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個時候一號到五號已經往戰鬥方向而去,戰鬥中的人數並不多,也就十來位,不是五打五就是四打六,不過依然處在勢均力敵狀態。

「是大堂姐,」向輕語解釋道:「我哥被家族冷落之後也就大堂姐還對他好點。對我們也都很不錯,而且資質很高。」

這種事鄭壹沒什麼興趣:「那個,她是美女不?」

向輕語:「…………」

「好吧,我開玩笑的。」

向輕語:「…………」

「大人,到時候你直接看不就好了,這麼問輕語會反感的,她會覺得大人輕浮……唔唔……」

向輕語捂著七夜的嘴無奈道:「七夜你在瞎說什麼……我只是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而已。」

鄭壹愕然:「沒辦法?」

「恩,」向輕語點點頭傷感道:「因為我從來沒見過大姐長什麼樣,別說我了整個家族絕對不會超過五個人知道大姐長什麼樣。大姐從來都是以不同的模樣出現有美有丑,總之她就是這麼活著……我們也沒辦法。」

這答案還真出乎鄭壹的預料之外,從小到大就開始易容?這是為什麼?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太美了還是太丑了?還是原本就是怪物畸形?這是想要掩蓋什麼?

這種事情整個向家都沒誰能想的出來,鄭壹自然也不可能想的出來,不過這確實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易容不同於幻術,這不是光靠意志就可以看透的,除非他法則加身變成真正的天道,到時候他就有看透一切物質本源的能力。

現在就別指望了,不過有個辦法倒是可以一試……可惜那傢伙正忙著,而且這還是窺人隱私的事,還是緩緩吧!

一號到五號巨大的體型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就是對戰那些人同樣被一號到五號的體型震懾的休戰,沒辦法他們的速度太快了,怎麼看都知道不是普通的傀儡。

一號載著向輕語他們停在一方人前方,這五個人三男兩女,看到這些人的到來說不緊張是假的,他們已經隨時準備出手了。

至於另一方則全是男的,他們一臉的幸災樂禍明擺著是要看好戲。

此時向輕語直接從一號頭上跳下去,看著眼前的五個人驚喜道:「大姐,大姐,哪個是大姐?」

鄭壹感覺這認親認的怎麼就不太正常。

「輕語?」裡面一位長相普通的女子不可思議的看著向輕語,不敢相通道:「你真的是輕語?」

向輕語想到沒想直接跑過去抱住向伊。

「大姐我好想你,你又變醜了,而且還變胖了……」

「輕語真的是你?你沒死?真的太好了……」

向伊也死死的抱著向輕語,她連手中的劍都丟了。

鄭壹也觀察了一下這個女的,發現確實不是用幻術改變樣貌。

而且看這女的貌似是真的很高興,鄭壹一開始還以為對方是人面獸心的人。

表面上對向問天兄妹好的不得了背地裡一肚子壞水。

現在看來應該不是。

很快向伊詢問起了向問天,這時候向問天也很自覺的跳了下去。

看著他們親人團結鄭壹也就沒好意思下去插一腳。

畢竟他跟向問天向輕語熟但不代表跟他親人也熟,所以還是安心的等他們敘完舊再出發了。

只是很快下面就響起了向輕語的聲音:「鄭壹,七夜,下來給你們介紹人。」

七夜笑道:「大人,你這麼尊貴是不是應該讓他們上來?」

鄭壹回道:「那你在上面待著,我下去請他們上來……」

「嘿嘿,大人都下去了我哪敢在上面待著。」

很快鄭壹就來到向輕語他們面前,只是當鄭壹近距離查看向伊的時候卻愣住了。 鄭壹確實不認識眼前這個女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能從這個女的身上看到熟悉的畫面。

