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走進內院,綠草如茵,周圍全是大量的植被覆蓋著。向前方走出不遠,一尊尊雕像就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唐舞麟一眼就認出,這些雕像之中,正是有著第一代史萊克七怪那七位,他們也同樣都是唐門的傳說。

在他們前面,還有三尊雕像,這三尊雕像是三位中年人,兩男一女。

熟知史萊克學院故事的唐舞麟幾人立刻就猜出,這幾位,應該就是史萊克學院真正的創辦者,中央的那位叫做弗蘭德,第一代史萊克學院院長,另一位男子是被稱之為大師的玉小剛,這位可是唐門先祖唐三的老師啊!右邊那位則是柳二龍。他們三位當年被稱之為黃金鐵三角。正是他們一手締造了史萊克學院,並在唐三那一代史萊克七怪的共同努力下發揚光大。

濁世走到雕像前停下腳步,躬身一禮。

舞長空、沈熠也同樣行禮。跟在後面的唐舞麟四人不敢怠慢,也都躬身行禮下來。

做完這些,濁世才帶著他們向左走到一條小路上。此時唐舞麟才發現,在那些高大的樹木後面,是一片碧藍色的湖。湖水清澈見底,此時天色雖然已經很晚了,但在月光的照耀下,湖面波光粼粼,澄澈的倒映著月光。淡淡的水汽混合著植物的芬芳。給人一種靜謐如仙般的感覺。

這裡真的好舒服啊!唐舞麟一下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濁世大手一揮,一道紅光捲起,捲住所有人,唐舞麟甚至只是覺得眼前一花。下一刻腳踏實地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是一個小島,湖水從前方變成了後方。

小島?難道是傳說中的海神島?

史萊克學院在斗羅大陸上有著無數傳說,這其中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地方就叫做海神島。它坐落在史萊克學院海神湖湖心,這裡還有一個地方。叫做海神閣,是整個史萊克學院、史萊克城的最高決策地。可以說,這裡傳出來的任何一項決策,都能令大陸震撼。

唐舞麟真沒想到,自己這麼快竟然就能夠來到海神島了,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海神島上的植被就更加茂盛了,給人一種進入了原始森林的感覺。濁世帶著他們在島上行進,翻過兩個小山包,來到了一棟兩層的木屋前。推門而入,木屋內的燈光自然而然的亮了起來。

舞長空停步在門前。眼中流露著複雜的光芒,這裡,曾經是他的家啊!

「都進來吧。」濁世低沉的聲音響起。

舞長空深吸口氣,這才低下頭,大步走了進去。唐舞麟四人緊隨其後。

木屋內的裝飾十分樸素,一切都是木質的,濁世已經在一張木椅上坐了下來。

「沈熠,明天帶這幾個小傢伙報道、註冊。唐舞麟,入學成績滿分。其他人按照實際分數來計算。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外院工讀生了。」

「是。」沈熠趕忙答應一聲。

濁世眼神微動。看著舞長空道:「你把他們送來,是不是準備就走了。」

「噗通」舞長空跪倒在地,「老師,我不走了。哪怕只是在這裡做一名雜役。我也會留下來。再也不走了。我只有一個請求,請讓我照顧您的起居。我已經明白,人不能只為了自己活著。當年是我錯了,我願意用未來所有的時間來彌補我的錯誤。老師,請您留下我。」一邊說著,他又拜了下去。

如果說。在回到史萊克學院之前,他心中還有倔強,還有執著。但當他回到這裡,回到學院,看著熟悉的一切,看著老師滄桑的髮絲,他內心之中最後一絲執著也消失了。

濁世呆了呆,他沒想到舞長空會說出這樣的話。

正像蔡老所說的那樣,他教出來的弟子,他最清楚。舞長空是孤兒,在他一次雲遊時被他帶回來的。之後就一直在他身邊。濁世一生苦修,為追求極致而存在,只有幾名弟子,都像他的孩子一樣。而在這些弟子之中,他最喜歡的就是舞長空。因為這孩子的性格太像他了,和他一樣倔強,一樣喜歡追求極致。

