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丫頭簡直就是天使啊!

季單煌激動萬分,身體都微微地有些顫抖了。他一把抓住姜欣薄薄的小肩膀,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激動,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說你能帶我去鬼谷門? 貴少的淘氣呆妻 真的?」

姜欣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真的!鬼谷門我去過很多次了,我知道怎麼走。不對,應該說我家就在鬼谷門裡面,我家的大門我當然認識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季單煌樂得差點兒沒蹦起來。現在,他終於可以去找唐雨竹了。

想到可以見到唐雨竹,季單煌就忍不住有些緊張,像個要去告白的羞澀少年一樣,忐忑不安。

小別勝新婚,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不過!」季單煌正自高興,姜欣忽然話鋒一轉,狡黠地一笑,「帶你去鬼谷門倒是可以,不過我有條件,你要幫我做些事情。做完了,我帶你去,做不完或者不幫我做,我就不帶你去了。」

季單煌此刻滿心想著的都是唐雨竹,想都沒想就答應道:「行,你說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吧,我一定幫!」

姜欣陰謀得逞般地笑道:「那你說話要算數啊!今天的數學作業太多了,我寫不過來,你幫我算答案然後讓我抄!」

季單煌一愣,不由得有些為難:「你讓我幫你寫作業?這樣能行嗎?我幫你寫了你的學習成績也提高不上去啊!」

他從小就學習不好,也別羨慕學習好的孩子。見姜欣不愛學習,不由得開始擔心她的成績來。

姜欣故作老成地長嘆口氣:「唉,不幫的話那就算了。今天作業多,我接著去寫了,看這樣子我可能要寫到後半夜,所以鬼谷門……」

「成交!」(未完待續) ?實在是太久沒有見過唐雨竹了,季單煌想念得很,最終還是決定幫姜欣寫作業,換取去鬼谷門的機會。

姜欣不過就是個小學生,小學生程度的數學作業不會很難,基本上就是十位數百位數的加減乘除而已,簡單得很。就算作業留得再多,他一個成年人,不一會兒也就能寫完了吧。

於是,半個小時之後,季單煌一臉無奈地跟著姜欣從房間里出來。與此同時,不由得感慨一聲,現在的小學生真苦啊!

那題都是些什麼題啊!全是些沒見過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兒!這真的是數學題嗎?確定不是在玩兒腦筋急轉彎兒?

看看身邊的姜欣,季單煌心中充滿了負罪感。說實話,那些小學生的作業,有那麼幾個他還真就不會,完全就是靠蒙的。希望明天上學姜欣交作業上去,不會被老師批評吧。

按照老師們的思維,練習冊上的題那都是不該錯的,都是考試白給的分。他這麼稀里糊塗地蒙上去,蒙對了倒沒什麼,蒙錯了的話姜欣會不會挨批啊?

唉,管他呢!反正姜欣只讓自己幫著寫作業,可沒要求正確率啊!現在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該由姜欣履行承諾了。

將自己房間的門鎖好,隱去外形,恢復成牆的模樣,姜欣將雙手一張,頓時擺出了一道穿界門,當先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季單煌唯恐被她給落在後面,急忙跟了上去,踏過了穿界門。

此時,天色早已經黑了下來。漆黑一片的山林之中沒有半點兒人造光源,有的之後清亮的月光和星光。抬頭看去,滿天繁星俏皮地眨動著眼睛,夜空似乎都變得要比以前看到的都要美麗。

山路雖然很黑,但卻對季單煌產生不了多少影響。在他的眼中,一花一草一樹一木,仍舊如白天看到的一般清晰。一路上,他左看右看,卻始終看不出這是個什麼地方。

走了半天,仍舊是山路。季單煌忍不住了,問在他前面兩步遠處帶路的姜欣道:「欣欣,這是什麼地方啊?」

姜欣奇怪地回頭看了季單煌一眼:「你不是要去鬼谷門嗎?還不知道這是哪?」

季單煌搖了搖頭:「我上哪知道這是哪去!你可別告訴我這就是鬼谷門了,也太荒涼了吧!」

雖然沒去過別的門派串門,但季單煌也知道。在這種修法門派之中,必定會藏著各種陣法機關之類的東西。可是走了這麼久,他都沒發現有什麼陣法機關存在,這根本就不像鬼谷門應該有的樣子啊!

