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一句話讓他面色漲紅,無言以對。

「既然敢來圍殺我,就應該有自信的手段,拿出來吧,再等下去,你怕是沒有機會了!」

葉楚的話讓石林族宗王境面色難,他早就想要拿出來了,要不是你劍芒籠罩而下,逼的自己狼狽抵擋,豈會讓你斬殺了一個族中強者!

對方拿出一物,這一物渾身剔透,是一個圓盤,圓盤中有著各種法陣,瘋狂的涌動閃爍間,葉楚能感覺到其中讓他驚悚的力量,其中有著絕世鋒芒之力似的。

「器物!」

葉楚一愣,難以想象。這個空間是以精神構建而成,器物根本不能在這其中閃現。葉楚此刻也只是一身精華和元靈意識等構建而成的,器物根本帶不出來。

要是能帶出器物,葉楚有至尊劍在手,當初面對天地大陣時也不會逼到那種地步。

器物無法在這個世間顯現,可現在對方卻手持一劍器物,這件器物讓他都頭皮發麻,這讓葉楚意外。

「你如何能讓器物在這個世界顯現?」葉楚覺得自己被對方鎖定了氣息,葉楚也不在意,著對方詢問道。

「沒有人能從外界帶器物進入這個世界,除非你是聖者!」對方盯著葉楚說道,「這件器物,是這個世界自己孕育出來的,具有這個世界的天地法則,是屬於這個世界的獨有物品,也同樣無法帶到外面去。各大古族都有,我們稱呼他為族器!我手中這件,就是石林族器。」

這一句話讓葉楚恍然,解釋了他的一切疑惑。著紋理交織,氣勢驚悚的器物,葉楚深吸了一口氣道。

「以為這破東西就能殺的了我嗎?」 軍長難過前妻關 葉楚盯著對方哼道。

「這個世界,天地法則交織而成的東西最為恐怖,宗王境在他手中都只有死路一條。比如天地大陣,他的強悍你領教過,雖然不知道你如何找到其破綻,直接轟開來的,但要是天地大陣真正的爆發力攻擊到你身上,你必死無疑!」對方著葉楚哼道。

也而出不懷疑他這句話,對方說的確實,要不是自己有黑鐵加上元靈不凡,穿了天地大陣,想要突破而出極難,那一道道力量磨滅而下,足以震殺他。

可惜的是,沒有如果,自己能穿大陣的破綻,這就註定了自己的勝利。

「天地大陣是這個世界凝聚出來的極限存在,而族器同樣是這個世界法則交織成的極限存在,可以震殺宗王境,在這個世界堪稱無敵。」對方著葉楚說道,「最重要的是,天地大陣不完善,有很多破綻,但族器卻沒有。」

說話之間,他驅動手中族器,晶瑩剔透的器物釋放一道又一道的光芒,法則構建而成,漫天紋理飛舞,灼灼燃燒,驚世駭俗,綻放星海般璀璨的力量。

這股力量真的很強,葉楚在其對方,感覺到器火山噴發的滔天之力,極盡升華一般。

葉楚身體繃緊,他感覺頭皮發麻,因為這樣的力量真的是達到這個世界極限一般,有無敵之勢。

這樣的神威讓靈魂都跟著顫動,絕對的強大。

「葉楚,你能破開天地大陣,但天地大陣也比不上族器,這是震族之寶,能滅殺一切異端。而你此刻就是異端,在這個世界中,族器就是至尊。」對方望著葉楚,神情陰冷,手中出現了穿魂箭,他別在腰間,要滅殺葉楚在這個世界內。

葉楚深吸了一口氣,擋住器物帶來的心悸感,直直的著對方,神情平靜。

盯著對方手中的器物,他感覺到自己的氣息被鎖定。葉楚氣勢如虹,雖然為其強大而顫動,但並沒有畏懼,他想要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的極限東西到底何其恐怖。

宗王境驅動著器物,流淌出奇異的力量。浩瀚莫測,化作巨大的猛獸,有讓人凜然的威勢。

很多人到這一幕,都駭然不已,其中也有人聽說過族器。這是古族獨有的至寶,就如同外界的聖兵一樣,擁有就無敵。

這樣的東西他們居然拿出來,就為了斬殺葉楚。他們真是捨得,難道就不怕族中空虛,被其他的古族攻伐而去嗎?

