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麼手下被弩箭射中以後,隨即快速倒在了地上,看來葉城這一發弩箭剛好射中他的致命部位,李曼雖然注意到身後有手下倒下,但是此刻她不算繼續攻擊葉城他們了。

畢竟這一次她已經給了葉城一個教訓,如果再跟葉城繼續糾纏的話,她覺得自己不會佔到一點好處。

當李曼他們離開以後,白峯才重新回到葉城跟張敏還有孫嬌嬌的身邊,只見白峯那名手下已經哭的泣不成聲了,白峯直接將他拉了起來。

隨後白峯便安慰了他一番,畢竟現在人已經死了,即使再哭也沒有用了,人不會再活過來。

他們現在主要的目的,那就是找到李曼他們,隨後將他們全部幹掉,要不然不除掉李曼,他們一直都處於危險當中。

但最起碼還得將小洪找個地方掩埋了吧?

如果將他放置在這個沙灘之上,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腐爛了,所以葉城直接跟白峯將小洪擡到了叢林當中,找一片比較鬆軟的地方,直接挖了一個大坑。

隨後就將小洪埋在了裏面,將坑填好以後,白峯的眼淚又在眼眶當中打轉了。

他衝着空氣說道:“小洪啊,哥沒有本事救不了你,你就安心的去吧。”

“哥答應你,一定會替你報仇的,一定!”

只見白峯情緒逐漸又要激動起來了,葉城直接拍了拍他的肩膀,隨後安慰道:“行了,死人不能復活。”

“即使你再傷心,小洪也不可能回來了。”

“在這個神祕的島嶼上,我們得習慣這種生離死別的感覺。”

葉城說的極其有道理,這次孫家來了八房勢力,每房勢力遇到都有可能廝殺的,現在他們僅僅被幹掉一個人而已。

白峯衝着葉城點了點頭,其實他在來這個神祕島嶼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吳雅姿和李盈嬌面露難色沉默了,去搶那些城主府和大戶的不覺得有什麼,搶自己家這就不同了,父親就算是不合格也下不去手。

「這不行吧,我們不是被青龍族的抓了嗎,怎麼又回到家中了?」李盈嬌忽然質疑道。

「是啊,那不是暴露了,江帆,還是你自己去做吧!」吳雅姿也是附和道,接著直接的推脫。

「好吧,不過要是被發現可就要動手了,到時可別怨我毀掉了你們的神宮就成!」江帆也不強求應下,但又是提醒道,隱晦的發出威脅讓她們就範。

江帆知道她們不樂意,什麼暴露行蹤,分明就是推脫的借口,這根本不是問題,尤其是吳雅姿最為清楚,當時去司空神宮不就是易容假扮司空符神主捲走司空老頭的幾十億。

當面揭穿肯定不好,只有以退為進,非要她們動手不可,只有她們動手才最沒有風險,神帝不在,硬搶肯定沒問題,但後果可就嚴重了。

當然江帆也可以易容假扮吳雅姿和李盈嬌去,那勢必引起人家懷疑,被抓了怎麼就忽然回來了?相信都知道司空神宮被騙一事,肯定警惕盤問一下,不一定能應付得過來。

一旦露餡只能動手,紫雨宮和皓白宮肯定符神聖高手一大把,勢必暴露出符神王實力,那就不是與兩位神帝周旋那麼簡單了。


符神主知道絕對會追查,尤其是司空符神主,說不定會懷疑到自己是不是從孤陰黑煞之地出來了。

吳雅姿、李盈嬌都是眉頭皺起一臉鬱悶十分糾結了,將家裡攪個天翻地覆當然不願意,尤其是江帆現在擁有符神王實力,還有納甲土屍和雙頭裂體獸,別說搶,就是踏平神宮完全可以做到。

可是自己洗劫自己家,要是日後被父親知道了,那如何面對父親呢?