這個畫面源自於屠天,當初他進入預言的時候看到的不止有向問天,還有幾個別人……

這一瞬間眼前的這個女的跟屠天中一個女的的身影進行了重疊。

屠天者只有一位,那就是向問天,但能夠站在屠天者身邊進行輔助的同樣是舉世少有,雖然少了向問天那群人對天道來說也就是烏合之眾,但是向問天有了他們那是如虎添翼。

向輕語拿手在鄭壹面前晃了晃道:「幹嘛?迷上了?」

鄭壹拿來她的手道:「有筆墨么?」

「吶,」給鄭壹紙筆的是向輕語。

什麼都沒說拿起筆鄭壹就開始描述那個畫面,鄭壹的畫畫被水晶球吐槽過,對水晶球來說那是黑暗的時代。

不過今時不同往日,他已經明白意志即思維,思維即身體。

心中所想便是手中所畫,絕無差別。

很快一位清淡素雅的美女就出現在鄭壹的畫中,畫中美女談不上驚艷但是卻讓人看著舒服。

向問天兄妹跟七夜不由的問道:「這美女是誰呀?」

鄭壹想了想道:「應該是你姐吧!」

向問天跟向輕語大驚:「真的假的。」

向伊也很好奇的過來瞄了一眼,一眼過後她的臉色瞬間大變。

想都沒想瞬間燒毀了鄭壹的畫。

面對失態的向伊鄭壹什麼也沒說,畢竟是自己偷窺了別人的隱私,雖然對方也在弄死他的事情上出了點力,但是罪魁禍首隻有向問天,所以鄭壹也不打算找別的人麻煩。

向輕語不禁問道:「大姐這真是你呀?」

都這樣了向伊也就沒打算欺騙他們,只是她不明白眼前這個鄭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向輕語哈哈一笑興奮道:「姐原來你真是美女呀!我還以為你是醜八怪呢!」

至於為什麼需要這樣掩蓋自己的樣貌向輕語他們從來不問,該問的小時候都問了,就是得不到答案。

這件事一過向伊就來到鄭壹面前感激道:「多謝道友為舍弟舍妹的幫助,向家欠你一個人情,如果需要什麼幫助的話……」

向伊還沒說完向問天就突然大喊道:「一號二號三號。」

向問天這麼一喊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唯獨鄭壹他們知道八成又是有什麼生死危機。

向問天擁有心靈溝通一號到五號的能力,所以下命令完全不用說出來。

這一瞬間一號二號三號,捲起所有人就是往遠處飛馳而去。

所有人都一臉懵逼,但是並沒有去反抗,至於對面那五個那是沒能力反抗。

一號到五號剛停下來,地表之下瞬間爆發出無盡的炎火,火焰一出瞬間將所有的一切燃燒殆盡。。

在這樣的火焰下沒幾個人能夠活下去,就算能活下去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所有人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他們是多麼慶幸被帶出來了。

至於鄭壹他們就沒什麼情感變化了,向問天的反應已經意味著一切了。

鄭壹不由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荒野草原的獨特風景?」

向輕語立刻道:「是有人觸發了荒野草原第六層,傳說荒野有七層,但是后兩層基本不可進,一旦進去必定引動荒野。」

「不僅如此,」這時候向伊也回過神來:「荒野六層一旦觸發出去的路也就斷了,原來出去的路也將變成進去的路,只是更好找到而已。」

鄭壹看了一眼七夜,七夜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這下鄭壹跟向問天他們就都懂了,出去還是沒問題。

「能說說這裡大概發生什麼事了么?一下子聚集了這麼多勢力怎麼看也知道不是普通事件的。」

救下的美女以及敢跟向家死戰的哪一個都不像普通勢力的。

「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向伊一愣馬上道:「你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黑色森林消失后你們就一直被困在這裡?」

鄭壹無奈了,這東西要怎麼解釋?又該從哪裡開始解釋?

鄭壹看了一眼向輕語,向輕語則看向向問天,向問天習慣性的看向七夜。

七夜氣急敗壞道:「這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好像確實跟七夜沒關係,最後鄭壹無奈道:「你就當我們剛來的吧,其他事你讓他們之後跟你解釋。」最後一句鄭壹是指著向輕語他們說的。

向伊只好解釋道:「現在的情況是三大仙門五大宗派跟九大世族青年一代基本全到齊了,不為別的,只為爭奪……龍馬!」

「啥?龍馬?」

鄭壹三個人瞬間大驚,理論上龍馬是出生在仙界的,可是仙界已經滅亡哪來的龍馬再現?

總不能是哪個時候遺漏的吧!

