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股能量和天地靈氣不一樣,似乎少了些什麼,仔細感覺了好一會,莫天明白了,天地靈氣蘊含著各種能量,但這股能量卻很單一,是天地靈氣中的生命能量,沒有其它能量的摻雜,所以顯得十分乾淨。

**進光明水晶中的伏魔劍一點一點的往外退著,每退出來一點,光明水晶的裂縫就癒合一點,一直到伏魔劍完全退出,光明水晶上一點裂縫也沒有了,整個大殿充滿了生命能量!牆角縫裡的雜草,在這股生命能量的衝擊下瘋狂的生長著,十幾分鐘硬是長高了十幾厘米。

當光明水晶停止散發生命能量之後,聖一平示意莫天站穩腳步。

莫天疑惑的剛想詢問,就看到光明水晶瞬間閃亮了一下,一股濃郁的生命能量迅速往外爆發!

牆角的雜草更加狂暴的瘋長,將牆角的磚都擠鬆掉了才罷休,而這時候莫天清楚的感覺到,整個聖教外層被一股生命能量包裹住了,看來結界重啟了。

「莫少俠,真是太感謝你了,魔教和聖教都欠了少俠一個大人情。」聖一平朝著莫天微微欠身。

這嚇了莫天一跳,渡劫期的修仙者可都是人界的大佬,竟然向自己這個修為僅有凝神期的修仙者行禮。

「聖教主別這樣,在下可受不了。」莫天連忙上前扶起了聖一平。

聖一平拍了拍莫天肩膀,說:「公孫家族那邊不用擔心,近期我就和魔教教主露一峰會聯合派出一隊人前往千秀宗,共同討伐公孫家族,不讓他們的奸計得逞。」

公孫家族在人界拉攏人也不是不可以,但為了拉攏人卻幫助惡人,助長其氣焰就不可取了。

「多謝聖教主。」莫天抱了抱拳。

留在外面的幾人被剛才那股驚人的生命能量衝擊的一陣搖晃才穩住陣腳,看見聖教教主和莫天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就知道莫天成功了。

聖女瑪利亞和魔女露西兩人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對方不可思議的眼神,這個上次見過一面的少年,似乎並不普通。

剛才聖一平帶走莫天的時候,小魔龍豆豆被留在了外面一直不敢說話,深怕得罪人被宰了,這時候看到莫天出來頓時又恢復了那騷包的性格,頭高高抬起哼道:「我堂堂上古凶獸的主人自然是厲害無比,區區一個光明水晶分分鐘就可以修好。」

周圍幾人十分鄙視的看著這隻魔龍幼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騷包的魔龍,又不是你修好的,嘚瑟什麼?

「豆豆,我們該走了。」莫天將小魔龍喚道身邊。

「莫少俠不留幾天?讓我女兒帶你在聖教轉轉?」聖一平問。

莫天搖搖頭道:「不了,在下很想知道自己家族的事情,現在就要回去問問家父。」

聖一平點點頭,說:「既然這樣,我就不留你了,你記住,現在你就是聖教的貴賓了,想什麼時候來玩都可以。」

「在下知道了,那麼在下告辭。」莫天抱了抱拳,轉身施展御劍飛行飛走了。

「這傢伙,從頭到尾竟然沒有看本姑娘一眼!」魔女露西氣的直跺腳,平常在外面走動,那群男人眼珠子恨不得看透自己的衣服,可是這個銀髮少年倒好,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

「哼哼,這證明你的魅力太差了。」聖女瑪利亞說道。

「你說什麼?」露西瞪大眼睛。

「說你怎麼了?」瑪利亞毫不示弱。

眼睛一轉,露西語氣一變,諷刺的道:「我的魅力是差,但在你的地盤都不看你一眼,可見你的魅力還不如我呢。」

這句話瑪利亞可不能當沒聽見,更何況事實確實如此,當場氣呼呼的就朝著露西撲過去!