「雅姿、盈嬌,你們自己動手是最好的,事後兩位神帝回來一定會認為是有人易容假扮你們,不會懷疑到你們的!」江帆想了想道。

「其實這也沒什麼,你們只是去拿走家中的錢物而已,我保證,從你們家拿來的錢我只算作是借,以後一定全部還給你們,你們可以隨意處理!」接著江帆又誠懇道。

江帆的話果然起作用了,打消她們的顧慮,吳雅姿嘆道:「江帆哥哥,不是說你要家裡的錢,而是覺得自己動手很彆扭罷了,既然這樣那好吧,我答應就是!」

吳雅姿古靈精怪經常進出家中倉庫,覺得事情很簡單,平時在家就是霸王,沒人會阻攔也不敢阻攔她要幹什麼。

「江帆,我可不能保證一定就能進入倉庫拿錢的,還有父親是不是交代過管家什麼的,會不會同意我進入倉庫都難說!」李盈嬌有些擔心道,雖沒明說但已是同意了。

李盈嬌在家中極為難得過問家產問題,也十分難得去倉庫,一直都是一副大家閨秀樣子,這次要進倉庫拿錢心中還真沒底。

「這個你不必擔心,我會陪同你進去的,真要有什麼我會教你就是!」江帆不在意的寬慰道,笑話,皓白宮的小姐還進不去倉庫?管家敢管嗎?就是李神帝有過什麼命令也沒關係。

沒過多久飛翼銀龍飛到窪城周圍落下,江帆將飛翼銀龍收入符咒世界,三人易容后取出符獸車趕往空間傳送場,決定先去皓白宮,皓白宮在露瑤洲的露瑤城。

窪城到露瑤城較近,十幾萬里的路,幾次傳送后便來到露瑤城,露瑤城規模不小,有四五百萬人口,十分繁華。

江帆、吳雅姿、李盈嬌找了個僻靜之處讓李盈嬌恢複本來容貌,又習慣性的蒙上面巾,取出符獸車,吳雅姿扮作車把式趕著符獸車直奔皓白宮。

符獸車來到皓白宮附近便停下,吳雅姿守著符獸車等待,李盈嬌走前,江帆扮作侍衛跟著直奔皓白宮大門去。皓白宮建築不錯十分豪華,也是五層高,第一層在地面,上面四層懸在空中。

皓白宮門口守著八個侍衛,見李盈嬌走來都是一愣,咦,這人打扮和身形怎麼那麼像是小姐?他們都已經知道小姐被劫的事。

李盈嬌也不說話,徑直走向裡面,已是到了門檻,守門的侍衛這才緩過神來,職責所在八個侍衛趕緊都堵在門口攔住去路。

要是平常,侍衛一定會喝問甚至憤怒拿下,這樣直接就要闖進門肯定是忌諱的,不過來人很像神帝的女兒,皓白宮的小姐,也不敢造次,一個侍衛頭目急忙客氣的問道:「請問您是誰?」

「混蛋,你們瞎了眼啊,竟敢攔路,小姐都不認識了?」跟在李盈嬌身後的江帆插話呵斥道。

「小姐!」侍衛們都是驚愕面面相覷,小姐不是被人抓走了嗎?怎麼回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呃,真是對不起,李神帝大人說了,小姐出遠門一時半會的回不來,小姐怎麼就回來了?」侍衛頭目十分驚訝,一時有些不知所措,不過腦筋倒是轉得快,稍稍頓了頓小心委婉提出質疑。

小姐被抓,李神帝已發出命令,事情不能外泄,侍衛頭目相信神帝大人不可能胡說八道,現在小姐忽然冒出,怎麼不狐疑?

侍衛頭目也不傻,一邊給另一個侍衛打眼色,那侍衛趕緊跑著入內,這事重大他們可做不了主,只有求助管家來看看了。

啪!江帆上前抬手就給那侍衛頭目一記耳光罵道:「我靠,你

什麼意思?小姐就不能回來?快滾開,小姐回家也敢盤問懷疑,你找死啊!」

對下人沒必要解釋,否則也不是小姐回家的派頭了,而且反而會讓人起疑。

「這…我,你……!」侍衛頭目被打的倒退幾步人都懵了,被質問的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他們吃驚的看著江帆,鬱悶無比,被一個陌生人打了,這人誰啊,可又不敢發作,還從未遇上過這種蹊蹺之事,其他侍衛也是不知所措傻傻的看著。

「看什麼看,還不讓開,守你們的門去!」江帆眼睛一瞪對堵在門口的侍衛凶道。

侍衛們都被鎮住了,下意識的讓開一條道,江帆做出一個請的動作讓李盈嬌進去,現在自己是隨從,自然不好先進。

李盈嬌對江帆的囂張有些不滿,對守門侍衛幹嘛動粗?不過也不好說什麼,暗暗嘆了口氣道:「你們回到崗位上去吧!」接著走入大門。

沒人敢攔,侍衛們看著李盈嬌的背影對挨打的侍衛頭目悄聲道:「好像真是小姐回來了呢,聲音是小姐的沒錯!」

「嗯,我也聽出來了,你們守著,你們侍我來!」侍衛頭目極為鬱悶,覺得不聞不問不妥,帶著兩個侍衛急忙尾隨,不敢攔,也不敢說什麼,只能跟著,也不算失職。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第480章制定計劃

畢竟來這個神祕島嶼上是爲了尋找延年益壽的寶貝,只要得到了那個寶貝,那麼就可以繼承孫家千億家財,誰會放着千億家財不爭呢?

所以生死是難免的,只是等到親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幹掉,白峯心裏還是十分的傷心。

白峯這一點就比李曼不知道強多少倍,李曼手下死了,她根本沒事人一樣,而白峯卻會因此傷心。

葉城剛離開白峯的身邊,就被白峯直接叫住了,葉城還有些疑惑,只見白峯直接給葉城跪下來了,這讓葉城瞬間哭笑不得。

“我說你這是幹嘛?”

“你跟我都差不多大,不至於吧?”

