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個時候,另一側的遺貌鬼須朝項北飛這邊走來,朝項北飛語無倫次說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項北飛:「……」

你個憨憨,說人話行不?

項北飛一直搞不明白遺貌鬼須為何寄生人的時候,有些會完整地說人話,但有些卻還是只會重複一個人死前的話,不知道這些遺貌鬼須是不是因為身體不匹配還是智力不夠,所以無法得到寄生主的語言能力。

最重要的是,項北飛根本聽不懂這些人的話!

嚴格來說,這傢伙說得也是人話,但由於無法說完整,就用人的音調錶示遺貌鬼須自己的語言,這就像是小尤蒙天天「尤尤」「尤蒙」兩個字的發音,如果不把握他們的調,項北飛就理解不來。

眼前這個「不想死」也把項北飛當作了同伴,明顯是打算和項北飛說什麼,這讓項北飛非常頭大。

項北飛正琢磨要怎麼回應這個「不想死」,然而就在這時,對面忽然傳來了一個慘叫聲:「啊……」

這和「啊」把所有遺貌鬼須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去,他還想這個「啊」是不是另一個遺貌鬼須的發音方式,可是這個時候,他忽然瞥見了地板下面有許多紫色的光芒閃過去,匯聚到那個「啊」腳下。

緊接着腳下石板忽然裂開了,那個「啊」直接消失在了黑暗裏!

「勒頭!」

肋插刀臉色一變,連忙朝着勒頭髮出聲音的地方跑過去,科四當他們趕到勒頭所站的位置時,勒頭已經不見了。

「怎麼回事?勒頭怎麼會消失的?」腦窟窿沉聲道。

「不知道,我一直都沒看見他站在哪裏。」藍臉女說道,大家剛才都散開找所謂的傀儡子,誰也沒有心思管誰。

這群遺貌鬼須都看不見黑暗裏的那些紫色眼睛,根本不明白危險就在身邊。

項北飛也沒有提醒,他需要靜觀其變,保護好自己就可以。

腦窟窿詢問其他人:「你們有什麼發現?」

大家都搖頭。

「找找看!」腦窟窿說道。

大家很快就散開,開始在這個房間搜尋起來。

項北飛走了幾步,忽然聽到幾聲輕微的聲音,轉頭一看,卻發現剛才的入口那邊幾塊石板忽然浮動了起來,就像是拼圖一般,覆蓋住了原先入口的位置。

入口不見了!

項北飛立馬跑過去,在入口處推了推擋住入口的那幾塊石板,卻發現石板紋絲不動。

他隔着石板的裂縫朝方才進來的台階通道望去,台階通道已經不見了,那些搭成台階的石板都開始移動起來,就像是積木一樣,變換了另一個樣子,相互交織著,很快就只能看見一堵牆。

「這會移動的石板,是被控制了?」

項北飛眉頭皺得很深,又環顧著這個黑暗的房間,不是密封的房間,卻處處透著詭異。

這裏彷彿是一個石板機關搭建的大宮殿,因為石板都是可以活動的,那麼它隨時可以構建出一條暗道或是搭建一間密室。

沙!沙!沙!

輕微的摩擦聲響起,項北飛蹲下來,順着石縫裏往地下看去,很快就看見勒頭的身子在石板的下方,似乎正在被什麼東西拖動着,他還能動,嘴巴張得大大的,想要求救,但是嘴裏被紫色的光芒塞住了,根本叫不出聲來。

這個時候,下方的石板再次移動了過來,一下子就把他給擋住,沒有辦法再看見他了。

「這裏有個出口,不知道勒頭是不是往這裏去了。」藍臉女在另一側說道。

大家立即往她那邊跑去,進了通道之後,腦窟窿低聲道:「提高警惕,這裏的情況不對勁。」

他們繼續沿着通道往前走,黑夜之中,誰也看不清楚前面的情況,然而他們沒有跑多遠,地面的石板忽然再次漂移了起來,迅速地把他們給分隔開了。

「這裏的石板會移動!靠過來!」

腦窟窿大喝一聲,眼疾手快地躍到了項北飛這塊石板上,和項北飛站在了一起,藍臉女也想要跳過來,但直接被移動的石板給撞飛了出去。

藍臉女掉到了下面三米開外的另一塊石板上,一手抓住了石板,翻身躍了上來,可是還沒有等她站穩——

咻!咻!

