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股寒氣,更是直接壓迫在葉默的神識上,讓他如墜冰窖的,全身上下止不住瑟瑟發抖。

「此處如此yin森詭異,想來絕非什麼善地,莫非當年的金丹鬼修,便是因為忌憚海底溝壑中的神秘存在,方才去取裡面的養hun木」

葉默驚懼之餘,隱隱也有些〖興〗奮。

養hun木絕非尋常靈木,既然和yinhun有關,便大有可能生長在天下至yin之所方才那股寒氣,恐怕就是傳說中的至yin之氣,這般說來,養hun木十有還留在此溝壑中。

他現在在猶豫,該不該冒這個險,深入其中取走養hun木。

畢竟神識受到yin氣的壓迫,最多只能離體二十丈左右,這將極大的影響到他御使飛劍的本領。

而且海底深處的恐怖水壓,讓他不得不huā費大量的法力,來維持辟水珠的能量。

雖然他現在已經是築基六層的修士,而且因為修鍊的功法遠超常人,元氣的深厚程度已經趕得上築基後期的修士,法力恢復速度更是極為逆天,但是這樣消耗下去,葉默估計也最多能堅持二三個時辰左右。

每過三個時辰,葉默就必須浮出海面,通過吞食元氣丹來恢復體力損失的元氣。

如果超出這個時間,導致他的法力不濟,無法維持辟水珠的運轉,只怕會瞬間被恐怖的水壓碾成齏粉。

「嗚嗚嗚」

至yin之氣無視海水的存在,刮出一股股駭人聽聞的恐怖聲響。

葉默咬咬牙,雙手翻動間,定雷飛劍和靈風飛劍被他召喚出來。

即使只能在二十丈的距離內御使飛劍,也總比在如此深的海底使用法術要好上許多。

「無論如何,這條海底溝壑也要探上一探,不枉我耗費如此長時間搜尋定hun珠可遇不可求,這養hun木是否能夠得手,直接關係到他是否能夠獲得玄月劍尊的幫助,無論是出於他自身考慮,還是他背後的葉氏仙鎮,葉默也要賭上一睹。(未完待續!。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避水珠的圓形氣泡內,葉默微一掐訣,一股股法力從全身各處流轉到眼處,片刻之後,幽深漆黑的海底中,亮起兩道微微的白芒。

神識無法探查太遠,葉默只能藉助視線了。

身子猛然一縱,葉默便像一根離弦的箭一般沖向海底溝壑的深處。

在葉默的快速遊動下,兩邊的景物飛快後退。

溝壑兩側的崖壁上,沒有任何生物存在,海底崖壁陡峭嶙峋,視線範圍變得逐漸狹窄,大概一炷香以後,溝壑的寬度就只有約莫四五丈的距離。

不知下潛了多久以後,葉默眼前突然之間豁然開朗,狹窄的溝壑底部,竟然是一片極為開闊的空間。

葉默心中一愣,連忙止住了身形,在一塊凸起的崖壁後面,仔細觀察了起來。

沒有了神識的探索,葉默斷然不敢輕易涉險,隨著他的深處,神識能夠外放的距離被逐漸壓縮,最後竟然只有四五丈左右,對他絲毫沒有任何幫助。

反倒是藉助運於雙眼的目力,他才能夠將眼前的景象一覽無餘。

開闊的空間內,像是一座巨大的廣場,地面極為平坦,一根根怪異無比的石柱,在廣場上不規則的矗立著。

葉默驚訝的發現,這些長短不一的石柱,滿眼皆是,密密麻麻的分佈在整個廣場上,

這些石柱,看似呈不規則排列,如果不是葉默前段時ri留在龍昌派幫忙建造護派大陣,自身對陣法的理解又上了一個台階,他根本不會察覺到這些石柱的異常。

「似乎是某種未曾見過的上古奇陣,此處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葉默震驚的看著下方的詭異場面,心中的不安感越發強烈。

「靠得太近,視線範圍受到限制,看不出這些石柱的全貌,我還是找個視野開闊的地方,看看這些石柱到底有什麼蹊蹺之處」

他之前並非是在溝壑中垂直下潛,而是在經過一段下潛后,因為溝壑見底,不得不改變了一下方向,所以這片布滿石柱的廣場,處於他視野的斜下方。

為了方便自己一睹全貌,葉默觀察了一番,找准一個方向快速遊了過去。

距離神秘廣場正上方的百丈左右位置,葉默懸浮在海水中,運足眼力向下看去。

這一次,葉默才將整個廣場徹底收入眼底

「這是?」

葉默情不自禁的驚呼出聲,臉se唰的一下變得煞白無比。

溝壑底部的神秘廣場,形狀是規則的橢圓形,廣場正中位置,數量不多不少,正好一百零八根石柱,呈圓形分佈。

石柱的數量,正好對應著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宿,而且,長柱正好三十六根,短柱正好七十二根。

