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還只是剛剛融入體內,初步修鍊而已,只是一身箭術的初步蛻變。

等到谷心月達到武皇後期巔峰,憑藉一身戰力,配合鳳祖武皇的血脈,那才真正是一箭滅一城,毀天滅地。

「奧義領悟這種事情,真的和修鍊資質無關啊。」

雕龍刻鳳的獸王皮作毯的卧榻上,葉凡從領悟中脫離出來,不由得輕嘆一聲。

一個月前他就感覺到要突破,可直到現在都沒有絲毫頭緒,無法完全領悟出雷系第二境奧義。

看了一眼同樣在領悟奧義的谷心月,此時她一身及胸長裙,輕紗披肩,白若皓雪的香肩若隱若現,烏黑亮麗的秀披散在後背,窈窕曼妙的嬌軀玲瓏起伏,惹人遐思。

谷心月的進度不比葉凡差,如今也快悟通水系第二境奧義了,即將踏入武皇二層。

除此之外,獸戒里的大灰自從踏入第二境后,進度比以前絲毫不差,也快突破了,直讓葉凡欲哭無淚。

自己這完全是給三系奧義給拖累的啊,否則早就武皇二層了。

「這頭坐騎真是蠢貨一個!爛泥扶不上牆!」

這時,虛空螳皇罵罵咧咧地進來了,搖頭不已,一臉晦氣的模樣。

葉凡促狹道:「怎麼?又去教烈風獸王了?」

烈風獸王正是葉凡買來的拉車獸王,形體似馬,通體長滿漆黑如墨的鱗片,四肢粗大無尾,獠牙森森,看起來十分凶煞。

但實際上,烈風獸族是很溫順的,擅長風系且耐力極佳,因此才被葉凡買來拉車。

而虛空螳皇,不知腦子哪根筋抽了,天天教烈風獸修鍊領悟。

可惜,二者天賦潛力等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許多虛空螳皇感覺很簡單的東西,烈風獸王完全不能理解。

當然了,在葉凡看過虛空螳皇的「教導」后,就知道,按虛空螳皇這麼個教法,烈風獸王不走火入魔死掉都算它祖墳冒黑煙了。

在葉凡一番諄諄教導下,虛空螳皇好歹也改變了一些,但現在看來,似乎效果還是不大。

「怎麼能有那麼蠢的獸王,你說你的資質很差,它居然比你還差,氣的本皇差點沒忍住咬它一口。」

虛空螳皇氣的不行,它自詡潛質高絕,比絕大部分人族都強大。

可同為獸族,這烈風獸王居然如此愚鈍不堪,讓它感到難以接受。

莫名其妙躺槍,葉凡也是無語地翻了個白眼,連忙打住道:「你可別真咬它,萬一再把它嚇出個好歹,你來拉車?」

在葉凡買來烈風獸王的時候,虛空螳皇和赤曜兔獸皇二個傢伙玩心大起,流露出皇級威壓,可把烈風獸王嚇的夠嗆,癱了許久才勉強起來。

「放心吧,本皇還真能咬它?」

虛空螳皇擺擺爪子,它這也就是氣話,不然它絲毫不懷疑咬死了烈風獸后,葉凡會打它去拉車。

它堂堂虛空螳一族,去拉車?

打死它都不想干。

話剛說完,車架忽然猛地震顫了一下,眾多桌椅杯盞等跳個不停,劇烈的元氣波動洶湧澎湃,絲絲紅芒在車廂內閃耀不斷。

「座駕受到攻擊了?誰那麼大膽,居然敢攻擊我們?」

虛空螳皇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這車架可是在半空飛行,肯定不會是撞上什麼。毫無疑問的,車架的確遭受到攻擊了。

