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一點倒是出乎沈奇的預料,他就是看到封珏等人態度堅決,臨時起意所以才傳給武輕川古武學,藉此讓古蓬等人知道,就算沒有他們古武傳承家族,他一樣能把古武學推廣開來,只不過會麻煩一點而已。

所以在他看來,武輕川就是一個工具人而已。

可如今,工具人武輕川竟然行了拜師禮,這讓他趕緊起身避開。

「武會長,不必如此,我也只是傳你古武學的修鍊之法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

武輕川露出失落的神色,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太清楚沈奇的本事了,雖然他年紀比沈奇大,但讓他拜師沈奇,他是一點意見都沒有,甚至覺得能成為沈奇的弟子是他的榮幸。

沒看到陳長歌和王乾林這樣的大佬都是沈奇的弟子嗎?

和那兩位大佬比起來,他的身份又算什麼?

只可惜,沈奇不同意,他剛才的舉動算是白搭了。

不過武輕川還是說道:「沈奇先生,不管您是否願意接受我這個弟子,在我心裡,您已經是我的師父了。」 「我便是此次的功法講師名玉真人,由我為你等講《青雲經(上篇)》。」

淡漠溫潤的嗓音在場中想起,如高山雪水落入深潭,沁涼入心,白瑧抖了抖,感覺這聲音都美化了。

「見過名玉真人!」

一眾世家子弟從震驚中醒神,紛紛起身行禮,後面的弟子也回過神,他們行禮的陣型很是齊整,似是練過一般。

「坐!」

白衣身影一抖衣袖,清風和緩托起雲袖,待初玉真人坐下,雲袖如蝶翼平鋪落在兩側。

白瑧哪能錯過這番景色,當下掏出十來個留影石。

她要是提前打聽好講課的真人,此時將留影石放在那講台上,那該是一番怎樣的情境……

見眾弟子紛紛坐下,白瑧收了留影石,也跟著坐下。

從儲物袋中摸出一支發簪,將上面珍珠扣下,按上留影石,然後將這發簪簪在頭頂,她目測這高度應是能錄全,心下暗暗得意。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曰: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氣沖以為和。天長地久,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載營魄抱一,專氣致柔,滌除玄鑒,天門開闔,明白四達,和其光,同其塵,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五行自取,持而盈之,長久能守。

……」

白瑧翻了翻《青雲經(上篇)》,的確是這麼寫的,所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若不是自家師父妙清真君給她講解過,此時她不一定能聽得懂,可見師父領進門是多麼重要。

如今聽初玉講一遍經,她又有了新的感悟,更宏觀,更玄妙,說不出,卻感受得到。

難不成這就是書讀百遍其義自見的道理?

或者這便是「道」,每個人對道的理解不同,她的思維不禁發散開來,順著經意蔓延而去。

已經神遊的白瑧,自是沒看見,她的蒲團下,陣法泛起熒光,如花苞一般將白瑧從上到下包裹住。

此是她心中升起一種明悟,她如今之所以能修鍊,便是這方世界的道允許修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她有了可以法地的靈根,才可以吸納靈氣,才能「看」到靈氣。

眾弟子都沉浸在初玉真人講的青雲經中,縱使聽不懂也努力去記住,經文經過初玉真人念了一遍,似是能印在識海之中,讓人感悟連連。

一時間,廣場上如經春雨潑灑,冒出朵朵花苞來。

《青雲經(上篇)》也只短短三百餘字,片刻便講完了,這本就是青雲的立派之本,更是弟子的道基所在,弟子們能悟出什麼道,就看他們如何參悟了。

初玉掃了一眼場內四五十個花苞,轉而開始講起引氣入門之法。不知是眾弟子悟性非常,還是膽怯不敢問,初玉講完,眾弟子皆都閉目打坐,廣場中又亮起片片花苞。

只少數弟子未點亮花苞陣法,白源小糰子就是其中之一,他看著身旁亮起的一朵朵美麗花苞,花苞上靜靜閃動光芒,美麗非常,心中頗為羨慕。

之後他便安靜地盤腿打坐,試圖尋找靈元的蹤跡,只是他怎麼嘗試都找不到講師說的感覺,他沮喪地低下頭,鼻子酸了酸,暗暗告訴自己,他是嫡皇子,不能哭。

白瑧本就在突破邊緣,聽過初玉讀的《青雲經(上篇)》,她模糊的感知到「道」的影子,此時經脈中靈氣涌動,靈種似是吃了什麼大補之物,小芽兒顫顫巍巍的向上生長,長大的虛影搖搖晃晃似是在歡呼,這便是進階融合二層的標誌。

