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個世界上。

有黑,就有白。

有光明,就有黑暗。

有正面,自然便會存在著負的一面。

有堅定站在林雲這邊的信仰者。

那麼,自然便也會存在著堅決不相信林雲的盲目污衊者。

當然。

對於這群人來說。

他們肯定不會認為,自己對於林雲的認知、判斷以及結論,乃是盲目的污衊。

在他們的世界里,林雲就是個欺名盜世之輩,就是一個大大的騙子,想火想紅想瘋了的小丑罷了。

在這個科學的世界裡面,怎麼可能會出現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所有的一切,都一定有著可以用科學去解釋的原理。

只不過,這個騙局,還沒有被揭穿而已。

就像是魔術師的魔術一般。

就算是再高明的魔術師,就算是再高明的魔術。

也終究還是假的。

就算是二十一世紀大夏最強大的魔術大師,擁有著神奇魔法師稱號的劉一謙。

也都只不過是使用了科學的方式,去欺騙大眾的眼睛而已。

雖然大家都說,這個傢伙是個魔法師。

但是呢。

魔術,終究只是魔術。

而不會變成魔法。

科學,才是這個時代,唯一的真理。

……

因此。

就這樣。

在堅定信仰者以及盲目污衊者雙方,那絲毫不退讓的交鋒之下。

整個網路世界里。

在有關林雲的這個爆炸熱點話題之中,開始變得混亂不堪。

而事情的走向。

原本還是堅定信仰者,佔據了上風。

局面,對於林雲來說,還算是有利的。

畢竟,那一個個簡直不科學的視頻,以及一個個大佬的言辭,都還留在網路上呢。

但是。

在一些別有用心的黑暗推手下場之後。

局勢,亦是開始於默然之中。

拐向了一個微妙的未知方向。

一方深不可見底的邪惡深淵,正在慢慢地蠶食著,那網路之上,隸屬於林雲的陣地。

…… 「你怎麼知道我沒去過?」秋越淡淡的說道。

這話從他嘴裏說出來,秋綰並不覺得吃驚。

秋越沒有去才會讓她感到奇怪。

「而且我去了不止一次,」秋越抬起頭望着車廂的頂部,似乎陷入了過往的回憶,「我在南陵衛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可皇陵的墓道口非常難以開啟,除非你有鑰匙。」

秋綰愣了一下,心想對啊,當初為什麼沒有想過用鑰匙打開墓道門。早知道這樣就不大費周章,浪費大把時間去調製火藥配比研究炸藥的爆炸性能。

「為了盜取鑰匙,我多次潛入皇宮,搜索各處庫房。可一無所獲,反而引起了御馬監的注意。」

「御馬監?雷振?」秋綰脫口道。

「沒錯,就是雷振,」秋越點點頭,「不過他一開始並非御馬監總管太監,而是一個外派的監軍。那時他被派到永寧,主要也是為了查我的下落。雷振為了找我,不惜派出多名暗探,甚至還有人潛入了玄武門之中。」

「這麼說來,雷振並沒有撒謊,我父親以及陸摯的父親都是雷振派來抓你的。」

「呵呵,」秋越笑道,「提到你父親,我的確沒有想到他會是雷振的暗探,但我很早就知道他的光祿寺身份。還有陸述寬,我很清楚這一點,但我以為他們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我。」

「什麼?」秋綰吃了一驚。

秋越接着道:「我以為你父親秋敦隆是為了調查蓬萊世家,加上他與我同姓同宗,所以並沒有對他太過注意。相反我對陸述寬起了好奇心,畢竟光祿寺安排這樣一個人在山溝里待着,實在說不過去。總不可能是為了監視江左豪門吧?陸家本就是豪門,怎麼可能自己監視自己?」

秋綰記起陸摯手裏的那封信:「所以你去新安郡調查陸家?」

「雖然我對陸述寬有些好奇,但也不值得我去查他一個小小的番子,」秋越淡定的說着,「我是在南陵衛實在找不到線索才去的新安郡,後來才發現陸述寬的主要任務是監視陸安遠一家,這就讓我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陸安遠一個破落的生意人,有什麼值得光祿寺這麼關注?」

「然後呢?」秋綰很興奮,感覺離某件真相越來越近。

可秋越還是搖頭:「然後?我什麼也沒查出來,但我發現秋敦隆一直在與陸述寬有書信來往。雖然看起來像是在做生意,但我還是花了幾年功夫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發現他們一直在查我。」

「查你?」秋綰有些失望,但還是很認真的聽。

「嗯,他們在查我的下落,」秋越有些惆悵的說着,「說起來,我跟你爹也算是認識,不過他一開始並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還和我做過幾次生意。」

「你們做生意?」秋綰覺得有些奇怪。

「當然了,你不會以為玄武門不做生意吧?」秋越呵呵一笑,「不做生意哪來的錢財養活這麼多門徒?」

「說的也是,那後來呢?」

「後來,」秋越皺了皺眉,思緒飄的很遠,「我記得是八年前,我派人找到你爹要和他做一筆生意,不知道怎麼就被他識破了身份,你爹竟然悄悄的跟着我派去的人一路追到中原來。」

