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返回苟藍星的路上,苟家人並沒有乘坐戰艦,就這麼招搖著浩浩蕩蕩的在星空中飛掠。

苟潤田換上了只有孤月星域大元帥才能穿戴的盔甲,苟生、苟養、苟夏也都身著副元帥的戰袍,他們在向孤月星域之人宣告,苟家崛起了。

一個月之後,苟家大軍回到了苟藍星,剛落到苟家的演武場上,管家苟時長便遠遠的迎接出來,在他身側,跟隨著王家族長王海。

來到苟潤田近前,苟時長急忙雙膝跪地倒身下拜,王海猶豫了片刻,也撲通一聲跪伏下去。

「老奴恭迎族長凱旋歸來,老奴得知族長歸來,早就命人準備了盛宴,為族長接風洗塵。」

「王海祝賀大帥突破到准帝,願追隨在大帥左右,為大帥牽馬墜蹬。」

「哈哈」

苟潤田聽著二人的話后開懷大笑道:「時長,王海,你們都起來吧!隨本帥到族內飲酒,稍後,本帥還有要事去辦。」

王海心裡有一絲苦澀,苟潤田有了如今的成就,跟他有著絕大的關係,如果當年他跟李張兩家聯手,苟潤田在那時候就死翹翹了,哪裡還有現在的風光。

苟家為他接風的盛宴草草結束,如今苟潤田剛當了元帥,正是急於表現的時候,在孤月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白了滅殺范迪剛的決心,那麼就要儘快的去完成。

剛從苟家宴會廳出來,苟生等三兄弟從身後追了出來,幾步來到了苟潤田身邊。

「爹,還記得當年我們三個被叢家人暴打的那次嗎?也正因為那次的事情,爹才下定了決心,出去為家族謀求崛起的希望。」

苟潤田停了下來,側身看向苟生,意味深長的說道:「當然記得了,苟家能有現在,都是拜他叢家所賜,說起這個,爹還要感謝叢家呢。」

「爹,您老人家不是在開玩笑吧!還要感謝他,我現在恨不能將他大卸八塊,只有這樣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苟生還沒說話,苟養在旁邊頓時大聲喊叫起來,叢家給他的印象太深了,就算現在突破到了天皇第九層,當年的一幕幕也不時的浮現而出。

「二哥說的沒錯,還感謝他?爹,在離開苟藍星之前,還是先滅了叢家,不然的話,我心裡肯定是解不開這個疙瘩,爹,你看著辦吧!」

別看現在苟家三兄弟都突破到了天皇第九層,在苟潤田心裡,仍然把他們當作孩子一般看待,苟夏這麼一說,他心裡頓時猶豫了。

當年的叢家在苟藍星所有的家族中,排名還要在第十名以外,幾百萬年之前,他也只是滅了前十名的家族,以崛起后的苟家實力而言,早就不把叢家放在眼裡。

「好吧!就依照苟夏所說,叢家不過當年的十名之外,滅他們只是一念間而已。」

苟潤田以為,叢家現在還像一千萬年以前那樣,不過有兩個天王巔峰的強者,就算是這麼多年修為進境迅,也不可能突破到天皇第九層。

退一步講,就算是叢家兩個掌舵人突破到了這個修為,以現在的苟家實力,也不把他們放在心上。

見苟潤田答應了他們的請求,兄弟三人頓時喜出望外,這三個都是睚眥必報之人,如果不剷除了叢家,他們寢食難安。

「爹既然同意了,那我就去教軍場點兵了,滅掉叢家不過片刻之事,然後,我們就直接尋找范迪剛,爹以為如何?」

苟潤田點點頭道:「好,就依你的建議,快去吧!」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百萬大軍已經穿戴整齊,在苟潤田的一聲令下,迅登上戰艦,朝著叢家所在之地飛馳而去。

一個小時之後,一百零一艘戰艦已經飛出去十幾萬里,距離叢家不過咫尺之遙,肉眼便能看到地面上一片龐大的建築群。

「爹,叢家跟以前不一樣了,面積最少擴大了十幾倍不止,看來叢家的勢力也今非昔比。」

老二苟養看了一眼苟夏,撇著嘴說道:「那有什麼,在我苟家面前,同樣是不堪一擊。」

「你們考慮的太簡單了,如今的叢家比當年的第一家族李家還要實力雄厚,僅是天皇第九層強者就有七人,想要全部滅了他們,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聽苟潤田一說,兄弟三人不由得同時釋放出神識,朝著叢家駐地狂掃而去,片刻后,三人收回了神識,眼神看向彼此。