最讓葉默震驚的是,這些石柱,現在看起來顯得極小,實際上那是因為他距離過遠的原因,按照葉默的推測,如果真靠近了來看,即便是那些較短的石柱,至少也有十丈之高

葉默心中暗暗生出一股冷意,能用如此多巨型石柱,布置這道神秘上古奇陣的修士,只怕是極為逆天的存在,翻手間就能讓他飛灰湮滅。

如果放在平時,葉默只怕早已遁走,但是石柱群zhongyang圍繞的那一股被黑se霧氣覆蓋的神秘存在,讓他無法下定決心就此離開。

這些黑se霧氣,葉默並不陌生,遠遠就能感覺到一股極為yin冷的氣息。

正是他壓迫他神識的至yin之氣,只不過,在石柱群zhongyang那片神秘區域,至yin之氣已經濃郁到肉眼可見的程度,而且渾然不懼數千長之深的水壓,能自行分隔開海水,在海底深處依然保持霧氣一般的存在。

「難道養魂木,就隱藏在那至yin的霧氣之中?」

葉默又驚又喜,最終是咬咬牙,身形一竄的極速向石柱群zhongyang的神秘所在掠去。

「小傢伙,這地方不是你能來的」

就在葉默剛剛掠出數十丈距離,一道滄桑渾厚的聲音在葉默耳邊陡然,緊接著一股恐怖的威壓將他的身子猛然一推,葉默便像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退出數十丈,返回到之前的位置。

葉默驚駭得幾乎就要轉身遁走,只是那股威壓將他逼迫了出了一段距離后,就陡然消失不見了。

「不知是哪位前輩在此,晚輩葉默貿然打擾,還請前輩恕罪」

葉默驚愕片刻,強忍住離開的衝動,拱手喊道。既然剛才那股威壓並未傷他,看來並非動輒殺戮之輩。

一股聲浪,在葉默法力的覆蓋下,向下方的石柱群涌去。

在海水中,沒有法力加持,聲音根本無法傳出去。

「小傢伙,老夫看你一直小心翼翼,應該早已感應到此處的恐怖,為何遲遲不肯離去,莫非真以為這裡有什麼異寶存在?聽老夫一句勸,該是哪兒,就回哪兒去,這裡不是你該呆的地方,更沒有什麼寶物」

葉默怔了一怔,聽得出隱藏在石柱群中的那位神秘前輩,並沒有對他生出殺意,而是在好心規勸他。

單憑剛才的那股威壓,葉默便已知道,那位神秘前輩如果真要對他出手,他只怕難有還手之力。

「多謝前輩提醒,晚輩也知道此處並非什麼善地,更沒有什麼寶物存在,但是晚輩只是想確定一下,此地中是否有晚輩急需之物。」

葉默繼續保持恭敬的語氣,生怕惹怒隱藏在石柱群深處的那位強大存在。

「哦,什麼東西,竟然讓你甘願冒險?」

神秘前輩略感好奇的問道。

「養魂木」

葉默猶豫了片刻,覺得想避開此人,獲得養魂木,幾乎是不可能的,於脆直接將自己到此的原由說了出來

「養魂木,原來你是想來此處獲得養魂木?」

神秘前輩聽完葉默的要求,語氣中似乎顯得有些驚詫。

「哼,果然又是和那些傢伙一路貨se,沒想到你們人類中,居然又多出如此多的鬼修,難道暗系功法的吸引力,就有那般驚人?!西幽鬼族給你們人族的教訓丨這麼快就忘了不成」

神秘前輩的語氣漸漸不佳,到最後已經是疾言厲se起來,聽得葉默一陣心驚膽顫。聽此人的語氣,似乎對鬼族很是敵視。

西幽鬼族?

教訓

應該是指萬年前那場仙妖大戰。

都一萬多年了,還談什麼教訓丨更何況,按照人類修士中所存不多的典籍記載,西幽鬼修給人類的造成的災難,可是遠遠不及海族妖獸的。

它們頂多也就是海族妖獸的幫凶而已。

真要算賬,人類修士也應該找海族妖獸算賬,西幽鬼族的大本營遠在西海彼岸的另一塊神秘大陸,根本不可能輕易抵達。

而且聽這名神秘前輩的語氣,想來此人並非人族修士,而是其它族類的存在。

葉默腦海中思緒飛轉,在沒有弄清楚對方的身份前,並沒有立刻回應。

從現在所處的海底位置,以及外面圍著的那些妖海豚,此「人」的語氣判斷,必定是海族妖獸無疑。

而且是已經是能夠口吐人言,修為至少達到金丹期以上的強大妖修。

妖修和人類修士不同,從出聲就具有天賦技能,像葉默之前在孤島上發現的那頭妖海蟹,本身實力只怕連鍊氣期都不到,卻已經能施展出冰箭術這樣的一階法術。

同階之內,妖修的實力遠大於人類修士,一名金丹期妖修,一旦暴怒起來要對付葉默,葉默的後果可想而知。

不過,對方縱然是金丹妖修,也並不意味著會對他不利。要知道妖族多達上百個種族,極為龐雜,每一個種族xing情都各有不同。正如海豚妖,只要不攻擊它們,它們也不會攻擊其他人。

