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時兩柄柄斧子帶著高速的旋轉,向著杜峰的後背飛了過來。

杜峰正在砍殺著周圍的半獸人,突然感到後背一涼,一陣冷風傳來,他本能的感覺到後面有危險,連忙轉身用刀去抵擋,第一把斧子直接被他砍飛,但是第二把斧子他卻沒辦法抵擋,只能看著斧子向自己胸口飛來。

說時遲,那是快,杜峰用盡全力向側面倒去,盡量讓自己的心臟遠離斧子。

只見那柄大斧子輕鬆的劈開了杜峰身上的鎧甲,進入了他的胸腔,斧子上的衝擊力將杜峰狠狠撞翻在地。由於杜峰剛剛的全力躲避,雖然斧子衝進了自己的胸腔,但是遠離心臟,傷勢很重,卻傷及不到生命。

周圍的士兵看到杜峰被斧子劈中,連忙過來營救,將他帶入隊伍中間。一個士兵用力將他胸口的斧子拔出,然後拿出一瓶療傷葯,讓他喝了下去,只見杜峰胸口的傷口迅速癒合,一會兒便消失不見了。

杜峰在士兵們的攙扶下緩慢的站了起來,他向前方望去,靜靜的搜索著,想要找到那個偷襲自己的傢伙,終於在半獸人後面發現了一個巨大的身影,杜峰定睛一看,待他看清了那身影的模樣,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 當杜峰看清了偷襲自己的傢伙是,心裡震驚了一下,本來以為只是普通的半獸勇士,沒想到居然是半獸統領。只見那傢伙穿著一身厚重的鎧甲,盔甲上鑲嵌著各種鋒利的牙齒和骨骼,背後披著一條漂亮的披風,騎著一頭三米多高的巴塔龍,(巴塔龍外形類似**猛龍,體形較大,xing情溫順,食草動物,抗旱抗高溫,耐力強,跑得快,是半獸人故鄉石國一帶沙漠特有的怪物,由於該物種體力好,抗旱抗高溫,xing情溫順,於是被半獸人大量捕獲,馴服后成為坐騎,一般在半獸人社會裡,只有統治階級的半獸人才能擁有這種坐騎。另外提一下,盟重省也有類似的這種龍,叫貝塔龍,是它的近親,不過體型較小,居住在沙漠周圍的人們很喜歡把它當作坐騎。)身後站著兩個半獸勇士舉著大旗,旁邊站著一個半獸勇士手中包著兩把斧子。

杜峰只是隨便一看,就在茫茫獸海中看到了它,隱隱約約看到它身上光芒萬丈,氣勢非凡,霸氣測漏。

一滴冷汗從杜峰額頭留下,杜峰很緊張。他心想:沒想到是半獸人統領,這傢伙可是吃肉的,還是吃人肉的,自己萬一打不過它,估計今天晚上它的主菜就是燒烤自己了。。

杜峰推開了扶著自己的人,他晃悠悠的站了起來,接過旁邊的人遞給他的武器,

杜峰深深的吸了口氣,他開始調節自己的氣息,將全身的力量集中起來,只見他的身體開始冒出絲絲白氣,氣體越來越多,越來越猛,就像燃燒的火焰一半,片刻后,杜鋒大吼的一聲,只見他上身的盔甲直接變成了碎片,露出了他滿是肌肉的上半身。