以他那麼倔強的性格,竟然能夠真心認錯,這是濁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的。對於舞長空來說,殺了他容易,讓他低頭太難了。

「老師……」沈熠在旁邊碰了碰濁世,眼眸中滿是哀求之色。

濁世淡淡的道:「那就留下吧,我這裡還缺個端茶遞水收拾房間的雜役。」

舞長空大喜,「謝謝老師。」

唐舞麟他們幾個在後面悄悄的交換著眼神,他們都是人精,雖然年紀不大,但全都聰明得很。雖然並不清楚老師和師祖之間發生過什麼不愉快,但現在看來,這位看上去十分威嚴倔強的師祖,實際上也是嘴硬心軟之人。

「謝謝師祖。」在唐舞麟比出的手勢策動下,四人也趕忙恭敬說道。

舞長空重新站起身,走到濁世身邊站定,他那雙平時十分冰冷的眼眸,此時充滿了神采。唐舞麟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老師有如此神采飛揚的樣子。

濁世點了點頭,向唐舞麟道:「以後你每周來我這裡一次,我要考校你。你的身體情況有些特殊。氣血十分旺盛,但武魂偏偏又是藍銀草。你在鍛造的時候,我仔細感受過你的身體變化。你並不是雙生武魂,那金色魂環更像是血脈的力量,以一種特殊方式存在著。按你這股力量和我有些同源,等你安定下來,下周假日來找我,我幫你檢查一下身體。」

「是,謝謝師祖。」唐舞麟大喜過望,他哪會看不出,自己這位師祖必然是在史萊克學院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啊!

濁世看向許小言、謝邂和古月,「你們也要多做努力。剛剛蔡老說的話是學院的規定。因為你們考試遲到,只能以工讀生身份就讀於外院,未來想要進入內院,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你們在二十歲的時候,能夠成為至少一字斗鎧師。你們還有六年多的時間,要走的路還有很長。今晚就都留在這裡休息吧。明天一早,沈熠會帶你們去辦理入學手續。」

「是,謝謝師祖。」

很明顯,濁世最看重的人赫然是唐舞麟。這讓謝邂他們也有些羨慕,但無論如何,他們現在是成功進入史萊克學院了。能夠成為史萊克學院中的一員,就足以令他們驕傲。

二十歲成為一字斗鎧師?這絕非容易的事情。因為,首先他們就要在未來六年多的時間裡修鍊到五環魂王層次才行,那是一字斗鎧師最基礎的。

濁世站起身,轉身向樓梯走去,沈熠向舞長空使了個眼色,舞長空那還會不明白,趕忙過去攙扶住濁世,陪著老師向樓上走去。

濁世並沒有掙開他的手,任由他攙扶著自己。這對多年未見的師徒,在這一刻,心結似乎悄然解開了。

看著師祖和老師走了,許小言湊到沈熠身邊,「師叔,老師和師祖是怎麼回事啊? 道緣儒仙(仙緣) 是不是以前發生過很多事?」

沈熠瞥了她一眼,道:「只是一些理念上的衝突而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們老師並沒有錯。但是,你們師祖也沒有錯。一切都是陰錯陽差造成的。現在說開了,一切就都好了。走吧,我帶你們幾個小傢伙去休息。你們可知道,就算是內院弟子,也沒有幾個有資格上海神島呢。這可是你們的造化。」(未完待續。) ?沈熠的情緒明顯非常好,舞長空和濁世化解了矛盾,最開心的人就是她了。

「不過,古月,我必須要提醒你一下。你的性格要注意,過剛則易折,尤其是在學院,學院很多前輩們都有著威震大陸的經歷,在他們面前,我們都只是渺小的存在,要尊重長者。否則,你在這裡呆不長,同時,也會影響到你的夥伴們,明白了嗎?」