葉默也不想輕易放棄極有可能存在的養魂木。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先獲得這名金丹妖修的善意才是。

「前輩可能是對晚輩有所誤會……」

葉默思量著措辭,恭敬的答道,「晚輩並非您口中的鬼修,也沒想修鍊鬼系功法。而且在人類修士中,鬼修的數量極為稀少,大部分已經被趕出東海修仙界。

晚輩之所以想求得這件養魂木,確實是有其它的重要用途,想要搭救一位朋友。如若前輩不信,大可以出手試探一下,鬼修和普通修士的區別,想必以前輩的實力,應該能輕易分辨」

說完,葉默將體內法力爆發而出。

金木水火土代表的金se、綠se、藍se、紅se、黃se五se光團從其體內噴薄而出,形成一個五彩斑斕的圓形護罩,將他包裹在內。

「咦五行同修,你同時具備五種靈根?」

葉默耳邊,終於再次響起那位神秘前輩驚訝的聲音。

葉默不以為意,並沒有就此打住,而是陡然發出一聲清喝。

隨著這一聲清喝,葉默身上爆she出三條顏se分明的光柱,將漆黑的海底廣場,照she得如同白晝一般。

這三道顏se,正是代表著他身體中的紫se雷系法力,青se風系法力,以及白se冰系法力。

這三se光柱的出現,同時也代表著他具備雷風冰三奇靈根。

其中紫se的光柱最為耀眼,光柱內的氣息更是極為凌厲,生生將周圍的至yin之氣逼退

其次是風系光柱,其中的青se光芒雖然不及紫se光柱,卻是比代表著冰系的白se光柱耀眼許多。

「八,八系靈根修士,而且是修行到築基中期的八靈根修士。怎麼可能,你們人族修士靈根越是繁雜,修行的速度也越是困難,你是如何修行到築基期的」

一直隱藏在石柱群中的神秘妖修,終於忍不住顯身,飛掠而出,直衝葉默而來。

∷更新快∷∷純文字∷

epfys;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出乎葉默的意料,飛掠而來的神秘妖修並非是妖獸模樣,而是一名身穿藍se長袍的白須老者。

「八靈根修士,就不能修鍊成築基期?」

葉默笑道。

藍袍老者周身並有法力氣罩出現,而是直接屹立於海水中,仿似此處龐大的海壓對他沒有絲毫影響。

老者揮了揮衣袖,臉上的皺紋擠成一團,盯著葉默的眼神,jing芒畢lu。

「同時具備八種靈根,又能將修為提升到築基期的人族修士,太過罕見藍袍老者並沒有直接回答葉默的疑問,反而是神情不安的喃喃自語起來。

「說,你要養hun木做什麼?」

藍袍老者打了哈哈,將話題岔開,問起了葉默。

葉默聽到老者問出這番話,臉se頓時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在藍袍老者出現之前,葉默就一直在考慮,想要說出一個合理的理由,讓這名神秘前輩將養hun木讓給他。

但是真正面對這名藍袍老者的時候,葉默感覺自己像是沒穿一副一般,瞬間就被對方看了個裡外透徹。

葉默很清楚,想騙過此人,只怕是不可能的了,但他又實在不想說出實情玄月劍尊是他最大的秘密,如果不是到了非說不可的時候,葉默是絕對不會透lu玄月劍尊的消息的。

「前輩」

沉默半晌后,葉默有些不安的說道,「請恕晚輩無法將真實用途告知,不過晚輩絕對不會用養hun木行為非作歹之事,只是搭救一位朋友,還請前輩能夠諒解」

葉默拒絕了藍袍老者后,立刻就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藍袍老者神情淡然,不知喜怒,並沒有因為葉默的拒絕,而發生任何變化「也罷,不說總比說謊好,你們人族修士,平生最愛說謊,一萬年前是這樣,一萬年後依然是這樣,經歷過萬年前的教訓丨一點長進也沒有。好在人族族修士中也並非全是滿口虛言之輩,你不願意回答,倒也令老夫頗為滿意」

葉默聞言一怔,暗暗慶幸沒有拿出之前那些胡謅而來的借口,來誆騙眼前這位藍袍老者。

不過藍袍老者左一句你們人族,又一句你們人族,看來他絕對是妖族修士了。

「前輩難道您不是人族修士?」

葉默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問道。

「人族修士?」

藍袍老者一陣啞然,轉而哈哈大笑起來。

千丈深處的海底,藍袍老者沒有法力護盾隔絕海水,行為舉止卻自然順暢,幾乎和在陸地上的人族沒什麼兩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