「葉楚到底何德何能,讓兩個古族都動用這樣的力量要執意震殺他?」

「嘖嘖,真是大開眼界啊,原本還期待葉楚和道帝的交鋒,倒是沒有想到先和各大古族打起來了。」

「族器太過恐怖了,這個世界的極限啊,這一次葉楚凶多吉少了,這可不比天地大陣啊,比起天地大陣還要兇險的多。」

「麻煩了,此刻葉楚逃才是最合適的路?」

「逃?族器出現你還想逃?你太不把族器當一回事吧?」

… 族器真的很強,散發的力量如同垂落下來的星河,光華耀眼,籠罩四周,鎖定一方,強大的讓人發麻。尋找最快更新站,請+

璀璨的光華閃耀,紋理飛舞,一道道垂落,直接貫穿蒼穹,晶瑩剔透的族器演化出種種攻伐,殺伐舞動,浩蕩驚世,手持族器的宗王境就宛如一個神靈般。

「我族不惜動用族器,今日你在劫難逃!」修行者大喝,法則涌動,衝擊到族器中,星河垂落的力量暴動,組成一條條巨大的鎖鏈,這是法則所凝聚,狠狠的抽向葉楚,有雷霆神威,電光閃爍,驚悚無比。

如同條條毒蛇一樣的長鏈抽打下來,四面八方捲動而來,葉楚立於中心,神情不變,葬空劍訣施展而出,劍意涌動,直射虛空,一柄柄數百丈的巨劍出現,貫穿蒼穹,長劍驚人,劍意凜然,直射這一道道長鏈而去。

劍與法則鎖鏈交鋒在一起,火花四射,天穹崩裂,一道道強大的勁氣劃破虛空,巨劍和鎖鏈都崩裂,炸裂聲震動九方。

葉楚身影躍動,繁花暴動,漫天花瓣飛射而下,每一片花瓣都帶著凌厲的劍意,宛如劍雨肆虐天地,卷向石林族強者,四面八方圍剿而去。

這是恐怖的攻擊,宗王境在這樣的攻擊下都不能小視,劍意凜然,真的可以劍動乾坤。

但這樣的強大攻擊對方卻嗤笑了一聲,手中晶瑩剔透的器物顫動,有驚世駭俗之力:「你永遠不知道族器在這個世界代表著什麼!」

話語之間,只見族器顫動,浩蕩的力量飛舞而出,沖向葉楚漫天飛射的花瓣,一道道花瓣在族器舞動的力量下崩裂,讓人吃驚。

這是讓葉楚難以想象的,繁花似錦何等強悍,此刻他的實力施展而出,足以讓宗王境都小心應對,可現在卻被輕易磨滅。

「族器是這個世界的至尊,如果用外界的器物相比,這就是至尊器。你永遠無法撼動!」

石林族宗王境的一句話讓眾人都為之震動,至尊器是何其存在?那是在外界難以撼動的絕世存在,足以無敵天下。也就是說,族器同樣可以無敵世間了。

族器繼續垂落下星河般恐怖的力量,長鞭舞動,交織而成神鏈,毒蛇一般露出驚悚的氣息,遍布空間,這一處空間真的扭曲,化作了神鏈組成的領域般,浩蕩顫動,蒼穹崩裂不斷。

「葉楚,讓你領教一下族器的真正神威,在這裡,它就是無敵的存在,沒有誰能逃的了!」

漫天鎖鏈直接抽打下來,驚悚的力量震動每一個人的心靈,浩蕩的力量卷殺,毒蛇一樣襲擊葉楚的要害,胸口和喉嚨處都有數百粗大漆黑的神鏈攻擊而去。

葉楚以瞬風訣舞動,避開了這一次攻擊,鎖鏈抽在葉楚站立的位置,那裡的蒼穹崩裂不斷,一次又一次的崩裂,深邃幽黑的能吞噬一切。

瞬風訣並沒有讓葉楚避開兇險,在他身後又有器物化作的蠻荒猛獸張牙舞爪衝殺而來,這是一頭巨大的蠻象,象牙寒光閃閃,粗大無比,頂尖尖鋒無比,頂了過來,直刺葉楚的胸口而來。