古月點點頭,沒有吭聲。

唐舞麟拉住她的手,「古月,師叔說得對。今天你太衝動了。其實,蔡老在第四關的時候主要是為了試試我的力量,我並沒有受傷。師叔,回頭能不能麻煩您,帶著我們去給蔡老認個錯。」

沈熠有些驚訝的看著他,這小傢伙,心志也太成熟了。

她並不知道,唐舞麟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鍛造,父親對他的教導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隨著年紀增長,這些年來又是自己一個人在外學習,比同齡的孩子確實是要成熟得多。更何況他是零班隊長,平時更要多為夥伴們考慮。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些領袖的氣質。在他們這個小團體中,其他三人都很服他,就是因為這一點。

古月眉頭微皺,撅起小嘴,顯然是有些不願。

唐舞麟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古月,我們是一個團體。任何人不當的做法都會影響到所有夥伴。就像我這次沒有處理好冥想時間,才導致大家只能作為工讀生。不要任性,蔡老是喜歡你的天賦,才希望收你為弟子的,這其實對你來說是非常好的機會。二十歲之前成為斗鎧師覺不容易。能夠有一位這樣頂級存在的老師,是你極大的機會啊。」

古月在唐舞麟執著的目光盯視下,總算是點了下頭,低聲道:「對不起,今天是我衝動了。我願意向蔡老認錯。」

聽她這麼一說,唐舞麟頓時笑了。張開雙臂抱了抱她,「這就對了。」

古月俏臉一紅,卻沒有推開他。

謝邂一臉曖昧的湊過來,「這就對了。」同時也張開雙臂。向古月抱了過來。

古月飛起一腳,「邊去。」

謝邂靈活閃過,沒好氣的道:「太不公平了你。為什麼隊長就可以?」

古月理所當然的道:「因為他比你長得帥。」

「就是,隊長比你帥。」許小言也不忘了在一旁捅刀。

沈熠微笑的看著他們,看著他們現在的樣子。她不禁想起了當初的自己。曾幾何時,剛入學時候的自己,也一樣像他們這麼跳脫啊!

「好了,都早點休息吧。明天還要去報道呢。工讀生,可是很不輕鬆的。」她的言語中隱有深意。

這座木質小樓的房間不算太多,唐舞麟和謝邂被分配在了一間,古月和許小言一間。

他們沒有再見到老師,今天也實在是太疲倦了。回到房間,就各自冥想休息了。

唐舞麟是最後一個進入冥想的。

坐在床上,他意念一動。雙手之中湧出淡金色光芒,靈鍛沉銀錘隨之出現在他掌握之中。

血脈相連,與身體如一,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機甲固然強大,但是,機甲就算最好的零件,也只能是千鍛一品的。那就是頂級機甲了。因為靈鍛需要魂師自身與金屬相融合,那麼龐大的機甲,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慕辰曾經對唐舞麟說過,鍛造現在雖然沒有機甲設計、製作和維修三個職業看上去重要。可實際上。鍛造才是斗鎧的發源之地。正是因為出現了靈鍛,才有了最初斗鎧的雛形。

大體積的機甲無法融入,但如同鎧甲的斗鎧卻能夠完美和魂師融合在一起,從而通過斗鎧本身來提升自己。

斗鎧的存在。就像是魂師在自己的武魂上銘刻了核心法陣,給武魂穿上甲胄一般。武魂會隨之升華。

自從斗鎧出現之後,整個人類的戰鬥力都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但是,也就是在發明了斗鎧之後,人類對比魂獸,才真正具備了壓倒性優勢。這也是導致魂獸接近滅絕的重要原因。

傳靈塔組織當初在成立的時候,本來是為了調和人類和魂獸之間關係的。可隨著傳靈塔研究的深入,人造魂靈的出現。魂獸也就似乎變得不那麼重要了。根據傳靈塔組織現在的科技進步速度,最多再有幾千年,他們就有可能連十萬年魂環都創造出來。

為了能進行更多的研究,傳靈塔在一段時期內曾經捕殺過大量魂獸來作為試驗品,這也得到了聯邦的支持。從而漸漸的導致了魂獸世界的崩潰。

靈鍛沉銀錘上有著淡淡的金色紋理,有點像唐舞麟在修鍊時自己身上出現的網狀金色紋路。同時,每一柄靈鍛沉銀錘上還有一條若隱若現的金龍,那並不是圖案,而是像活的一般,在其中遊走。

這分明是血脈延伸一般的感覺啊!

