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轉身,葉少煉製大陣去了。

在仙界的時間,過得非常之快,未來世界和護道聯盟之間的戰爭,是愈演愈烈,每一次的戰爭,都不知道多少人死亡,未來戰士也有大量隕落的,但是未來世界何等廣大?乃是神之涅槃之後,一個新的文明冉冉誕生的時代,這個時代深處,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那些未來戰士就如螞蟻一般,殺了一批,更多的鑽出來,四處燒殺搶掠,大量的仙界被破滅,大量的物質被反運送到達了未來世界。

不過護道聯盟的高手也越來越多,未來世界的戰士發展也有一些舉步維艱,雙方的戰鬥雖然白熱化,但是也處於了一種膠著狀態。

一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蘇杉再次從閉關之中出來,他已經煉化了所有的神晶,把文明之碟的碎片能量儲備,提升到達了萬分之一的程度,其中生命基因系統,武器能量系統光腦都不知道變化到達了什麼程度,反正在出關的一剎那,他的身軀陡然一震,四面虛無深處,都響徹起來了諸天神佛都讚美的聲音,淡淡的,卻永存心間。

「儒不道!」

一出關,蘇杉就發出來了召喚。

「師尊,弟子在這裡等候多時了!」儒不道早就等待了這一天,在蘇杉一召喚他的時候,就立刻向誅仙宗的葉少發出來了信息,同時人也到達蘇杉的面前,跪下去:「師尊在上,今天終於要出發了么?」

雖然模樣十分的誠懇,但是他的內心深處在強烈的詛咒和怨恨:「小子,今天也就是最後一次了,過了今天,你就會生不如死,我會剝奪你的所有,讓你變成了一個普通人!最後折磨你,讓你比在地獄之中還要痛苦。」

蘇杉在剎那之間,就感應到了他的怨氣,卻不動聲色,「是的,我的一門玄功終於練成了,咱們這就去天外天仙界,不過前往天外天仙界,十分的危險,路途遙遠,好在我已經得到了一件地圖,而且在這其中聯繫了我們許多龍族的長老,不會有半點的疏忽。」

「師尊,我為您指點道路吧!」

儒不道連忙道,想要為蘇杉引路,把蘇杉引入一個大陣之中。

「不用,你引路速度太慢了,我知道天外天仙界的路怎麼走,而且能夠排除虛無深處的種種障礙,繞過混沌碎片,現在立刻就走!我保證誅仙宗的人,無法追上我!我知道我一出去,誅仙宗的人肯定就要跟蹤,可惜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我的速度!」

唰!

就在這一下,蘇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的如蒼鷹撲兔,抓住了儒不道。

儒不道整個人頓時身軀一緊,全身都被抓住,玄力運轉都困難起來,力軟筋麻,動彈不得,被蘇杉乖乖帶走。

蘇杉只一閃,就風馳電掣,消失在了宇宙風暴深處,任何人都無法捕捉到達他的身法一點點。

就在蘇杉走的一剎那,九陽神宗許多老古董也感覺到了,猛的把神念掃射過來,但是卻撲了個一空,連他背後的灰塵都沒有抓道。

許多太古大能猛的震驚:「太快了,天地之間,居然有這麼快的速度?」 兩個多小時后,房間內異乎尋常的動靜徹底地停了下來。

床上,一男一女相擁而卧。

「我終於理解巫女小百合所說的不錯的感覺是什麼了。」鈴木菲亞娜一臉潮紅,鼻息微喘,深邃的眼眸里似乎要滴出水來,「和小百合說的一樣,果然這種事要多做幾次才行。」

「……」李學浩不知該說什麼來接她的話茬,而且從她嘴裡也暴露了一個秘密,千葉小百合居然跟她說這些事情?

「遺憾的是,明天我就要回東京了,真中,你會想起我嗎?」鈴木菲亞娜有些感性地說道,沒有了往日里那強勢的姿態,甚至連中性化的嗓音也帶著一股嫵媚的味道。

面對這樣的鈴木大小姐,兩人剛剛又做了最親密的接觸,李學浩同樣有些情不自禁:「鈴木……」

「叫我菲亞娜。」他剛開口,鈴木菲亞娜就立刻糾正了他的稱呼。

李學浩有些訕訕,因為一時之間,還真的不怎麼好意思改口。儘管兩人什麼都做了,但論真正的感情,還遠算不上男女朋友。

「回答我的問題,真中,我回了東京,你會想起我嗎?」鈴木菲亞娜又重複問了一遍。

「會!」對這一點,李學浩毫不懷疑,再怎麼說,兩人都已經這樣了,他怎麼可能會忘記?