「啊?」秋綰惴惴不安的看着對方,心裏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我派去的人發現被他跟蹤,就趕緊甩了他,然後回來跟我彙報,」秋越搖搖頭,「你別亂想,我並沒有對你爹下手,聽到你爹遇到海難的消息,我也很難過。」

「你難過?」秋綰皺了皺眉,「你為什麼要難過?」

秋越轉過頭,看着秋綰好一會才說:「你爹是我見過最誠實商人,從來不缺斤少兩,而且我和他見過幾次,私底下關係都還不錯。說實話,我曾想過要將他拉進玄武門裏來,但一直都沒這麼做。總之,你爹的死也許不是意外,但絕不是我做的。」

「我沒有說過你,你何必心虛,好像此地無銀三百兩。」秋綰冷冷的看着對方。

秋越搖搖頭,嘆息道:「信不信由你,我身在玄武門,卻並非什麼殺人魔王,你爹對我並沒有什麼危害,我更沒有道理去殺一個同宗的族人。」

「殺人並不需要足夠的理由,」秋綰眼神凌厲的看着他,「我說的對嗎?」

秋越對着秋綰的臉看了半天,不禁笑了起來:「我覺得我們倆之間,你才是那個被朝廷懸賞通緝的殺人魔王。」

秋綰凝視着對方好一會,才露出生硬的笑容,但說出的話卻依舊凌厲:「陸述寬是死在你手裏嗎?」

「我殺他做什麼?」秋越呵呵一笑,「我還指望他……算了,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反正這件事你肯定會去再查一次,到時候你就明白我沒有騙你。」

「雷振說他沒有騙我,陸摯也說沒騙我,現在你也這麼說,你們男人的話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理解,或許在你們眼中,欺騙的定義與我不同。」

秋綰嘆了口氣,端起茶几上的茶碗,一口喝乾。

「呵呵,」秋越笑道,「看來你對男人的理解比我想像的要深的多。」

「我可以將你這句話理解為讚揚嗎?」秋綰冷哼一聲。

「隨便你,」秋越哈哈大笑起來,「只要你喜歡,怎樣都行。」

「哼,」秋綰放下茶碗,視線偏轉到了窗外不斷後退的樹林,「那,你現在打算帶我去哪?」

秋越微笑着反過來問她:「你說呢?」

「也是個不幹脆的傢伙,」秋綰冷哼道,「我都落在你手裏了,你還吊我胃口。」

「謹慎一些總是好的,」秋越嘆道,「放心,作為秋家的長輩,我怎麼可能會害你呢?」

「不說算了,」秋綰搖搖頭,轉過臉不再看他。

秋越卻撥弄著茶碗,臉上的微笑漸漸凝固。

「其實,」他目不轉睛的看着碗口,聲音有些低沉,「我也有過猶豫,要不要把你帶走。但我怕你會被蓬萊的人抓回去,那樣的話,或許你一輩子都沒辦法知道真相。」

「謝謝你的好意!」秋綰露出一副鄙夷的神色。

秋越搖搖頭,忽然露出一副憂傷的表情:「你不知道,蓬萊的人並不可信,就算他們是你的親人,也會在你的背後捅你一刀。」

秋綰冷道:「是嗎?看來你對他們了解得很深,連我這半個蓬萊人都沒有你懂。」

「你早晚會知道的,」秋越長嘆一氣,「雖然你的母親生在慕家,可很多事他們都會瞞着你。」

「我知道,因為我姓秋嘛!」秋綰冷哼道,「這用不着你來說,反正我一個人野慣了,無所謂知道他們的事。」

「就像這次我們在京城鬧的厲害,然而這並非我所願,」秋越嘆道,「我們付出數千教眾的性命,卻只換來一些微薄的銀兩,最後真正得利者卻不是我們。」

秋綰皺眉道:「我也覺得奇怪,你們這種暴亂,無異於自殺,就算你拿了我的配方炸開了皇城城門,也不可能殺死皇帝,甚至連皇帝的衣擺都摸不到。」

「是啊,」秋越眼神里多了些落寞,「可憐那些孩子,很多還是加入不久的少年。」

「你就不該搞這勞什子玄武門,還吹噓自己做了多年生意,這種賠本生意也能做的?」秋綰頤指氣使的沖着秋越揮動手臂,「還是跟我去做生意吧,跟我學幾年,包你富甲天下,妻妾成群。」

秋越愣了好一會,不禁被逗笑起來:「哈哈哈,你還真是個有趣的人。」

「有趣?」秋綰努努嘴,「我覺得還好,至少我不想你們這些男人整天想着勾心鬥角,做生意不好嘛,掙了錢想幹嘛就幹嘛。」

「那你掙了錢想幹嘛?」秋越忍俊不禁的問。

「哎,那自然是……」秋綰扭了扭脖子,信心十足的說道,「組團到處探險,尋找這個世界每一個角落裏的秘密!」

。 門被踹開,她才看到眼前的情形,頓時更是怒火中燒!

只見周氏抱著段寶玉,母子二人虎視眈眈的瞪著團寶,彷彿是老巫婆要吃人似的。

而團寶站在他們面前,仰起頭正在與她據理力爭。

如此一對比……

愈發顯得團寶弱小可憐,段嬰寧心疼的無法呼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