前面閃過幾道紫色的寒芒,直接從藍臉女的身體橫穿了過去!

藍臉女的眼睛頓時變得錯愕了起來,她身體微微抽動了一下,似乎想要反抗兩下,可是她一動,頭顱直接滾落了下去,大腿也被切斷,身體直接被橫切成了七八塊。

最詭異的是,她體內的黑色觸鬚甚至都沒有辦法伸出來,就這樣直接沒了生機!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除了項北飛誰也沒有看見,哪怕是腦窟窿也沒有發現,他還站在項北飛身邊呼喊著其他遺貌鬼須,想要讓他們趕緊集合過來。

但只是眨眼間,所有的遺貌鬼須都被分散了。

空中只有各種移動的石板,就好像所有的通道和牆壁都分解開了,開始亂舞了起來。

「該死!這裏的扶北聖物超出了我們的想像,得離開。」腦窟窿低沉地說道。

而這個時候,空中又是幾道紫色寒芒朝他們閃了過來,這些寒芒瞄準了腦窟窿和項北飛,腦窟窿反應顯然比所有人都快,一下子就躍了起來,恰好落到了肋插刀的那塊石板上。

項北飛也低下頭,躲開了那紫色的寒芒,然後往另外一側跳了過去。但是另外的肋插刀運氣就沒有那麼好了,他慘叫一聲,直接被紫色光芒從額頭中間被豎着劈開,整個人被劈成了兩半。

「該死!都過來。」

腦窟窿身上涌動着黑色的觸鬚,朝着項北飛這邊捲來,想要把項北飛也卷過去,然而他的觸鬚剛碰到項北飛,忽然猛地一驚,怒喝道:「你不是貫石,你是誰!」

。 來不及多想,厲默川就坐上了駕駛座,就在這個時候,王國均帶着人沖了過來,「厲總!」

當王國均看到喬思語渾身是血的倒在副駕駛上時,臉色驟變,「喬小姐她……」

「滾去追人,能活捉就活捉,活捉不了都給我殺了!」

說完,車子飛一般離開了原地……

王國均暗咒了一聲,立刻上了車,「追!」

這還是王國均第二次看到他家bOSS如此可怕的一面,第一次是喬思語和方葉涵被綁架的時候,那天的情形他都歷歷在目,十幾個人,一個倉庫都沒炸毀了,如果這次喬思語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後果他想都不敢想……

車子開的飛快,一路上,厲默川一隻手開着車,另一隻手緊緊的牽着喬思語的小手,一遍一遍的喚着她。

「思思,我們已經沒事了,你快睜開眼睛看看我……」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把你一個人留在車裏的,對不起,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你不是想去泡溫泉嗎?等你好了,我陪你去好不好?」

喬思語身上的血還源源不斷的流着,厲默川從來沒見過一個人能留那麼多血,他內心又自責又害怕。

昨天晚上的時候,她為了泡溫泉還興奮的找出了壓箱底的泳衣,明明早上她還那麼高興的跟他說說笑笑,還很霸道的說他副駕駛的位置是她的,別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不能坐,可這會兒她就臉色慘白的倒在副駕駛上,一句話都不說,甚至都不睜開眼睛看他。

他以為那些人的目標是他,只要他引開了那些人,她就會很安全,卻不料對方連她都不放過。

緊緊的捏著方向盤,他眼底是一片嗜血的寒意,不管那些人是誰派來的,他一定要然他們血債血償。

「唔……疼……」

猛然間,耳邊傳來了一道細弱蚊蠅的呻口今聲,他驚喜的轉頭一看,就看到了她蹙眉的某樣,心底一片狂喜,「思思,別怕,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一會兒就不疼了……」