經脈中的靈氣似是找到了歸處,湧向隨時都像要縮回頭的細嫩葉桿中,虛影吸收著源源不斷的靈氣,左搖右擺著掙扎長大,蒲團下的靈氣似是取之不盡一般,不知過了多久,那細嫩葉桿慢慢從虛影凝實,還長大了幾分,探出了靈力形成的水面,她的修為也穩固在融合二層。

玲瓏玉牌似是睡飽了,到丹田晃了一圈,見蜷在一起的蓮葉探出水面,它抖了抖小身板,白瑧如今已能探知到玲瓏玉牌模糊的想法,這小傢伙是純然的高興。

白瑧收功,周身圍繞的陣法感應到靈氣的波動,緩緩打開,便如那鮮花綻放,凋落的花瓣散如空中,成為虛無,頗有一番花開花落的自然之道。

她站起身,發現外面天色已黑,周圍除了一地月華如霜,只剩她一人。

仰頭深吸了口氣,再睜開眼,萬千星子將如水星清輝灑向大地,好一番星河流轉,人間生涼的景緻。

這處靈氣也充足,如此月明星繁,正是修鍊的好時候,白瑧復又坐下,打算在這修鍊到明天早上。

「師妹該回去了!」

這突然的一聲,嚇得白瑧一個機靈,小心肝都停跳了一拍,輕拍了拍胸口,抬眼就見初玉站在她跟前。

此時他那修長白皙的大手正伸向她,這不會是洞悉了自己日後的「狼子野心」,想趁著沒人的時候,將她現在就給解決了……

她縮了縮脖子,身體往後仰了仰,可那隻大手的主人卻傾身上前,白瑧只覺發頂一松,就見那人手上多了一支銀色發簪,簪頭嵌著的,正是一枚鴿卵大的,留影石!

她這下不捂胸口了,抬手半遮住臉,餘光偷偷打量那人神色,另一隻手摳著衣角,心下急轉。

如今這情形,很是窘迫,她忙著進階,一時忘了頭頂的罪證,沒有第一時間收起來,真是失誤。

初玉對這位小師妹也有些無奈,留影實是這位小師妹的愛好,他當初錯怪了人。

只是她這簪子插得別緻,直直插在腦袋上也不怕傷到。

聽師姐說,這小師妹的留影石怕是能裝滿一個下品儲物袋,只是看她這掩耳盜鈴的模樣,可是心裡也清楚自己做得不妥?

用師姐的話說,她這是屢教屢犯,雖然她有分寸,但也不能放任。

想到此處,初玉木著臉,眼含凌厲看著眼前之人。

白瑧看著初玉那張冷臉,緊張得直冒汗,這是又被抓包了!

她食指摳著摳著,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還真讓她想出個好主意。

她放下遮臉的手,雙手交疊在腰前,微笑抬起頭,這姿態端莊非常。

。 第一百三十三章瑣事(第八更)

景田是娛樂圈的人,秦元清也從景田這裡知道了很多娛樂圈的事情,那跟新聞上報道出來的完全是兩碼事。

比如某部電影、電視劇號稱投資一億元,那麼實際上打個對摺還差不多,裡面涉及到各種做賬之類的,洗前在這個圈子都不是什麼秘密的事。

某位明星片酬對外報價3000萬,可實際上往往不到五百萬就搞定,但是做賬還是3000萬。

這個圈子也是國家沒有關注,不然的話一查絕對是重災區,一查一個準,誰也跑不掉。

比如景田賺的錢在公司,然後公司一番做賬,只需要交一些稅就可以,而不需要繳納高昂的個人所得稅,至於開銷什麼都是走公司賬戶,再加上做一些慈善不但可以賺取一些好名聲,還可以減稅。

秦元清越是瞭解娛樂圈,越覺得這個圈子真的是一個大染缸,什麼人都有,後面更是發展出小鮮肉、流量明星,結果沒幾年就一個個翻車,21年是觀衆吃瓜最多的一年。

還有什麼女明星的背後是哪位,目前毫無背景的演員想要參演難度就非常的大,因爲劇組講的是帶資進組。

景田也是運氣好,碰到秦元清,然後熱度一波高過一波,以至於雖然沒有什麼作品,但是人氣高竟是直接邁入一線,一些資源也自然就有了。再加上家裡的關係,景田纔不缺資源。

“明年夏天你就要畢業了,可想好了不讀個妍?”秦元清問道。

“不了,我從小就不是讀書的料,讀研就算了!”景田直搖頭。

讀研是不可能讀研的,下輩子也不可能!