姜欣一臉鄙夷道:「你傻啊!這怎麼可能是鬼谷門!鬼谷門怎麼可能一個穿界門就能進到內部!這是雲夢山,是鬼谷門的所在地,我們不先到外面,怎麼進到裡面去啊!」

季單煌心中暗道一聲「原來如此」,嘴上卻道:「我又沒來過鬼谷門。我怎麼知道那麼多!修仙一年多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去別的門派看看,知道的肯定沒有你這家學淵源的小丫頭多。」

他要是知道那麼多。估計也就不用幫姜欣寫作業了。

姜欣哼了一聲:「就快到了,你跟緊了。看著點兒,別以後去別的門派做客,連怎麼拜山門都不知道。硬闖的話,小心被人轟出來。」說完之後,抿著嘴嘻嘻地笑。似乎是在笑話季單煌長這麼大了,都還什麼都不懂。

季單煌嘴角猛抽幾下。什麼都沒說,乖乖跟在姜欣身後。偏離了主幹道,往叢林之中行去。

唉,現在有求於這小丫頭片子,還真不好說她什麼。萬一她一個不高興,自己跑了,把他丟在這兒,那他可真就不知道該怎麼去找唐雨竹了。

曲曲折折地踏過一片樹林,姜欣帶著季單煌走到一片山壁之前停了下來。那片山壁看上去並沒什麼異常之處,但是季單煌卻知道,這裡一定有蹊蹺。

要是沒蹊蹺的話,姜欣也不會帶著自己在這兒停下來。

姜欣回頭看看季單煌,問道:「你帶黃符紙了嗎?」

季單煌點點頭:「帶了。」說著,從乾坤袋中抽了一張空白的黃符紙出來,等著姜欣下一步指示。

姜欣道:「你拿筆在黃符紙上寫個拜帖,然後貼在這裡,就行了。」說著,抬手指了指山壁。

季單煌點了點頭,伸手從乾坤袋之中摸出一支水性筆來。剛要將筆尖點在黃符紙上,季單煌忽然想到寫什麼,猛地抬頭問姜欣道:「用水性筆寫行嗎?需不需要換成毛筆?要不要用硃砂?」

姜欣聽了,忍不住「噗嗤」一笑:「就是個拜帖,能寫上字就行,哪有那麼多講究。你土豪,你用硃砂,我也管不著。」

季單煌訕訕一笑,放心地將筆尖點在了黃符紙上。然而問題又來了,他從沒寫過拜帖,根本就不知道這拜帖該怎麼寫啊!

悻悻地收回手,季單煌將目光再一次轉向了姜欣,問道:「這拜帖怎麼寫啊?我以前沒寫過。」

此話一出,季單煌再一次收到了姜欣鄙夷的眼神。姜欣撇撇嘴,道:「季叔叔,你真的好笨啊!這個都不會!其實也不用寫什麼,就寫上你的門派、師父姓名、自己的姓名就行了,要是帶著別人的話再把別人的門派和名字寫上。」

季單煌連連應聲,埋頭寫了起來。他的師父任碧空來自東海龍島,那麼他的門派應該就是東海龍島吧。恩,不管了,就這麼寫吧。東海龍島的人雖然不怎麼出現,但也不代表就不出現啊!

將自己的資料寫好,季單煌又將姜欣的名字寫了上去,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這張拜帖往山壁上貼去。而這個時候,姜欣忽然又將他給叫住了。

「季叔叔!你就這麼往山壁上貼?」

季單煌一愣:「不然呢?用點兒膠水?雙面膠行不?」

他好像很久沒用過膠水了。

姜欣鬱悶地將臉給捂上:「ohmyladygaga!季叔叔,你怎麼可以這麼笨呢?」一臉的不忍直視。(未完待續) ?季單煌不明白姜欣這是鬧的哪出,有點兒發懵,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是出在膠水上嗎?難道不能用雙面膠?那應該用什麼!502?還是三秒膠?還是說找個石頭縫塞進去就行了?

