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起初沒發覺,可身體越來越不舒服,這讓她瞬間明悟,這定是有人搗鬼。她是被人下了毒了。

美姬能在那樣兇險的環境活了下來,還讓自己成長到如今這樣的地步,絕不是個簡單的人物,除了在對待墨流觴的問題上,她有些犯了毛病,其餘時候也算是個經驗豐富的高手。

她索性也不追了,眼尾掃過周圍的環境,瞬間便有了數。

「妖成了精,若是沒有機緣便只能蹉跎在這修仙之界,你們可知道,在這彈丸之地以外還有個神域,那才是精靈的歸宿,本尊馬上就要飛升,如果你們答應了和本尊合作,到時候也不是不能多帶個寵物上去。這樣的機緣千載難逢,如今好端端擺在你們的面前,你們可不要錯過了後悔……」

美姬的聲音很柔和,縹緲又蠱惑人心。

芷月所配的獨門秘葯是靠著小薇和肖輝散播出去的。

密林之中最不缺的就是繁茂的綠植,在這裡,可是兩棵古樹的天然主場,自是能好好完成他們的任務。

果然,那魔女中招了,可現在,芷月有些擔心了。

這魔女果然不愧墨離所說的,即使心魔又是魅魔,這惑人的功力當真非比尋常。她自詡精神力還算不錯了,可還是有了頭暈腦脹的感覺,更何況是那幾個小傢伙。

實際上,芷月多慮了。她的幾個寵物可不是小傢伙,有問題的那個也從來都不會是他們。

「我……我願意的……」

樹叢里走出來的是蘇媚小魔,在女魔頭的強大攻勢之下,最先崩潰的肯定是意識最薄弱的那一個。

「好啊,很好,那你先告訴我。你們一共有幾個人啊?」美姬的眸光越發水潤,像是蘊藏了整個星空的力量。

「是,大人,夫人,還有小火,丫丫……」

蘇媚的聲音很好聽,有著這個年紀女孩子的天真和憧憬,只不過,面前站著那樣一個女魔頭,這樣的一個花兒一樣的女子滿臉希冀的向她走過去,怎麼看場面都有些詭異。

「原來他已經有了夫人嗎?」美姬的聲音里已經有了一種咬牙切齒的猙獰。前世如此,今生又是這樣,他居然這麼早就有了意中人。

「告訴我,那女人是誰?」美姬的聲音變得極冷,蘇媚聞言忍不住打了一個寒蟬,瞬間清醒了過來,看著美姬那張近在咫尺的臉,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閉嘴,告訴我,墨郎的夫人是誰?」

「是……龍芷月。」

「你們在這裡要做什麼?」

「伏……伏擊……您。」

「哈哈——!」美姬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就憑几只小臭蟲也想對付我……」

「若是呢?」突然,從樹叢的陰影處走出一個頎長高大的身影。那人神情冰冷徹骨,眼光帶著懾人的寒光。

「墨郎!」美姬可不管其他人如何,她此刻心裡眼裡全都只剩下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不要臉!」

「是啊,老不羞!這麼老了,還想搶姐姐的男人。」

不知何時,這美姬的身邊已經聚集了兩個孩子,一個半大小子,還有一隻大鳥。

「就憑你們也想對付我?」美姬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難不成自己最近的行事風格太過溫柔了,這些小崽子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可怕了嗎?

「龍芷月呢?」

美姬可沒忘記剛才那小魔女說的話。

墨離的眉頭緊了緊,看了一眼一旁縮成了一團的小魔女,再轉頭已經沒了說話的慾望。

「動手!」

一時間,各種元素的攻擊完全撲了上來。真動起手來,美姬才發現自己的身上似乎中了什麼了不得的毒藥了,魔氣的運用簡直滯塞的要命,方才明明她都已經用魔氣化解了藥性了的?

「你太自大了。我們能將那小魔女放出來,自然是有道理的,難道你真的以為是放她出來跟你聊大天的嗎?」

芷月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

對於這個明目張胆窺伺自家男人的老女魔,芷月的意見就是,感覺讓她消失。哪怕動用了她最厲害的毒藥也不後悔。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對付這麼強大的敵人。

若說之前,他們只是理論上證明了,合眾人之力是有一拼之力的,那麼現在,他們就是要用實力證明,自己是能夠戰勝這個妖女的了。

芷月的毒藥還真是太給力了。不但讓這魔女的防禦降低了打扮,而且,她身上還出現了那種魔力不足的現象。

如果可以,芷月都想要強攻了。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和一眾小夥伴遠遠的吊著她打。