「這個答案我很滿意,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從東京回橫濱找你,就像今天這樣。」鈴木菲亞娜一邊說著,一邊將頭靠在他的胸膛上。

「嗯。」李學浩點頭,對她的溫柔也有些上癮了。

「下次要我叫美娜子來一起陪你嗎?」鈴木菲亞娜忽然又曖昧地說了一句。

「咳!」李學浩差點沒被噎住,怎麼也沒想到,身為姐姐的她竟然會說出這種話。

「只要你想的話,我可以叫美娜子一起來哦。」鈴木菲亞娜朝他眨了眨眼睛,一副極致誘惑的表情。

「不用了,有你一個人就已經夠了。」李學浩直接婉拒了她的「好意」。

「真的嗎?」鈴木菲亞娜有些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那麼床下的人呢?不用把她叫出來侍寢嗎?」

「呃……」李學浩臉色不由一滯,她知道床底下有人嗎?剛剛他忘情地投入時,連澤井綠躲床底下也忘記了。

看他僵滯的臉色,鈴木菲亞娜得意地笑了笑,將聲音稍稍提高:「小綠,不用躲了,出來吧。」

她果然知道床下有人,李學浩更感尷尬,不過床下的人沒有半點動靜,不知道是準備賴著不出來還是要裝出床下沒人的樣子。但他卻可以聽到,澤井綠的心跳陡然快了起來,這是由於過分緊張造成的。

「難道要我親自把你找出來嗎,小綠?」鈴木菲亞娜再次大聲說道。

「不用了!」床下悶悶的聲音傳出來,澤井綠知道躲不過去,乾脆從床下爬了出來,當看到床上相擁的男女時,她的神情頗為複雜,有羞惱、好奇以及不忿。

「真是辛苦你了,小綠,堅持了足足兩個多小時呢。」鈴木菲亞娜似乎心情很好,從她幸災樂禍的語氣中就可以聽得出來。

「你早就知道我在裡面嗎?」澤井綠咬了咬牙齒,聽她的語氣,就知道自己躲床下她早就知道了,可是偏偏現在才說出來。

「進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你了,你躲得太不小心了。」鈴木菲亞娜似乎沒有聽出她的羞惱,渾不在意地說道。

「所以你是故意假裝不知道我在這裡……」澤井綠簡直要氣炸了,要是早知道這個女人知道她躲在床下,她根本就不會待那麼久,也不會聽了那麼長時間的……簡直不可原諒!

「如果要這麼說的話,似乎是這樣的。」鈴木菲亞娜一臉輕鬆地說道,算是直接承認了下來。

澤井綠咬牙切齒,又瞪了一眼尷尬得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勸說的某人,似乎連他也恨上了。

李學浩根本是無妄之災,要不是她做賊心虛要躲起來,也就不用被鈴木大小姐「落井下石」了吧。

「嫉妒嗎?還是羨慕?我可以把真中讓給你兩個小時哦。」見她瞪著自己兩人,鈴木菲亞娜輕輕笑道,一副施捨的語氣。

「不必了!」澤井綠冷下臉來,「我走了。」說完,快步向門口走去。

「小綠,難道你不想嗎?」鈴木大小姐又故意在後面大聲說道,語氣中帶著濃濃的魅惑。

「不用客氣!」澤井綠悶聲回了一句,打開門,摔門而出。

「砰!」一聲巨大的悶響,門被重重關上。

「看來真的生氣了呢。」鈴木菲亞娜看了一眼門口,有些遺憾地說道,「可惜了,真中,小綠她好像並不願意和你……那麼我只能把美娜子叫來了。」 ?蘇杉在九陽神宗之內,因為生命鵲起,自然是受到了許許多多的高手監視,甚至很多太古大能都把意念放在他的身上,注視著他的每一個動靜,尤其是他得到了亘古神藏的藏寶圖之後,這些太古大能的意念掃射就更加勤快了。