「僅僅過去了三百萬年,叢家的實力就恐怖如斯,真是沒想到,我苟藍星還有這麼多天皇第九層強者。」

苟潤田看了苟夏一眼,以教訓的口吻說道:「別以為只有我苟家之人天賦群,叢家能夠突然出現這麼多強者,其天賦同樣不能小視。」

「爹,不管怎麼說,我們既然來了就不能這樣退走,不然的話,我苟家的顏面何在。」

苟潤田看了看苟生,讚賞的點點頭,隨即准帝的修為釋放出來,對著身下的叢家駐地衝擊而去。

「喀嚓喀嚓,轟!轟……」

叢家建築傳出陣陣似要倒塌一般的聲響,接著就是一棟棟建築轟然倒塌,大片的煙塵頓時衝天而起。

一道道身穿銀色盔甲的身影飛縱到空中,眨眼間,在苟家對面,一百多萬天王大軍懸空而立。

在這一百多萬天王大軍身前,空間一陣陣輕微的波動,隨之七道身影浮現而出。

「苟大元帥,不知因何故來我叢家?如有得罪之處,還請大元帥明示。」

七人中間的為之人,抬頭看向對面的苟潤田,天皇第九層的氣息引而不,說出來的話不卑不亢。

沒等苟潤田開口,站在他身邊的苟夏怒了,手中長槍指向對面說話之人。

「叢善,你少在老子面前裝傻,想當年我苟家還十分弱小之時,你們五個兒子沒少欺負我兄弟三人,此仇不報誓不為人,今天老子過來就是要滅了你叢家。」

叢善就是叢家族長,他沒有理會大聲叫囂的苟夏,而是神色中帶著微笑,看向陰沉著臉的苟潤田。

「大元帥,貴公子所說的確屬實,不過這些都是一千多萬年之前的事情了,小孩子之間玩鬧很正常,受點傷也是在所難免,如果大元帥因此就討伐我叢家,那麼實在是令叢某汗顏。」

叢善說完抱了抱拳,給了苟潤田足夠的尊重,他這麼做,頓時激怒了站在他身邊的長子叢大虎。

「爹,別這麼低聲下氣的跟他們說話,如果是因為這件事就要滅了我叢家,那就讓他來滅就是,我叢家還怕了他們苟家不成?」

叢二虎當即附和道:「就是,爹,苟家以為出了一個準帝就天下無敵了,他要滅我叢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沒必要對這種人低三下四。」

叢家五虎的前兩隻虎一說,剩下的三隻虎也都不幹了,憤怒的眼神瞪著對面的苟家之人,三桿長槍頓時握在掌中。

「爹,我們還在這裡站著幹什麼呀!你看他們都拿出兵器了,這明顯著是要跟我們大戰一場。」

苟夏對著苟潤田大叫著,有老爹在這裡,老爹不話,他還真是不敢就這麼衝殺過去。

「苟夏,想要戰就放馬過來,以前的你們就不是我兄弟的對手,現在你們照樣不行。」

苟夏對苟潤田的大叫之聲,遠在數萬米之外的叢家人都聽到了,叢五虎對著苟家三兄弟做出了一個鄙視的動作。 ?苟家父子想到了叢家不可能原地踏步,修為一定也都突破到了天皇,憑藉苟家如今的勢力,就算叢家的實力再怎麼出人意料,消滅他們也是輕而易舉。八一小≥說≧網≤.

在苟家之人的想像中,消滅叢家,不過是找到范迪剛之前的熱身而已,一見面才知道,對方的勢力也是不可小視,想要戰決的希望頓時破滅。

苟潤田現在也為難了,他不想在此耽誤過久,要就此離去還沒有更好的借口,正在他左右危難之時,場面突然生了變化。

叢五虎不但對苟家三兄弟說盡了嘲諷之詞,而且還伸出手指做了一個鄙視的動作,三兄弟見此頓時氣血上涌。

苟夏還是不如苟生和苟養沉得住氣,看到叢五虎的這個極度誇張的鄙視動作,頓時揮動手裡的長槍沖了過去。

「大哥,二哥,還等著什麼呀!小小的叢家竟然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就讓他們承受狂妄的代價。」