葉楚一個側身,避開其象牙,一腳同時飛射而出,踹在了猛獸的腦袋上,砰的一聲巨響,腦袋炸裂,但葉楚也被炸裂衝擊而出的力量震的倒飛出去,氣血翻滾,踉蹌踏出了極遠的距離,這才穩定了身影。

「怎麼會這樣?」眾人著葉楚,內心駭然,咋舌不已,沒有想到葉楚一腳居然能擋住那樣的力量。

但葉楚心中同樣不平靜,器物果真非凡,其力量真的達到了極限般,連自己都難以承受。

器物再次顫動,飛射出一道道攻擊,宗王境一道道力量顫動而下,浩蕩涌動間,這股股力量有著無窮無盡的法則,漫天覆蓋,卷殺葉楚而去,一道道兇險的攻擊不斷的衝殺向葉楚,每一道鋒芒的衝擊直射葉楚的要害而去,葉楚以瞬風訣避開一次次,天地不斷的被貫穿。

葉楚有些慶幸,自己身居至尊法,速度快的難以想象,即使對方動用族器封鎖,都難以困住自己。借著瞬風訣,才避開了一次次的攻擊,讓自己能在這樣的攻擊下避開一次次險境。

石林族宗王境也面色冷凝,這個少年真的難以對付,在族器暴動下,居然也難以震殺他,他的速度太快了,快的讓族器都無法組成有效的領域束縛他。

「這個人一定要殺!」對方更是起了必殺葉楚的信心,因為葉楚真的太強了,再成長下去能成為他族的大敵。這時候不藉機殺了葉楚,將來誰擋得住他?

而且,以他此刻的威勢,難保不能在至尊路上爭雄,他要是成就至尊的話,石林族還能存在嗎?

想到這些,他更是瘋狂的驅動族器,心中肉疼無比。族器是這個世界生靈無數年以各種精華孕育的,用一次要消耗無數精華,這是一種大消耗,因為用一次的消耗足以讓一個修行者實力暴漲,比如讓他再次提升一個境都絲毫不奇怪。

器物被他驅動到極致,垂落的星河化作一道道鎖鏈,毒蛇一般露出驚悚的氣息,直接衝殺向葉楚,密不透風,逼的葉楚身法都無處施展。

「真的以為這樣就能奈何的了我嗎?」

葉楚大吼出聲,葬空劍訣施展,劍芒舞動,意境凌厲,衝擊雲霄,葬下虛空,漫天都是劍芒,籠罩葉楚,擋住那衝殺而來的一條條鎖鏈。

這是讓人驚悚的一幕,葉楚的劍芒衝擊不斷,把那要毀滅天地的力量都擋住不能寸進,葉楚的實力強大的讓人發麻。

石林族強者也神情一變,著葉楚暴動出來的強大力量,他哼了一聲,手指一點手中的族器,族器綻放驚世的光華,光華衝擊而出,再次卷殺而去。

邪王訂製寵:爆萌小醫妃 「你還沒有實力能擋住這股力量!」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葉楚漫天的劍芒開始一道道崩裂起來,不斷的塌陷,鎖鏈逼壓而下,沖向中心,要震殺葉楚。

……

… 「葉楚,你不可能擋住族器的,還是放棄掙扎吧,它是這個世界的至尊器,你如何擋住它?」

對方冷冽的話語衝擊葉楚的心靈,衝殺而出的劍芒一道道崩裂,葉楚被逼驅動更為恐怖的劍意,但任由葉楚如何驅動,都只能擋住片刻,難以扭轉乾坤。特么對於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

「死吧!」

隨著對方一聲吼叫,百道讓人驚悚的神鏈狠狠的抽下去,抽動之間,萬物崩裂,葉楚擋在身前的劍芒瞬間崩裂,毒蛇般的攻擊直衝葉楚而來,這樣雷霆一擊涌動,有萬頃之力,誰都難以抵擋,就算葉楚要是被擊中,都要飛灰湮滅。

