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真是特么可真是太尷尬了!不吃味都不像話了!

伏爾看著扭頭回來的慕若,眼底浮起一絲無奈。

慕若瞪了他一眼,「真是礙事!」說罷,手掌凝聚一抹火光,沖著他的腳下打了過去。

哧溜一聲。

火與冰相撞,直接融化成水。

此刻,黑影再度竄起。

「小心!」伏爾一把抓住慕若往後一帶,身形一轉,竟將自己送了出去。

腳下一個打滑,直接跌出索橋,在他掉落之際,沖著慕若大喊,「別管我,快走!」

慕若瞪大雙眼,右腳一繞,躍身而起,主動跳了下去,一把抓住伏爾的腳腕。

伏爾微愕,沒想到她會抓住他。

「你幹什麼?還不放開我?想一起死嗎?」

慕若右腳掛在索橋上,雙手抓著伏爾的腳腕,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毫不猶豫的跳下來,真的是連考慮都沒有考慮!

伏爾皺著眉,凝視著慕若眸子里掠過慌亂,登時一股火氣往上頂。

這個女人……該不會真的喜歡伏爾了吧?

那他怎麼辦啊?

想到這,他彎著腰,伸手去摳她的手。

「我們倆不熟,你走開!」

慕若右腳纏在橋上,咬牙怒視,「你給我閉嘴!」

「既然你那麼想跟我殉情,那就隨你。」伏爾直挺挺的倒立,臉上卻還是惱怒。

這個女人居然敢對別的男人動情,等他把事情解決之後,他一定要把她鎖在房間里好好教訓!

此刻,他似乎全然忘記,他吃醋的這個伏爾,就是他自己……(某炎:四不四傻啊?)

慕若連翻白眼,提醒道:「你準備好,我將你往上提,你自己借力上來。」

伏爾雙手抱胸,眉間滿是怒意,根本不理會慕若。

就在慕若準備要將伏爾抓起的前一刻,誰也沒有想到,兩道黑影從水底竄起,一個是伏爾身後,一個是慕若身後。

兩人在對方瞳眸中都看見了身後的黑影。

在慕若微怔的時候,伏爾卻擰著眉頭,迅速做出的動作。

指尖凝聚靈力,對著腳腕一劃。

「你敢!」慕若大怒,指尖卻只留下碎布。

伏爾使勁全力,將慕若往橋頭的方向一推。

幾乎是瞬間,嘩!嘩!兩聲響。

撲通——

伏爾掉入水中,水面陷入平靜。

慕若身體往後急速倒退,親眼看著伏爾被兩道黑影咬住,拽入水底。

而這些畫面,除了嗜容之外,旻瀾和伏乙都沒有看見。

兩人看見慕若過來之後,紛紛鬆了一口氣,便往後尋找伏爾。

「伏爾呢?」伏乙不解的問道。

嗜容冷冽的視線甩向伏乙。

伏乙不知,還以為他是因為慕若回去救伏爾而生氣,便住了嘴。

「你沒事吧?」旻瀾關心的詢問。

慕若落地之後,手扶住橋頭的柱子,指尖還掛著幾塊被伏爾從腳腕割下的碎布。

她面色平靜的看著水面,心底卻波濤洶湧。 幾秒之後,她才回過神,「伏爾掉下去了。」

「掉下去?」旻瀾錯愕了,掉下去的意思,豈不是……「可是,憑伏爾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會過不來啊!」

慕若聞聲,轉眸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憑他一個人當然可以,可是他不但背負了你的那份攻擊,就連我和其他幾人的也都承受了。

這些話,她並沒有說出來,畢竟伏爾是旻瀾的手下,幫他是理所當然。

可是最終卻是因為她才死的,轉身看向嗜容,「我們走吧。」

旻瀾不知為何,從慕若的眼底看出了冷意。

伏乙也是一頭霧水,伏爾死了,該傷心的是他們啊!

「要不,我下去看看?」嗜容沉聲問道。

慕若搖了搖頭,「沒必要,這種寒液,就算你身體強健也會有損傷。」說罷,邁開腳往通關的地方走去。

嗜容皺著眉頭,凝視著慕若離開的背影,無奈搖了搖頭,最終跟了上去。

旻瀾和伏乙也都快速跟在後面離開了。

等到幾人離開之後,水面漸漸浮起兩隻水猴子,渾身毛髮焦黑,嘴裡冒著白煙,兩眼往外翻。

死法,似乎是吞了火種,明明是冰屬性,卻活活被火燒死。

一襲白衣的冥御煌,傲然地立在水面,瀲灧的瞳眸定定的看著出口。

在他身後,則站著一位老者,「您既然無事,為何又這般?」

冥御煌眼梢微斂,迸發出冰涼的寒意,「伏爾這個人沒有存在的必要,更沒有存在若兒腦袋裡的資格。」

滿是酸味的話,惹得白灼嘴角抽搐。

什麼沒必要,什麼沒資格,不過是因為您吃醋就輕易摧毀了伏爾這顆棋!