「還不能衝上去嗎?」現在做主力牽制那魔女的是墨離的魔種和影衛,芷月家族和男人一起只不過在外圍牽制著那大傢伙,就是不敢上前。

「那魔女媚術了得,不宜湊得太近。」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等。」

兩人的對話都是神識交流,所以旁人並不知曉。但兩人的默契是天生的,放在對面美姬的眼中就覺得分外刺眼。

「墨郎,你就看上這樣的一個貨色。」

墨離臉色黑了黑,他這樣抻著這女魔頭,也是為了減輕自己這一方可能受到的傷害。

要知道,美姬再是中了毒,那也是快要飛升的大能,一怒之下,是能夠翻山填海的主,能不冒險他還是想以最小的傷亡來換最大的利益的。

「這女人沒胸沒屁股,你竟喜歡這樣的一個平板,完全不是從前的喜好嘛,哼!當年我就說你是中了邪,一個月初雲就把你迷得神魂顛倒,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墨離的眼中已然射出了兩道帶刺的寒芒,就像是兩把鋼刀扎進了美姬的心裡,讓美姬平白有了一種驚駭的感覺。

「墨郎,你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脾氣,若你願意,我可以幫你奪回從前你失去的勢力和地盤,我還可以幫你對付邪魔。在魔界,我相信除了我,再沒有一個敢於挑戰他的人了。你知道嗎?」 第三百一十六章圍攻

只是,今天的墨流觴似乎特別的油滑,而且,今天的黒淵森林處處透著詭異,不時有突然冒出來的枝葉藤蔓絆住她的腳,讓她追的頗有些狼狽。

起初沒發覺,可身體越來越不舒服,這讓她瞬間明悟,這定是有人搗鬼。她是被人下了毒了。

美姬能在那樣兇險的環境活了下來,還讓自己成長到如今這樣的地步,絕不是個簡單的人物,除了在對待墨流觴的問題上,她有些犯了毛病,其餘時候也算是個經驗豐富的高手。

她索性也不追了,眼尾掃過周圍的環境,瞬間便有了數。

「妖成了精,若是沒有機緣便只能蹉跎在這修仙之界,你們可知道,在這彈丸之地以外還有個神域,那才是精靈的歸宿,本尊馬上就要飛升,如果你們答應了和本尊合作,到時候也不是不能多帶個寵物上去。這樣的機緣千載難逢,如今好端端擺在你們的面前,你們可不要錯過了後悔……」

美姬的聲音很柔和,縹緲又蠱惑人心。

芷月所配的獨門秘葯是靠著小薇和肖輝散播出去的。

密林之中最不缺的就是繁茂的綠植,在這裡,可是兩棵古樹的天然主場,自是能好好完成他們的任務。

果然,那魔女中招了,可現在,芷月有些擔心了。

這魔女果然不愧墨離所說的,即使心魔又是魅魔,這惑人的功力當真非比尋常。她自詡精神力還算不錯了,可還是有了頭暈腦脹的感覺,更何況是那幾個小傢伙。

實際上,芷月多慮了。她的幾個寵物可不是小傢伙,有問題的那個也從來都不會是他們。

「我……我願意的……」

樹叢里走出來的是蘇媚小魔,在女魔頭的強大攻勢之下,最先崩潰的肯定是意識最薄弱的那一個。

「好啊,很好,那你先告訴我。你們一共有幾個人啊?」美姬的眸光越發水潤,像是蘊藏了整個星空的力量。

「是,大人,夫人,還有小火,丫丫……」

蘇媚的聲音很好聽,有著這個年紀女孩子的天真和憧憬,只不過,面前站著那樣一個女魔頭,這樣的一個花兒一樣的女子滿臉希冀的向她走過去,怎麼看場面都有些詭異。

「原來他已經有了夫人嗎?」美姬的聲音里已經有了一種咬牙切齒的猙獰。前世如此,今生又是這樣,他居然這麼早就有了意中人。

「告訴我,那女人是誰?」美姬的聲音變得極冷,蘇媚聞言忍不住打了一個寒蟬,瞬間清醒了過來,看著美姬那張近在咫尺的臉,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閉嘴,告訴我,墨郎的夫人是誰?」

「是……龍芷月。」

「你們在這裡要做什麼?」

「伏……伏擊……您。」

「哈哈——!」美姬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就憑几只小臭蟲也想對付我……」

「若是呢?」突然,從樹叢的陰影處走出一個頎長高大的身影。那人神情冰冷徹骨,眼光帶著懾人的寒光。

「墨郎!」美姬可不管其他人如何,她此刻心裡眼裡全都只剩下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不要臉!」

「是啊,老不羞!這麼老了,還想搶姐姐的男人。」

不知何時,這美姬的身邊已經聚集了兩個孩子,一個半大小子,還有一隻大鳥。

「就憑你們也想對付我?」美姬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難不成自己最近的行事風格太過溫柔了,這些小崽子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可怕了嗎?