苟生苟養並沒有著急衝上去,而是看向身側的老爹,似乎是在徵求苟潤田的意見。

苟潤田一揮手,淡淡的說道:「你三弟已經上去了,你們還等著幹什麼?上去殺了他們。」

得到了老爹的肯,苟生和苟養不敢怠慢,此時苟夏已經衝到了叢家五兄弟對面,耽誤下去的話,三弟將要吃虧。

苟生苟養二人的手裡,也都分別抓著一桿金色長槍,身體一晃便消失在原地,眨眼間衝到叢家五虎對面。

「你們三個狗東西,也敢在叢家五虎面前得瑟,簡直是找死,以為老狗突破到准帝就天下無敵了?你做夢去吧!王家怕你,我叢家不怕。」

叢五虎嘴裡大吼著,手裡的長槍一抖,抬腿殺向沖向自己的苟夏。

「五弟,四哥跟你一起收拾這個苟夏。」

緊隨叢五虎之後,叢四虎手中的長槍一抖,一步衝到苟夏身側,雙手一擰,長槍直奔苟夏軟肋刺去。

「二弟,三弟,你們兩個收拾苟養,苟生就交給我了。」叢大虎吩咐過後,直接朝著衝來的苟生殺去。

兩大家族的小一輩先大戰起來,叢善看了看身邊的二弟叢亮,二人會意,手中同時握住了一桿金色長槍。

「苟潤田,聽說你突破到了准帝,今天也讓我兄弟領教一下,看看準帝有什麼高明之處。」

此時的苟潤田,還像上次跟猿金山三兄弟大戰時一樣,手中沒有任何兵器,依然是赤手空拳,聽到叢亮的話,頓時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想必你們也認識天劍星域的猿金山吧!他們兄弟三人聯手都不是我的對手,就憑你們兩個新突破到天皇九層之人,也敢在我眼前妄言。」

本性使然,苟潤田對叢家兩位掌舵人也說起了謊言,反正無論他怎麼說,對方也不可能見到猿金山驗證。

還真是別說,經苟潤田這麼一威脅,叢善和叢亮兄弟猶豫了,二人彼此看了對方一眼,神色明顯變得凝重了。

就在這時,對面的苟潤田突然消失不見,叢善兩兄弟頓時一驚,等到他們察覺到大事不妙時,只見眼前的空間一陣波動,一隻大手朝著叢亮猛拍了下去。

「苟潤田,你還是准帝強者呢!真他娘的讓我瞧不起你,竟然玩這種小兒科的伎倆。」

苟潤田的謊言起到了作用,叢善兩兄弟彼此看向對方這麼一剎那的功夫,他就突然動了攻擊。

叢善嘴裡大吼著,空間跳躍九級的度施展出來,朝著二弟所在之處飛奔而去,但還是晚了一步,苟潤田的手掌已經拍到了叢亮的頭頂之上。

叢亮手裡的長槍就那麼端著,還沒有來得及出手,人頭已經被拍的粉碎。

苟潤田手掌中的神力狂沖而下,瞬間灌注進他的脖腔子里,眨眼間引爆了叢亮體內的神力。

轟!

叢亮的神體轟然爆開,天皇第九層強者的神體自爆十分恐怖,衝擊波以叢亮神體爆開之處為中心,迅向周圍蔓延而去。

眼看就衝到了二弟身側,神體突然爆開的衝擊波,讓叢善很是淬不及防,神體一下子被擊飛到幾十萬米之外。

苟潤田的空間跳躍是十級,也就是初入到神級,雖然如此,也是叢善兄弟遠遠不能企及的。

叢善的神體剛在十幾萬米之外站穩,二弟叢亮已經瞬間完成了神體重組,朝著叢善所在之處閃身飛來。

「叢善,我說過,猿金山那樣的老牌天皇九層都不是我的對手,你們這樣的,再來多少也都是白給。」

苟潤田的話中雖有撒謊的成分,但有一點還是真實的,這叢家的兩個掌舵人,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耳邊突然響起來苟潤田的話,叢善心裡頓時一驚,他絕對不會想到,准帝強者的度竟然恐怖如斯,快到了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對方已然到了身前。

神體突兀的出現在叢善身側,苟潤田的手掌猛然間抬起來,對著叢善的頭頂拍了下去。

沒有任何意外,叢善的人頭被苟潤田一掌拍碎,剛才拍碎叢亮的一幕重複上演,叢善的神體同樣爆碎成一片血霧。

叢善神體爆碎的同時,苟潤田的神體瞬間消失在原地,而在十幾萬米之外,叢亮真切的看到了這一幕,神體頓時停了下來,不敢再往前踏出半步。

「天皇第九層中期的修為,我實在是不願對你們出手,這一切都是你們逼的,死了可別怪我下手很辣。」

苟潤田不削的聲音出現在心神,伴隨著這道聲音,苟潤田的神體瞬間出現在叢亮身前,右手掌划拳,對著他的心臟狠狠地擊去。

嘭!