姜欣從指縫中看著季單煌,痛心疾首道:「季叔叔,你真的是笨到家了!黃符紙是用來幹什麼的?畫符的啊!你在背面畫個符,不就可以粘在山壁上了嗎?根本就用不著膠啊!」

「啊,原來是這樣啊!」

季單煌一想也是,畫符總比膠水更像是修仙界人士,那他就在背面畫個符好了。

聊齋腦洞怪志錄 筆走龍蛇,季單煌用了個「肘后飛金晶」的結煞之法,完成了一個漂亮的符。回頭詢問一下姜欣是否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之後,這才將那拜帖小心翼翼地貼在了山壁上。

姜欣俏皮地一笑:「等等吧,大概五分鐘就會有消息了,然後咱們就可以進去了。」

季單煌點點頭,在旁邊找了塊乾淨的石頭坐了下來。想到很快就能見到唐雨竹了,他就忍不住地有些小激動。

差不多一個月沒見了,不知道她最近還好不好。自己已經到了結丹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把自己給超過去了。

胡思亂想著,季單煌忍不住傻笑了起來。不知道等會兒唐雨竹看到自己之後,是驚訝呢還是驚訝呢還是驚訝呢!

算起來,唐雨竹回鬼谷門都有半個月了,一直都沒有回摩天大樓。想來,她最近一定是非常忙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累瘦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有沒有休息好。

腦子裡面預先構想著見到唐雨竹的甜蜜場景,季單煌忽然聽姜欣的聲音傳了過來:「季叔叔,好像有點兒不對勁兒啊!」

季單煌聞言抬頭。問道:「什麼不對勁兒?」

姜欣道:「以前只要五分鐘就會有回信,這次都等了半個小時了,怎麼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啊!」小臉緊皺在一起像個包子,滿臉擔憂的神色。

聽姜欣這麼一說,季單煌這才意識到,距離自己將拜帖貼上那山壁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了,卻始終沒見這周圍有什麼動靜。

雖然過去了半個小時了,季單煌卻是一點兒都不擔心:「沒事兒,多等一會兒都行。大門派。辦事兒都這樣,不著急,沒準兒人家去上廁所了,淡定淡定。」嘴上說著不著急,心裡卻急得很。

他許久沒見唐雨竹了,心中實在想念啊!看不到她,他怎麼可能不著急!

淡定淡定,好事多磨嘛。

「才是不是這樣呢!」姜欣憤憤地道,「鬼谷門才不會像有關部門那樣。辦事效率那麼差,鬼谷門的規矩可以很嚴格地!以前有人來訪,不管怎麼樣五分鐘都會有個答覆,可現在都等了半個小時了。卻一直都沒有動靜,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說話的時候,一張小臉憋得通紅。顯然是真急了。

聽得這樣一番話,又見姜欣果然急了,季單煌也不由得緊張起來。磕磕巴巴道:「那、那怎麼辦?」

得,本來都不著急,結果被姜欣這麼一說,他都忍不住開始著急了。碩大的腦洞頓時開始放大招,自動浮現出各種悲慘的場景。

鬼谷門遭逢大難被人入侵了?滅門了?裡面有人叛變鬧內訌了?守門的是他的仇人,正琢磨著要抓他呢?

哦湊!只不過是來看看自己女朋友,要不要鬧出這麼多事兒啊!

季單煌越是胡思亂想就越緊張,越是緊張就越是忍不住去胡思亂想,腦袋裡面亂糟糟的場景,就沒有一個是吉利的,甚至都想到可能下一秒就會有人從這山壁裡面殺出來,一刀把自己的脖子給切斷。

太慘了!