不過蘇杉每一次運功,都是製造一個能量體,然後進入文明之碟碎片深處,那些太古大能根本無法捉摸到他的一切氣息,都以為他只是在靜坐參悟,修為玄功,卻不知道他有那麼多的變化。

這一次,蘇杉稍微一動,立刻出去,許多太古大能的神念立刻飛速,想要跟蹤,但是卻煙雲飄渺,人跡罕至。

這種速度,簡直是超越了天地之間的極限,人的真理。

許多太古大能幾乎是震驚得差點暈死過去,就憑藉這種速度,天地之間就沒有人可以奈何得了蘇杉。

在他們的眼裡,龍傲天不過是一個小子,就算是顯現出來了再多的奇妙,再多的奇迹,在他們的眼裡,因為修為不夠,境界不到,都是「小子」,因為在仙界地位高低鑒定的不二法門就是修為。

境界越高,地位越高,這是萬古以來顛之不破的真理。

「該死,怎麼會這麼快?」

誅仙宗,葉少接到了儒不道的消息,立刻就把意念掃射過來,看一看蘇杉到底是向哪個方向走,好憑空追殺,布置下來自己的大陣,就在外面擒拿,一舉立威,甚至不需要依靠未來世界的那個什麼六舞者。

但是,就在他神念掃射過來的一剎那,那「龍傲天」的身影只一閃,就完全撕裂了他的神念,立刻飛走,他的神念無論如何都追不上這個速度,也無法感應到此人是在一個什麼宇宙中穿梭。

嗚嗚,嗚嗚嗚……

蘇杉就這樣電閃穿雲,運用天行者的能力和天使之翼的飛行速度,劇烈穿梭,可以甩掉一切的敵人,這還是他沒有動用文明之碟碎片中飛行系統的功能,如果動用了,速度更快,基本上不可能有人可以捕捉到他的軌跡,就如羚羊掛角,了無痕迹。

「怎麼會這樣,我完全無法和師傅葉少產生聯繫了!」

儒不道被蘇杉抓在手裡,心中大吼大叫,但是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速度太快了,他就看見一個個的仙界,流星一般從身軀邊走過,許多古老的宇宙風暴掃射過來,延綿億萬光年,但是被蘇杉一閃之間,輕易的剖開,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蘇杉的身軀上。

「師傅,師傅,咱們太快了,我受不了。想不到您的速度居然這麼快,咱們停留下來,你看四周就要到達高等宇宙位面了,咱們現在所處的,乃是二十等級以上仙界所處的仙界,如果再向上去,就是三十等級仙界所處的位置了,一旦進入其中恐怕就會出現遠古混沌界中掉落下來的混沌碎片,您這樣快的速度,一下沖入其中,我們就等於是陷入泥潭,不能自拔啊,還是放慢一些速度的好。」

儒不道憋足了全部的力量,運轉誅仙分身,才說出來了這樣一句話,想勸蘇杉緩慢一些,自己好和葉少產生心靈溝通。

「嗯,你很不錯,儒不道。」蘇杉的速度,絲毫沒有減弱下來的徵兆,反而是背後一對翅膀出現,更快閃爍,許多仙界都被他一穿而過,他的身軀好像透明無形的一般,根本不會被任何東西所阻擋:「你的誅仙之身,居然能夠在我這樣快的速度之下,說出話來,實在是厲害。」

轟隆!

儒不道全身都在顫抖,聽見這個話,他好像被雷擊了一般,隨後立刻回過神來:「誅仙之身?什麼誅仙之身?我不明白師尊所說的話,師尊在說什麼?」

「這是那誅仙宗葉少賞賜你的吧。」蘇杉哈哈大笑:「你隱瞞得過別人,怎麼隱瞞得過我,其實在你第一天投靠我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你乃是那葉少派來的卧底,可惜我不點破,就是要將計就計,利用你也把葉少引出來,然後奪取他身上的誅仙王符籙,你有誅仙之身,我也有,你這樣欺騙本座,本座不會饒你,吸收!」