杜鋒年紀輕輕,卻一身的肌肉,那一身的肌肉向他的對手說明了它的力量。

半獸統領遠遠的看著杜鋒,看到他震碎了身上的鎧甲時,不屑的笑了笑,轉頭對身邊的半獸勇士說了什麼,兩名半獸勇士走了過來,恭敬的將自己抱著的大斧子遞給了半獸統領。

半獸統領一把拿過斧子,用腳催動下面的巴塔龍,巴塔龍很配合的向前緩緩走去。

一路上所有的半獸人都向兩邊退讓,生怕擋住半獸統領的路,而被他一斧子劈成兩半,看來這個傢伙很兇殘,手下們都很怕,不知道多少不長眼的傢伙被他砍死。

路上有幾個人類士兵試圖阻擋它,它連停都沒有停下來,很輕鬆的就將那幾個傢伙的腦袋砍了下來,這下,周圍再也沒有人干阻擋它了,半獸統領騎著巴塔龍,臉上充滿了傲氣。

很快半獸統領就走到了杜鋒面前,只見它二話不說拿起斧子就砍,招式看似簡單,卻有千分重量。

杜鋒看到這漫不經心的一擊,心中不敢大意,作為一個資深的戰士,他清楚的知道這一擊里所蘊藏著的力量,連忙舉起手中的大刀去抵擋,杜鋒用盡全力去迎接這一斧。

「碰」的一聲,巨大的武器撞擊聲,響徹在戰場,所有的人都被這巨大的聲音嚇住,不論是半獸人還是人類,都同一時間停止了戰鬥,雙方你看我我看你,拿著武器小心的向兩邊靠攏,回到自己的陣營里去。

戰場一片安靜,只留下戰場中間的兩個人在那裡。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觀察著這場決鬥。

只見半獸統領的斧子狠狠的劈在杜峰的大刀上,杜鋒兩條腿弓著,腳已經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從杜鋒的腳陷進地面里,就可以看出半獸統領的這一擊威力有多大。

杜鋒用盡全力勉強抵擋住這強力的一擊,他剛想鬆口氣,就發現半獸統領揮舞著另一把大斧子劈了過來,杜鋒正用盡全力抵擋著來自頭上的重壓,這旁邊突如其來的進攻讓他應顧不暇,眼看斧子就要劈過來了,無奈之下,杜鋒只好丟到手中武器,快速的向側面翻滾出去。

半獸統領撲了一個空,巨大的斧子看到了空氣上,讓他的身形突然晃動了一下,差點掉下龍來。

翻滾出去的杜鋒剛穩好身形,看到半獸統領在龍身上差點掉了下來,立馬向半獸統領沖了過去,用肩膀狠狠的撞在了巴塔龍身上,將巴塔龍狠狠的撞到在地。

巴塔龍大叫一聲,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話說半獸統領這麼大的身軀,居然沒有被壓在巴塔龍的身體下。只見龍倒下的時候,他猛的一拍龍身,一躍而起,從龍身上跳了下來。

半獸統領剛一落地就向杜鋒衝去,它直接掄起兩把大斧子向杜鋒砍去。

杜鋒連忙用大刀去抵擋,只見半獸統領的兩把斧子,像車輪一樣不斷的向杜鋒劈砍過來,每一次都狠狠的撞在大刀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武器的每一次撞擊都給杜鋒的手腕造成了很大的負荷,半獸統領一邊砍,一邊向前走,而杜鋒被砍得一路倒退。

終於,杜鋒的手腕再也承受不了這種重壓了,在最後一次交鋒時,杜鋒的兩隻手腕直接破裂,鮮血直接從他的手腕里噴shè出來,巨大的疼痛感一下次席捲杜鋒全身,他無力的鬆開了手中的大刀,然後借著慣xing向後退了十幾步,然後摔倒在地。

陳御風看到杜鋒倒在地上,連忙過來沖了過來。

幾個士兵將杜鋒從地上攙扶了起來,杜鋒雙手留著血,兩條胳膊抽搐著,在士兵們的攙扶下緩慢的站了起來。

這時半獸統領用力的扔出了自己手上的一把斧子,斧子高速旋轉著,帶著破空聲向杜鋒飛來。

杜鋒驚恐的看著面前不遠出的斧子,心想:這下死定了,燒烤杜鋒這道菜,出來了。

這時,陳御風感到了杜鋒跟前,看到不遠處半獸統領扔過來的斧子,連忙站到杜鋒面前,然後握緊自己的斬馬刀,向著飛來的斧子狠狠的砍去。

兩把武器撞擊在一塊兒,發出漂亮的火花,陳御風用盡全力將這把斧子挑上了天空,斧子在天空中高速的轉了幾圈,然後直接掉到了不遠處,斧尖狠狠的插入了地面。

陳御風嘆了口氣,還好有驚無險,要不是自己反應快,力量足夠強,此時的杜鋒早就飛升西天極樂世界了。

半獸統領看到一招沒有得逞,連忙拿著另一把斧子沖了過來。

這時原本在不遠處作戰的張鐵匠拿著大刀沖了過來。當張鐵匠衝到半獸統領側面時,連忙的跳了起來,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大刀,向著半獸統領的腦袋用力的看了下去,好一招力劈華山。