「奪之奧義,天地聖拳!」

在毒蛇般的攻擊要衝擊到葉楚身前時,葉楚身影猛然一轉,避開了最為狂暴的數十神鏈抽打,而後拳頭青光閃動,勢如破竹而出,帶著難以想象的絕世之力,浩蕩震動,貫穿日月一般,精氣神達到巔峰,同時額頭紋理閃動,奪之奧義驅動無窮光華,直衝而上,葉楚的氣勢暴漲,有戰神般不可匹敵威勢。

葉楚的瞬風訣難以劈開所有的神鏈抽打,他選擇最為薄弱的一次,一拳狠狠的轟出去,奪之奧義衝擊到其上,他的威勢猛然的削弱幾分,青光閃閃不可一世的拳頭,崩裂了這十餘道鎖鏈,葉楚瞬風訣驅動,從其中爆射而出。

葉楚氣血翻滾,一口血液沒有忍住,迸射而出,化作血箭,射向了石林族強者,他面色一變,身影一動,血箭擦著他的臉而過,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血箭射到遠處的山峰,山峰直接崩斷。

葉楚驅動自身功法,青蓮顫動,平息著心中的震動,這族器暴動的力量真的很強,超越了他太多,真的如同這個世界的至尊一般。

他以天帝聖拳配合奪之奧義,也只是能和其中一部分力量交鋒。它暴動出來的全部力量要是轟擊到自身身上,他根本難以抵擋。

葉楚目光落在石林族強者的臉上,那一道道血痕十分惹人注視,葉楚有些可惜,噴射出去的血箭居然被他避開了。

石林族強者這時候也不平靜,驚駭的著葉楚,葉楚居然在族器的攻伐下全身而退,雖然震的他吐血,但要不是自己閃躲的快,這一次怕要被他貫穿滅殺。

想到這,石林族強者更是凝重,手中器物灼灼閃動,浩蕩的力量噴涌而出,不再有所保留,他拼著器物耗費無窮精華,也要儘快滅殺葉楚。

葉楚著晶瑩剔透的器物顫動不已,蘊育出強大的力量,葉楚主動出擊,劍芒迸射而出,劍光暴動,凌冽無比,有貫穿天地之神威,直衝對方而去。

「轟……轟……」

葉楚的劍芒真的很強,有絕世凌厲,貫穿而去,如同穿雲神劍,快如閃電,直射石林族強者而去。

「任你有翻天之力,也無法改變今天的命運!」石林族強者說道,「族器的至尊威勢,你撼動不了?」

「誰說我要撼動族器了?殺了你,一切都解決了!」葉楚大笑了起來,劍芒飛舞而出,「族器確實很強,或許真如你說的那樣,是這個世界的至尊器,但你卻不是至尊!」

葉楚說話之間,暴動的力量更加強大,聖術舞動,沒有留守,破空而去的劍芒無數,都卷向石林族強者。

「我雖不是至尊,但手持他,就是無敵!」石林族強者喝道,話語之間,手中器物顫動,每一次顫動,卷向衝擊向他的劍芒崩裂,根本無法撼動他分毫。這讓對方嘴角的冷色更濃,「此刻你明白,我不是你能撼動的!」

這一幕讓不少人的嘆息,葉楚儘管很強,但面對如此情況,也難以改變。族器真的是這個世界的無敵存在,誰又能撼動的了?

可葉楚卻笑了起來,沒有說話,繁花似錦涌動,漫天花瓣飛舞,劍雨一樣肆虐不斷,舞動之間,有驚世駭俗的力量。

「是嗎?那我倒要你如何無敵?」

葉楚說話之間,狐山至尊的秘法施展而出,蠱惑的力量驅動,漫天有美人閃現,若隱若現,魅惑無窮,又有金錢皇座,誘惑無比,籠罩對方而去,意境捲動,妙法無數,蠱惑人心。

這一幕出現,即使在外面觀的修行者,都神情恍惚,受到了蠱惑,心中獃滯。

葉楚把狐山秘法施展出精髓,有蠱惑萬物之神效,牽動出人心最深處的渴望。

狐從古至今就傳說不斷,前世有妲己,魅惑天下,一個偌大的王朝因她而崩裂,在蠱惑一途上,真的很少有存在比得過狐這一族。

特別是這一套秘法是其族至尊所創,葉楚施展其精髓,天地變色,所展現出來的一幕,都宛如實質顯現,有無法想象的蠱惑力。

石林族也算心志堅定的人,畢竟能走到宗王境的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可是在這樣的秘法下,他也同樣有著片刻的恍惚,在手中器物顫動下,才蘇醒過來。