高考的成績,那可是慘不忍睹,要不是北電對文化成績要求高,景田是想都不用想着讀大學。

而且她當演員,演員有個北電文憑已經很不得了了,很多還是野路子出道的,要那麼高學歷幹啥。

從進入大學,實際上也沒學什麼,更多就是接代言廣告、找劇組,在這裡面摸爬滾打才學點真本事。

娛樂圈,真正有演技的還是那些老戲骨,剛出道的哪裡來的演技,更多的是本色出演,然後多演幾部就熟能生巧,有了些演技。

那些影帝影后,哪一個不是靠着演着一部部爛片積累起來的。

而現在經濟變好了,當明星容易賺錢,明星特別是女明星都希望趁着年輕多賺錢,畢竟女明星是吃青春飯的,不像男明星那樣職業生涯那麼長,女明星一超過三十歲,基本上就是演一些媽媽類、御姐類的。

“可說好了,明年你可把時間空出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景田說道。

“行。”秦元清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反正北電距離水木大學並不遠,離住的也就是五分鐘路程,出席景田的畢業典禮還是沒問題的。

秦元清自己對北電也很好奇的,也想去見見,全華夏俊男美女的集中地,若是他沒有記錯的話,比景田晚一兩屆的日後還有達到一線明星的。

北電、中戲、上戲是華夏藝校三大巔峰,可謂是影視人才的搖籃,從這三所學校走出了無數影視人才。

當然也有例外,畢竟從水木大學走出的一個組合————水木年華,至今在華娛歌壇佔據着重要地位,李健的傳說可依舊在水木大學流傳着。

“快睡吧,明天中午的飛機呢!”景田說道。

秦元清明天中午將和家人一起回家,而景田則是會留在京城幾天,參加央視的元旦晚會,雖然元旦晚會比不上春晚,但是也是有很大的曝光度。

水木大學明天也有元旦晚會,不過秦元清也不打算參加。

第二天一大早,秦元清帶着一車喜糖,發給自己曾經的同班同學,接收着同學們的祝福,然後就是校長、理學院的各個教授,以及兩個實驗室等等,幾百份喜糖發了個精光。

發放完喜糖,又瞭解了各個項目的進度和情況,秦元清就離開了,景田和她的助手各自開着車,送秦元清他們一起前往機場,今日天氣還可以,只是下了小雪。

然後就碰到了機場守候的一羣記者,這些記者還真是夠敬業的,這麼冷的天專門蹲在機場,而且全部是各種娛樂記者,這些人爲了拿新聞,真的是豁出去了。

其實也不怪這些記者這麼拼,實在是昨日秦元清與景田訂婚新聞,包攬了新聞熱榜前五,就是第六第七也都與他們有關,龍鳳珠寶和禮服訂製店也都紛紛聲名大噪。

記者都覺得,二人簡直是新聞的製造器,跟着他們就不缺新聞,而且新聞還都是熱榜的。

娛樂圈從未有過這麼奇葩的CP,以往明星雖然炒緋聞但是那都是緋聞,不管是男明星還是女明星哪怕被拍到牽手或者去酒店,那也是嘴硬着不承認,哪像秦元清與景田這般,從一開始就是公開着。

秦元清不是混娛樂圈的,不用在意粉絲或者其他。問題是景田,竟然不但沒有受到影響,反而咖位蹭蹭往上漲,人氣不斷暴增,各種粉絲後援會不斷建立,微博的關注量居高不下,成爲明星之中微博關注量破千萬,有人都稱景田是微博女王。

秦元清和景田告別,也沒有理會這些娛樂記者,這些娛樂記者很無聊,還是留給景田吧。

帶着父母和哥哥他們,通過了機場安檢,來到了候機室,在這裡可就不會冷了,都是暖氣。

“老爸,老媽,晚上是住鷺島,還是直接回家。”秦元清問道。

中午的飛機,下午三點左右就到了鷺島機場,秦元清徵求父母的意見。

“回家吧,冬天的鷺島有什麼好玩的,風那麼大!”老媽說道。

шωш ★TTκan ★¢ o

冬天的鷺島,雖然氣溫也有十幾度,但是因爲海風大,而且還是溼冷,會讓人很不舒服,北方人以爲氣溫十幾度二十度還好,可是往往到了鷺島,結果就是受不了,只能呆在酒店裡,然後中午出去幾個小時。