靈鍛是賦予金屬生命,讓它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如果以後到了魂鍛境界,那麼,它就會成為自己武魂的一部分。完成魂鍛,就相當於是在鍛造自己的武魂,促進武魂為之升華。

所以,聖匠級鍛造師,在全大陸都是最頂級的存在,地位極其尊崇。本身地位甚至不下於三字斗鎧師。因為沒有他們,就沒有三字斗鎧的存在。

而神匠呢?那又是一個怎樣的境界?慕辰並沒有給唐舞麟講述過,因為他自己也沒有達到那個層次,那也是他畢生努力的目標。

跨出靈鍛這一步,意味著,自己實際上已經可以為了未來擁有斗鎧做準備了。一字斗鎧並不是唐舞麟想要鍛造的,他更希望自己能夠鍛造出的是二字斗鎧。

因為他隱隱感覺到,斗鎧和魂師魂力等級之間的關係就像自己能夠進行靈鍛一樣,並不是絕對的。

四環修為才能開始嘗試魂鍛,這是一個標準情況,因為四環魂力才能支持足夠長時間進行生命賦予。

而自己兩環就完成了這一點,因為自己本身天生神力,身體素質遠超常人,同時對於金屬的理解更加深刻,再加上氣血魂環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麼,未來自己在成為斗鎧師的時候,會不會也出現修為要求降低的情況呢?至少,不是不能嘗試。

斗鎧並不是要一次製作一整套的,而是要一個、一個的零件完成。自己可以從最簡單的零件開始嘗試啊!

今天靈鍛的成功,帶給唐舞麟更多的是信心。他深信,如果只是成為一字斗鎧師的話,自己絕對用不了五十級魂力。憑藉著氣血魂環的存在,四十級可能就可以衝擊了。而現在自己已經可以靈鍛,為什麼還要去製作一字斗鎧呢?那不是浪費時間么?靈鍛才能持續進化,二字斗鎧,才是自己的目標。

到了那時候,自己就可以用兩個字為自己的斗鎧命名了。

————————————

大家可以幫舞麟想想,未來他的斗鎧叫什麼名字呢?(未完待續。) ?舞老師的斗鎧叫做天冰,天冰舞長空,那自己的斗鎧叫什麼呢?

一想到這裡,唐舞麟就不禁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對於那一天,他實在是太期待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進入冥想的,當他從冥想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陽光已經透過窗戶照耀在身上。

這一夜冥想時間有些長,以至於他都錯過了修鍊紫極魔瞳的時間。

但唐舞麟卻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魂力提升速度明顯比以前修鍊時增加了。

「醒啦,吃飯去。」謝邂聲音從旁邊傳來。

唐舞麟疑惑的道:「謝邂,你有沒有感覺到?」

謝邂點了點頭,笑道:「就知道你會問。我也感覺到了,這海神島真的非同一般啊!島上的天地靈氣明顯要比外界濃郁的多,難怪史萊克學院能夠出現那麼多位強者呢。這和海神島一定有直接關係,要是能夠一直在這裡修鍊,我們的提升速度一定會大大的增加啊!要不,你磨磨師祖?讓咱們住這裡怎麼樣?」

唐舞麟沒好氣的道:「想什麼好事呢。史萊克有史萊克的規矩。走吧,不是說要去吃飯嗎?我都快餓死了。」

昨天實際上他就吃了一頓,就是那第六項考核的大饅頭,營養那是遠遠不夠的啊!

