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次大家都一致站在了徐正淳的那一邊。

“可是我還是會覺得尷尬。”

英子雖然看到大家都站在了徐正淳一邊,心裏不是滋味。但每次徐正淳當着旁人的面親吻她時,英子的心裏還是很尷尬的。

“英子如果你覺得我當着別人的面親吻你,你覺得尷尬,那這樣好不好,除了一些重要的場合我需要親吻你,別的時候我儘量只親吻你額頭好嗎?”

徐正淳聽到英子說她會覺得尷尬,也作出了讓步,因爲的確有些場合真的是需要親吻的,而且像他這樣身份的。

“這個…….好吧!那這條就不寫吧。”

英子低下了頭,徐正淳從英子的聲音裏聽出了失望的語氣,還帶有一點點委屈的情緒在裏面。

“英子……”


徐正淳摸索着拉着英子的手,拍拍,然後讓小芝把這一條寫上,註明除了公開場合其他時候有外人在只能親吻額頭。

“正淳你真好。”

英子看到小芝把那一條寫上好後,一把抱住了徐正淳。

徐正淳摟着懷裏的英子對着她笑了。“我的小女孩,我怎麼能讓你覺得委屈呢,我怎麼捨得。” 大家把處罰的條款討論完才吃的晚飯。晚飯上有顧嬸做的魚,還有一些別的家常菜。

“大衛,你不是喜歡顧嬸做的魚嗎?來這魚頭,魚尾都歸你了,還有這塊也歸你了。你這個大壞蛋,給我挖這麼大一個坑。”

顧嬸一把魚端上桌子,英子就趕緊把魚頭,魚尾,還加了塊魚鰭一起給夾坐在她旁邊平亭的碗中。規則商量到一半時英子才恍然大悟自己被平亭給挖了一個坑,她自己傻傻的跳進去,還把土給填上了。

“哈哈哈!平大夫,看你還要不要惹我們家這妖怪,現在只得吃魚頭魚尾加魚鰭了。哈哈哈!”

華仔看到英子把魚頭魚尾什麼的都夾給了平亭,又聽到說挖坑的事,結合今天晚上發生的事大概已經猜到怎麼回事了。

“吃你的魚!當心魚刺卡不死你。”

平亭看着自己碗裏的魚頭魚尾苦笑不得,華仔又在這點火,氣憤的向華仔吼道。

“二哥,你吃這塊,刺少點。”

小芝夾了一塊魚腩肉放在徐正淳碗中。

“哎!他不用吃了,他吃什麼嘛。就是他們兩個傢伙合起夥兒來給我挖坑的。”

說着英子直接把小芝夾到徐正淳碗裏的魚肉給夾了出來,放在自己碗中。

“今天晚上他們兩個都不要吃菜了,吃米飯吧。顧嬸,把鍋端出來,給他倆一人一鍋。好啦!大家動手吧,不要管他們的。”

英子看都沒看他們兩個直接大口把碗裏的魚肉吃了。大家看到英子的一陣操作,明顯今天晚上是和徐正淳、平亭槓起來了。

大家低頭不語,只顧吃着桌上的菜,而徐正淳和平亭望着面前的兩口飯鍋哭笑不得。這是把英子惹急了。

“英子,我去給二哥和平亭做點別的吧,吃白飯怎麼吃得了。”

小芝看着徐正淳面前的那口飯鍋,馬上站起來準備去給徐正淳他們重新做點別的。

“小芝,坐下吃飯。今天晚上他們倆就只能吃這鍋白飯,吃不完不許下桌子。”

英子看都沒看徐正淳和平亭只是低頭吃着自己碗裏的菜。小芝看着英子的樣子猜到徐正淳和平亭今天是把英子惹生氣了。看了一眼徐正淳坐下來。

徐正淳沒說話,摸着端起飯鍋吃了起來。而平亭卻是一臉苦逼的看着自己面前那整整一鍋飯。

“誰要求情,我就讓顧嬸在端一鍋給他。”