危機感不知不覺就被季單煌給激發了出來,他十分緊張地一把抽出幹將莫邪雙劍,九龍訣森羅訣谷衣心法一股腦地全都激發出來,起身將姜欣給護在懷裡,眼神戒備周圍的動靜。原本靜謐的夜幕山林,在此時的季單煌看來,簡直就是個十面埋伏的陷阱,每一個角落都有可能會突然殺出個敵人來,取他的性命。

好吧,他承認他現在缺乏安全感,有些被害妄想症了。

姜欣被季單煌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本來她只是在擔心那拜帖上寫的東西會不會有問題,結果被季單煌這如臨大敵的舉動給嚇懵了,傻傻地縮在季單煌的懷裡,一雙眼睛瞪得滾圓,滴溜溜亂轉著,查看周圍到底藏著什麼危險。

只可惜,任憑姜欣再怎麼努力,也都沒看出任何異常。

姜欣忍不住低聲問季單煌道:「季叔叔,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了?」

也許是她年齡小修為低,所以才沒有注意到危險的降臨吧。

季單煌一臉嚴肅地回道:「什麼都沒看到。」

此話一出,將神情緊張的姜欣噎得差點兒背過氣去。緩了一緩之後,姜欣這才又問道:「那你是感覺到什麼了嗎?」

季單煌修為高,靈識敏銳,說不定是感應到了什麼危險,才會做出如此高度防禦的狀態。

結果,季單煌卻是用一種十分凝重的聲音回答道:「什麼都沒感覺到。」

「啊?」

姜欣傻了半天,頓時哭笑不得起來。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感覺到,那他這是在戒備什麼呢?

姜欣問道:「季叔叔,既然你什麼都沒看到,也什麼都沒感覺到,那我們這是在幹什麼呢?」

「以防萬一。」季單煌的神色,依舊凝重,「剛才你不是說了嗎,拜帖貼出去五分鐘之內,一定會有回應。現在都過了半個小時了,卻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你不覺得奇怪嗎?沒準兒,這附近有敵人埋伏,等著向我們發動進攻呢!」

姜欣頓時被季單煌奇葩的思路給驚到了:「那也有可能是守門的師兄師姐去上廁所了呀!」

「不!」季單煌斬釘截鐵地反駁道,「你也說了,鬼谷門辦事效率很高,不會犯這樣的錯誤。這裡,可能出事了。」(未完待續。。) ?姜欣瞪著眼睛盯著季單煌看了許久,微微張著小嘴半天說不出話來。她知道季單煌的腦洞很大,但沒想到竟然大到了這種程度!她真有些懷疑季單煌會不會被自己的腦洞給催眠了進而將自己的記憶都給篡改了。

就在姜欣正想著要不要跟季單煌說,讓他再寫一份拜帖貼到山壁上去的時候,忽然間那山壁之中發出了一聲極為輕微的「咔」的一聲。

那聲音,就像是松鼠手中的堅果殼掉落在了石頭上一般,又輕又脆,是那種絕對會被人忽略掉的聲音。只不過,這聲音在季單煌聽來,卻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山壁裡面,怎麼會有這種聲音發出來!

難道說,山壁裡面藏著殺手?

季單煌的神經,頓時緊繃了起來,猛地一個轉身面對山壁,同時手中雙劍微微一顫,極具攻擊性的八荒伏魔劍陣頓時顯現,一半組成劍盾擋在身周,一半則呈攻擊的狀態,隨時準備著給敵人致命一擊。

鬼谷門,到底怎麼了!

那一聲輕響,就彷彿是觸動了什麼開關一般,石塊輕微的碰撞聲如松子散落一般,接連不斷地傳過來。季單煌的神經,也隨著那聲音漸漸變得越來越緊繃。他護著姜欣小心翼翼地往後退去,唯恐敵人的突襲,會傷到姜欣。

幾秒鐘之後,那一連串的輕微碰撞聲漸漸停止了下來,而在季單煌的面前,那原本完整的山壁之上,赫然出現了一條三米高的筆直的裂縫來。一陣山石沉重的摩擦聲響起,山壁沿著那道裂縫向里凹進,竟變出了一道沉重的石門。

看著那扇石門,季單煌緊緊皺著眉頭,不敢輕舉妄動。他不知道,這石門之後。即將出現的又是怎樣的危險。

石門微微一動,緩緩開啟,季單煌赫然發現,石門之後竟然站著一位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女。那少女笑盈盈的,顯得十分嬌俏可人,但這份嬌俏落在季單煌的眼中,卻變成了一種嘲諷。

這小姑娘,就是把鬼谷門搞得雞飛狗跳的罪魁禍首?