葉城看着白峯的模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不過白峯卻是非常的感激葉城,他衝着葉城激動的說道:“剛纔你先是救了我一命,隨後還幫我幹掉了李曼其中一名手下。”

“今日的大恩大德,我白峯永生難以回報。”


“如果不嫌棄的話,以後你便是我白峯的恩人了,你放心,只要此次能成功脫離這座神祕島嶼,我便向大龍哥舉薦你!”

葉城沒有想到他僅僅把白峯幹掉了一個人,白峯就如此感動。

但葉城也是很容易理解白峯的心情,畢竟當時他十分的傷心,但面對仇人又是非常的無力,這個時候葉城能把他解決這個難題,白峯肯定是非常感激葉城的。

“我不用你感激,行了。”

“即使你不讓我幫你幹掉李曼的手下,我也會這麼做的。”

葉城這麼說是不想讓白峯如此感激自己,畢竟他總覺得有點不舒服,而且白峯還說要向孫大龍舉薦自己,那就萬萬使不得了。

葉城只是答應孫大龍完成此次尋找寶貝的任務,他還不想成爲孫大龍的手下。

即使孫大龍最後繼承了孫家千億家財,葉城對此也不是很感興趣,所以他不求白峯什麼好處,只要白峯不要這麼難過了。

但白峯心裏是清楚葉城這麼說的目的,不過白峯還是點了點頭,隨後道:“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謝謝你葉城。”

葉城看到白峯的情緒好多了,而且臉上還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心裏纔有些安慰。


只見葉城拍了拍白峯的肩膀,隨後輕聲的說道:“這纔對嘛。”

“我們先回去吧,要不然張敏跟孫嬌嬌還有你那名手下,如果遇到危險了就不好了!”

葉城跟白峯爲了處理小洪的事情,已經來到這個叢林接近一個小時了,所以葉城很擔心張敏跟孫嬌嬌他們的安全。

白峯也非常明白現在的情形,如果李曼再重新回到海灘上的話,那麼張敏跟孫嬌嬌還有他那名手下,絕對是必死無疑。

過了一會兒,葉城便跟白峯迴到了海灘上面,不過好在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那麼手下,在海灘上沒有遇到危險。

只是小洪的離去,讓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

葉城很容易理解大家現在的情緒,即使是他現在也不是那麼很好受,他看着張敏還有白峯以及孫嬌嬌他們道:“現在我們不能再這麼被動下去了。”

“我們要學會主動攻擊,我們現在不但要解決李曼他們,還要解決孫大洲那夥兒人。”

“孫大洲手裏還有槍,如果不將他解決的話,他最後一定會成爲禍患的。”

葉城的地位現在在衆人之間,那還是非常高的,所以他說出的觀點,衆人也是紛紛贊同,尤其是張敏覺得葉城分析的極其準確。

他們一直都處於被動,每次都是被別人襲擊,從來沒有主動攻擊過別人。

如果在外面的話,倒也就算了, 但他們現在可是在這座神祕的島嶼上,如果不攻擊別人的話,別人就會來攻擊你。

即使你找到了乾淨的水源,找到了食物,哪怕甚至最終找到了那延年益壽的寶貝,也會被別人搶去的。

所以爲了能在這個神祕島嶼上生存,必須主動起來!

但白峯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主動,因爲他們現在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食物跟水的缺失,即便葉城能用魚刺作爲魚鉤,在海水當中釣來魚,但也不是一個長久之計啊。

因爲一旦運氣不好,很有可能一條魚都釣不上來,他們就只能乾瞪眼,而且找到乾淨的水也是關鍵,他們可以三天不吃任何東西,但是不能三天一口水都不喝。


現在又連續很長時間不下雨了,氣溫極其的高,之前那些雨水全部都被蒸發了,這座島嶼上的叢林裏面,現在根本沒有多少水存在了。

即使能找到水,那也是“死水”,也就是很長時間的水,裏面不但有各種細菌,而且還有動物腐爛的屍體,根本就不能喝。

如果喝了的話,會引起嘔吐接着帶起脫水,那麼就會死在這座神祕島嶼上。

這一點白峯深有體會,他僅僅喝了一點不乾淨的水,就嘔吐了幾天,如果不是遇到了葉城跟張敏還有孫嬌嬌他們,可能白峯現在已經死在這座神祕島嶼上了。

白峯衝着葉城輕聲的問道:“只是我們該怎麼做呢?”

“李曼的手裏雖然沒有槍,但是她有弓弩啊, 而且弩箭又是非常的多,我們根本無法接近他們的。”

“更別提孫大洲他們了,他們手裏可是有槍的!”

白峯的話宛如給葉城潑了一盆冷水,衆人剛剛燃起的希望,也隨之被撲滅了, 但是葉城早就有了想法,而且他的想法還極其的可行。

葉城一邊說着,一邊指着身後的叢林說道:“我們身後的這片叢林當中,有不少的樹,我們可以利用樹上的樹枝作爲弩箭。”

“雖然跟專業的弩箭有所不同,但威力卻相差不少,就是***箭非常繁瑣,但好在我們人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