半獸統領快速的移動著,這時他感覺旁邊有一陣冷風襲來,下意識的低頭看去,發現地上自己影子旁邊有個黑影,頓時感到情況不對,連忙轉身拿起斧子去抵擋。

只見張鐵匠一刀劈在了半獸統領的大斧子上,看到一擊沒有成功,張鐵匠連忙落地向後退去。

半獸統領看到張鐵匠向後退去,一時也沒有追擊。

張鐵匠退到了杜鋒身旁,看了看杜鋒,說道:「你小子的傷沒事吧。」

杜鋒嘴唇泛白的說道:「我的傷不要緊,回頭吃點葯就好了,但是手腕很疼,已經拿不了武器了,看來沒法戰鬥了。」

張鐵匠道:「拿不了武器你就老實點,待在後面別動,現在沒有人空保護你。」

杜鋒無奈的點了點頭。

張鐵匠看著不遠處的半獸統領說道:「話說你以前碰到過半獸統領么。」

杜鋒苦笑著搖了搖頭說:「我一個富家子弟,哪裡見過半獸統領,就是半獸勇士也是在書上看到的,話說您老人家當了那麼久的兵,還帶人清理過毒蛇山谷,碰到過半獸統領么。」

張鐵匠搖了搖頭,嘆道:「我帶人在毒蛇山谷清理過不少半獸勇士,這半獸統領也是第一次碰到。」

陳御風在一旁聽著兩人的說話,插嘴道:「師傅,對面那個大塊頭看來不好對付啊。」

張鐵匠點點頭說道:「嗯,它是半獸統領,這傢伙很難纏,以前聽說過它們的事迹,看書上輕描淡寫,以為它們的實力比半獸勇士高不了多少,通過剛剛的交手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他們和半獸勇士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無論是力量、經驗已經頭腦都要比半獸勇士強很多,而且他們的武器和盔甲更加的jing良,那是一代又一代的半獸統領使用過的,威力不同凡響。」

; 陳御風看著不遠處的半獸統領,想看看這中傳說中的強者是什麼樣子。

「傳說中的半獸統領,半獸人中最強大的存在,它到底有多強大呢,好想看看它的力量」陳御風想到。

王子俊從一旁趕了過來,他抓起杜鋒的兩隻手看了看,發現並沒有什麼大礙,說:「老杜,你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給我。」

杜鋒看著王子俊道:「唉,沒想到我也拖後腿了,得了,剩下就交給你了,唉,我好好休息下。」

說完便躺在扶著他的士兵身上睡了起來。

王子俊拿起武器,走到了最前面,看著不遠處的半獸統領。

王子俊對著遠處的半獸統領吼道:「你傷了我的兄弟,今天我要你的腦袋。」

半獸統領貌似聽懂了王子俊的話,用指了指王子俊,然後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哈哈大笑起來。

王子俊看著半獸統領囂張的模樣,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王子俊轉頭說道:「老張這後排就交給你了。」

張鐵匠道:「你放心的打,我老身板還是能頂得住的。」

王子俊看了看陳御風道:「小陳,你給我睜大眼睛,好好的看著,這場強者的戰鬥,這對你以後會有很大的幫助。」

陳御風聽到王子俊的話,連忙點頭。

王子俊拿著自己那把到處是傷口的刀走了過去。一種強者的氣勢從他身上蔓延開來。本來寂靜的夜晚,突然颳起了一陣冷風,仔細感覺一下,這風居然是從王子俊身上刮出的。

半獸統領感覺到了王子俊身上的刮來的風,這不是尋常的風,這是殺氣,作為征戰多年的半獸人,它本能的感覺出了這風的不尋常,只有高手才能發出這種近乎實質的殺氣。

半獸統領收起了自己的輕視之心,它知道,眼前這個傢伙的實力很不簡單,自己必須仔細應對,否則就會死。

半獸統領大吼了一聲,強大的氣勢迸發出去,它前邁出了重重的步伐。

兩個人慢慢的走著,越來越近,兩個人身上散發的氣勢首先撞擊在一塊。形成了一個特殊的磁場,一時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周圍的人什麼也看不到,只能聽到風沙呼嘯的聲音,以及風沙中那隱隱約約的雷鳴。