季單煌目中精光一閃,本著「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原則,也不等那少女發話。手腕便是一抖,八荒伏魔劍陣疾速向少女刺去。那少女顯然沒有料到,季單煌竟然一上來就發動進攻,毫無防備之下不由得一聲尖叫,身形一晃閃到了石門後面。緊接著,沉重的摩擦聲傳來,剛剛開啟一線的石門,便開始緩緩關閉。

見那少女將要逃走,季單煌哪裡肯給她這個機會。大喝一聲提劍追了上去。那少女見季單煌氣勢洶洶地追來,也顧不得石門了,轉身就往裡面逃去。

姜欣看那少女跑了,急忙扯了扯季單煌的衣服。急道:「季叔叔,你……」

「你放心!」不等姜欣說完,季單煌便沉聲打斷道,「我一定會把她抓住的!鬼谷門的事兒。她必須給個交代!」說完,再也不理會姜欣,拔步飛追。

姜欣頓時啞口無言。傻了兩秒鐘之後,便開始在季單煌的懷裡掙紮起來,又抓又咬又踢又打。季單煌哪裡敢把她放下,只得忍著姜欣的攻擊,將她抱得更緊了。

臉被季單煌按在腹肌上,姜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掙又掙不開,只能被季單煌帶著飛速前進,這簡直把她給鬱悶壞了!可是,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狹窄曲折昏暗的山洞裡,季單煌緊追著前面的少女,絲毫不敢放鬆,八荒伏魔劍陣「嗖嗖嗖」地飛過去,頓時將少女的去路給攔住了。那少女嚇得臉色都變了,慌忙停住腳步,抽出隨身配備的短劍,奮力招架,手忙腳亂。

看到季單煌緊追上前來,那少女驚慌不已,尖叫道:「你……你是什麼人!」

季單煌怒道:「你管我是什麼人!小樣的,束手就擒吧!」長劍向下猛地一揮,十數柄光劍紛紛向少女斬落。

嘁,就這點兒三腳貓的功夫,還敢跟著來鬼谷門鬧事?說不定是這次敵人首領的女兒,吵著鬧著非要過來湊熱鬧,結果給人送人頭來了。等他把她抓住當個人質,說不定還能跟對方做個談判。

那少女見十數柄光劍向自己斬來,嚇得魂飛魄散,雙手迅速結了個手印,往地上一按。緊接著,她腳下的地面微微一顫,趕在光劍斬到之前,將她給吸了進去。

季單煌見狀,眉頭一挑。喲呵!這是傳說中的土遁嗎?這小丫頭片子,是個島國忍者?

特喵的!島國忍者跑來大天朝領土鬧事兒,不把她給大卸八塊了,那簡直不像話啊!

季單煌袖子一挽,拔足追了上去。那少女看樣子修為不咋地,這一個土遁術想來也跑不出去多遠,自己努努力,肯定還能夠追上。

想到這裡,季單煌腳下一頓,飛速向前疾奔而去。他必須趕在那少女尋求到救援之前,把她抓住!

山洞狹窄悠長,但季單煌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很快眼前便豁然開朗起來,出口就在眼前。向前方仔細一看,季單煌赫然發現,那少女正跑到離出口不遠的地方,馬上就要衝出去了。

哈哈,她果然沒跑出多遠啊!

季單煌精神一振,猛追過去。那少女顯然感覺到了身後的異樣,忍不住回頭來看,當她看到季單煌就在自己身後兩步遠的地方時,頓時嚇得一聲驚叫,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沒撲倒在地。

也正是這一嚇,倒是將那少女的潛力給嚇了出來。她不管不顧地向著那出口奮力一撲,竟像一顆子彈一般射了出去,衝出了山洞。緊接著,在草地上一個翻滾,向旁閃避,唯恐季單煌出招攻擊,再被他給傷了。

季單煌咋咋舌。這少女,還挺靈巧的嘛!

那少女一穩住身形,立刻大聲喊叫了起來:「有敵情!」

隨著少女這一聲喊,原本靜謐的鬼谷門內部,頓時警鐘大響,光線昏暗的出口處,頓時被無數大燈給照得透亮,直晃眼睛。季單煌不由得一驚,停在了山洞出口處。(未完待續。。) ?「入侵者,放下你手中的武器,交出人質,我們可以保證不傷害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