英子還是沒擡頭,氣悶悶的說了句。平亭無奈也端起面前的飯鍋吃了起來。

平亭實在吃不完飯鍋裏的飯了,趁着英子去廚房拿水果吃的空檔趕緊把沒吃完的飯盛給了華仔,華仔不情願的看了一眼只得端起吃完。而徐正淳也是千難萬難的才把鍋裏的白飯吃完。

“我再也不敢惹我們這位嫂子了,看着她傻傻的整起人來可狠了。”

平亭看着華仔幫他把鍋裏的飯吃完,感慨到。

“我也不敢在惹她了,我應該接下來一週都不用吃白飯的。小芝最近幾天讓顧嬸不用給我準備白飯了。”

徐正淳摸了摸自己被撐圓的肚子,無奈的搖搖頭。“這磨人的小妖精。”然後摸着眼鏡戴上。

“你們都吃完了?那我們繼續吧。”

英子手裏拿着一串葡萄從廚房出來,其實她是故意去廚房的,她看到徐正淳和平亭實在是吃不下那鍋飯了,故意離開讓他們好幫他們倆解決問題的。而這一切都被小芝和梅子看在眼裏。“英子的心始終都是柔軟善良的。”

顧嬸看到他們吃完了就趕緊把桌子了。


“剛剛我們已經把處罰的討論完了,現在我們就討論一下獎勵和加分的吧。”

英子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了桌子旁邊。

“行!那我們現在開始吧。”

剛剛被英子整了的平亭乖乖的把嘴巴閉上了,這下他可不敢發言了。

徐正淳也沒想到英子會那樣子懲罰他和平亭,感覺好笑又有點無奈。

“這次換正淳說吧,我們來評判。”

英子沒有理會徐正淳而是直接讓徐正淳說他的想法。

“行!英子那第一條我想寫的是,我每天一天的陪伴。”

徐正淳輕輕的說出了他覺得可以獎勵的第一條。

“算嗎?”

英子看了周圍的人,厥修文吃完晚飯就去院子裏散步了。

“算!”

“算!”

“當然算!”

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這條算。

“這樣也算?那我是不是可以說這個也算我的扣分項。”

英子馬上否決,她知道在說處罰的時候大家明顯是偏向徐正淳的,這次她要多爭取些權利了。

“英子,這個算!而且我覺得這個是我能想到的,最應該加分的項。”

徐正淳望着英子,聲音中有期望。

“行算吧!還有嗎?”


英子沒有理會徐正淳淡淡的問道。

“英子,我想和你在一起,真的很想。很想像普通一人一樣和你談一場戀愛,像普通人一樣愛着你。”

徐正淳走到了英子面前,告訴英子他的愛。

“我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你不願意的事,你想去工作,那你就去工作,你想去玩那你就出去玩。我只想陪着你,守着你就好了。”

徐正淳伸手去摸英子的手,然後蹲在了英子的旁邊,半眯着的眼角有淚花。徐正淳拉着英子的手,輕輕的放在自己的脣邊親吻了一下。

“我作爲一個男人,感情可能沒有女人那麼細膩,但英子我會盡量顧全你顧全大家的。雖然我是和豐的主人,但我在你面前,我只是你的未婚夫,你的愛人。不是什麼家主,也不是什麼徐總,我只是你的男人。”

徐正淳蹲着地上一動不動的拉着英子的手,深情的向英子告白。

“我們不要搞什麼積分制好嗎?我給你保證,我絕不給你挖坑,我也絕不會用商場上的那套來對你。你是我的愛人,我只會守護你,寵你,愛你。”

聽到這裏大家都感動了,華仔率先鼓起了掌,接着大家也一起鼓掌起來。聲音掌聲一直在餐廳裏迴盪着。

“英子!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以後我不會在拿我的眼睛來做交換了,我要看見你,看見你笑,看見你哭,看見你在我身邊跑着鬧着,幸福的和我在一起。”

徐正淳把英子一把從椅子上抱了起來,緊緊抱在懷裏。

“英子,所有的愛!所有的情我都給你。我保證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一定堅定的站在你這邊,一定把你護在懷裏,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徐正淳摸着英子的頭,英子的臉,英子的嘴。然後輕輕的地下頭讓他的下巴輕輕的抵在英子的頭頂上。


厥修文散步回來正好聽到徐正淳深情的告白。“你現在是這樣說,一旦你知道英子真正的身份後,你還會這般護着她嗎?”