巨大的聲音想起,狂風向四周飛散,一瞬間所有的飛沙全部消失,周圍變得詭異的安靜。

只見廣場中間,一人一獸已經交手了,兩把武器重重的砍在一起,釋放出巨大的力量,將整個磁場擊的粉碎。

這次試探xing的攻擊讓雙方都了解了對方的實力。

下來就是你生我死的殊死搏鬥了。

王子俊首先進攻,他趁著半獸統領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直接向它撞了過去。

半獸統領措手不及,被王子俊狠狠的撞了一下,後退了好幾步。半獸統領猛地跺了下腳,連忙穩住身形,它輕輕的掃了掃盔甲上被撞的地方,只見那盔甲上一點傷痕都沒有。

遠處的陳御風看的很真切,王子俊他們的撞擊他是看過的,那種撞擊威力很大,一個強大的半獸勇士被撞了之後,盔甲都會凹進去一大片,被撞部位的骨骼都會碎掉。但是,半獸統領別說受傷,他的盔甲上連一點傷痕都沒有,這是多麼強大的防禦力。

「這盔甲果然不是凡品,」陳御風想到。

看到撞擊對半獸統領沒有造成任何傷害時,王子俊便放棄了進攻半獸統領胸部的計劃了。

王子俊連忙後退,他的腦子飛快的轉了起來。

「盔甲防禦力太強了,不能直接進攻,必須想別的辦法,自己必須照到它的弱點」王子俊心想。

王子俊努力的想著,這時他突然想起了陳御風。

陳御風最開始在外面對戰了一個半獸勇士,同樣拿對面的防護沒辦法,最後他選擇了進攻對面沒有盔甲的各個關節處,從而擊殺了半獸勇士。

「對啊,自己也可以這樣,進攻它的關節。」王子俊想著。

王子俊看向了半獸統領,他仔細的觀察著它身體的每一部分,發現,半獸統領的各個關節處果然沒有覆蓋盔甲,這就是它的弱點。

王子俊拿起刀沖了上去,他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半獸統領看到王子俊沖了過來,連忙過去抵擋。