可這片刻的恍惚足以讓葉楚把握住機會了,劍芒爆射而出,花瓣貫穿而去,他身上頓時出現一道血痕,血滴落下來,血痕觸目驚心,讓人震撼。

但葉楚見對方手臂貫穿的血痕,忍不住嘆息了一聲,對方的族器真的很強,居然能顫動提醒對方,讓其從蠱惑中蘇醒而來,要不然以他的那種恍惚,自己足以要他的命。

只不過,其他人卻被這一幕給震撼的心跳不斷,駭然的著葉楚,內心不能平靜。

手持這個世界的『至尊器』,對方居然還遭創,這是無法想象的。

很多人都獃滯的著葉楚,難以接受這個現實,因為太過震撼了。

石林族強者也面露驚恐,要不是族器顫動讓他蘇醒,這貫穿的地方就不是他的手臂,而是他的胸口要害了。

「器是無敵的,但人卻不怎麼樣!」葉楚著對方,冷笑了起來,「比起天地大陣還有所不如。」

葉楚說話之間,再次攻伐而上,浩蕩的力量捲動,「今日就讓你知道,到底是誰殺誰!」

… 第一三一一章

劍芒暴動而出,一道道光華顫動不已,繁花似錦,捲動不斷,一次次衝擊而出,讓人心驚肉跳,葉楚此刻的戰鬥力展露無遺,很多人著一道道山峰被葉楚的劍意直接削飛,他們都瞪圓了眼睛。+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

手持器物的石林族強者,他的器物展現的力量絕對強過葉楚。每一次顫動,任由葉楚何等強勢的攻擊,都輕易的磨滅。

但不管他如何做,都無法奪取主動。任由器物暴動再強的力量,都只能狼狽抵擋。

因為葉楚的狐山秘法太過強悍了,石林族強者打定主意要抵擋這種秘法,可任由他如何堅定自己的心,都無法擋住他的蠱惑。

有族器在手,葉楚無法完全蠱惑住他,但對方只要有片刻的恍惚,葉楚就能以雷霆手段攻擊,劍芒暴動,貫穿日月的光華衝殺而出,找到氣破綻攻擊而去。

正如葉楚說的那樣,器物很強,但他卻不是至尊。葉楚的劍芒貫穿而去,總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要不是有器物在手,他早就被葉楚滅殺了。可就算如此,他只能狼狽的抵擋,難以佔取主動。

葉楚攻伐不斷,根本不給對方機會,強大的攻伐覆蓋他,逼的他不斷以器物抵擋。

「該死!」石林族強者大罵,他恨極了葉楚。因為只要他想要反攻,葉楚就動用狐山秘法,讓他傷勢主動的機會,並且定然會因為自己的恍惚,讓他遭創。他就如同是一個靶子一樣,不斷的被葉楚攻伐。

這種感覺十分憋屈,明明手中有至寶,並且這至寶能震殺葉楚,可偏偏發揮不了作用。

「廢材拿什麼樣的寶物都還是廢材!」葉楚哈哈大笑,攻伐越來越凌厲,這種感覺讓他十分爽,這就是他磨練自身的靶子,每一次強大的攻擊都能印證自身。

其他的修行者著這一幕也愣在了原地,因為這讓他們意外。 變成情人的方法 手持族器的宗王境,此刻卻只能淪落為靶子。

「又一次顛覆了我的認知了,嘖嘖,手持族器的強者都無法奈何的了他了。」

「葉楚真要成為這個世界的至尊了,天地大陣奈何不了他,手持族器也奈何不了他。兩種這個世界的至尊手段都奈何不了他,還什麼能奈何的了他?」

「他這是要逆天了!」

「太強了,葉楚真的要成為這個世界的至尊!」

「,對方的肩膀上又被葉楚貫穿了。更新最快最穩定)已經被葉楚貫穿七八處傷口了,這樣打下去,對方遲早要敗葉楚磨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