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是嫁禍肯定沒錯了,但是這火鸞武魂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有叛變的齊家人!這怎麼可能啊!齊家人和鬼厲家人的仇恨都深入骨髓,誰會叛變啊!

「我們去看看!」齊銳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他們來到東離洲天驕住的地方,這裡已經被大唐帝國的軍隊包圍,任何人也不許進。

齊銳只好讓大家等著,自己去找金龍院的人,等到了聯絡點,祝昭明已經等他多時了,因為他以祝凱的身份上台祝昭明就知道了,於是跟著柳寒枝他們就過來等著。

看到齊銳祝昭明就埋怨道:「齊銳!你太魯莽了!怎麼能做出這樣的傻事!」因為任誰也不會想到齊銳會做出這麼愚蠢的事情來,

「伯父!你認為是我乾的?」齊銳問道,

「我們開始也不信,但是你們齊家還有火鸞武魂的家人嗎?」祝昭明當然調查了,也確定齊銳在酒樓喝完酒就去旁邊的客棧休息了,可像他這樣的天才想避開人的耳目去殺幾個人那還不是簡單的很。

「這點我也奇怪,剛才想去看看死者,但那裡有大唐軍隊守衛不讓進!」

「真的不是你乾的?」祝昭明也不認為齊銳會做這樣愚蠢的事情,問道,

「伯父!我怎麼可能去殺東離洲的天驕!我這不是有毛病嗎!」

「說的也是啊!可那會是誰呢!」

「我也很想知道啊!可是北涼州應該已經沒有齊家人了啊!他們都已經陸續的潛入了東離洲了!再說那些齊家人我也都見過,根本就沒有火鸞武魂的!」

祝昭明一想此事必須查清楚,所以起身說道:「走!我帶你去驗屍!」

「謝謝伯父!」

負責保護現場的就是黑羽軍統帥武常朶,實際上他就是金龍院衛戎樓的樓主,因此祝昭明和齊銳想進去驗屍還是很簡單。

等齊銳查看了六具屍體之後更奇怪了,因為他們的確是死於齊家的傳承功法,烈火焚陽劍訣和烈焰沖。

「齊銳!如何?」

「的確是齊家人殺的!」這家族傳承功法鬼厲家人修鍊不了,而且從創口看,的確是帶著火鸞魂火的氣息。

「難道是你家還有其他人,他是來殺鬼厲千陽和鬼厲千璽的?」

「這我還真不知道了!但我想這事非常蹊蹺,既然殺手能殺六個修為不錯的天驕,那就應該有機會殺鬼厲千陽和鬼厲千璽才對,可為什麼他們兩個安然無恙!」 祝昭明和柳寒枝都覺的齊銳說的有些道理,最詭異的是金龍院任何相關消息沒有得到。

「看來對方比我們想象的要厲害多啊!」祝昭明說道,他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齊銳分析道:「對方是有備而來,雖然之前鬼厲家損失了不少人,但他們卻得到了我們北涼州各勢力的基本資料,金龍院,紫雲宗,北岩帝國學院,大宋帝國這些和他們不是很友好的勢力更是摸的差不多了。」

「所以!這次他們過來是刻意防著金龍院了,但兇手我可以確定是鬼厲家派來的,我現在猜測很可能殺手的火鸞武魂是鑄練的!」

「鑄練的!你的意思是有鑄魂師剝離了你們齊家人的火鸞武魂給了鬼厲家的人!這個可能倒是蠻大的!」柳寒枝首先覺的齊銳說的有道理。

「應該不是鬼厲家的嫡系,而是他們非常信任的人,我現在奇怪的是為什麼殺手還會齊家的傳承功法!真是奇了怪了!」齊銳怎麼想都覺的哪裡不對,

祝昭明說道:「既然是殺手,那麼他一定還會接受鬼厲家的指令,我派高手盯住鬼厲千陽和鬼厲千璽,我就不信憑著我們金龍院還差不多他們的一些蛛絲馬跡!」

齊銳補充道:「這個是肯定的,而且要分兩撥!」

「兩撥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明著一撥,鬼厲千陽肯定知道金龍院會派人盯著他們,所以就讓他們發現一撥人,但是在暗處一定要再安排一撥人,這一撥人才是真正要盯死鬼厲兩兄弟的!」