「龍芷月呢?」

美姬可沒忘記剛才那小魔女說的話。

墨離的眉頭緊了緊,看了一眼一旁縮成了一團的小魔女,再轉頭已經沒了說話的慾望。

「動手!」

一時間,各種元素的攻擊完全撲了上來。真動起手來,美姬才發現自己的身上似乎中了什麼了不得的毒藥了,魔氣的運用簡直滯塞的要命,方才明明她都已經用魔氣化解了藥性了的?

「你太自大了。我們能將那小魔女放出來,自然是有道理的,難道你真的以為是放她出來跟你聊大天的嗎?」

芷月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

對於這個明目張胆窺伺自家男人的老女魔,芷月的意見就是,感覺讓她消失。哪怕動用了她最厲害的毒藥也不後悔。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對付這麼強大的敵人。

若說之前,他們只是理論上證明了,合眾人之力是有一拼之力的,那麼現在,他們就是要用實力證明,自己是能夠戰勝這個妖女的了。

芷月的毒藥還真是太給力了。不但讓這魔女的防禦降低了打扮,而且,她身上還出現了那種魔力不足的現象。

如果可以,芷月都想要強攻了。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和一眾小夥伴遠遠的吊著她打。

「還不能衝上去嗎?」現在做主力牽制那魔女的是墨離的魔種和影衛,芷月家族和男人一起只不過在外圍牽制著那大傢伙,就是不敢上前。

「那魔女媚術了得,不宜湊得太近。」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等。」

兩人的對話都是神識交流,所以旁人並不知曉。但兩人的默契是天生的,放在對面美姬的眼中就覺得分外刺眼。

「墨郎,你就看上這樣的一個貨色。」

墨離臉色黑了黑,他這樣抻著這女魔頭,也是為了減輕自己這一方可能受到的傷害。

要知道,美姬再是中了毒,那也是快要飛升的大能,一怒之下,是能夠翻山填海的主,能不冒險他還是想以最小的傷亡來換最大的利益的。

「這女人沒胸沒屁股,你竟喜歡這樣的一個平板,完全不是從前的喜好嘛,哼!當年我就說你是中了邪,一個月初雲就把你迷得神魂顛倒,那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墨離的眼中已然射出了兩道帶刺的寒芒,就像是兩把鋼刀扎進了美姬的心裡,讓美姬平白有了一種驚駭的感覺。

「墨郎,你該知道我是什麼樣的脾氣,若你願意,我可以幫你奪回從前你失去的勢力和地盤,我還可以幫你對付邪魔。在魔界,我相信除了我,再沒有一個敢於挑戰他的人了。你知道嗎?」 第三百一十七章還是跑了

美姬現在仗著修為高,可不認為對上墨離自己有什麼是不能說的。對這個男人,她想了這麼些年,能夠趕上這種趁人之危的時候下手,她可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對。

「你的話太多了。」

墨離的身邊就站著芷月,他疼在心尖兒的愛人,這女人的嘴巴再亂說話,他都不敢保證芷月是什麼想法了。

手中的長劍已經交到了左手。眼隨心走,心隨手動,摩羯三印第一式已經全力拍了下去。

美姬一直和墨離說話,實際上,並不是完全在用媚術蠱惑,她是為了爭取時間。

那毒是潛移默化進入她身體的,短時間內已經破壞了她的防禦和修為,讓她根本使不出十分的手段來戰鬥,這麼多的小傢伙一起上,她雖看不上,卻也當真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她不停說話,用媚術干擾周圍的磁場,讓眾人無法集中精神對她進攻,卻沒想到墨離根本不吃這一套,反而激得他下了死手。

美姬活到現在,眼界可不是開玩笑的。當然看得出,墨離這一擊是使了全力了。

這一掌看起來平平常常,可和之前的那些進攻完全不一樣,她明顯感覺到了極其強大的威脅。

「不要——!」她幾乎是本能的就想要退後,卻沒想到,那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掌,速度卻十分快。她幾乎是才一轉頭,就發現自己不能動了。

這讓她簡直駭到了極致。她的身體就這麼僵硬的維持著想要後退的動作,嘴巴張得老大,腦子比任何時候都清醒,可偏偏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法術定在了遠處,就像是一隻驚恐的被綁在了砧板上的猴子。

現在她腦子裡一片紛亂,卻是停在了之前那被她幾乎滅了族的猴子們,現世報來的太快,她當真有些害怕了。

輕輕的,一聲刀劍入肉的清晰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尖。須臾,那慢了半拍的慘呼聲才響了起來。

「什麼——!」

美姬的身體防禦真是強悍,即便是被封印的身體,芷月的重劍削了上去,仍是只砍進了她身體的四分之一。

墨離的面如金紙,這摩羯三印確實霸道,可使用的魔力卻也太多了,他幾乎耗盡了力氣才只是令那魔女被封印了幾秒的時間。

芷月心中驚駭,若自己不能一擊得中,這女魔頭勢必會再一次捲土重來。到那時,她有了防備,他們的除魔計劃便再也無法實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