一聲沉悶之音傳出,苟潤田這一拳出手很辣,直接將叢亮的心臟洞穿,拳頭從身後穿透而出。

右拳迅收回,一把將叢亮的心臟抓在掌心,抬眼看了對方一眼后,手掌猛一用力,頓時一把抓碎了握在掌心的心臟。

手掌抓碎叢亮心臟的同時,苟潤田身體一晃便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完成了重組的叢善身前。

叢善和叢亮心裡一涼,暗道:完了,我叢家極力展家族實力,沒想到還是要被苟潤田滅族。

苟潤田在叢善和叢亮兄弟二人之間不斷的閃爍,二人的神體不斷的爆碎成大片血霧,度之快,讓這兄弟二人根本就沒有時間關注叢家五虎的戰況。

叢家五虎的修為和他們老爹一樣,都是天皇第九層中期,此時,叢大虎正在跟苟生單挑,二人殺得難解難分,兩桿長槍在空中飛舞,說都奈何不了對方。

「叢大虎,你他媽的當年沒少了欺負我,今天就是你葬身之日,你們叢家都要死,誰都別想著離開這裡。」

苟生手中端著長槍,不要命的攻向叢大虎,嘴裡還在不停的咒罵著,彷彿這樣就能減輕他心裡的恨意。

「別做夢了,你們苟家想要殺的人多了,可你們把誰殺了,最後還不都讓人家逃走了,你們苟家就等著這些人捲土重來吧,你們等著瞧吧,有你苟家哭爹喊娘的時候。」

叢大虎毫不示弱,面對兇猛刺來的長槍,神體向旁邊一閃,手中長槍壓住苟生的長槍,接著猛然向對方腦袋抽打而去。

「我苟家哭不哭爹不知道,眼下你快要哭爹了,你扭頭看看,你老爹和你二叔就要不行了,沒了你老爹和你二叔的叢家,還拿什麼來跟我苟家對抗。」

不用扭頭看過去,神識一掃便洞察了叢善和叢亮此時的狀態,果真如苟生所說,二人的氣息已經衰弱了不少,這麼下去的話,用不了多久就會隕落在此地。

眼看叢大虎的長槍就要抽打在自己的面門,苟生急忙一低頭,腳步向身側一滑,直奔叢大虎下盤衝擊而來。

叢大虎神體向上急提縱而起,手裡的長槍在半空劃過一道弧線,瞬間高舉過頭頂,對著苟生頭頂凌空砸下。

眼角餘光對著其他戰團一掃,略顯緊張的神色頓時緩解了下來,手中砸下的長槍驟然間加大了力道。

「苟生,你睜開你的狗眼看看,你的兩個苟兄弟也快不行了,我叢家就算全族毀滅又如何,有你苟家的兩個天才陪葬也值了。」

讓叢大虎這麼一說,苟生高舉的長槍猛然一頓,扭頭看向苟養和苟夏大戰之處。

叢大虎還真是沒騙他,此時的苟養和苟夏,正被叢家四兄弟團團圍攻,兄弟二人的神體不停地交替爆碎。

苟生一眼就看了出來,此時,苟養和苟夏的狀態很是不妙,照這麼下去,自己的二弟三弟,還要隕落在叢家兩位掌舵人之前,這絕對不是他願意看到的結果。

生在叢家駐地上空的大戰,吸引了苟藍星眾多的強者圍觀,只是短短的幾天功夫,戰場之外便聚集了數百萬修士,看著兩大家族的大戰,這些人聚在一起紛紛議論著。

「你們知道苟叢兩家為什麼大戰的嗎?據說是因為兩家小輩在無數年前打架時,苟家的三兄弟吃虧了,現在苟潤田帶著家族之人滅族來了。」

諸天福運 「什麼東西啊!因為無數年前的芝麻大點小事,就要滅了叢家全族,孤月也真是瞎了眼,竟然用這種心胸狹窄之人人當大元帥。」

「這還不簡單,所為人以群分物以類聚,據傳孤月就是這樣的人,用這種人正好是臭味相投。」 ?兩族大戰之地的周圍,數百萬人都在議論紛紛,苟潤田對戰叢善和叢亮十分輕鬆,這些人的議論之聲全都傳進了他的耳朵里。>八一中文網<<<.≤

苟潤田聽到這些聲音之後,簡直要氣炸了肺,恨不能衝過去宰了他們,但轉念一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正如這些議論之人所說,他還真是一個心胸狹小之人,但是他不敢把這數百萬人全部殺光,引起眾怒的後果,他也恐怕承擔不起。

叢家的天王大軍比苟家的多,大戰開始,叢家的士兵便佔據了上風,幾天的時間過去,苟家的天王士兵不斷的有人隕落。

相比較而言,大戰下去的結果對叢家很不利,畢竟雙方之間的大戰,最主要的還是要看雙方的掌舵之人。

此時,叢善和叢亮十分被動,無論是修為還是真實的實戰能力,都比苟潤田相差了一大截,長此下去,隕落也只是遲早之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