齊銳說完補充道:「切記,明著的一撥也不要派笨蛋,同樣是要派高手,而且不要故意讓他們發現,我相信憑著鬼厲家人的本事,應該能察覺的!」

柳寒枝也覺的這樣做比較保險:「齊公子說的對!這樣的安排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你怎麼辦?」祝昭明問,因為接下來東離洲的人肯定會問北涼州的各勢力要齊銳這個殺人兇手。

齊銳笑了笑問道:「伯父您是指齊銳還是祝凱?」

「當然是齊銳!」

齊銳再次笑道:「伯父!柳叔叔,齊銳在西荒洲還沒有回來,而我現在的身份就是祝凱,因為現在鬼厲千陽應該真的以為我不在北涼州,所以才派人嫁禍我!我現在就想,等那個火鸞武魂的殺手出現時候,我以齊銳的身份再同時出現,鬼厲家人會是個什麼樣的表情!真是很期待啊!」

「這倒是個證明你不是殺手的最好方式,但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找到那個人!」祝昭明不住的點頭。

「那東離洲要是來要人怎麼辦?」柳寒枝問,

「不要擔心,我估計這個殺手還會行動,因為一次還不足以讓所有人相信殺手就是我!他應該還會繼續行兇,所以一定要讓金龍院的人盯緊了,因為鬼厲千陽兩兄弟為了讓殺手行動,會給他創造機會,一定要派聰明的人去,只要東離洲的人有任何行動,都要立即分析出他們的意圖,只要是不太正常的,就必須上報!」欺辱叮囑道,

「嘖嘖!齊銳!就憑你如此縝密的頭腦,這金龍院我交給你也絕對的放心了!」

祝昭明還是第一次和齊銳一起謀划,見齊銳分析的如此明細,而且安排的也是滴水不漏,他越來越佩服自己女兒的眼光,難怪一向心高氣傲的無雙死活看上了這小子,現在不管從任何方面祝昭明都是越看越喜歡了。

「還得仰仗伯父支持!」齊銳謙虛道,

「不要說這麼見外的話!我現在有個問題想問你,你願意回答就回答,不願意就算。」祝昭明說道,

這是未來的老丈人,齊銳趕緊回道:「伯父請問,晚輩必會知無不言!」

祝昭明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問:「你如果把三個武魂全都釋放,丹田氣海的元力夠用嗎?」

齊銳一愣,轉而笑了,說道:「伯父!我的丹田氣海的確是與常人不同,如果真要釋放三個武魂也沒問題,但除非萬不得已,否則我是不會用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和你柳叔叔就是擔心你的丹田氣海會因為你釋放三武魂受損!」

「讓伯父!六叔擔心了!放心,絕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柳寒枝也神秘兮兮的問道:「齊公子!你現在武王二重境了?」

因為事趕事,柳寒枝也一直沒有機會問,離開的時候齊銳只有虛靈七重境,時隔也就不多一個月,這就武王二重境了,這提升速度簡直成竄天猴了!

「嗯!這個告訴您二位也無妨,我還說有機會讓你們也進入塔里修鍊呢!」齊銳不怕這塔被人搶走,因為只要他不抹去自己的精血,這個塔就永遠是他的。

再說他也相信祝昭明和柳寒枝,人家都把金龍院給自己了,要是再不信任他們也太不厚道了。

「塔?不會是北岩帝國學院突然消失的那個內院試煉塔吧!?」

為什麼祝無雙會大老遠的去北岩帝國修鍊,就是為了能進入內外院的兩個試煉塔,尤其是內院試煉塔金龍院早就知道是個寶貝。

「就是那個,這個塔原來是北岩帝國開國皇帝的,他不知道去了哪裡,我也是機緣巧合得到。」

祝昭明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之前我一直想不不明白的就是你是如何逃過武皇境追殺的,感情你是躲進了塔里!哈哈!真是不錯!真是不錯啊!你有這等寶貝以後的確是多了張保命的底牌!一定要好好保管,千萬別再告訴別人了!」

