不起了!

然則,心底里,這廝卻是又在暗暗吶喊,很好、繼續、繼續,千萬別停。

美人眼見這位前一刻還在顧左右而言它的主,轉眼見鼻血雙管齊流,心中冷笑不已,哼,任你如何裝,到底還是一隻貪腥的貓,裝得再正經,也終有露餡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