“老三,元旦我們就不回去了!我們晚上還有戲,婷你帶回老家,要回京城時再帶着他回來。”大哥說道。

大哥、大嫂都是演鄉劇的,雖然賺得不多,但是勝在輕鬆,每天就是晚上二三個小時,平時偶爾演練一下,這次他們去京城還都是請朋友替班幫忙的。

雖然錢賺的不多,但是秦元清卻很支持,畢竟這是自己靠着雙手勞動賺錢,自己養活自己,不管怎麼樣都是值得支持的,總比坐吃等死、偷雞摸狗來得強。

而且大哥在小區搞了個揚琴興趣班,平時教人彈揚琴,倒也是還湊合着。

城市就是這樣,人們對孩子的興趣培養會比較注重,唱歌、跳舞、鋼琴、打鼓等等都是屬於興趣犯愁,揚琴屬於傳統琴類,雖然比較小類,但是也有孩子感興趣。

“老三,我和你二嫂也先不回去。”二哥也說道。

秦元清對此倒是理解,因爲二嫂懷孕了,已經七個月,不適合太勞累。

大概四十分鐘左右,飛機就通知檢票了,秦元清他們依次通過檢票,登上了飛機,他們的飛機票都是連號的,剛好就是兩排,秦元清和小侄女一塊,給小侄女繫上安全帶,而廣播上則是播報着注意事項,以及遇到緊急情況時候需要做的事情。

等到大家都上了飛機後,空姐則是檢查着行李放置,畢竟一旦放不好,飛行時掉落是會砸到人的。

飛機起飛後,慢慢地大家就都睡了,秦元清拿起筆記本電腦,則是在編寫程序,鴻蒙智能手機操作系統的核心代碼構架將是他要完成的,目前已經完成了一半。

秦元清不斷地在鍵盤中敲打一行行代碼,速度非常的快。

這手機操作系統,說難很難,說不難其實也不難,不然的話蘋果也搞不出iso系統,安卓系統也不會出現。只是因爲他們走在前面,然後形成壟斷了,安卓都是開源的,其他手機廠商基於安卓系統基礎上稍微一改就是自己的手機系統。

根本就沒有動力去搞一款真正屬於自己的手機操作系統。

資本都是逐利的,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都是一樣,並不是每個國家都是華威,不願意被卡脖子,不願意看人家臉色活着,自己也想當大佬,纔會死磕技術。

秦元清知道iso、安卓兩個系統的優缺點,但是他不想搞iso類型系統,也不想安卓這樣的系統,iso系統閉源比較安全、流暢,但是其實也老是需要系統更新。而安卓系統是開源,但是開源就形成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手機往往用一段時間之後就變卡,雖然也可以清除,但是並非每個用戶都懂得,特別是系統頻繁更新,更是足以讓人吐血。

秦元清通過數學的思維去構造最合適的系統構架,不斷壓縮操作系統的大小,也將一些問題給消滅掉。

黑客想要破解系統,可沒有那麼容易,除非黑客也是世界頂級數學家,可是這種情況太少見了。

所以秦元清相信,鴻蒙系統會超越iso系統,成爲最先進、最安全的手機操作系統。 「咒道師,古言,哀生咒。」

羅青山面色面色鐵青,若是換了其他人,哪怕是一位煉道師,都未必能如自己這般解決真言詛咒。

「原來是你這小畜生在背後搞鬼,我就說了,儘管哪位白羽少帝態度囂張,可卻光明磊落,不會做這般詭計動作。」

「你罵誰是小畜生?」陸翎火冒三丈,「羅青山,你這是招式,你可知道我爹是誰?我祖父是誰?」

「誰叫就罵誰。我倒是寡聞了,不知道老畜生,老老畜生是誰。」羅青山口不遮攔,狠狠回擊道,「也沒有興趣知道,玄黃陰府成立不久,送走了一位前輩高人。傳聞輪迴有六道,正好可以嘗試下畜生道,將你們九位畜生送走。」

既然已經決定,將他們滅殺,罵了就罵了,得罪了就得罪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