「這麼說公子長樂他們全都提升了?」柳寒枝問,

「對!因為我們進的是三十倍時間的塔里,在裡面修鍊三十天等於外面一天,我們這二十多天全都在塔里,等於外面的兩年多,所以全都提升了不少!」

「你還真是個福將啊!好像這世界的寶貝全都被你得了!」

「哈哈,哪有啊!」

「好在你這孩子不貪心,知道和朋友們分享,可惜無雙沒有這個福氣了!」

「她在中神州那種天地靈氣充盈的地方修鍊絕對不會比在塔里差的!伯父您就放心吧!等二位忙過這段時間之後,就進入塔里修鍊,等以後我們一起去中神州找無雙去!」 和祝昭明還有柳寒枝商量好了之後齊銳離開回到客棧,大家也都在等著他的消息,尤其是知道祝凱就是齊銳的公子長樂和趙瑜珺他們。

見他回來,公子長樂,趙瑜珺,荀雪菲,端木雅蘭先把他拉到一邊問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齊銳苦笑:「這還用問,肯定是有人嫁禍啊!難不成你們也以為是我去殺了那些和咱們毫不相干的六個人!」

「我也是這麼覺的!咱們怎麼辦?」公子長樂問,

「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只能是看東離洲那邊的動靜了。」齊銳現在是祝凱,所以他要做的就是等東離洲的人找上門來,這點他還是肯定的,因為鬼厲千陽以為祝凱就是齊銳的師兄。

這樣他就會攛掇東離洲的人來找祝凱要齊銳,如果不給,他們可能會採取一些特別手段,真要是到那時候,齊銳在想該如何應對。

「祝凱!」羅洛在不遠喊道,因為他們更想知道到底是不是齊銳殺的人,現在知道答案的恐怕也只有祝凱了。

「來了!」齊銳來到大家面前,知道他們要問什麼說道:「那個人肯定不是我師弟!因為他們根本就不在北涼州,而是去西荒洲去看他妹妹君兒了!」

「那是誰!會不會是齊銳的親人?」羅洛問,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哎!這事情鬧大了!東離洲的人現在已經怒了,我想很快那些死者的宗門家族都會派人過來,到時候這北涼州又要亂了。」澹臺海軒說道,

羅洛說道:「這是某些人的陰謀,他們就是想讓東離洲的勢力和北涼州交惡,這樣才能達到他們自己的目的!」

「你明說就是鬼厲家陰謀不就完了!」澹臺海嵐說道,

「可咱們不能就這麼等著人家找上門來吧!」莫宇飛說道,

「那又能怎樣,難不成咱們去找他們!」羅洛說道,

「這些人真是討厭!明著打不過就耍陰謀!」蕭雲菲和華都靈齊聲說道,齊梅婷在一旁使勁點頭。

她們三個現在挺要好,也是因為她們和澹臺海嵐玩不到一起去。

「是夠氣人的!」呂鈞艾感覺有勁沒處使,

齊銳看的出這些人全都是真心實意,心裡還是比較感動,因為自己並沒有給他們什麼。

正說著,就聽客棧外很喧鬧,等大家出來就見來了一隊人馬,可不就是東離洲的一干人等。

齊銳他們就站在客棧門口等著他們到眼前,鬼厲千璽首先喊道:「祝凱!交出齊銳這個兇徒!」

齊銳寡淡的說道:「齊銳在西荒洲!這好像是個人就知道!」

「在西荒洲嗎!那殺人的是誰?」鬼厲千璽質問,

「我們怎麼會知道他是誰!我們又不是齊家人!再說齊銳從小身邊也沒有一個齊家人,他連自己父母模樣就記不得了,更別說我們這些外人!」

「修要強詞奪理!趕緊交出齊銳,不然對你們不客氣!」鬼厲千璽吼道,

「噢!?我倒想看看你們是怎麼個不客氣!」齊銳拿出炙陽擎天畫戟也高聲那喊道,但他可沒動,並且也沒讓其他人動。

齊銳這是先發制人,因為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鬼厲千陽他們讓公子長樂他們亮出武魂,那樣就可壞事了。