一樓客廳,木桌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食物,當唐舞麟和謝邂到來的時候,其他人已經都在吃著了。

濁世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舞麟,過來。」

「哦。」唐舞麟答應一聲,來到濁世身邊坐了下來。

濁世抬手指著桌子上一個竹篾,「聽長空說你很能吃,讓我看看,這一籃子你能吃多少。」

那個竹篾之中,全市一團團黑乎乎的東西,也聞不到什麼味道。不只是什麼食物,但看上去不像是多好吃的樣子。

「好。」一共才二十幾個,每個就拳頭大小,看上去有點像饅頭。黑色的饅頭。唐舞麟心中暗想,就這麼點,還不夠自己塞牙縫的。

他雙手一探,就捏過來四個。他吃飯早就養成習慣了,吃得太多。要是吃得慢,那時間不都浪費在吃飯上了。

一張嘴,他就咬了一口黑饅頭。黑饅頭入口軟糯,口感不錯,沒什麼味道,似乎還有點腥氣。絕對說不上好吃。

但是,唐舞麟只是咀嚼了兩下,當他將這口黑饅頭咽下去的時候,臉色頓時一變。

因為他清楚地感覺到,一股暖熱的感覺順喉而下。頃刻間就充斥在身體之中。他體內氣血就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好東西似的,頓時蜂擁而上,那暖熱感一下就令他的飢餓感下降了不少。體內氣血也隨之一涌。

好東西啊!

在東海學院的時候,他也是天天吃甲餐的。當然明白,越是有營養的食材對自己的氣血滋養效果就越好。也就需要吃的越少。這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黑饅頭,竟然是他吃過的所有事物中蘊含營養成分最高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絕對大補。

三兩口,一個黑饅頭就吃下去了,肚子里暖融融的感覺真美妙。四個黑饅頭。幾口下肚。唐舞麟舒暢的吐了口氣。向濁世笑笑,一探手,又抓了四個出來。

「你真的消化得了嗎?補大了對身體可不好。」濁世皺了皺眉。

「我應該可以的,謝謝師祖。」唐舞麟昨天就一直都沒吃飽。氣血消耗又打,此時有這種好東西哪還會放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濁世雙眼微眯的盯著他看,漸漸的,他臉上流露出了驚訝之色,唐舞麟體內的氣血波動伴隨著他吃得更多明顯變得強盛起來。他甚至都能聽到氣血流動的聲音,同時,他自身氣息也開始明顯變強。這和魂力無關,完全是他自身氣血帶來的變化。

好小子,血脈果然非同一般啊!

當唐舞麟吃下十六個黑饅頭的時候,他終於停了下來,吃飽了?

這黑饅頭之中蘊含的營養太充足了,他現在只覺得自己體內血脈宛如長江大河一般奔涌著,精氣神都到了巔峰,甚至反向帶動著自己的魂力運轉起來,全身說不出的舒服,但確實是吃不下去了。

如果每天都有這種好東西吃,那自己突破封印的把握就會大多了吧。

「不是大多了,是水到渠成。你要是天天能夠吃這個,有足夠量供應,至少接下來的三道封印沒有天材地寶輔助也能順利突破了。」老唐的聲音冷不丁的在唐舞麟心中響起。

唐舞麟眼睛亮亮的看向濁世,「師祖,我可以每天都吃這個嗎?」

濁世面部肌肉輕微顫抖了一下,「剩餘這些你拿走。」說完,他就站起身,回樓上去了。

唐舞麟疑惑的看向舞長空,「老師,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舞長空表情有些古怪,旁邊的沈熠已經開口說道:「這是老師一個月的口糧。他老人家一天也只捨得吃一個。你知道這黑饅頭是什麼東西做的嗎?這是深海中一種特殊的魚類,它不是魂獸,但生活在三千米以下的深海,本身承受水壓巨大,所以才孕育出了極高的營養成分。在學院中,只有海神閣眾位閣老才有資格吃。你一下就吃了大半。還想天天吃。除非所有閣老的份都給你,不然的話,絕對不夠你吃的。」

Leave a comment