露西也不甘示弱的掐了過來,若是在外面,人們看到兩教至高無上的聖女和魔女互相掐架一定會眼珠子掉一地,可聖教的人似乎都習以為常了。

不過這也難怪,因為這斷時間魔女和聖女天天掐架,一開始法術對轟,後來被聖一平禁止在聖教用法術后便變成為了肉搏戰,每天都會上演兩三場。

聖一平心情好的不得了,招呼幾名手下去喝茶了,也不管兩個女人掐架了。

莫天這邊急急忙忙的趕回莫家,讓小魔龍自己玩去后,便直接衝到了莫正雄的房間。

莫正雄正在桌子邊上坐著,拉著雲裳的小手調情呢,沒想到莫天回來竟然直接闖了進來,連忙鬆開雲裳的小手,端起茶杯擺出一副正在品茶的姿態。

雲裳臉色微紅,瞪了莫正雄一眼,起身對莫天說:「天兒,怎麼這麼匆忙?發生什麼事情了?」

莫天搖搖頭,看著莫正雄蹦出一句道:「爹,莫家是怎麼腐敗的?」

「噗!」莫正雄剛進嘴的一口茶全噴了出來!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微信號ap_17K),《化魔決》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咳咳咳!臭小子說什麼呢!」莫正雄狠狠瞪了莫天一眼。

莫天尷尬的道:「口誤口誤,在下是說莫家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以前是不是一個很大的家族?」

莫正雄和流蘇相互看了看,流蘇疑惑的問:「天兒你是怎麼知道的?我記得我和你父親應該都沒有和你說過莫家以前的事情啊。」

以莫正雄夫婦對莫天的了解,自己這個兒子從來不會看關於自己家族的典籍。

「是聖教教主聖一平前輩跟我說的,不過沒說具體的,只是說以前莫家是個十分強大的家族,現在的任何一家隱世家族都沒法相比。」

莫正雄夫婦再次對望了一眼,莫正雄嘆了口氣,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本來是想等你當了家主再告訴你一切的,既然現在你問了,也是時候了。」

莫天坐在莫正雄對面,認真的聽其父訴說莫家歷史。

莫家是一個古老的家族,老到什麼程度?那個時候魔龍滿天飛,大陸還不是人類做主的時候就存在了。

當時沒有任何修仙門派,整片大陸是一片混亂,包括仙魔都存在於人界,可以說當時的人類生存狀態非常的差。

莫家,絕對是人類第一個出現的家族,其老祖宗莫上云為了家族的生存,枯坐千年悟得天道繁衍,算盡天機,帶領莫家人克服一切困難,也為人類在大陸上闖出了一片天地!後來人類成為大陸的霸主,各方勢力崛起,但莫家一直是龍頭,無可震撼,不僅因為莫家實力雄厚,更是因為各方勢力對莫家都尊敬有佳,沒有莫家的莫上雲,就沒有人類的今天。

但人是忘本的動物,當時間走的太久,人們就忘記了最初,莫上云為了人類算盡天機大折陽壽,在最後,多家勢力竟然開始想方設法的消弱莫家勢力,不讓一家獨大。

螞蟻多了咬死象,莫家抵不住多家勢力的暗算圍剿,莫上雲心碎的同時決定為人類做最後一件事情,那就是運用自己通天的神通,將天地封印,不讓仙魔進入人界,也不允許渡劫期之上的修仙者繼續待在人界。

「爹,你是說,飛升是我們老祖宗開闢出來的?」莫天震驚的問。

莫正雄點點頭,喝了口茶潤潤嗓子說:「老祖宗對整個大陸做出了無比的貢獻,但是有些人連狗都不如,永遠不知道回報,甚至還加害。老祖宗施展神通后壽元就盡了,臨終前說過,誰若是在修鍊天賦上面超過他,莫家才能再度崛起。」

開闢飛升一途,帶領人類趕走仙魔,這得要多強的修為才能夠做得到?要知道,那時候仙魔可是存在於人界的。

「那,我們莫家有出現過在修鍊天賦上面超過老祖宗的嗎?」莫天問。

莫正雄直直的看著莫天不說話,流蘇也是笑眯眯的望著。

「你們著在下做什麼?在下問錯了什麼嗎?」莫天被父母的態度弄得莫名其妙,自己的這個問題很正常啊,有什麼好笑的。

流蘇坐到了莫天身邊,拉著莫天的手柔聲道:「天兒啊,以後不要老是在下在下的了,再過不久你就是莫家家主了,說話不要這麼文縐縐的了。」

流蘇的話讓莫天愣住了,然後差異的望向莫正雄。

莫正雄點點頭,證明流蘇的話沒錯后說道:「你在莫家的口碑一向很好,這次又幫助莫家渡過一次劫難,而且你也知道莫家的歷史了,所以為父決定過些日子就對外宣布讓你接替莫家家主的職位。」