「也不對呀!」向輕語突然問道:「當初黑色森林出現龍馬時也沒到他們這麼勤快搶奪呀!」

說道這個向伊就一陣嘆息:「黑色森林乃不祥之地,他們並不認為那裡會有龍馬,就算有也一定是不祥之物。」

向輕語不解:「那為什麼爹還讓我跟哥一起去?」

「找個借口把我打發出去,然後把我從向家除名了唄,這樣我也不用那麼尷尬。」向問天毫不在意的回道。

「哥,你亂說什麼?」

「問天沒亂說……」向伊無奈嘆息:「確實是這樣。」

鄭壹是服了,這向問天真不是一般人,雖然是直腦子但是知道的也不一定少。而且心態也不是一般的好……這就是神經大條的好處。

同時鄭壹可以確定向問天屠天絕對不是被人哄著去的。

向輕語愣住了,不過她即沒鬧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死死的盯著鄭壹。

鄭壹還能不知道這貨在想什麼,只好無奈道:「他想跟就跟著吧!」

向輕語期待道:「那我呢?」

鄭壹內心深處有著無盡的嘆息:「隨你開心……」

瞬間向輕語轉憂為喜,不過都回來了能不能出去也成了未知。

向伊不知道這些人在打什麼啞迷,不過為了不再糾結向問天被除名的事,她只能把現有的情況說清楚。

「龍馬出現的地方乃是天山聖地,這樣出場的龍馬絕對是真正的龍馬,所以所有勢力都想來插一手,不過最重要的是三大仙門……三大仙門出手自然容不得別人插手,所以很多人都被送進附近的荒野草原。」 在向伊解釋之後,鄭壹他們也知道這個所謂的異變應該不在三大仙門的預料之中。

而且異變開始周圍所有人都會被吸入荒野草原,想要出去就得前往第七層,或者原地等待異變結束,至於第七層究竟是什麼並沒有人知曉。

有人說那裡有著造化之門,進入之後造化遍地白日飛升,也有人說那裡是人間煉獄,一旦踏入十死無生,死後之魂將受盡世間一切折磨。

自古以來有人嚮往有人恐懼,然而卻沒人能夠打開第七層,甚至觸發第六層千古以來也不曾有人辦到。

至於現在打開……也許這裡才是真正的造化爭奪地。

三大仙門打死也不曾想到他們居然親自送這些人進來了,而且還是三四層。

要知道一旦觸發六層,想進來就得一層層的進,原先可是隨機的。

「你們說第七層是什麼?我賭是造化。」鄭壹帶頭猜測。

向輕語想了想道:「我賭那裡是通向虛空之門。」

「妹,你這就作弊了,虛空分仙界跟地淵還有人間極致,你這樣範圍太廣了。」末了向問天又道:「我賭那裡實際上是火源之地。」

向問天這麼一說鄭壹覺得很有道理,人間煉獄不過是特殊空間的火源之地,合情合理。

「那我就賭荒野草原實際上就是封印之地,而第七層就是最終封印,裡面封印著罪惡封印著蓋世妖魔,打開第七層之時就是他恢復自由之日。」七夜的猜測令所有人膽顫……這尼瑪萬一是真的,簡直就是烏鴉嘴。

向伊感覺一段時間沒見,自己的弟弟妹妹就變了,至於是變傻了還是變單純了她就不好明說了。

這種情況下不好好想想怎麼活命居然在猜第七層,說的他們一定能進第七層一樣。

向伊乾咳兩聲道:「咳咳,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不是弄清楚狀況?而且你們不覺得奇怪么?旁邊火海滔天,而我們這邊居然一點炙熱感都沒有。」

聽向伊這麼一說她身邊的四個人,以及原本戰鬥的五個人和被救的一個人,都才注意到這個問題。

「因為這個呀!」向輕語從脖子上拿出一塊冰塊。

本來她是沒辦法帶身上的,後來槿清月為了能讓七夜出手特地為向輕語打造改裝的。

要知道皇帝的鍛造技能舉世無雙,當初司南就是請她出手幫忙打造小樓的。

向輕語解釋道:「這是冰魄,擁有很強大的寒氣,所以我們完全不用怕熱的。」

這一下向伊有點目瞪口呆,她發現向輕語跟向問天的成長超乎了她的想象。

不管是腳下的傀儡,還是向問天提前離開躲過危機的第一感覺以及那塊冰魄……

這都不是正常人可以擁有的,尤其是冰魄……她可是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但是能拿冰魄當裝飾減溫掛在身上,就是三大仙門也做不到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