因為一亮武魂就全露餡,公子長樂他們在這裡,齊銳自然也就沒在西荒洲,那樣的話說什麼都解釋不了了。

金牌銷售經理 可是怕什麼來什麼,東靜宗的長老冷笑看著公子長樂,趙瑜珺他們兩個說道:「你們兩個亮出武魂!我知道你們都是雙武魂! 鳳主天下:極品廢材大小姐 我很懷疑你們的身份!」

公子長樂也冷笑道:「讓我們亮出武魂!?你是哪根蔥哪頭蒜啊?」

「大膽!」東靜宗的長老喊的嗓門挺大,但也沒敢動手,因為這裡並不是東離洲,再說就算殺手是齊銳,和這幾個人貌似沒什麼關係,因為他們有數百人證明昨晚沒有去任何地方,而是在酒樓慶祝然後去了客棧休息。

「這是誰這麼大脾氣啊!這裡可是北涼州而不是你們東離洲!」話音一落,祝昭明,柳寒枝還有大唐冠軍侯武常朶帶著人一隊人趕到。

「你是何人?」東靜宗長老問道,

「金龍院祝昭明!」

海闊宗有弟子被殺,他們的領隊長老問道:「原來是祝院長!你來的正好!齊銳是你的未來女婿,你也算是他的長輩,如今他殺了我們東離洲六個非常重要的天驕,你說該怎麼辦!?」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齊銳就是殺手!?」祝昭明反問,

「火鸞武魂難道還不算鐵證!那可是很多人都看到的!」海闊宗長老說道,

「都誰看到了?」祝昭明問,

從東離洲隊伍中站出來幾個人,

「我!」

「我!」

「還有我!」

「好!我問你們幾個問題,你們能否如實回答?」

「如果和此事有關,我們定當實話實說!」

「那好!你們可清楚的看到了火鸞武魂?」

「看到了!而且非常清楚!殺手四魂環兩個火鸞武魂虛影!我們絕不會看錯的!」一個東離洲天驕說道,

「好!那你可看清楚魂環顏色?」祝昭明忽然想起齊銳的火鸞武魂是提升過的,之前是銀色,現在可是金色,只要這些人說看到的是銀色魂環,那這事就好辦了。

「金色中品魂環!」

祝昭明聽了差點一屁股坐地上,這不可能啊!怎麼連魂環顏色和品階都和齊銳一樣!

「怎麼!連祝院長也說不出話來了嗎!」鬼厲千陽這時候不忘趕緊踩一腳的說道,

「你們確定沒看錯!」祝昭明懷疑他們是在說謊,這還真是有些不可思議了,難道齊銳夢遊殺的人不成!

「絕對錯不了,當時天很黑,火鸞武魂出來之後非常的醒目,我們也都是被這武魂虛影給驚醒的,等我們出去查看,卻發現有六個兄弟已經被殺!」

「那齊銳為什麼只殺了他們六個人?」柳寒枝問,

「因為這六個人全都在同一個房間休息!」

祝昭明看了眼齊銳求答案,齊銳也很意外的搖搖頭,火鸞武魂一樣,金色魂環一樣!連修為都一樣!這特么的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目擊者的回答讓祝昭明也無話可說,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殺手才能證明不是齊銳殺的。

「東離洲的各位,這裡真的沒有你們要找的齊銳,如果你找我們要人那真對不起,我們也在找他!」齊銳說道,

祝昭明說道:「我看這樣吧!反正這事一時半會的也解決不了,你們應該還會在北涼州待一段時間,你們既然知道我是齊銳的長輩,那好!我在這裡向你們做個保證,如果人真的是齊銳殺的,我絕不會包庇!而且我保證金龍院會全力協助你們追查兇手!」

「你以為我們會信你說的話!」 藥窕淑女 東靜宗長老說道,

「我敢發神雷毒誓!」祝昭明說著當著眾人真的發了神雷毒誓,讓所有的東離洲來人都看到了他的誠意。

「祝院長都這麼說了,我們自然相信,我們也希望能找到兇手,不然我們兩洲必然會發生衝突!這可是我們誰不願意看到的!」海闊宗長老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