「爹,這可不行,在下……額,我是說孩兒的年齡不足十八,還未成年怎可成為家主?」莫天說到一半看到自己母親盯著自己的眼神,不由自主的改了口。

文縐縐的十幾年了,要改過來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你雖年齡不大,但憑藉你的智慧,足以帶領莫家,莫家需要崛起,莫家需要拿回當初屬於莫家的榮耀,為父需要閉關修鍊,這莫家家主的位置你必須接手。」 重生之天師王妃 莫正雄眼睛一瞪。

「父親你繼續當家主不一樣可以修鍊,為什麼現在要閉關修鍊?」莫天還在努力說服自己的父親,成為家主,莫天從來沒有這個念頭,修仙才是莫天的主要目的。

莫正雄大有深意的看了莫天一眼,說:「剛才你不是問莫家後人有沒有在修鍊天賦上超越老祖宗的人嗎?為父可以很自豪的的告訴你,那就是我莫正雄的兒子,也就是你莫天!你的出生意味著莫家的再度崛起,你以為莫家上上下下都發自內心的對你尊敬是假的?因為他們都記得老祖宗的話,一旦莫家後人在修鍊天賦上超越他,便是莫家再度崛起的時候!」

伏老的聲音突然在莫天腦子裡響了起來……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是那人的後人,看來我伏魔劍沒有跟錯人!哈哈哈,你是真正配得起伏魔劍的人。」

莫天背後的伏魔劍開始發光,整個屋子都被照的通亮,一股讓人無法抗拒的威壓釋放出來,整個莫家所有人都感覺心頭沉甸甸的。

「這是?」莫正雄眯著眼睛看著那光,等光消散,看到了一眉發虛白,神色淡然,額頭間一柄黑色長劍印記的老者正腳不挨地的站在莫天身邊。

「爹娘,這位是伏老,仙界至寶伏魔劍的劍靈!」莫天恭敬的為父母介紹。

莫正雄拉著流蘇就朝伏老跪了下來,二話不說的磕了三個頭。

這可把莫天給愣住了,自己父母是怎麼了,竟然直接行如此大禮?

磕了三個頭后,莫正雄拉著和莫天一樣疑惑的流蘇站了起來,恭謹的道:「伏老想必便是當年曾經幫助過老祖宗的那一位上仙吧?」

伏老心情顯然很好,哈哈大笑兩聲道:「年輕人很有前途,不錯,老夫當時是幫助過莫上雲那老傢伙,他為人正直、敢於擔當,是個好人。」

「爹,這是怎麼回事?伏老認識莫家老祖宗?」莫天問。

「之前不是說過,那個時候人界仙魔都是存在的,伏老是幫助過老祖宗的上仙,為父在莫家典籍記載中看過伏老的畫像,是老祖宗親手畫的。」莫正雄道。

「哈哈哈,那老小子,竟然還將老夫的樣貌畫了下來,真有一手。」伏老心情顯然很高興,笑聲不斷。

「不知道上仙此次降臨人界,有何要事?」莫正雄問。

伏老手在莫天肩膀上一拍,道:「老夫現在已經是你兒子的手下了,可不是降臨人界的。」

莫正雄笑了笑,道:「伏老真愛開玩笑,很幽默。」

伏老搖搖頭,收起笑容認真的說道:「老夫一點也沒有開玩笑,伏魔劍已經認了莫天為主,將伴隨莫天生而生,死而死!」

「……」莫正雄額頭上的汗瞬間就下來了,笑容也僵硬住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virtual=””.qrcode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5px5px;overflo: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padding-t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微信號ap_17K),《化魔決》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 ??「伏老,您曾經幫助過我莫家老祖宗戰鬥過,認小兒為主,不太合適吧。」莫正雄說。

「有什麼不合適的,莫天的修鍊天賦簡直是妖孽,根本不是你們莫家那個老小子能比的,伏魔劍認主完全可以。」伏老絲毫不給莫正雄面子,直言不諱的道。

莫正雄還能說什麼,伏老不僅是和自己老祖宗一輩的,更是大仙,能惹嗎?再說人家也是為了自己孩子好,莫正雄心裡還是高興的。

囑咐莫天不得對伏老無禮后,莫正雄也就隨這爺兩折騰了。

「爹,關於剛才說的這個家主一職……能不能再等等?」莫天商量著道。

莫正雄很堅決的說:「這個不行,有了伏老的支持,這個位子你現在完全可以接手了。」

伏老在一邊點頭道:「男子漢要敢於擔當,莫天你完全可以勝任,就不要推脫了。」

流蘇也在一旁幫腔,莫天只能答應了。

結果第二天,莫正雄就召集莫家所有人當場宣布了莫天成為莫家現任家族。

莫家弟子反應還是很支持的,莫葉這小丫頭更是瘋狂了,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咳咳,這麼說不太恰當,反正莫天現在是家主了,作為莫天最寵愛的妹妹,莫葉的身份也是水漲船高,雖然莫家人本來就很疼愛這個小妹妹。