厥修文沒有驚動餐廳裏的任何一個人,而是快步走進了旁邊樓的客房裏。

“英子,我們取消積分制好嗎?我會像個普通男人那樣追你,呵護着你,你可以做你自己,而讓我做那個守護着你的男人好嗎?”

徐正淳捧起英子的臉,望着英子,他儘量的睜開左眼,看着英子。

“好吧!那我們就不要在有什麼積分制了,也沒有獎罰,你像普通人那樣追我和我談戀愛。我們一年後結婚。”

英子這次是真的被徐正淳說的感動了,在座的大家也被徐正淳那片癡心感動了。他們都在爲這對有情人鼓掌。

“嫂子,明天我那頓魚能補上了嗎?我和阿淳自始至終都沒有給你挖坑,我們只是想讓你取消你這個積分制。想讓阿淳像普通男人那樣追求你迎娶你。”

平亭終於說出了實話。唯獨眼鏡這個問題是他自作主張告訴英子的,其他的都是他和徐正淳商量的。

“你還想吃魚?剛剛的魚沒吃好?”

英子聽到平亭還在說魚的事情,馬上捏着頭問平亭。

“不吃了!不吃了!”

平亭被英子這一問,馬上怕了。趕緊求饒。

“哈哈哈!平大夫這是再也不敢在惹我們家這隻妖怪了。”

華仔看着平亭的樣子馬上哈哈笑了起來,而大家也跟着笑了起來。

“我可以親吻你?”

徐正淳摸着英子的額頭輕輕的在英子的額頭上印上一吻。

“遠英,我已經把英子成功得送到了徐家,你說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我把英子放在殺她全族人的身邊,但是我發現他們相愛了。我這樣做是對的嗎?”

厥修文手裏拿着一朵茉莉花,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明月當空的外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修文,你答應過我,要好好保護英子。讓她這一生做個普通人度過。你一定不要食言,茉莉族的使命就在英子身上終結吧。不要復仇,不要仇恨。只求這茉莉族千年來誕生的唯一的聖巫能保全茉莉族最後的血脈。”

“修文,茉莉族聖巫的祕密將在英子身上甦醒,你一定要帶她去茉山找姥姥,用聖巫血印給她催眠,不能讓她記憶甦醒。要讓這個祕密隨着英子的消失而消失。把她送到東英皇族後人身邊,她和他還有一段糾纏千年的緣,將在這一世完結。切記!”

“遠英……”

厥修文從夢中醒來,汗已經浸溼了他的睡衣。而夢中的遠英還是當年那個風華絕代的樣子。 徐正淳辦理離婚手續後的第二天晚上吃過晚飯後,厥修文把徐正淳叫到了翠湖邊上說想和他散散步。徐正淳的眼睛已經可以睜開了,英子也沒那麼自責。

“伯父您找我到這個地方來,還支開了他們是有話和我說嗎?”

因爲昨晚厥修文就已經說了打算這幾天就回G城了,家裏的生意需要打理的。所以徐正淳也開門見山的問厥修文。徐正淳已經料到厥修文不是簡單的人物,而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在他的身上有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

“嗯!我想問問你到底有多愛英子。是不是這一生非她不娶?”

厥修文直奔主題問徐正淳。

“我知道伯父還不能完全相信我,畢竟英子認識我才三月有餘。但伯父,我認識英子已經八年了,我對她有多愛,過去的八年已經有答案了,而我往後的每一個八年,向你、向英子證明我的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