「出去看看。」

葉凡眉頭微蹙,叫停了烈風獸王,和虛空螳皇從廂內走出來。

這一帶似乎不在任何一座城池範圍內,而是一片荒山野嶺里,山峰連綿,重巒疊嶂,大地蒼茫廣闊,巨樹撐天。

在下方一座小山上,兩道身影對峙而立,衣衫迎著狂風,獵獵作響。

一道青年武王身影身軀昂藏,穿麻衣,長隨意披散開,整個人沉渾如瀚海,眸若冷電,手持一桿黑色玄器戰戟,幽芒一縷縷,釋放奪人心魂的殺芒。

另一道武王身影長挽起立髻,眉清目秀,身軀削瘦,峨冠博帶,手持一柄三尺如泓長劍,氣度溫潤,風度翩翩。

在他們不遠處,還有三個清艷絕麗,婀娜挺秀,宛若三株靈秀神葩亭亭而立的女子,神色各異地看著這一場戰鬥。

「幾個區區武王,也敢驚擾我等。」

虛空螳皇瞪圓了眼睛,齜起獠牙。

「算了,戰鬥餘波巧合波及輦車而已,無需在意。」

葉凡看得出這幾個年青男女氣質不凡,雖然他不怕事,可也不想多事,隨意說了一句,便打算直接離開。

然而,他不想多事,不代表下面幾個年青武者不想多事。

正要離開,葉凡就聽到一個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溫和帶著歉意道:「這位朋友,實在對不住,我等在這裡切磋一二,無意驚到了閣下。」

地設一雙:多情總裁冷顏妻 回頭看去,卻是那個持戰戟的昂藏青年,模樣算得上周正,面如刀削,臉上滿是誠懇。

說完,這青年看了一眼烈風獸王,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深深的震驚之色,但被他隱藏的很好。

「小事而已,我等先走了。」

葉凡搖搖頭,沒有搭理對方的心思。

葉凡正要返回廂內,一隻腳剛踏進去,就聽身後那個青年再次說道:「看閣下的方向,難道也是前往紫凰宗,給谷宗主賀壽的?不如一道同行如何?」

賀壽?

葉凡一怔,再次回頭,問道:「你說谷6大壽?什麼時候?」

谷6?

青年一怔,心下有些驚詫嘀咕,這人也太膽大了,敢這麼直呼一宗之主的名頭。

不過他還是老老實實地答道:「正是,谷宗主大壽就在三個月後,我等離的遠的,提前幾個月出了,閣下可願同行?」

居然還真是谷6的大壽?

葉凡心中想著,神色古怪。

「你叫什麼名字?」

葉凡看向昂藏青年。

昂藏青年心下有些不悅,這番話,這種姿態,太高傲了。

「京戟,來自京氏武聖世家。」

昂藏青年傲然道。

這是回擊,對葉梵谷傲姿態的回應。

他乃是出自武聖世家,尤其有半聖存在的武聖世家,哪個勢力能在其面前驕傲?

「哦。」

葉凡想了想,很快想起了有這麼個武聖世家。

當初皇朝公主的梅台宴的時候,八十八武聖世家也有嫡系子弟來,知道有這麼個武聖世家。但他記不得哪一個是京氏的弟子,沒記住幾個人物。

哦?

如此風輕雲淡的一個應聲,把京戟氣的差點拿戟劈在葉凡腦袋上,看看他腦子裡都是什麼,他可是來自武聖世家。

「京戟,我說你是不是閑的,路過的罷了。咱們切磋,又沒有劈翻它,你還湊上來道什麼歉,武聖世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另外一個青年和三個女子,也駕著車架過來了。

(本章完)

正在閱讀章節:神武覺醒_763武聖世家子弟

瀏覽閱讀地址: 李學浩回頭望的時候,正好見到了瓜生麻衣的雙手從間島由貴的胸前鬆開,幾乎用腳趾頭都能猜到,剛剛間島由貴為什麼會尖叫了。

反擊得手的瓜生麻衣顯得非常興奮,跑過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膩醬,我們去玩滑水道吧。」說著,指了指架在泳池邊上,高達七八米,中間還有幾個彎道的黃色滑水道。

「嗯。」李學浩點頭答應,難得來一趟,他也不想掃興了。

「小百合,由貴,我們去滑水道了。」瓜生麻衣跟不遠的兩人招呼一聲,拉著他就走,似乎生怕兩人跟上來一樣。

李學浩也任由她抱著胳膊,只是手臂和她的身體觸碰之下,讓他臉熱心跳之餘,也帶著一絲異樣的感覺。

兩人上到滑水道的平台上,但並不止他們兩個人,前面還有好多人排隊,為此只能乖乖等著。

滑水道一共有兩條,一條看上去比較「恐怖」,緣於傾斜度比較大,滑下去速度很快,不適合小孩子玩。

另一條則傾斜度就小多了,還有幾個彎道,滑行速度不快,這樣就適合一些小孩子玩了。

兩人選的是「恐怖」的那條滑水道,按瓜生麻衣的話來說,她想刺激一點。

排隊等候的期間,李學浩注意到,他的身旁站著一個小女孩,大約七八歲的樣子,留著長發,有些濕噠噠地貼在肩膀上。

她也在排隊,不過排隊等的是旁邊那個安全的滑水道。

在她身邊,站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可能是她的母親。

李學浩之所以會注意到這個小女孩,是因為她總是時不時地偷望他。

但當他低頭看過去的時候,小女孩顯得有些慌亂和羞澀,急急忙忙地將頭轉開了。

當李學浩沒看她的時候,小女孩又轉過頭來繼續偷看他,看得他心裡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苦笑。