嗚嗚,嗚嗚嗚……

在儒不道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漩渦,那漩渦猛烈的震蕩,滲透進入他的腦海,似乎要把他腦海中的腦漿都抽出來,頓時他身軀上,一股股誅仙之力被抽取了出來,這股誅仙之力和蘇杉誅仙分身的誅仙之力既然不同,但是卻又同出一源。

「誅仙分身,吸納這股誅仙之力,你就可以到達最為圓滿的境界,這一股誅仙之力,是另外的誅仙王符籙製造出來的,對於你有很大的裨益!」

文明之碟碎片深處,誅仙分身在端坐著,那誅仙之力湧入了他的身軀體內,不一會兒誅仙分身的境界,節節突破,那三枚誅仙王符籙似乎產生了共鳴,激射出來不同的誅仙之力,滲透進入分身的體內,分身的道果也飛了出來,是誅仙道果,上面裂痕連連產生,天劫出現,不一會兒,居然到達了九痕碎道的無上境界。

很快,誅仙分身就要突破到達神話境界。

看來,蘇杉的誅仙分身,會比本尊都要更快一步突破,這都是吸收了異種誅仙王符籙的功效,要知道誅仙王符籙一共分為九塊,其中每一塊都有不同的誅仙之力,九九歸一,才能夠圓滿大成,所向無敵。

蘇杉的誅仙分身,現在等於是得到了六股誅仙之力,凝聚在一起,誰是他的對手?

「師傅,不……我的誅仙分身啊,我的力量,我好不容易改造成的身軀。」儒不道的臉上,顯現出來了絕望,在蘇杉的手掌之下,他幾乎是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就被他所有的誅仙之力抽取走,他的身軀在不斷的虛弱著,最後連手指頭都動不了了。

「我,我絕對沒有背叛師傅的決心,我以前是在誅仙宗做事情,但是自從被師傅解救之後,我就痛改前非為,現在滲透進入誅仙宗內,是為了師傅毀滅誅仙宗的偉大計劃啊。」

儒不道在絕望的時候,還在巧舌如簧。

「好了,你不要再狡辯了,你和葉少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甚至什麼九死玄功都是假的,是為了你向葉少傳遞假信息,你這個狼子野心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放過你?你這樣算計我,等我滅了葉少,奪取他身上的誅仙王符籙,就去滅了你的父母家族,什麼聖儒學院,統統降服!」蘇杉一股股意念,殺氣騰騰,接近恐嚇之事,要使得儒不道的精神崩潰。

「不!」

儒不道對於葉少的信心,幾乎是崩潰了,在他的心目中,葉少幾乎是無所不能,但是卻這樣被龍傲天算計著。

「告訴你,我並不是龍傲天,而是同樣擁有誅仙王符籙的人,我算計葉少不是一天兩天了,正因為你的愚蠢,這次很快會讓我算計葉少的計劃成功!」

蘇杉再次狠狠的刺激儒不道。

轟隆!

儒不道似乎內心深處,一座豐碑被摧毀了,他變色目光散亂!語無倫次:「不……我怎麼會這麼愚蠢,原來我一直都是一枚棋子……我自作聰明,卻是被別人看做愚蠢的笑話……」

「不錯,你就是愚昧的,只有我,才是你的主,信仰我,你會變得聰明,擁有大智慧……」蘇杉一句句的誘惑,把聖光滲透進入了儒不道的心靈:「信仰我,我傳授你無上能量,你為我捨身,接近接葉少,突然展開偷襲,我會把文明之碟碎片中,一股無上高妙的手段,捨身之法傳授給你,把你改造成為自爆人!接近葉少之後,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進行最強烈的偷襲!你能夠做到的。」

蘇杉就這樣,一點一滴,徹底控制住了儒不道,他先摧毀儒不道的心靈,然後想讓他接近葉少,做人肉炸彈,自爆人。

在文明之碟碎片中,有一門無敵的手段,就是生命基因科技到達一定的程度,人有捨身殺敵的壯烈意志,可以變化成為自爆人。

不過這樣要接近葉少才可以,否則以葉少的修為,要是防備了,就算是一千萬的自爆人也沒有用。

而儒不道,就是葉少不會防備的人。

一股股強橫的能量種子,隱藏進入儒不道的體內,蘇杉花費極大的手段和能量,把生命基因中自爆能量催動到達極至,這一自爆,殺傷力還是其次,更為厲害的是,儒不道會產生一種靈魂氣運之間的自爆,殺敵慘烈,那股慘烈的氣運,會生生世世的影響葉少的氣運,使得葉少的氣運被削弱,從而利令智昏,做出來種種不可思議,違反常理,自取滅亡的行為來。