「您好不容易才進入極界,而且得到旻帝的信任。如今這番舉動,豈不是白費心機了?」

冥御煌薄唇緊抿,狹長的眸子閃爍著意味,「都是為了改變,那麼獸人界沒有理由獨善其身。不僅僅是獸人界,就連靈界也別想置身事外。」

白灼噤聲了,這盤棋您當真是要將這天上地下全部都下進去了。

「我們走。」冥御煌甩袖一揮,帶著白灼消失了。

砰!砰!砰!

三道響聲,索橋斷成三截,掉落在水中。

第十關徹底被毀。

白茫茫的雲霧,將第十關卡遠遠隔離開。

在雲霧中間,浮現出一座華麗的房子。

之所以稱為華麗,那是因為房子全體金色,彷彿黃金築造成的一般。

而在房子的牆壁上,則掛著一面透明的屏幕。

上面寫著五個大字,「獎勵發放處。」

慕若他們站在亭子下面,屏幕上立馬顯示出幾個人通關所得到的獎勵。

白芒閃爍,獎勵陸續出現在幾人腳邊。

幼獸,小麒麟全都出來了。

叮的一聲,屏幕陡變,現出一行字。

緊接著系統傳出宣讀的聲音。

此次死亡秘境選拔賽倒計時開始,最終選取人數為十人,現通關人數為九人,請在選手們在限定時間內通過關卡。

慕若眉頭輕挑,暗道,三歲這小傢伙打個醬油居然還佔了一個名額,這要是讓其他選手知道豈不是得吐血?

就在這時,幾道光芒閃過,眾人消失在獎勵發放處。

刺眼的陽光,芬芳的氣息,讓他們清楚的感覺到,他們真的離開死亡秘境了!

趙令左和趙毅臉上堆起笑容,本想跪在地上,卻又想起慕若的話,便改為了拱手施禮。

「多謝主子!」

「多謝主子!」

慕若擺了擺手,不甚在意,「這次你們回家,絕對會風風光光。」

趙令左和趙毅相視一眼,咧嘴憨笑。

就在這時,整齊的腳步聲傳來。

一隊護衛走了過來,腰間掛著佩劍,嚴肅的將他們圍了起來。

旻瀾抬眸望去,左右環顧,父上把親衛兵派來接他?

「參見少主!」

響亮的聲音傳出,緊接著全部單膝跪在旻瀾面前。

旻瀾微微點頭,威嚴抬手,「起來吧。」

「少主,看來,你這次必須得回去了。」

旻瀾轉眸看向站在嗜容身側的慕若,無奈嘆了一口氣,「三年期限已到,我又身中劇毒,不回去還能幹嗎?」自嘲的說了句,邁腳上前,淡笑道別,「小右,我該回去了。」

慕若挑眉,「後會有期。」

「哈哈……後會有期,下次再見,你可一定要來極界啊!」他如是的說道。

慕若點了點頭,「當然。」

這時,護衛首領走到了幾人面前。

「旻帝口諭,此次通過選拔賽的選手,皆可自由選擇去極界任命官職。」

慕若轉眸看向趙家兄弟,「未來是你們的,你們自己決定。」

趙令左和趙毅相視一眼,紛紛搖頭。

堅定的說道:「我們已經決定,此後只為主子一人馬首是瞻。」

慕若擰著眉頭,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護衛首領。

她可不想剛來靈界,還沒有做完自己的事情,又被極界定了搶人的罪名,進而對她產生敵意。

「這件事……」

旻瀾似乎看穿了慕若的想法,淡笑的擺了擺手,「父上既然這麼說,自然就是給足了他們選擇權,況且……」他看著趙家兄弟搖了搖頭,「這次他們倆要不是選對了主子,也不可能活著出來。說難聽點,以他們的實力,其實並不足以在極界生存。」

這句話幾乎是說到了趙家兄弟的心坎里,這次能活著離開死亡秘境他們倆已經很感激了!

慕若抿了抿唇,看了趙家兄弟一眼,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啪啪啪——

一陣鼓掌聲傳出。

「哈哈哈,不愧是我親自挑選的人,有出息!」楚漠面帶笑意走了出來,身後跟著拉吉,還有一行護院。

他的鼓掌聲自然是給慕若的,只是當他走出來之後,卻看見了極界的護衛,登時快步上前。

「不知首領來此,有失遠迎。」拱了拱手,表示恭敬。

護衛首領只是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點頭,「楚家主不必多禮,本護此次前來只是接少主回宮,旻帝讓本護傳達了您原本該傳達的話。並沒有插手您選拔人才的意思,剩下的還是由您來安排。」

簡單的一句話,表明了來意,更讓他不要多想。

楚漠暗自舒了一口氣,還以為是旻帝對他不滿意,原來只是為了接少主……

等等–

「少主?」楚漠驚訝的看著他。 護衛首領看了旻瀾一眼,頷首,「這位便是極界三皇子殿下,更是極界儲君。」

楚漠聞聲望去,倒是對旻瀾有幾分印象,卻沒有想到這人居然是極界的儲君。

拱手便要施禮,只是話還未說出口,就被旻瀾不耐煩的聲音打斷了。

「時辰不早了,該回宮了。」冷漠的丟出一句話,將視線看向慕若,好似無聲詢問,你沒事吧?

慕若面不改色,淡淡道:「路上小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