可是,王子俊看到半獸統領沖了過來,連忙左右騰挪,不斷的躲開半獸統領的進攻,就是不予其交手。

杜鋒和半獸統領的交手過程,王子俊一眼沒拉的,全部記在了腦子裡,他深深的知道,這個半獸統領力量很大,跟它硬拼吃虧的只會是自己。

所以,不能和它硬拼,只能智取,王子俊要用自己的速度優勢來解決這個麻煩的對手。

王子俊不斷的在半獸統領周圍跑動,不斷的向它劈砍,每刀都向它的關節上砍去。

半獸統領很生氣,它根本碰不到王子俊,這個卑鄙的小人還一直在它周圍亂跑,沒事偷襲自己兩刀,而且刀法很刁鑽,每次都劈在自己的各個關節周圍。

看來他是想廢了自己,半獸統領心想。

當半獸統領想事情時,王子俊發現了它的破綻,連忙向半獸統領的腳跟刺來。

一條血柱從半獸統領的腳後跟冒了出來。

巨大的疼痛從腳後跟傳來,半獸統領痛的彎下了腰,這時它發現一陣破空聲襲來,連忙向側面閃去。

這時,王子俊的刀順著半獸統領的臉頰劃了下去,刀鋒沒進了它面部的皮膚,順著骨骼劃了下去,一下子半獸統領滿臉都是血。

半獸統領連忙從地上站起,拖著自己那條幾乎殘廢的腿,向後面連忙撤去,當跟王子俊拉開距離后,它摸了把臉,只見手上全是鮮血。

半獸統領怒吼的大叫起來,聲音很大,直衝九霄。

半獸統領伸出左手,對不遠處地上的斧子做出一個爪的動作,只見那把插在地下的斧子直接飛回到了它手中。

只見半獸統領拿著兩把斧子,衝進了一旁的半獸人堆里,對著裡面的人一陣猛砍,一下子十多個半獸人被砍死在地。

半獸統領的身上全是血液,斧子上也是血液。

只聽半獸統領嘴裡默默的念起了咒語,然後大吼了一聲,只見它渾身的骨骼噼里啪啦的作響,然後它的身軀開始變大,變得比原來要打了一號。

它手上的雙斧發出了血紅的光芒,上面的血跡全部滲到了斧子里,不遠處地上的鮮血全部飛了起來,最後沒入到了斧子里。

一道紅光從斧子上傳來,順著斧子的木質柄傳到了半獸統領手上,只見半獸統領身上的傷口,正以肉眼能夠看清的速度復原著,不久它身上便沒有一處傷痕。

看著這突如起來的變化,王子俊知道自己惹到不好的東西了。他連忙向後衝去,跑到一個士兵身旁,將他背上被的一個大木箱子取了下來,拿出鑰匙,打開箱子,只見箱子里靜靜的躺著一把大斧子,斧子鋒利無比,在月光的照shè下,發出滲人的寒光。

王子俊用力的將這把斧子拿了起來,然後半獸統領走去。在路過張鐵匠身旁時,張鐵匠看清楚了王子俊的武器,滿臉的驚訝,他用的居然是戰士的成名兵器——煉獄。

煉獄這把武器可不得了,雖然在瑪法大陸很多戰士都有,但這些戰士沒有一個是平凡人,這些戰士要麼有錢,要麼有勢,要麼個人實力很強。煉獄打怪爆出的概率很低,而且價格昂貴,一般擁有它的都是些大勢力的子弟或者一些幫派的骨幹成員。

煉獄,這是實力的象徵,一個戰士跨入高手行列的象徵。

王子俊這傢伙不簡單。

; 王子俊走到了半獸統領面前。

他靜靜的看著半獸統領,半獸統領的身體變大了很多,身上的肌肉都鼓了起來,每塊肌肉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貌似隨時準備爆炸。

半獸統領死死的頂著王子俊,盯著這個讓自己收到很重的傷害,而不得已變身的傢伙,它的牙齒緊緊的咬著,發出「咯咯」的聲音,看來半獸統領對王子俊已經恨到咬牙切齒了。

半獸統領之所以變得很大,是因為它使用了族裡面的秘術,嗜血術。這種秘術會讓使用者瞬間狂化,身體膨脹起來,力量會瞬間提升好幾倍,但是這個術也有個弱點,那就是會讓使用者的防禦降到最低,它受到的傷害也會是平常的好幾倍。

嗜血術是把雙刃劍,它是一種以犧牲防禦來提高攻擊的秘術。它能讓使用者輕鬆的消滅別人,也能讓別人輕鬆的消滅使用者。

半獸統領的斧子有一個特殊的功能,那就是吸血。它通過吸收別人的血液,來幫助使用者療傷。

因為半獸統領的腳廢了,所以它發動了武器的技能,而那十幾個半獸人就成了悲慘的祭品,被武器用來修復半獸統領的傷勢

兩個人互相看著,他們在調節自己的身體,聚集力量,準備給與對手最後一擊。

半獸統領的斧子慢慢的變成了紅sè,發出血紅sè的光芒,斧子里流動著巨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在不斷的增加,慢慢的溢出了斧子,像紅sè的鮮血一樣,一道道的向天空中流去,無數的血條在天空中隨風搖擺,慢慢的交織在一塊兒。

只見半獸統領猛地將兩把斧子砸在了一塊兒,斧子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待光芒散去,兩把斧子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巨大的雙手斧,只見這把雙手斧的斧刃很鋒利,刃面向鏡子一樣光滑明亮,可以將使用者的面龐清晰的發shè出來,雙手斧的斧刃很長,幾乎快和斧柄一樣長了,巨大的斧子中間雕刻有一個很大的骷髏頭,骷髏的眼窩處燃燒這兩團淡淡的藍sè火焰。

不遠處的王子俊停下了腳步,他看了看半獸統領手中的巨大斧子,斧子上蘊藏著巨大的力量,那把斧子很強大,也很邪惡,王子俊能清楚的感覺到巨大斧子上面所流露出來的邪惡力量,那斧子上巨大骷髏眼窩裡的藍sè火焰,根本就不是尋常的火焰,那是靈魂之火——燃燒著的生物的靈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