「是,主人,我會為你做好一切,捨身殺敵……」

不一會兒,儒不道的神色變得清明起來,冷靜無比,和以前相比,似乎更上一層樓,這就是被蘇杉洗腦之後,重新改變信仰的結果,而且葉少基本看不出來。

轟隆!

就在這時,時空猛烈一震,風暴更加猛烈,一道道的宇宙季風,橫掃無窮虛空,稍微一震,大片大片的空間波紋就激射而來。

「到達了三十等級仙界以上的宇宙位面!」

蘇杉從來沒有到達過三十等級以上的仙界高等宇宙位面中去。

因為,二十等級仙界的位面,風暴之猛烈,就已經不是一般神話境界高手所能夠承受得了的,其中許多陷阱,天然絕地,天然的罡煞之氣凝聚,可以把四重碎神境界以下的神話境界人物,全部都淹沒。

基本上,五層以上的神話境界高手,才能夠在三十等級以上的高等宇宙位面進行穿梭,還必須要小心翼翼。

一到達這一層宇宙位面,蘇杉自己都感覺到不同,速度都緩慢了下來,他整個人的形體,變得似有似無,因為他看到了許多巨大的混沌碎片,漂浮在風暴中,似乎是海洋中的冰山,一旦撞擊上了,就是船毀人亡的下場。

嗖!

蘇杉突然之間,丟下儒不道,整個人消失不見了。他進入前面一個巨大的混沌碎片之中,那混沌碎片深處,有許多巨大的太古凶獸氣息,在蟄伏著。

「該死!終於有了儒不道的氣息!」

此時此刻,在誅仙宗的葉少,終於也丟下來了事情,趕上來前往天外天神秘的仙界,在其中布置下來埋伏,斬殺蘇杉。

這一路追趕,都沒有能夠和追上蘇杉的影子,不禁十分惱怒,甚至連儒不道的信息都無法感應道,他有一種殺了儒不道的衝動。

但是,就在沖入高等宇宙位面的剎那,他就接受到了儒不道的氣息,頓時心中大喜,幾個閃爍,就來到了這個「徒弟」面前。

啪!

一見面,看見「龍傲天」不在,他猛的一耳光甩了過去,打得儒不道連續轉了幾個圈,臉蛋都腫起來,幾口鮮血狂噴不止,「為什麼這麼慢才給我聯繫?難道你想死?還有,那龍傲天到達什麼地方去了?」

「該死,弟子該死!」儒不道連忙跪下去叩頭:「想不到,那龍傲天小子如此的狡猾,一到達了這裡,就把我丟下,自己去尋找天外天世界了!師尊饒命,他的速度也太快了,我根本無法在那麼快的速度之下,傳遞信息給師傅。」

「廢物一個,你簡直就是廢物!我這麼栽培你,你居然把人都追丟了?留你何用?」剎那之間,葉少的臉上,顯現出來一絲殺機。

「不要,師傅不要殺我!」儒不道連連叩頭,連滾帶爬的上來,抱住了葉少的大腿,哀求連連,似乎是沒有半點反抗能力,葉少也不以為然,他決心已定,斬了這儒不道廢物,把誅仙之力再度收回來。

至於儒不道哀求,並沒有被他放在心上。

「沒有用,求我也不行。」葉少一股玄力就要激射出去。

但是,在他心意稍微一動的剎那,轟隆!

儒不道整個人,陡然爆炸了。

完完全全的自爆,氣運慘烈,一股巨大的蘑菇雲,橫掃當場,所有一切混沌風暴,全部化為了灰燼,最為劇烈的是,在儒不道自爆的剎那之間,千百聖光衝天而起,狠狠轟擊在了葉少的身軀上,那聖光熾烈燃燒,如億萬烈日,當空爆炸,天地火海,宇宙化為煉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