「天地為證,今日莫家莫天接任莫家家主一位,從此事事以莫家榮辱優先,以莫家興榮為己任,我問你,你可能做到?」莫正雄捧著一本小冊子對跪在莫家靈堂前的莫天說道。

「能!」都到這個時候了,自己總不能來句不能吧,那不是作死嘛。

莫正雄滿意的點點頭,將手中的小冊子遞給莫天說:「這是莫家老祖宗莫上雲記載的不傳秘法,只有每一任家主才能修鍊,現在是你的,如若身死,必先摧毀。」

莫天接過後認真的點點頭,莫上雲的神通秘法,當初仙魔都無法對抗,能不重要嘛。

到這裡,儀式就算結束了,接下來就是莫家上上下下大擺酒宴,歡天喜地的慶祝莫家新家主上任了。

莫正雄滿臉笑容,自此以後,自己可就輕鬆了,修鍊之餘可以養養鳥、帶著老婆溜溜彎什麼的。

「來來來,恭喜少主成為家主,我敬家主一杯。」一名莫家弟子拿一個荔枝那麼大的酒杯沖莫天敬酒。

莫天笑了笑,拿個杯子一飲而盡。

「我可敬仰少主……不不不,是家主很久了,我也敬家主一杯。」

因為莫天的年齡和莫家弟子很接近,而且比大部分人小,所以莫家弟子也願意親近莫天,又一個像莫天敬酒的莫家弟子拿一個碗沖莫天敬酒。

莫天笑了笑,說了幾句客套話,然後同樣拿一個碗一飲而盡。

後面的時間莫家弟子紛紛朝著莫天敬酒,莫天躲都躲不過去,只能一碗接著一碗喝。

聖夢雨、穆婉柔、秦思和血靈四女被流蘇拉著和莫正雄、莫雄風幾人坐在一起,目光不時朝著莫天那桌望去。

流蘇心細,沖四女道:「以後你們就當這裡是自己的家,有什麼問題就說出來,不好意思跟我們說,就和天兒說。」

莫正雄點點頭,一邊和莫雄風拼酒一邊道:「不錯,你們既然是天兒的朋友,就是半個莫家人了,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聖夢雨和秦思兒女靦腆的點點頭,但還是沒什麼話,血靈根本就沒什麼反應。

這也不怪她們,秦思這女孩天生性格內向,真要比的話,可以說比穆婉柔的性格還要內向。至於聖夢雨嘛,人家堂堂龍族的公主,平日在龍谷中一心撲在修鍊上,也不太會聊天,更不用說和人類聊天了。

至於血靈,貌似只有在莫天面前才會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其餘時間比聖夢雨還要冷若冰霜,眼睛中更是時不時露出一絲凶性,這是血族的天性,沒辦法改。

最後酒席散去,已經是後半夜了,莫天整個人臉上紅撲撲的,眼睛透亮但身體搖晃,顯然是喝多了。

就是啊,再怎麼能喝也抵不住這麼喝啊,要不是有凝神期的修為做支撐,莫天早就倒下去了。

「爹,娘,在下……不對,我去睡覺了。」莫天沖著眼中兩個莫無邪和流蘇說了聲,搖搖晃晃的就走了出去。

全職法師 「我去服侍少主。」穆婉柔跟著就出去了。

一見穆婉柔走了,聖夢雨和秦思互相看了看,也雙雙告退。血靈站起來沖著流蘇幾人點點頭,身子一閃就沖了出去!

莫正雄看了看匆匆出去的四女背影后沖流蘇道:「蘇兒,你說這四個女孩是不是對莫天有意思啊?」

流蘇白了莫正雄一眼,說:「你們男人就知道亂想,除了穆婉柔是百分之百喜歡天兒外,另外兩個女孩只是對天兒有著很強的依賴心,並沒有發展到喜歡的程度。」

「原來如此。」莫正雄點了點頭。

「不過……日久生情,以後還真不好說。」流蘇又冒出了一句。

紫陽劍帝 「……」

這一晚莫天是真的睡得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是感覺自己身邊有一個很柔軟,很香的「物體」不自覺的將這「物體」緊緊抱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