被人偷偷「喜歡」上了,這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但是「喜歡」他的人卻是個小女孩,這就讓人苦笑了。

很快就輪到李學浩和瓜生麻衣兩人,同時,旁邊那個小女孩也輪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滑下去了,膽子變得大了起來,朝他大聲地說了一句:「大哥哥,加油!」

「嗯,你也加油。」李學浩也朝她鼓勵道。

小女孩害羞地縮在了媽媽的懷裡,幾乎不敢去看他。

瓜生麻衣似乎有些吃醋了,坐在前面說道:「膩醬,我在前面,你抱住我。」說著,拉過他的雙手,抱上了她的腰部。

「要出發了!」瓜生麻衣忽然高聲大叫道,然後整個人向下滑去。

李學浩抱著她的腰,也跟著滑了下去。

兩人肌膚相接,可以說沒有任何距離。

瓜生麻衣顯得激動異常,滑下去的時候一邊還大呼小叫的,而且身體也不安靜,在他懷裡亂動著。

很快,兩人就「噗通」一聲,滑入了泳池裡面。

因為一路滑下來亂動的關係,加上落入水中的慣性,李學浩感覺雙手偏離了她的腰部,抓到了本不應該抓的地方。

「喵~~」瓜生麻衣又發出了古怪的叫聲。

這已經不是李學浩第一次聽到了,等站穩的時候,他發現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陷進了瓜生麻衣的泳衣裡面……

「膩醬,喜歡嗎?」為免被人發現,瓜生麻衣也拿雙手擋在身前,充滿誘惑的聲音低低地問道。

李學浩回過神來,忙將手抽了出來。

「喵~」瓜生麻衣又古怪地叫了一聲。

李學浩更是聽得臉熱心跳。

看到他「害羞」的樣子,瓜生麻衣吃吃地笑了,借他身體的阻擋將泳衣弄好,一邊說道:「膩醬,我們再滑一次吧。」

「……不了,我口渴了,想去買點飲料,你想喝什麼嗎?」李學浩連忙找借口離開,剛剛已經經歷過一次了,再滑一次的話,那就顯得他是故意佔便宜了。

看著他離開,瓜生麻衣又在後面吃吃地笑著。

從泳池裡出來,李學浩跑到邊上的商店裡要了一杯冰鎮飲料,往回走的時候,陡然聽到了旁邊傳來一個略顯熟悉的聲音的怒斥:「喂,你們走開!」

「只是陪我們玩一下,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嘛。」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語氣顯得非常自大。

李學浩循聲看去,只見之前「調戲」過他的那兩個女人,穿著紫色泳衣的短髮女人和穿著紅色泳衣的長發女人,正被四個男人圍住。

剛剛他聽到的熟悉的聲音,就是那個短髮女人發出來的。

見到這種情況,完全不用去猜測,很明顯,她們是遇到真正的變態色狼了。

「快走開,我們的朋友馬上就要到了。」短髮女人將長發女人護在身後,態度顯得很強勢,但其實雙腿都顫抖了起來,這是害怕的最明顯證據。

「朋友嗎?沒有關係,我們可以一起玩。」四個男人中,染著一頭白髮看上去似乎是頭目的傢伙上前一把抓住短髮女人的手腕。

短髮女人極力掙紮起來,但是面對的是個強壯的男人,瘦弱的身體根本無法甩開對方那強而有力的胳膊。

長發女人膽子比較小,見朋友被抓住了,驚叫一聲,想要逃跑的時候,又被另一個男人給抓著手腕扯了回來。

「放心吧,只是陪我們好好玩一下,很快會放你們離開的。」白髮男人哈哈笑著,抓著短髮女人準備離開,卻發現,一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少年站在前面,恰好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哼,你這般無禮,才丟盡了世家的臉,菊氏家族的家教就是這樣的?」

京戟和另外一個青年顯然很不對付,開口就是互嗆。

至於那三個明光艷麗的女子,顯然也習慣了這二人的狀態,並沒有什麼阻止的話語。

「哈哈,我菊氏的家教是對同為武聖世家的朋友,不是什麼三教九流的人都能得到我菊氏的尊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