「不……不要丟……下我!」

頭很暈,渾身都疼,尤其是小腹那裏,意識模糊間,她聽到了他的聲音,強迫自己睜開眼睛,可眼皮上彷彿壓了千斤重擔似的,睜都睜不開,她想確定他是不是沒事,便使出渾身力氣微微睜開了眼睛。

終於她看到了他,他在開車,好像沒什麼事兒,終於放心了……

「好好好,思思,我不會丟下你的,我們去醫院,你一定會沒事的。」

說着,見喬思語歐又閉上了眼睛,厲默川急了,「不許閉眼睛,寶貝疙瘩,快睜開眼睛。」

喬思語此刻的意識又陷入了模糊昏迷中,她動了動唇,氣息微弱,「困……睡……覺!」

「不!你不能睡,馬上就到醫院了,思思,千萬別睡,別閉着眼,快睜開看看我!」

「吵……你一會兒叫我閉……眼,一會兒叫……我別閉眼,累……」

「你現在不能睡,等你好了,我再陪你睡!思思,聽話,不能睡……」

。 「能不能做我們大秦帝國的附屬國並不是本將軍說了算的,你還是到咸陽城與陛下說吧。」

蒙恬對著韓王說道。

「要……要去咸陽城嗎?好……好吧。」

韓王害怕得腿都軟了,他擔心去到咸陽城之後就會被秦皇直接問斬。

但是,現在去不去咸陽城,他說了並不算。

「帶走!」

隨著蒙恬一聲令下。

韓王安被幾個高手押了出去,與他一同被押出去的還有韓國王室的一些成員,如紅蓮公主就在其中。

當韓國的王室都被押下去之後,蒙恬這才看向了申不害與姬無夜兩人。

蒙恬目視著申不害與姬無夜。

等大秦帝國的人都退出皇宮后蒙恬的神色逐漸冷漠下來。

申不害與姬無夜感覺到蒙恬那壓迫的目光,心裡都是一顫。

他們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蒙恬要對他們動手!

鏘!

只見蒙恬直接拔劍。

「蒙恬!你想做什麼,我們已經投降了!」

「蒙恬!」

申不害與姬無夜驚恐的看著蒙恬手中的長劍。

蒙恬身上的氣息逐漸提升至巔峰。

這絕對是要開戰的架勢!

「你們兩個在一開始阻撓我們大秦帝國軍隊的時候,本帥已經將你們列入必殺名單中了。」

蒙恬對著申不害與姬無夜冷漠道。

這兩人的行事作風蒙恬打探清楚了,單憑他們架空了韓王的行為就能夠看得出他們並不是一類人。

大秦帝國不需要這種不忠之輩。

韓國王宮中氣氛凝重。

蒙恬是入道境,申不害,姬無夜也同樣是入道境。

不過在氣勢上蒙恬看樣子好像強很多。

轟轟轟…….

突然,韓國王宮響起了一陣劇烈的打鬥轟鳴聲。

蒙恬以一己之力,對付韓國的兩個入道境!

「蒙恬!是你逼我們的動手的!」

韓國王宮中傳出了姬無夜的怒火,以及又一股入道境氣息猛然爆發。

申不害此時目光閃爍,他可沒有姬無夜這麼勇。

他正在找逃跑的路線!

轟轟轟……

姬無夜盯著蒙恬瘋狂的攻擊了上去。

他這是想在攻擊上佔據主動。

然而,姬無夜低估了蒙恬的實力了。

對著衝過來的姬無夜,蒙恬不屑的對其揮出了一劍。

刷!

蒙恬的劍氣割破空氣,周圍直接形成了一陣陣鋒利的罡風。

凌厲的劍氣劈向姬無夜的時候,姬無夜就感覺到要是自己被劍氣劈中,絕對會直接被秒殺。

「該死!」

姬無夜怨恨的暴呵。

他沒有想到蒙恬竟然會這麼強,隨便揮出一劍就有如此之恐怖的攻擊力。

這實力絕對是入道境七重之上,不然他絕對不會在蒙恬的攻擊面前感覺到這麼無力。

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